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83 托子赠丁

      商原庄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营建,看着那些忙碌的挖掘地基、打造框架的庄人们,李泰突然发现从去年他入乡开始,庄园的营建好像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对房屋住所的执念啊,没有经历过李泰那个年代的时人真的是有些不能理解。

  眼下的商原庄,单单砖瓦房就有三百多所,覆盖了一大片的平地和坡岭,绝对称得上是左近乡里第一大庄园。

  其他人家园业或许整体面积比李泰家庄园更大,可是讲到住房面积,那真是拍马难及。

  主人的住所或许还会正经营建一番,但那些部曲奴婢们,多数都挤在窝棚通铺中,有的干脆就是搭建的帐篷一住数年。

  李泰庄上之前婚配的男女部曲,一户一屋、有自家的生活空间,来年若再勤劳用工,还能得享一所独立的宅院,生儿育女。

  单身的部曲们则四人一舍,讲到居住环境的优越,在商原左近乃至于整个武乡县中,都是独一份的。

  许多外人来到这里都是惊叹不已,更不乏招募的短工甚至想放弃自由民的身份,想要入庄成为李泰部曲。

  庄园这样的规模格局,也让李泰成为乡里公认的富豪。在他们观念中,户中储蓄得丰厚成什么样子,才舍得给部曲们分配如此亮堂大屋?

  也是得益于乡人们的这种认知,当李泰去年筹备修渠事宜的时候,便不乏乡豪入此见到庄园如此规模,便同意加入其中。别的不说,起码财力方面是有保障的!

  李泰自己心知,庄园去年虽然略有盈余,但距离乡人观念中的巨富程度还差了很远,但也乐得被人如此误会。

  普通人家或还讲究财不露白,但李泰却没有这样的顾虑。且不说自家部曲壮力不乏,去年秋里大阅结束后,他便命人在庄园南侧修建了一排兵舍,借给郡里乡团驻军居住。

  眼下商阳戍升格为商阳防,兵城虽然也建造起来,但这些兵舍仍有乡团轮驻。毕竟李泰为乡团组建出了这么大力,也有资格享受一些特权照顾。

  渠事开始之后,庄上物资的存储和调度更加频密,也的确需要加强安保措施。商原庄目下所聚集的力量,应付乡里流窜的盗贼绰绰有余,只要不是上千人的军队进攻,基本上影响不到庄园的运作。

  几个仓房建造倒是很快,打好了地基便开始夯墙建造,乡里招来的短工足够使用,用不了几天的时间便可封顶投用。

  商原庄里人事出入频繁,越来越嘈闹,李泰便打算在东面山坡的沟谷里再修建一座别业,用来自己居住,招待客人。

  山谷里清泉淙淙,在上有松柏成荫,陂间果木成林,环境雅致清静,同西坡庄里热火朝天的作业截然不同。

  大半年的营建作业,庄里早已经培养出一支成熟的营建队伍。当李泰选定地址并将草图勾划出来,庄人们便开始赶工。

  几十根粗大的木料打成地桩,砂石填埋碾平,地基夯实之后,便开始挖掘渠线,埋下已经提前烧制好的陶制管道。

  这些管道一部分用作地龙取暖,一部分则用来接取山泉、制造一个绕屋通舍的水循环。因为较之日常的营建更加细致,李泰亲自蹲在工地上监工指点。

  这别业规模倒也不大,一座近千平方的主屋厅堂,外接两排十几间弧形排列的耳室充作客舍住所。

  在这主体建筑之外,还有依山势搭建几座亭台望楼,闻鸡起舞、听风读书、桃林抚琴、临渊垂钓,想想就让人觉得惬意。

  监工别墅建造之余,李泰也前往修渠的工地上巡察一番。

  商原北段的渠道修建进行的很顺利,虽然眼下仍是天寒地冻,但因为只需要在浅土层进行作业,加上大半的渠线都有故渠和河道的基础,整体工程量不算太繁重。

  特别县里又增派了近千名役力,即便每天限时限量、并不昼夜赶工,这一段渠道也大有可以提前完工的趋势。

  瞧着那些新增的役力一个个衣衫褴褛、面有菜色,被分配最繁重的凿新渠的任务,饮食居住却是最差,李泰不免有些诧异。

  县中增派役力,他也没有克扣口粮,瞧着那些役力只是喝着最稀薄的羹汤,他不免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克扣盘剥。

  当他将此向郑满提出时,郑满便笑语道:“郎君仁义体恤,但也要分族类。这些新到的役力乃是北方的步落稽贼胡,入冬北华州若干将军袭狩贼部,斩获丰厚,众多俘虏分给南面州郡役使。县尊知郎君牵挂渠事,日前往州府请得千余,全都派在此处使用!”

  李泰闻言后也是一喜,虽然他做不到视人命如草芥,但也不会烂好心,心知北境稽胡为患年久。别看现在可怜兮兮,可是越境寇掠杀人也是绝不手软,不值得体恤珍惜。

  就连武乡县都分到稽胡俘虏上前,可知若干惠此番北击稽胡应是战果丰厚,李泰也为若干惠感到高兴。

  他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跟自己也没太大关系,却不想转天若干惠就率领一部随从来到商原,同行的还有几十个垂头丧气的稽胡壮丁。

  “知你在乡作业极多、常患工力,我今狩贼归来,这几十个贼胡士伍送来给你使用!”

  若干惠入庄后便指着那些稽胡壮力对李泰说道,一脸的神采飞扬。

  李泰闻言也是大喜,他现在产业逐渐铺开,对于丁壮劳动力的需求也是多多益善。

  “使君行远击贼、劳苦功高,我懒散乡里幸得关照,便厚颜领受了。”

  他抬手示意李渚生入前,将那些稽胡壮丁编籍接收下来,各自安排工位。

  若干惠笑着摆摆手:“本也不是珍奇事物,你应得的。如果不是李郎你制粮助我,我也难得大胜。此行远击千里,扫荡贼胡十几部,想到那些贼胡见我军容惊绝逃窜,真是畅快……”

  想到之前的战绩战果,若干惠又忍不住眉飞色舞。

  稽胡部落众多,分散在北方高原沟壑之间,行踪不定、寇掠成性,极大威胁周边州郡的安全。

  这一次若干惠奇兵陡出,击溃了数个万人大部,并连斩多名渠帅酋首。也是多亏了李泰提供的便携军粮,让部伍机动性大大增强,才能获得如此丰硕的战果。

  若干惠是深刻感受到这些军粮对部伍战斗力带来的提升,不夸张的说,甚至都能改变和创造出一些新的作战方式。所以他归来述功时,都没来得及先返华州,第一站便来看望李泰。

  李泰听着若干惠讲述这次战斗的过程,不时提问一些细节,自己也心痒难耐。

  他想要在西魏能有长足发展,战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两魏之间一直要到大统十二年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斗,但也仅仅只是发生在河东玉壁城。

  眼下看来,稽胡倒是一个比较适合刷战功的对象。既不太强,也不太弱,战斗的规模大小,也能灵活选择。

  但他终究还需要一个契机,获得直接掌兵的资格,才会产生后续的一系列可能。

  想想之前跟宇文泰见面不欢而散,可想宇文泰现在对他的感观必然很差,虽然之后赐给金印表示对方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但李泰想要在短期内改变赋闲的处境也很难。

  “李郎你庄里居然还有学馆,不愧是名门子弟,乡居都这样崇道乐学!”

  当行经庄上学馆的时候,若干惠听到学舍中传出的琅琅读书声顿时一惊,站在院墙外聆听好一会儿,他才又开口说道:“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李郎你能答应。小儿达摩你也见过,并不是顽劣任性的厌物,我常年在外,无暇督学管教,想把他寄养你庄上。”

  “使君既然开口,我当然不会拒绝。但我庄上学童所授都只是浅显蒙学,少有精深学术……”

  “不妨,我儿生此门户,对他虽有期许,但也不指望他学术精深。我倒觉得学术不如学人,有李郎你在近做个榜样,他但有一二上进之心,必也不会学差!”

  若干惠听到李泰并不拒绝,便也笑语说道。

  他并不是崔訦那种使惯棍棒的严父,决定这件事后,在李泰庄上略进饮食便告辞离开,约定之后几天便把儿子送来。

  在若干惠离开的第三天,他的亲信若干章便把少主若干凤送来庄上。这小孩记性不错,还认得李泰,对商原庄也满是好奇,李泰带着他在庄里转了几圈,那初临陌生地界的紧张感便削减许多。

  当若干章告辞离开时,若干凤也并不吵闹,摆手告别亲近家人,转回头来才掉下眼泪,可怜巴巴的望着李泰说道:“阿耶教我一定要听郎君管教,我如果做的不好,郎君请不要生气打我……”

  李泰听到这话便是一乐,甚至有点佩服若干惠的家教,拍拍这小孩肩膀说道:“我也不是严厉的学士,小郎既来之则安之,往常在家或学或戏,在庄上一样如此。”

  他这托儿所刚开张不久,又过一段时间,时令出了正月、雪融解冻,本来在长安养病的贺拔胜也来到了商原。

  陪同贺拔胜前来的,除了侄子贺拔经之外,还有两个出乎李泰预料的人,那就是宇文泰的侄子宇文护和外甥贺兰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