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85 事业可期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商阳墅所在的沟谷山景也不再单调枯燥,山泉解冻,流水潺潺,汇总成溪,绕屋细淌。坡岭上去年移植修剪的果木,也已经绿条抽新,花苞绽放。

  果园里新设的蜂箱,蜂群嗡嗡鸣舞,扰的蝴蝶都不敢靠近。一阵山风吹来,整个山谷中都弥漫着一股蜜甜花香的气息。

  临着泉流的小楼外,若干凤穿着半臂小夹袄,守在一个红泥小火炉旁,一边注意着火炉的火候、叮嘱小伙伴留心添炭,一边挥转着小胳膊,持着木棍用力搅拌炉上陶罐里已经变得很粘稠的液体。

  “达摩,庄外铺里摆卖能换三斗谷的玉皂,真是用这香汤水做成的?”

  那小伙伴一边夹着炭块往炉里送,一边观察着若干凤的动作,又是好奇,又是怀疑。

  “没错的,我去坊里瞧了许多次,那些妇工们就是这么做的,草木灰泡水滤成清汤,再加膏脂盐酒烧热滚蒸,倒进模子里冷硬就能成型。”

  若干凤停下来稍作休息,擦一把额头上细汗,顺便从怀里掏出一个模具炫耀道:“这是我自己凿刻的模子,待会儿就用这个做型。制成了玉皂回家送给阿母,她一高兴,就不会计较我荒了学业。”

  “那能不能送我一块?上月我耶工满评优,庄上倒是赏了一块,却被拿去庄外卖了给我置了一身袍衫。我瞧见阿姊很不乐,暗里抹泪几次……”

  那学童听到这话,也是满脸希冀,小声说道。

  “小事一桩,这一罐起码能做五六块,我只留两块就好,别的都送你!”

  若干凤一脸大气的点点头,拍拍这同窗肩膀笑道:“你也别觉得自己剥削了家人用度,徐二你在学里最优,过不两年学满授事,有我阿兄赏识提拔,还怕前程不美?到时候,大把的功赏回养家里。”

  “是啊,阿耶阿母常常念叨,我们这一庄人真是掉进了福窝里。有这样仁义的郎主关照,要还不肯用心上进,实在造孽!”

  学童闻言后便用力点头道,贫家早熟,他已经是浅知人事艰难的年纪,犹记得前两年自家处境悲惨、几不能活,入庄之后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小心怀里对郎主的敬仰感恩早已经满溢。

  哗啦啦几声脆响从泉池处传来,两个少年转头望去,便见到之前布置下去自动钓鱼的弹压装置已经被触发,鱼线上正挂着一尾指余长的小鱼在阳光下挣扎甩尾!

  “钓上来了,钓上来了!”

  两少年见状都是拍掌欢呼,若干凤更是激动难耐的跑在小楼窗边,叩窗呼喊道:“阿兄、阿兄,你可太了不起了!真的钓上来了,好大一尾鱼!”

  窗里李泰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泉边鱼线上挂着的那尾小鱼,不屑的撇撇嘴,只敲敲若干凤脑壳道:“钓上来了,那是你赌输了。明天上午之前,要把手抄的《急就章》一篇摆在我案上!”

  “明白、明白,小事小事!”

  若干凤闻言后哈哈一笑,转身跑到泉边,把那尾小鱼摘下来抛回池里,又小心翼翼把装置弄回原样。

  听到同伴呼喊“糊了糊了”,他便又忙不迭跑回来继续咬牙发力的搅拌,完全把抄写作业抛在脑后。

  “这娃可能要养废,该不该提醒他爸再练个小号?”

  瞧着这小子搞东搞西的乐此不疲,李泰也有些无奈,明明刚来的时候还是也沉静好学的好孩子,在自家住了一个多月却彻底的解放天性,干啥都一包劲,就是不爱学习。

  想到自己给养废的可不只是若干惠的好儿子,还是宇文泰的好女婿,李泰心里又不免生出几分报复快感。

  元月朝会见过一面后,宇文泰那里算是彻底的把李泰抛在脑后,再无召见。

  反倒是宇文护、贺兰祥,还有尉迟迥兄弟们来访几次,李泰算是认全了。

  李泰对此也很无奈,很想问问宇文泰,我就算不做你的小舔狗,你也不用逼着我加入你家这支屠龙小分队啊!

  他这里稍作感慨,返回楼里案前,继续批阅学馆生员们的考卷。

  开春之后,他家园事更繁,最初跟随进入关中的那十几名部曲分领事务已经渐不足用。好在学馆里培训出的第一批庄丁已经学渐有成,可以胜任基本的计算和记事,不至于影响到各项事业的发展。

  现在他家的事务,主要分为三部分。

  第一就是庄园内部的事务,耕桑本业与各种自营的工坊作业。

  由于庄园的扩建和工坊的增设,庄园耕作面积也被占有许多,仅仅只剩下六顷出头的耕地,岁时所收仅仅只能满足庄园的内部消耗,谈不上盈利。

  幸亏在龙首原还有一所阔达近三十顷的庄园,今春已经着手开荒开耕,就算是粗放的耕种,面积也摆在那里,可以稍补口粮,否则今秋还要对外收购大批粮食。

  不过各种手工作业却是蓬勃发展,有专门制酱作菹的酱坊,有冶锻修缮农具的锻坊,甚至还发展出来了制作日化用品的香料坊,以及技艺越来越精湛的陶瓷工坊。

  当然,真正的支柱产业还是油坊和织坊。有了榨油法和大纺车的加持,这两项产业发展迅猛,是庄园人口产业进一步发展的坚实基础。

  第二部分就是跟贺拔胜、若干惠合作经营的造纸印刷和军粮制作等事业。

  军粮制作由于宇文泰推波助澜的推广,在关西诸州短时间内涌现出大量官方、民间的仿制者,以至于若干惠设想中订单雪片飘来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庄园中也只是进行着小规模的生产储存,并没有进行大笔变现。

  对此李泰也并不着急,眼下产业正值风头火势的风口,是人是猪都要插上一手,与其盲目的追逐风口、增加内卷自耗,还不如按部就班的精化生产环节,积累技术优势。

  倒是造纸印刷发展势头迅猛,若干惠的北华州还倒罢了,京兆尹崔訦凭着印刷的公文底册实现弯道超车、一举压过连年考绩魁首的岐州郑道邕,可谓是年前年后西魏官场一大热话。

  所以从新年伊始,西魏州郡长官们摸清源头之后,便纷纷前来接洽商谈。

  这种以印刷取代手抄的行政办公方式,老实说还是比较冲击时流认知的。

  哪怕仅仅只是繁琐枯燥的公文,并非真正的知识载体的改变,也极大冲击撼动了文吏群体在统治阶级中的重要性。这一群体如果集结起来,制造舆论抵触反击,也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但李泰的出身优势在这时候就极大程度的体现出来,陇西李氏作为北方士族冠带名族,在文化学术上的话语权并非一时一世才形成。

  别人搞这些事情,或许会被骂重术轻学、离经叛道,版雕木刻亵渎圣贤大义,但若以此辱骂陇西李氏,则就难免有点心虚。

  李泰所涉及的本非义理学问,本身又有家族声誉的加成,再加上所用刻板的欧体书法又有着跨时代的艺术美感。起码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诟病他以工匠轻学士的杂声。

  所以从新年开始,各地的相关订单也都快速激增,按照当下的生产规模,足以从年初生产到秋后,预期的利润更是数万匹绢计!

  利润虽然可观,但也财帛动人心。特别同官府打交道,更是要谨慎又谨慎。

  虽然眼下暂时还有贺拔胜和若干惠做后盾,但李泰也在未雨绸缪,除了同各处官府订立一份缜密的订单规则,也在考虑吸纳引入新的合作对象。

  诸如宇文护和他表弟们这支屠龙小分队,就是一个比较适合的备选目标。

  但宇文护这家伙性格外宽内忌,平时打起交道来,李泰都要小心谨慎,一旦牵涉上钱事的往来,必须要更加慎重。

  在合作的蜜月期可以尽可能的榨取大量利润,接下来便要考虑让步并逐步淡出。所以何时将宇文护纳入自己的事业版图中,李泰也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被鸠占鹊巢那是必然的,但李泰也要获取足够的回报,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利益上,才会甘心离场。

  事务的第三个部分,就是重修龙首渠的渠事了。

  西魏这个霸府政权,权威下沉不足,哪怕到了北周,也仅仅是借助府兵完成了自下到上的军事整合。所以这个渠盟,是值得李泰进行长期深入经营的一个事业。

  他将渠事分工、各设掌事,已经初步具备了仲裁决断乡情乡势的雏形。庄事近日之所以乏才可用,就在于将许多拥有管事能力的庄人安排进去处理具体事则。

  接下来他准备继续扩大庄中庶事学堂的函授规模,进一步把那些乡豪子弟也纳入进来,继而营造他乡事学宗的地位和影响力。

  当他还在盘算下一步事程安排的时候,楼外突然传来了孩童哭喊声:“郎主、不好了、不好了!有一群恶人冲进庄里,达摩还被他们给打了!他挡住了贼人,让我回来喊叫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