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44 家业相托

      李泰也不是什么学问精深的医道大家,对风疾、气疾有所了解,主要还是来自对初唐人事的搜索整理。

  风、气之疾两百多种,脚气情况也有轻有重。李泰当然没有细致诊断的能力,但基本的常识还有,贺拔胜眼下这生活饮食习惯显然不够健康,无疑会加剧病情的恶化。

  俗话说,良言难劝该死鬼。如果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李泰虽然也会劝,但也不会太伤心。

  但贺拔胜对他而言终究不是寻常,贪此眷顾之余,感情上也希望能稍作回报,让贺拔胜晚景不至于太过悲伤凄凉。

  贺拔胜见李泰摆出这样一副惫懒模样,也只是无奈笑笑。

  他既非一个生性孤僻、不近人情的人,对来自晚辈后进们的关怀督查也颇享受。但在欣慰之余也不无失望,原因正如李泰所说,彼此间非亲非故,即便有比较亲近的往来,也的确达不到感人肺腑的程度。

  没了羊肉佐餐,他便就着酪浆吃了一碗粳米饭,待见李泰也用餐完毕,便又说道:“布帛归仓,门生已经告我。剩下的也不必太急,年前我也没有大宗使物之处。”

  之前李泰一共借了贺拔胜将近七千匹布帛,这绝对是一笔巨款,就连李泰这个借债的都忍不住感慨贺拔胜对自己是真放心。

  他性格是有一点睚眦必报、缺乏忍让的小气,但也从不觉得应该生受别人的帮助。所以在钱款初步回笼之后,便赶紧先还上一部分。

  此时听到贺拔胜讲起这个话题,他又连忙说道:“近日家人盘账事繁,物货的调度也未尽从容。但最迟明年春耕之前,一定收尽补回借货。伯父此番相助,利我不浅,情系心中,来日一定勤做表现。”

  他虽然凭着期货行情大赚了一笔,但为周长明捐官也拿出了足足五百斛的油膏物料,而且还有秋后要交付县衙的那万石粮食的债务,这一番操作的利润尚不足以拉平支出,仍然需要负债维持一段时间。

  但最艰难的起步阶段算是已经熬过来了,对于接下来各种事业的经营和发展,他也充满信心。

  现在他家庄园工坊在织的妇人便有百余人,做工规模上来了,大纺车对功效的提升便也显现出来,扣除每天的人力开支和物料成本,单日利润都在一百五十匹以上。

  油坊是下一步将要上马的项目,商原的赵党长已经在帮他联络乡里之前从事压油作业的匠人。

  李泰倒不需要这些人的压油技术,但却需要他们蒸炒籽料的技巧,真正生产油料则采用木法榨油。压与榨虽只一字之差,但榨油的出油率却远比压油高得多。

  古代的榨油技术大约在唐末、北宋年间有了长足发展,植物油也成为饮食的主流,甚至在北宋年间出现无物不可油炸的饮食潮流,连生蚝都直接放油锅里炸!

  虽然说乡里大户们被李泰前番操作搞得心有余悸,未必肯再将籽料卖给他。但趋利避害也是人的本能,李泰自信凭着榨油法相对压油法的功效生出,可以把油价打低到这些大户们生产利润不如预期的程度。

  他之所以答应刘珙年前不会出售油料,就是为了明年打低行情、继续收购芝麻做准备。让华州父老们吃得上芝麻油,是他作为穿越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当然,这么说也是夸张。在民生需求方面,麻油的排位本就不靠前,并不是乡土大户们严防死守的底线,所以才给了李泰操纵行情的空间,有长利经营的余地。

  除此之外,李泰还招募了许多的乡里散工,除了修建房屋,又一连建造了几座大窑炉,从烧制砖瓦开始逐步培养熟练工。之前熔铸铜料的冶炉也没有销毁,留待以后技术和财力到位再作升级。

  总之,他的事业蓝图勾画很大,但却限于当前的实力和资本,只能一步步的去推动实现。

  贺拔胜家的布帛,他也没想着白白占用,心里也是算好了利息回报。只不过眼下诸产业变现能力仍未足够,明年状况有所缓解再一并给付,倒也不必言之过早。

  “我一身几尺,用得多少布帛?你也不必操之过急,凡事量力而行。”

  贺拔胜是一个好债主,并不急着催债。

  他顿了顿又望着李泰说道:“若说感恩表现,倒也不必付于来日。我今便有一事需你劳作,你应是不应?”

  “伯父有事即嘱,我怎有不应的道理!”

  李泰闻言后便笑语说道。

  “答应就好!此事于我是一桩困扰,但对你想来不难。”

  贺拔胜又笑语道,抬手指了指堂外的庄园天地,又对李泰说:“阿磐觉得这庄业如何?”

  “伯父因功得授,昨日已有所闻。临河沃土,若非战事滋扰,的确是一处颐养长年的丰美产业。”

  李泰听到这话便答道,并不掩饰自己的羡慕和惋惜。

  “此类园业,我仍有几处。若只此一身,倒也无需占有这么多的产业。但门生部曲总需要恒业养活,大行台凡所赐给,便也都厚颜领受下来。”

  贺拔胜感慨一声,这才对李泰说道:“但我门下多是老兵,凶悍有余,精明不足。所以我想将诸庄业付给阿磐你代为打理,只要能保此诸群众温饱有余就好。”

  李泰还在猜测贺拔胜要让他做什么,听到这话顿时一惊,摇头苦笑道:“伯父莫非戏我?且不说我智力是否足使,单单此间庄业但使耕桑循时,养活数千群众绰绰有余,又何必托此下才!”

  “唉,你也是有所不知。此间庄业虽然归我,但物出大半都需输给助军,能入仓实者十之一二。看似丰田美业,但其实我部曲耕织人工都折耗难补啊!”

  贺拔胜苦笑一声,对李泰讲出这么一桩隐情。

  李泰闻言后不免瞪大眼,事情原来还能这么玩?土地给你,收成归我!

  宇文黑獭你良心丧尽,年过半百的老人家为你冲锋陷阵,你竟还这么敲诈盘剥!

  “那南面李司空园业……”

  他略作沉吟后又发问道,心里有些怀疑宇文泰是不是在刻意打压贺拔胜。

  “一样如此。临河之土,本就需要强军震慑才能抗拒贼扰,田亩收成属官助军也是应有之义。方今国难未已,我等既受恩深重,也不该只作门户私计。”

  贺拔胜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是愁色难掩:“若是往年,有别处园业增补,倒也可以维持有余。但之前邙山一战,部伍壮卒或伤或亡,伤者给养、亡者给恤,便见艰难……”

  李泰听到这话,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感情这锅我高二叔也得背一半?

  但他很快想到贺拔胜之前借给他那么多布帛,顿时更觉感动。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表情,贺拔胜便又说道:“之前借货给你,一则的确想看看你才器如何。二则也存私计,若此重货浪使无归,可以恃此抢夺乡户!大行台虽然常常教人和善相处,但我遭诸乡豪欺诈、家财丧尽,总该稍给法外的豁免余地。”

  感情你比我会玩多了!

  李泰闻言后也不免心生感慨,贺拔胜待他友善不假,但也终究是从北镇武川一路混迹天涯的豪强军头,若以为他只会与人为善就太片面了,原来心里早存着拿自己当借口打劫乡豪的念头。

  了解到这一点,李泰顿时觉得自己节操高尚,他炒期货打劫了这些土豪大户一把不假,但也算是帮了他们。若是等到贺拔胜出手,那他们失去的可不只是钱帛了。

  所以说啊,乱世之中还是得兵强马壮,玩规矩玩得转是不错,必要时还得有掀桌子的底气和势力。

  “伯父既然觉得我才计尚可,我当然义不容辞、尽力做好!”

  略作沉吟后,他便也不再拘泥,直接开口表态道。

  他一穷二白时,还敢跟县衙作上万石粮食的租借交易,面对贺拔胜的要求,自然更没有拒绝的道理。

  较之古人,他最出众的并不是种田收成比别人更高,而是生产技术和方式更加优越,越是大规模的生产,所带来的效果提升就更显著。

  赵贵拦河设埭,逼得他只能用牛拉纺车,可现在有了贺拔胜的势力威望支持,你再阻我用水,老子突突了你!

  贺拔胜见李泰答应的爽快,顿时也高兴的笑了起来,当即便召来府中管理田桑事宜的部下,着令他们当堂对账交接。

  不对账不知道,这一对李泰都吓了一跳,这才了解时下真正的大军头大豪强究竟有多大的势力。

  贺拔胜家里,单单部曲人丁就有三千七百多口,庄园产业更是遍布小半个关中平原,自长安往东,大大小小的园业便有十几个之多,小则十数顷,大则数百顷,单单账面上的面积总和就达到了近千顷之多!

  这数字看起来虽然有些夸张,但细想一下其实也合理。

  就连没有功劳的高仲密西投都获赐十几顷的庄园,连赐带赠的部曲将近三百人,李泰在乡里又接受了十几户乡人荫附,再加上诸大户的补偿,已经是将近六百人的部曲规模。

  贺拔胜作为北镇元老,自南梁返回后两魏连场大战都有参加且甚有表现,有这样的部曲和庄园规模也是正常。

  毕竟西魏财政状况实在堪忧,真要大赏钱帛可能就直接破产。

  宇文泰将部曲土地大量赏赐功臣,也能加强对关中核心地区的控制,而且还能打秋风征输物资,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