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62 做大做强

      栎阳防城内分五坊,因西魏太子并大行台一众权贵高官的到来,原本驻守于此的军士们都去城外驻营。

  高仲密这个新晋的太尉公被安排在西南坊区居住,李泰入城时宵禁已经开始,街道间除了往来巡弋的禁军宿卫便少见行人。

  一行人穿街过巷,很快就来到了高仲密的住处,一所排列三间的兵舍,门前还有十几名禁军甲士驻守。

  大概宇文泰也担心高仲密势不配位,被羡慕嫉妒恨的北镇悍将们登门夜袭抹了脖子。

  高仲密还在等着李泰一起用餐,见他来到便也招呼新长史念华一起入席,待其较前长史贺兰德客气得多,毕竟这个念华在西魏的人脉着实强。

  用餐完毕后,几人相坐寒暄,李泰也在观察着念华,若这新长史不好相处,那高仲密这个太尉做的会更难受。

  好在念华这年轻人性格很不错,言谈举止彬彬有礼,对高仲密这个上司也能保持客气恭敬。

  闲聊片刻,李泰便哈欠连连,连日奔波赶路,他也的确是累了。高仲密见状后,便摆手让几人散去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长史念华先送高仲密出门、往大行台行衙议事,然后便返回舍中坐定,展卷细览之后大阅时与太尉府相关的礼程。

  不多久,念华突然听到门外传来马蹄奔驰声,心中便生一奇。

  眼下太子与大行台都在城中,警戒严格,非诸公开府不得在城内策马而行。听这马蹄声渐行渐近,念华便连忙起身行出。

  及见来人相貌,念华便阔步迎上前去,拱手道:“原来是惠保兄,有失远迎。兄不去行府议事,来此为何?”

  “念大怎在高太尉住所?”

  若干惠入前翻身下马,见到念华也愣了一愣。

  念华闻言后便说道:“弟月前除服,得授太尉公府长史,追随太尉公入参大阅。”

  “原来你竟服阙,时间过得可是真快。前者职事随身,不暇勤访,你不要见怪啊!”

  若干惠听到这话便感慨一声,将坐骑交给随员,然后便与念华往居舍行去,并随口询问几句近况如何。

  行入房间后,念华招待若干惠坐定,瞧着他神色小心说道:“太尉公清晨已经入府,请问惠保兄来访何事?若事不紧要,容弟稍后走告太尉。”

  “我不寻太尉,要寻他属员李伯山。我知伯山昨夜入城,让他来见!”

  若干惠讲到这里,脸上便忿气浅露:“本以为他处事精明、长于世故,却还是错断了人情。他既不去见我,我便来见他!”

  念华听到这里,心情便有些紧张。他在上任公府前,也曾打听了一番高仲密其人其事,了解到时人对高仲密窃据高位颇有非议。

  此时见到若干惠气势汹汹的来访,他心里便下意识觉得怕是来挑衅。

  略作沉吟后,念华才从席中站起,先对若干惠深作一揖,然后才沉声说道:“弟避世日久,于人间事情多有陌生。方今入世履新,心情战战兢兢,恐怕有失人望。

  我虽不知兄长所言纠葛几深,但自度与兄面前尚有几分情义可以当事。兄长如果觉得于情可以平补此事,请勿作扰府中别员。”

  若干惠听到这话,忍不住瞪大眼望住念华,过片刻后才笑起来:“念大你入府短时,同那李伯山想来也无深刻交往,值得为他在你乡义面前浪使情面?”

  “同府在事,便是一缘。若只是杂情的纷扰,恳请惠保兄宽心包容。若牵涉过深,我请冒昧做一个仲裁,盼能将事从善解决。”

  念华又拱手说道。

  若干惠听到这里便拍手大笑起来:“常听人说念大敦厚纯良,有仁长风度,听你这番言辞,传言的确不虚啊!放心吧,我同李伯山不是仇敌,他能平安入关,还是趁我庇护呢。”

  念华仍是半信半疑,但还是抬手吩咐随从去别舍将李泰请来。

  李泰疲累多日,这一觉睡的也是酣畅香甜,一直等到有人敲门,这才睡醒。得知若干惠清晨来访,他便草草洗漱一番,然后出门去见。

  及入舍内,他先见到念华对他暗使眼色,正自好奇,转头又见若干惠正板着脸端坐在堂,便入前拱手笑道:“帐籍文册一万五千式,行前已经着员发送北华州,使君行途或是不逢,归后即可点验。”

  “已经在道上遇见了,不劳你挂心。今来询问,李郎你这是什么意思?”

  若干惠脸色仍未好转,抬手将一卷纸册拍在案上:“莫非在你看来,我只是一个贪图现时浮货的俗客,不堪做一个长情经营的友人?”

  李泰入前一瞧,发现那卷纸册是他之前规划好的分红方案、里边还包括京兆郡提供的那份货单。

  “使君厚识伯山,我一直感恩在怀。因此作业见利,才要急于表现。情真不伪,绝非耻于言利。使君信我,丰富人事供我使用,自当有所回报!”

  他将这几张账目抚平推回若干惠面前,又说道:“月前乡团患粮、求助于我,窃用园中水硙多日、耗工耗时……”

  “我之所以置业洛水,只因李郎一人,并嘱家人诸事听从,难道他们……”

  若干惠开口打断李泰的话语,脸色也沉了下来。

  “这倒没有,庄人们配合得很,所以我才尤其感义,一定要尽我所能,略作表现。”

  李泰又指了指账单说道:“户中若只使君一家,我或恃宠据货不给。但诸士伍人口皆依傍求食,盗人肥己,有失道义。恳请使君笑纳,否则日后恐无颜面庭前出入。”

  “丰业厚货,谁人不喜?但我也不需窃你智力养活家人,不肯尽收自有不肯尽收的道理!”

  若干惠却仍推出账单,又掏出一块干饼摆在案上:“这就是你给武乡郡乡团炊制的军粮?我前在太师舍内尝过,心里愤懑李郎藏私,不暇走拜大行台便先来见你。

  此类口食,能否继续制作?今冬我要离境狩击北域稽胡,特需此类食料供给士伍。洛东碓硙尽你使用,所需物料我户里开支,能不能做到食料恒出?”

  李泰听到这里,才明白若干惠特意来寻他的重点所在,拿起那块饼就手敲了敲,才又笑语道:“必不误使君军用!”

  若干惠闻言大喜,示意李泰入前来坐,拿起那些账单塞进李泰怀中:“些许浮货,买我军政大得便利。李郎如果再推脱,那就是觉得我不配享此长情帮扶!”

  听若干惠这么说,李泰也只能笑笑将那些账单收起,再拉扯起来,就显得矫情了。

  “若非亲见李郎作业,我真不知人间杂业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巧妙!怪不得当时驻军沙苑时,贺拔兄要入我帐内夺人!我虽还不知你智慧深度,但只此浅露的几桩,已经足够惊艳!”

  若干惠见李泰收起了账单,仿佛了却一桩心事,神态也变得轻松欢快,又笑眯眯说道:“武乡郡乡团口食,早引起荆原群众关注议论。如此一桩美业,正该要做大做强。诸家养军,各有急需,若皆入我户内采买,物料恒输我用。我也是见贤思齐,有了这样的治业妙计,李郎以为如何?”

  李泰听到这话,眸光也是一亮。

  他不是没有将此事业做大的想法,只不过那些拥兵自重的军头难免骄悍,远不如做事还有些章程的官府好打交道。

  凭他一人招惹太多此类钱事上的纠纷,实在是有害无益。贺拔胜能够提供给他的庇护,也已经谈不上长远。即便产业做大,难免为人所夺。

  可现在若干惠主动提出来,情况就不一样了。虽然历史上若干惠也不是一个长命之人,但也起码能够给他提供数年壮大自身的时间。

  真等到数年之后若还不能保住自家产业,那他也太废了。已经不是钱不钱的事,小命只怕都要岌岌可危。

  现在压缩军粮的生产工序还很繁琐粗糙,仍有极大的改进空间。诸如夯饼之类的工序,完全可以使用水碓之类的水力机械代替,节省一部分人工并提高效率。

  但大阅之后便已经入冬,关西河流大多冰封,暂时生产也只能靠人力维持。只有到了第二年水力重新变得旺盛起来,才能考虑进一步扩大产能。

  李泰将自己的盘算告诉若干惠,他倒也不着急,毕竟他接下来也会很忙,既要主持北华州的编户扩充,还要防备稽胡入冬寇掠。

  “但可以先预收订金!”

  若干惠讲到这里,见李泰望着他的眼神怪怪的,便干笑道:“我也听贺拔兄讲过你智斗乡豪的事迹,凡事空口无凭,预收一批物料,年后增产才有料无患。”

  李泰闻言后也笑起来,他在乡里的操作已经把自己名头搞得有点臭,大家多多少少都怯于再跟他搞什么预收预售的买卖。

  但北镇军头们还是一片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啊,既然若干惠主动请缨,也大可以任他操作一番,借本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