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60 财源广进

      商原上的庄园里,一群人焦急的等候在印坊外,有两个来自京兆郡的官员更是急的搓手跺脚。

  终于,印坊大门缓缓打开,李泰当先行出,后面部曲推着两架板车跟随,板车上堆放着几个装满了纸张的箱笼。

  “请问李郎,那些文册……”

  一名京兆郡官匆匆入前,来不及作揖,便先开口发问道。

  李泰回身指了指那两架板车,笑语道:“这里是一万三千式帐籍文册,请诸君点收。”

  几名京兆属官闻言后更是大喜,来不及再说什么客套话语,冲上前便将手插入箱笼里翻看那些裁剪码放的整整齐齐的文册,越看越是喜悦,到最后更忍不住开口大笑起来。

  也怪不得这些人如此喜悦,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崔訦的京兆尹做不做得稳,与他们各自前程际遇也密切相关。

  时下州郡官员的自主性可是极强的,州郡员佐多为自辟,与主官的关系密切有加,人身和仕途上的依附性极强。如果崔訦做不成京兆尹,他们自然也就难以再留在郡府做事。

  正如李泰自己,他到现在还属于高仲密的私人幕僚,组织关系并不在西魏朝廷,即便有一个公府职衔,也算不得正经入仕。

  这也是西魏行政力量和人才储备不足所造成的,宇文泰不得不向这些臣员妥协。他就算想加强集权,也没有那么多的基层行政才力供他使用。

  笑过之后,先前开口的那名京兆属官又转回头一脸热切的望着李泰说道:“月底之前,此间还可做出多少文册?”

  “大约能有七万册左右,其中一万五千册要交付北华州若干使君,余者都可输于京兆。”

  李泰略作核计后便回答道,这些公文条式简单且固定,印刷难度并不大,比较繁琐的反而是剪裁纸张和阴干印物。

  “这太好了、太好了!我代使君多谢李郎、多谢李郎!”

  那属官闻言更是大喜,正如李泰所料,虽然崔訦说是一万张,但京兆郡作为都邑所在,对此类公文的需求量是极大的,产量再提升一倍,怕也能吃得下。

  “户里作业养家,竟能有益使君政治,我也深感荣幸。无负使君寄望便是两相喜悦,不足言谢。”

  李泰笑着回答一句,并将一份名单递在这属官手中并说道:“此间作业之所耗材耗力,略作计点,值当资货细录册中,请转付崔使君。知使君府务繁忙,不敢贸然滋扰,使君鉴览之后,若有斧修,着员告知即可。”

  说话再怎么客气,该算的账还是得算。之前李泰也没有跟崔訦细聊价格,现在既然有了可观产能,自然便有底气报价。

  李泰在跟贺拔胜商讨一番,再加上自己核计,拟定出一个阶梯性的报价单。前三万张价格最高,后面每一万张次第降低,五万张以内的价格大约合绢三千匹,买的越多便越便宜。

  这个价格不只是高,跟生产成本相比简直就是暴利。起码官府自造五万份帐籍,人工物料加起来是绝对用不了这么多成本的。

  但技术是无价的,特别这些印物给崔訦换来了最珍贵的时间。

  如果没有这些公文底册的支持,他休想在今年以前完成这么大规模的扩户造籍,也就无从创造可观政绩。而且崔訦还要求今年除了北华州之外的独家供给,这当然也要算在里面。

  当然,李泰的这个报价还是留出了一定的议价空间,就算被大砍一半也是可以接受的。

  崔訦做事雷厉风行,第一批货品收到后,第三天就有消息反馈:前五万张的价格砍到了两千五百匹绢的程度,并直接预订十万张,合计三千八百匹绢的货资。

  透过这字面,李泰能够想象到他这表哥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气势。十万张的帐籍底册,哪怕折除上呈下付的消耗,起码也能扩户一万五千家。

  京兆作为关西京畿核心,要在短时间内将户数增加一万五千户,远比外州扩户几万意义重大的多,看来崔訦是打定主意要保住京兆尹的官位,压住一切竞争者。

  这些货资并不只以绢支付,郡府只能提供最多一千匹绢,余数则以其他物料支付。附信还有一份物料名单,上面标注了官府规定的各种物料时价,李泰可以在名单上自由选择。

  没有一个稳定的货币作为交易媒介,古代的大宗交易就是这样麻烦。至于用什么物料抵账,李泰并不打算自己决定。

  他已经打算放弃这第一笔生意的分红,虽然这思路和技术都是由他所提供,但真正的建立生产线并进行投产,主要还是靠的贺拔胜和若干惠。

  而且这两人在别的方面也给了他不小的帮助,单单之前给乡团提供军粮一项,如果没有若干惠家里水硙白供自己使用,单凭李泰自己根本就完不成。

  多达几万斤粮食的加工,也不是李泰的部曲家人们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之前贺拔胜听了李泰的建议,将一部分庄园佃租或交还大行台,将部曲劳动力聚集起来,其中相当一部分就参与了军粮的加工。

  就算这两人不计较,李泰也不能腆颜接受而不做表示。

  贺拔胜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庄园里,李泰拿着京兆郡提供的货单将自己意思告知,贺拔胜闻言后也大感欣慰。

  “今年的确物用疾困,我便承惠小辈。”

  说完这话后,贺拔胜便一边细阅着货单,一边勾选需要的物资。

  他家部曲众多,老兵伤残比例也高,特别今年邙山之战后,亡者给恤、伤者给养,压力更大。特别一些伤病员所需要的药物,民间储备不多,搜买困难,大行台调配也不可任给私门。

  李泰见到崔訦所提供的货单上不乏伤病用药,便意识到他这表哥也是面冷心热,虽然不接受贺拔胜的礼物,但心里对这位老上司还是有感情的,那些物料显然是给贺拔胜准备的。

  果然,贺拔胜最后勾选的主要也是这些物料,价值大约在一千五百多匹绢之间。

  选定之后,贺拔胜眉宇之间舒畅许多,接下来便又望着李泰进入夸奖环节:“小子作业优秀,恨我不能提早遇见啊!若能结缘早时,拥此良佐,事业未必不可期望。”

  李泰闻言后便是一笑,且不说他来到这个世界时间本就不久,就算是母胎穿越,也赶不上贺拔胜朝三暮四、浪到飞起的峥嵘岁月啊!

  贺拔胜既然选定,剩下的自然都归若干惠所有,仍有两千三百多匹资货。

  除此之外,月中还要供给北华州一万五千多张公文底册,按照李泰之前的定价标准,这也是几百匹绢的价格。

  累加起来,那就是将近三千匹绢的收入。这还仅仅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第一次的分红。无论如何,也说得过去。

  又过两天,原司徒公府长史贺兰德到来,向李泰告辞。

  月初高仲密便跟随宇文泰入朝,并正式获授为太尉。那会儿李泰还在忙着给乡团制作军粮,并未跟随。

  贺兰德作为原司徒公府主要的僚属,再加上高仲密所给予的判词评语不低,所以在返回大行台后获任新的官职,前往陇右担任略阳郡守。

  从一介有名无实的公府长史,转身一变成为一郡太守,这自然是极大的提升。尽管略阳郡远在陇右,又刚刚经历过氐胡叛乱,但只要是心存事功之想,谁也不会抗拒这样的安排。

  因此贺兰德也是一脸的喜色,对李泰说道:“公事催急,不暇顿足,眼下便要奔赴任治。与郎君相处日短,情义却长,只能请郎君代我向司、太尉公多谢举荐之情!”

  贺兰德真是挺忙,甚至都来不及停下吃一顿饭,入庄后匆匆说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送走了贺兰德,李泰便也要动身了。月初宇文泰入朝,正式公布了今年大阅的章程,诸军要在十月大会于渭北的栎阳。

  高仲密高升太尉之后,李泰的职衔也变成了太尉府记室参军、领帐内,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高仲密的亲兵首领。

  李泰送去军粮的第二天,周长明便率领乡团开拔,徐徐往栎阳而去。贺拔胜也在前一天离开商原,前往朝邑汇同部曲亲兵们出发。

  高仲密则在长安朝廷跟随宇文泰直接北上,李泰也要赶去汇合。

  在将庄园事务安排一番后,李泰便开始挑选随员、打点行装。

  高敖曹那杆槊是不能带的,太显眼,而且不知多少西魏将领家人亲信死在这杆槊下,带去西魏的大阅会场纯粹是给自己找不愉快。

  贺拔胜着他送给崔訦、崔訦又转送自己的那张弓倒可以带上,真要遇到什么找茬的,直接一箭射死。兴许宇文泰看到他这么勇猛刚烈,一高兴让他做个开府仪同。

  正当李泰准备完毕,将要起行之际,庄园里却有一年轻人冲了过来,扑在李泰马前高呼道:“某请追从郎君共参大阅!”

  李泰瞧着这年轻人有些陌生,想了想才记起来是之前司徒府买官、安排在庄园里学习吏术的其中一个,脸色当即一沉:“学舍课业学得几成?退下!”

  “学舍所授吏术,某皆学成,为诸同窗先。然丈夫建功,只在弓马,刀笔之用实非所愿,恳请郎君包容提携!”

  杨钰闻言后连忙说道。

  李泰视线一转,见管理学舍的李渚生也在点头,得知这小子才情不差,便示意庄人再牵来一马,默许他跟随自己同赴大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