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45 司徒故槊

      李泰在贺拔胜庄园里又待了一天,对贺拔胜的部曲产业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但也并没有立刻着手接收相关事务。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现在的李泰是深知这个道理。

  贺拔胜家中产业的经营状况好也罢、坏也罢,既然能维持这么多年,必然有着一套人事与方法。突然加以改变,势必会引起一系列的抵触与反对。

  李泰刚刚跟乡里大户们斗法一场,现在是没有耐心和精力参与别人家的宅斗。

  他如果冲在第一线去压制和解决那些抵触,哪怕凡事都从贺拔胜的利益出发,也必然会激化矛盾,严重起来甚至会影响与贺拔胜之间的交情和相处,得不偿失。

  所以他也没有即刻提出什么兴治大计,只是约定抽个时间同贺拔胜一起巡察一下这些庄园产业,之后再作相关的计议。也是给贺拔胜一定的时间,去处理家事中不和谐的声音。

  在朝邑住了两天,李泰便和随从们先行返回华州。

  “阿磐回来得正好,家里有一桩惊喜在等着你!”

  得知李泰返回,高仲密自前堂阔步行出,拉起李泰的手便故作神秘的说道。

  李泰这里尚自狐疑,高百龄又带着两名仆员阔行上来,两仆员一前一后扛着一个长达数米的木匣。

  “十三郎猜猜这木匣里放着什么?”

  高百龄行至近前,也指着那两人搬抬的木匣卖起了关子。

  李泰见这对主仆如此模样,又见这木匣虽然长度不小、但却狭窄,心里一动,便开口道:“莫非是什么良兵?”

  高百龄闻言后便笑起来,示意两仆放下木匣,自己走上前掀开木匣并说道:“月初大行台召见主公,询问用疾,主公只讨回故司徒公旧槊,要送给十三郎,激励郎君于此用功立勋!”

  李泰听到这话,心情顿时也变得有些激动。他倒不想前身那样对高敖曹有着特殊的崇拜感情,但对高敖曹这后三国名将所使用过的马槊也是颇为期待。

  木匣被掀开,内里以丝绵作衬,横躺着一杆通体黝黑、锋芒闪烁的马槊,透出一股凝厚的肃杀感。

  高仲密弯腰两手抓起这杆马槊,眼眶顿时微微泛红,手指摩挲着那厚实的槊身,颤声说道:“当年庭前告辞,不知此去竟是永别……而今再作相逢,却是得物失人!”

  他不忍再细观兄弟旧物,两手捧向李泰面前,语调低沉道:“旧物不珍,却是舍弟亲手造成。我知阿磐你素来敬仰敖曹,将他旧物赠你!”

  “多谢、多谢叔父厚爱,我一定珍重保养故司徒公旧器!”

  李泰连忙举起双手,低头说道。

  但当他两手接触到厚实光滑的槊身时,高仲密却并没有立刻松手,而是继续凝声说道:“亡者兵器,不祥之物,须以血喂之!我今失势丧志,血海深仇恐难报复,但阿磐你少壮志高,我只要求、恳求你,来年若逢机遇,请你一定要以贺六浑父子之血饮之!”

  高仲密对高欢父子的恨意可谓深刻入骨,但早知后事发展的李泰却明白要达成这个目标实在不容易。

  且不说高欢本就势大难制,如今的他在西魏也谈不上有什么势力可言,想要用高敖曹的旧槊攮死他那素未谋面的老大哥和大侄子们几乎不可能。

  但他见高仲密两眼泪花闪烁、一副悲情难制的模样,还是重重点头道:“无论大义又或私情,我既受此、自当报之!请阿叔放心,于此有生之年,我必以此刃入其族血肉之内!”

  “好、好……阿磐,接槊!”

  高仲密听到这话,眼眶里蓄满的泪水顿时滚落下来,将这杆长大的马槊递在李泰手中。

  这马槊入手,李泰便觉沉重,不只是心理上,手感也是。

  这马槊槊身长一丈有余,槊锋又长达数尺,八面开刃、寒光闪烁,较之寻常的马槊长了将近一米,重达二十多斤。

  槊身并不是军中配给的实木槊杆,外面是一层紧密缠绕的细丝胶筋,长期的血汗浸染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棕黑凝厚的底色泛着一层细致保养的油光。

  槊杆表面略有一些刀剑劈凿的缺口,露出内里细密紧实的胶合木柲。无论是这积血浸透的颜色,还是那些破损的痕迹,都记录着此槊主人生前金戈铁马、英勇作战的岁月。

  入手厚重粗糙的手感,让李泰也大感心潮澎湃,两手握住马槊原地挥练一番,脑海中不免便幻想起高敖曹当年马槊绝世的勃勃雄姿,越发的心旌摇曳、激动难耐。

  若干惠原本送了李泰一杆军中制式的马槊,李泰觉得重量太轻,练过一段时间后转送给了李雁头。而高敖曹亲手打制并曾经用过的这杆马槊,却又重的有些超出他现在的臂力水平。

  但李泰却不打算再将之转送旁人,力量和技巧不匹配那就继续练。来年手持高敖曹这杆故槊上阵杀敌,心理上便会有极大的优越感,心里甚至打算代代相传。

  诚然好的马槊只要保养得宜,可以保存数十上百年之久,但马槊这种骑兵杀器主要还是流行于唐代以前,特别是魏晋年间。良槊打制不易,战场才是其归属,罕见陪葬。五代以后马槊便日渐式微,绝迹于世。

  因此后世马槊实物极为稀少,李泰手中这杆高敖曹的马槊若能传及后世,即便不成国宝级的文物,也足以令一部分对古代战争史着迷的人为之疯狂!

  李泰对这一杆马槊爱不释手,心里甚至生出一些想要见其饮血的迫切冲动,这或许就是物性通灵、凶兵影响人的心智。

  他晃了晃脑袋,驱除脑海中一些过于血腥的想象画面,又小心翼翼的将这杆马槊摆回木匣中,又不免暗自期待这兵器不要蒙尘太久。

  一行人返回中堂坐定,高仲密又着令仆员进奉餐食,虽然不再像李泰来到华州第一顿饭吃的那么丰盛,但也荤素搭配得宜,可见家中生计已经有了极大的好转。

  毕竟商原的庄园也算初步有了一些经营成果,尽管田亩还未有应季的大收成,但李泰就乡采买生活物资送回城里,也不必再受刘珙之类的土豪奸商们盘剥。

  用餐完毕,高仲密便先开口道:“月前大行台召见,着我九月同赴长安参阙,并有意将我转任太尉,共参十月大阅。”

  这事李泰早听贺拔胜提起,闻言后便点点头说道:“恭喜阿叔履新登高!”

  西魏在改革六官制之前,仍然奉行北魏官职。八公虽然多为高官加衔,但位次也有高有低,太尉与司徒虽然都属于下三公,但地位却排在司徒前面。

  高仲密却没有多少升官的喜悦,反而摇头叹息道:“塞翁得马,焉知非祸啊?我于西朝,寸功未有,荣位屡授,岂能不招人妒?”

  这话倒是真的,虽然无论是司徒还是太尉都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虚衔,但毕竟地位摆在那里。身在官场上,谁又乐意站在别人身后吃屁?

  眼下西魏朝廷中,宇文泰那些北镇老乡们,担任八公高位的只有一个贺拔胜担任太师、王盟担任太保。

  贺拔胜的威望和地位不用多说,王盟则是宇文泰的亲舅舅,这两人位居上公,也没人敢说什么。

  高仲密最初以虎牢献降,被西魏封为司徒。这倒没什么,一则虎牢这个河洛东门对西魏意义重大,二则也是给东魏上眼药,毕竟高敖曹在东魏就是司徒。

  可现在虎牢丢了,邙山一场惨败至今让人心疼,再把高仲密攫升为太尉,这就难免让人有些不忿。名位与势力差距悬殊,必然是会埋藏隐患。

  但忧愁是一方面,既然这是宇文泰的意思,高仲密也根本没有反对拒绝的余地。

  “阿叔时望既重,居此高位、与人为善,想也不会有触众怨。”

  李泰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安慰高仲密。形势比人强,既然势不如人,当然也要有所忍让。

  但究竟这样是否就能平安无事,李泰也说不准。西魏这个小朝廷,人事一团乱麻,只在旁边看着都让人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比如之前准备担任秦州刺史的若干惠,还未及上任,便又被任命为北华州刺史,不再去陇右跟独孤信斗法。

  李泰也不知历史本就如此,还是自己这个小蝴蝶给扇的,问起贺拔胜内中详情,他也只是摆手不说。

  “道理我当然明白,但有的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也实在让人无奈。”

  高仲密先是叹息一声,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阿磐你仰势贺拔太师,惩治桀骜乡人,实在妙算精彩,我自问都无这样的营事计略。现在门中又有一桩隐患,我想让阿磐你为我参详,该当如何处理才能周全?”

  李泰听到这话,顿时闻到一股猪队友上线的味道,连忙说道:“我同阿叔之间,还有什么不可说?阿叔有事,直告无妨!一人计短、众人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