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68 骊山温汤

      冷日微烟渭水愁,华清宫树不胜秋。

  位于渭水南岸的骊山,眼下自然是没有盛唐标志之一的华清宫,但也从很早开始,便已经是皇家园林别馆。

  哪怕在五胡乱华、南北朝的动荡岁月,各个立足于关中的政权也都在骊山颇有营建,临秦皇故冢、沐汉武温汤。

  渭水北岸的大阅典礼结束之后,内外诸军也都各自散去,或是归镇地方,或是前往黄河河口以备东魏大军入冬来袭。

  贺拔胜之前将受赐的许多田园产业奏归大行台,宇文泰为表此高风亮节,转在骊山赏赐了贺拔胜一座园业休养。

  李泰对骊山那是闻名已久,后世便曾专门买票来游览一番,之前行经长安时因为事业所催不暇停留欣赏。

  他倒是很想看一看时下未经过后世景区过度开发、商业氛围过于浓厚的骊山原本风光如何,于是便跟着贺拔胜来到骊山游逛。

  骊山属于秦岭支脉,位在长安以东的渭南地区,若单论山势的话,是远不如关西境内的华山、终南山那么雄奇巍峨,但因人事厚重且动人,同样让人非常神往。

  眼下已经是秋末深冬时节,骊山上除了松柏仍有苍翠之色,其他草木也都大半凋零,风景并非最好时节,但来到骊山也不是为的看这些。

  骊山北麓便是秦皇陵,但除了一些年代久远的苍劲陵木之外,几乎已经不见任何鲜明的地表建筑和标识。

  向南十多里行入山势明显起伏的地方,有前秦时修建的石道蜿蜒入山,道路两侧已经可见许多砖瓦篱墙建筑,大多都是居住在长安的达官贵人们于此修建的庄园别业。

  李泰安步当车,行走在这不算宽阔的山道上,思绪则早已经穿越一千多年,细望左近沟岭山势,还想寻找那时狠宰了他一把的民宿建在哪处。

  但实在乏甚地标判断,他一番察望回想只是徒劳,最终也只能感叹,没有烤肠和炸臭豆腐的景区真是全无灵魂。

  宇文泰赏赐给贺拔胜的园业位于骊山东绣岭左侧,大约位于后世的石瓮寺附近,谷下有激流瀑布如剑垂悬,谷上便有热气蒸腾的温汤石井。幽谷险峰、苍松劲柏,皆历历在目,的确是山居趣致盎然。

  因为温汤地热的缘故,走进山谷便有一股和煦山风扑面而来,而且这山谷间的植被也肉眼可见的较之山谷外茂盛青葱,土石之间甚至还有刚冒出头的青芽嫩草。

  “真是好地方啊!”

  李泰走进这里,体内的种田基因便蠢蠢欲动,并没想着先泡香汤,而是使人耙地治垄,搞出几亩瓜田。

  别业并没有明确的范围,主体建筑是依山而建的几座阁楼大屋,只在山道附近和草木茂盛的山岭上修建了几截篱墙,避免闲杂人等和山林野兽随意闯入、打扰主人清居。

  “小子像是未享天地间真正的山水精华,此间地热温汤疏解筋骨疲惫、使人愉悦忘忧,可不要居此乐不思蜀、忘了山外人间啊!”

  贺拔胜之前便来过骊山,对骊山景致倒是不怎么好奇,行入庄园之后,便吩咐仆员打扫一间温汤室,急不可耐的要去泡澡,顺便一副见多识广、过来人的姿态对李泰说道。

  李泰听到这话,嘴角不屑一瞥,温泉他泡的多了,难道还要一次次数给你听?

  等到仆员来告汤室已经打扫完毕,贺拔胜便大步流星的走进去,不旋踵汤室中便传来他酣畅舒爽的喊叫声。

  李泰听到这动静,自然也是大感心痒。

  时下关西的冬天气候,真是变态的冷,之前大阅时他在荆原上还被晒得燥热,等到返回长安一路,便被那陡然袭来的寒风冻得筋缩肉颤,身上裹了几件大氅,仍然觉得寒冷难耐。

  好不容易等到仆员打扫出另一间汤室,李泰便也搓着手一步三跳的冲进去,湿热气流扑面而来,身心俱感舒畅。

  时下的骊山温汤,远不像唐代那么修葺完善,所谓的汤室只是一个浴室,也没有地铺的陶瓷管道引水,石砌的浴池中的温汤还要到外间的石井中汲取。

  看到这些,李泰也不免大叹西魏这些权贵们虽然打了这么多年仗、还真不会享受生活,那些地铺的管道不做也就罢了,搞个室内温汤暖气循环很难吗?

  他三下五除二便把自己扒的光溜溜,跳进浴池中浸泡了一会儿,便感觉到筋骨都被这温汤泡的松弛下来,搓搓身上的积垢,顿生一种吞服宝药、伐骨洗髓的爽快感。

  这温汤并没有太明显的矿物刺鼻味道,反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显然是在温泉中汲取出来之后又进行了一些处理。

  他背靠在光滑温热的石沿上,一边打量着汤室内饰,一边考虑要不要搞个室内温水循环,甚至可以去左近那些权贵园业推销,一套室内暖气循环收个一百匹绢,贵吗?

  这也只是无聊的遐想,他真正觉得比较正经的,还是要不要在自家庄园里搞一个供应热水的公共浴池?

  除了建筑本身耗材,消耗最大的无非是燃料,但在白水上游便有一些优质的露天煤矿,可以直接进行开采,无非浪费一些车马工力,保证自家庄园部曲们越冬保暖也是绰绰有余。

  “一户盘个土炕、再搞一个蜂窝煤炉……真要一身冻疮,谁又乐意跟着搞事?”

  他一边盘算着这些杂念,思绪渐渐昏沉,哧溜一滑,险些浸入水中。待见仆员提着水桶来添加热汤,他便摆手表示不必,坐在池沿晾干身体便穿衣行出,一身爽利的走入居室卧榻便睡。

  第二天清晨时分,李泰早早起床,在这山谷庭院里拉筋运动一番,得知贺拔胜仍然高卧未醒,便唤来几名随从外出游玩。

  “哪处是谁家园业?果木居然这么丰产?”

  行出庄园不久,李泰走到一处谷口岔路,便见到一家庄园篱墙内果木粗壮,树叶仍未完全凋零,枝桠上还挂着许多果实,果实虽不饱满,表面却蒙着一层白霜。

  李泰凭着并不丰富的生活常识,一眼就瞧出这是果实水分蒸发、含糖量爆表的标志。深秋经霜的柿子,那是比爱情还要甘甜的存在!

  “那是广陵王元太宰的骊山别业。”

  有随行的贺拔家亲兵在辨认一番后回答说道。

  “广陵王?叫什么?”

  北魏、西魏元氏宗属那么多,李泰翻看史书的时候就被那些元某某们搞得脑壳疼,来到这个世界后,也对西魏宗室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很少去打听相关人事。

  贺拔家亲兵也对这广陵王有乏敬意,听到这问话便说道:“广陵王名元欣,显祖献文皇帝苗裔,故节闵皇帝庶兄。”

  听到这一系列陌生词汇,李泰又在脑海里过了几圈,才终于想起来,这广陵王元欣不正是作为西魏宗室代表、在几年后受封八柱国之一?

  他对北魏宗室谱系关系倒是不怎么了解,但听到元欣乃是节闵帝的兄长,便有些理解宇文泰为啥让他当柱国大将军了。

  节闵帝元恭,又叫北魏前废帝,是尔朱氏作乱的时候拥立的一个皇帝,高欢击败尔朱氏进入洛阳后,就把元恭给废杀了。

  同一时期被废的还有一个后废帝元朗,是高欢在河北跟尔朱氏对抗时拥立的一个皇帝,高欢那时候势力不入洛阳,也实在找不到北魏宗室近亲,迫于无奈立了一个元朗,入主洛阳后便嫌人家名不正言不顺。

  这个元欣的庄园规模不小,占了一小半的西绣岭,且园中多植果木。李泰站在篱墙外粗辨就有好几种,可见也是一个喜欢园林种田的人。

  李泰瓜垄都还没耙起来,就见到这么一个强劲竞争者,心情自是有些不爽。

  一行人折返时,山路上又见到朱子勇正率几名仆员抬着数个箱笼往山上行去,李泰好奇问道:“朱翁这是要入山访谁?”

  朱子勇闻言后便笑语道:“晋王殿下今也在山中居,知主公入山休养,今早遣员入舍慰问,主公使仆前往致谢。”

  这爵号又是李泰的知识盲区,但他却不免心中一警,连忙又问道:“山中所居宗王贵胄不少吗?”

  朱子勇点头道:“骊山地近京畿,温汤暖人,秋后常有京中贵胄于此清养越冬。单仆所知,便有……”

  听着朱子勇数算,李泰顿时心凉半截,妈的原来这骊山是过气皇亲疗养院啊,那还住个屁!就算没人搞邪事,住久了也觉得晦气。

  温汤虽好,不如归去啊!老子回家造个公共浴室澡堂子,一样泡的很开心,跟你们西魏宗室扎堆住,那真是找刺激。

  他这里盘算着,回去就找到起床正用早餐的贺拔胜,说道牵挂家中诸业,想要提前返回。

  贺拔胜闻言后便放下筷子,说道:“同行、同行,我也正想返回华州,可以就地早闻东州消息。”

  李泰听到这话又有些无语,很想劝贺拔胜留下来住段时间吧,但见到贺拔胜神情中殷切又不乏忐忑,最终还是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