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07 长安难居

      “阿郎!”

  “主公!”

  当李泰从若干惠大帐中返回临时宿营地时,三十多名丁壮部曲全都起身相迎。

  “先用餐!”

  李泰摆摆手,指了指灶上咕嘟嘟冒着热气的陶罐,自己坐在了一边的土丘上,待下属要为他盛饭时便又说道:“我已经在若干领军帐内用餐,你们自食。”

  这么说或许有点矫情,但李泰是真的有点吃不惯西魏军队配发的军粮,连壳带糠的粟菽,陶罐蒸的半生不熟就是一餐,还不能细嚼,否则里面掺杂的碎石砂砾连牙都能崩掉。

  但就算是这么粗糙的饭食,军中也只限量供应。李泰也只是因为获得若干惠的赏识,部下们得到特殊关照,每日两餐都有军粮供给。

  但军中其他没有强硬军主率领的散卒们,连这种简陋的餐食都不能每天足量的供给,只能饿着肚子赶路。

  行军几日,李泰耳闻目睹、对西魏军队的日常生活了解更多,只能说讲到吃苦耐劳,古代人真是强出了现代人太多。

  哪怕作为主将的若干惠,伙食较之普通军卒也只是多了一点油盐荤腥的调味,但这已经是绝大多数军众都享受不到的美食。

  单就物质享受而言,后世哪怕一个普通人只怕都远远超过了古代的达官贵族。生产力的提升对社会的改善,真的是体现在方方面面。

  逐渐接受了穿越这一事实后,李泰也很想融入这个时代里,每到宿营饭点,就要凑近若干惠的大帐附近,以论事为名请求拜访,加深感情兼而蹭饭。

  若干惠倒也给面子,每次都不拒见,大概是之前骂赵贵生出几分同仇敌忾,又因为李泰出身陇西李氏的缘故,对他颇给礼遇。

  不来到这个世界便不能理解,家声郡望给一个人社会交际活动带来多大的便利。

  北魏孝文帝汉化改革,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了门阀制度,陇西李氏在李冲的带领下一跃成为天下第一等的门阀,李泰虽然反感这种门第为尊的陈腐观念,但也不得不承认披上这一层皮他还真就能人五人六。

  若干惠虽然出身北镇,对窃据高位的门阀大族是有着抵触反感,但这份反感也并不能归为纯粹的仇恨,而是夹杂着羡慕、嫉妒以及取而代之的野心等等复杂情绪。

  当李泰在立场、感情和地位上与之都没有冲突时,若干惠也很乐意同李泰相处交谈,打听一些世族人事作风和北魏朝廷典章故事。

  李泰借着前身记忆和自己的联想,应付这些不难,交谈中也顺便询问一下西魏朝廷的人事内情,算是对他即将前往的一个环境有了初步的了解。

  今天若干惠兴致不错,告诉李泰一件发生在华州的趣事,同为西魏大将的贺拔胜在看过之前奏书后,率领家奴去赵贵那里打砸一通。因为贺拔胜的亲人们也流落在东魏境内,李泰对赵贵的指控恰好戳中了他的伤心处。

  若干惠讲到这件事时一脸的笑容,李泰却乐不起来,这意味着他把赵贵得罪更狠却又没办法直接弄死对方。

  贺拔胜是武川集团的老人,甚至与其弟贺拔岳都是武川豪强第一代的首领,对赵贵也仅仅只是打砸发泄一通,可见这些武川镇老伙计们已经有了默契,吵闹可以,但不会把赵贵往死里弄。

  除此之外,倒也还有一件好消息,那就是被赵贵抓捕的高仲密已经被宇文泰勒令放出,不止没有被问罪,之前投降时所获得的官爵也得以保留下来,可见李泰那份上书也是获得了一些效果。

  但好消息中还有一件坏消息,那就是此身的父亲李晓并没有跟随高仲密一起,而是留守虎牢城中。但后路传来的消息说虎牢城已被东魏侯景所夺,高仲密的家眷们也被截获,李晓则不知所踪。

  李泰得知这一消息后,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他对李晓倒也谈不上什么骨肉深情,但父子关系无疑是乱世中最牢靠的联系,毕竟他们家也没有皇位争夺。而且据若干惠所言,原本宇文泰是让行台尚书苏绰征辟李晓入行台任职,结果因为李晓不在关中而没了下文。

  显然宇文泰是轻视自己年少,并不认为李泰那一番进策是他自己的才能谋略,大的没能捞到,小的便也抛在了脑后。

  没能直接搭上宇文泰这个关陇老大,李泰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没什么好说,能在这波诡云谲的乱世局面中勉强盘出一条活路,已经算是侥幸了。

  若干惠还表达了对李泰的拉拢,希望李泰能担任他的幕僚。但李泰在权衡一番后,既没拒绝,也没答应,只说还要请示高仲密这个原本的主公。

  几天时间相处,李泰对若干惠印象不错。其人虽然有心计,但也不深,性格直爽也讲义气。

  李泰之所以不答应,倒也不是看不起对方的前途,只是若干惠的官位有点尴尬。除了邙山参战的右军督将之外,若干惠还担任领军将军,是西魏禁军将领,回军之后便要前往长安担当宿卫。

  西魏皇帝就是个吉祥物,而且还很危险,说不定哪天就要完蛋。他所出身的陇西李氏本就跟元魏皇室姻亲密切,保不住这皇帝哪天见到亲戚、脑袋抽筋赐给自己一条衣带,那是要还是不要?

  最好敬而远之,就算有若干惠的庇护也不保险。待在长安太敏感,也不适合搞什么小动作。他现在倒没有资格谈论大野心,但哪怕是为了自保,搞一支亲信小队伍也是应有之义,长安显然不是一个适合的地方。

  那一大罐谷饭,看起来分量不少,但却要三十多名壮汉分食,也只是勉强果腹而已,很快便被分食一空,就连陶罐瓦楞的边沿都被刮拭得干干净净。

  众人用餐完毕,便都聚集在李泰的身边。

  李泰望着那十几名新加入者说道:“再过两日便抵华州,我知你等原本各有所属,如果不愿追从我立身关中,现在便可以讲出,我会送还本属。如果要留下来,我门内也有家风家规,若有违触,必作恶奴论处!”

  来到这个时代不久,李泰并不习惯将活生生的人作为私有的财产看待。

  但他还未抵达华州,便已经牵涉进西魏的人事纠纷中来,未来也不知会遇到怎样的纠缠刁难,手下人自是忠诚可靠最好,三心两意的不如不留。

  新加入者共有十七人,汉人、氐羌匈奴鲜卑高车等兼有,可见西魏军队族属之驳杂。

  此时听到李泰这么说,他们都显得有些慌乱,有拙言者直接叩拜在地,只说:“愿意追从主公,绝无二心!”

  当中一个身材高瘦的匈奴人言辞最有条理,态度也诚恳:“奴名破野头保禄,本杜陵戍兵。戍主战死邙山,戍兵也多离散。主公若不收容,一定会再编进六军,没有强力军主庇护,悲惨甚于战死……”

  “我、奴就是六军旧卒,入伍来少有饱餐,那些士伍奴兵还有主人爱惜,我们这些散杂只能列队死阵。求、求主公不要驱逐,奴一定勤力用功!”

  有的士卒急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七尺大汉眼泪汪汪,那仓皇凄楚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同情。

  李泰听到这里便有些不解:“六军是直属大行台的王师主力,军令上下通彻,治军竟然这样残暴?”

  又是那个破野头保禄开口回答:“大行台治军确实宽简仁厚,见下卒贫苦都会赐衣赐食,但也没时间长久的就营督军。关内常有饥荒,军资配给不能定时,将主们也更关照他们私曲,杂卒便没人体恤饱暖死活。如果不是潼关那里幸入主公部伍,这一路撤军,我们这些杂卒哪分享得到两顿餐食!”

  众人都心有戚戚的点头,望向李泰这个新主人的眼神也更热切诚恳。

  李泰本就觉得西魏的军伍士气萎靡远不止战败那么简单,此时才知积弊竟然这样深刻。本该作为中央劲旅主力的六军,竟然成了人人厌恶的苦差,这样的军队又能有几分战斗力?

  据此论断宇文泰庸碌无能倒也不妥,根本原因还是关内疲敝、西魏积贫,连养军基本的供给都做不到,也就无怪乎军心涣散了。

  他记得历史记载西魏立国的小关之战,东魏大军分三路攻来,宇文泰靠着敏锐的洞察力直击东魏的窦泰军才获得胜利。

  战胜后不久便关内大饥,宇文泰要冒险带着军队冲出潼关到关东的恒农就食,等到高欢大军再次来犯才着急忙慌的赶回关中备战。

  也是高欢轻敌冒进、急于为窦泰报仇,才让宇文泰在沙苑以少胜多的击溃大军,给西魏政权强续了一波命。

  “尔等既归新主,功劳未有已经先享恩义,保暖之后自当感恩报效!我家天下名族,绝非你等旧属下户能比,来年积事得赐主姓,祖宗子孙都会因此荣耀!”

  李渚生入前一步,望着众人正色说道,那些新卒们虽非人人都知陇西李氏,但几个通晓世事者已经连连点头应是,神态更激动几分,显然这个诱惑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