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39 世族世婚

      “我奉高使君使命,入乡整顿园业,行装尚未落地,乡丁已经聚众来攻!彼此素未谋面,乡户因何怨我?至今尚有乡户伤员卧养园中,既我伤之,我自养之。彼等皆可为证,乡人仇我,只因史氏蛊惑!”

  李泰落座堂中,便拍案发声指控:“史氏兄弟横加刁难,施恶于我不只一桩,左近乡人举证者不乏,众口铄金,岂容刁邪反诬诋毁!我不知在堂史郎与其兄弟是何瓜葛,但彼此仇深如渊,你若非与我表兄共至,我绝不容你登此厅堂!”

  史静见李泰如此气盛,一时间也有些局促不安,只是硬着头皮说道:“但、但前事强买胡麻,请问郎君是否属实?我家与乡居庶支虽然分居两地,但先人治家垂训,向来不许子孙营贾废耕,若非外力逼迫,是断不会、断不会……”

  “史郎不必自夸家声淳朴,我也出身清白人家!部曲乏业可作,故而就乡采买物料兴织,的确曾访史家。史家以陈麻充数,至今仍然留存庄中!”

  李泰拍拍手,吩咐部曲取来从史家买到的那些陈麻麻包丢在堂中,至于史家之前要买油膏时已经将麻钱退回,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总之以陈麻充新麻,是证据确凿。

  史静视线落在那几个陈麻麻包上便忙不迭收回,仿佛怕被蛰到眼睛。

  “之前预买胡麻,史家兄弟欺我不知农事,以当季时价收买秋后胡麻。事后我虽得人指点,但既已立约为信,也从没想要作返回。当时言谈两欢,若我有丝毫迫之,人不非议、苍天谴责!”

  李泰越说越气,仿佛自己真的成了一个被人百般欺压的良善无辜:“史恭输官得赏、拥居势位,便遣其弟登门毁约。我大好园业、青砖彩瓦,被他指使刁奴横加破坏,门户残破,部曲蜗居草檐。史郎大好模样,神清目明,入门至此,岂无眼见?我今拘之在园,只求一个公道顺气,若法不能制,我必杀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卢柔听完李泰的控诉后,便从席中愤然起身,指着史静怒声道:“王业西狩至今,我知人间正气逢衰、是非混淆难免。但既然聚义奉此法统,人心当有公道平衡!我表弟抛家西走,孤独难立,已经可怜。

  史郎你不审事中曲隐,便登他亲长门庭,诬蔑名门家教失德,不只构陷李氏家声,更是在耻笑亲友失察无眼!若非我今日登门听说,还不知要被你欺瞒几时、误我情义!”

  “我不是!我真不知……”

  史静眼见卢柔不只倒戈,还反过来痛骂他颠倒黑白,一时间更加的无语,同时也满满的懊悔。

  商原史家虽然源出本家,但早几代之前便已经在各自生活。之前史恭前往京兆求告,只说被一东州新客欺侮。

  京兆本家本来不欲理会,但史恭请求的凄惨,也让他们京兆本家觉得李泰这东州新客太过嚣张,不把史家看在眼里,于是便派遣史静这个后生出面平事。

  史家知道李泰的后台是太师贺拔胜,因而求告到京兆尹崔訦家中。因为崔訦曾是贺拔胜的旧属,早年跟随贺拔胜投往南梁并一起返回关中,只觉得有这样一份情谊,应该能说动贺拔胜。

  但史静却没想到,长安城的崔卢两家除了是贺拔胜旧属之外,跟陇西李氏、特别是李泰这一支有着世代联姻的密切关系,交情甚至比跟贺拔胜还要更加瓷实!

  他请卢柔过来,本意是做个说客,可现在卢柔两眼瞪圆,一副要把他生撕了的模样,反而成了给对方送队友。

  “我、我此番登门,是奉亲长命令,希望此事能够从善解决,却、却不想乡居庶支竟然藏垢如此深刻。之前听信邪言,误会了李郎,误导了卢公,纵有千万懊悔在怀,也羞耻不敢自辩。恳请卢公见谅、恳请李郎见谅!”

  史静避席而起,对着两人长揖到地,额头上的汗水不暇擦拭,又涩声说道:“此番求见,冒犯得失。请两位见容我这个浅薄愚钝的后生,容我回家细告事情始末,再请族中长者入乡请罪!”

  “速去、速去!我相亲诸家虽然没有势力拥傍,但一腔正气有笔能书、有口能言!前不知我孤亲幼少入此,让他遭受乡贼围困欺侮,但今既知,便绝不容许妖情再生!”

  卢柔挥袖一拂,一脸厌恶的说道。

  李泰见他这个便宜大表哥这么罩得住,心里也是高兴得很,待那史静狼狈告辞,便连忙吩咐家人准备家宴,招待这位意外相逢的亲戚。

  “阿磐,真是辛苦你了!往年我等入关,虽然也是失势狼狈,但总还有同伴相互关照。你今入关,却乏亲长党徒的看护……”

  卢柔模样还好,只是有些口吃,喝了几杯酒、心情激动之下,口吃又更加严重。他虽年近四十,但感情却丰富,待听李泰与李渚生讲起入关一路的经历,更是眼眶红红的拍着李泰的手背连连叹息。

  李泰倒不觉得自己可怜,他先获得若干惠的赏识,又得到贺拔胜的保护,还有高仲密家业相托,要比这世道绝大多数人幸福得多。

  “虽与阿耶失散,但却得诸长看顾,我在关西也不谓孤独。今日见到表兄,才知还有多位亲长立足此境。之前困于生计,不知殷勤拜访,请表兄不要怪我少不更事!”

  李泰又为卢柔斟满村酿酒水,便试探着问道:“咱们还有一位表叔在长安?”

  之前听卢柔说崔使君、表叔云云,李泰便心生好奇,似乎这位表叔在长安势力还不小啊,那土豪史家都要登门请托。

  “那是我的表叔,却不是你的……”

  卢柔本就口吃,说话难免大喘气。

  李泰听到这话便忍不住翻个白眼,你这大表哥还挺小气,你表叔不就是我表叔,一表三千里,顶多我是六千里,怎么还不让攀亲戚?

  李渚生见卢柔说话困难,便在旁边拉一把李泰,耳语道:“卢大说的若是崔六郎,阿郎的确不该称呼表叔,一样也是表兄!”

  口吃的卢柔拍拍桌子,对李渚生点头表示他说的对,转又说道:“当、当年,我同、同表叔他们……”

  他说的吃力,李泰听的也有些吃力,但总算是搞清楚了。

  他们李家在长安的姻亲,除了卢柔之外,还有博陵崔氏崔谦、崔訦兄弟们,他们这些人当年都是跟贺拔胜在荆州,后来逃到南梁又一起返回关中。

  崔氏兄弟是卢柔的表叔,但他们的妈妈则是李泰他大爷爷李韶的闺女、也就是李泰的堂姑,算起来崔氏兄弟同样也是李泰的表哥,关系跟李泰和卢柔一样。

  除此之外,崔氏兄弟的夫人同样出身陇西李氏,除了表哥之外,李泰还要喊声堂姐夫。

  好不容易在脑海里梳理清楚这复杂的亲戚关系,李泰也不由得感慨贵圈真乱。难怪世家大族要修家谱,这谱系关系一乱,彼此间亲戚关系也就乱套了。

  后世唐高宗之所以针对这些家族颁布禁婚诏,也的确是不颁不行,彼此之间世代联姻实在是蛛丝密结。

  卢柔他们早年跟贺拔胜返回关中后,便被宇文泰安排到长安朝廷担任官职,一则西魏实在人才匮乏,二则大概也有分夺贺拔胜势力的缘故。

  这其中混得最好的便是崔訦,年仅三十出头,便已经担任了京兆尹,并在不久前加职帅都督,也算是长安方面一位军政主官。

  卢柔则因文辞出色,担任中书舍人,主笔诏令、宣旨慰问等。但西魏这霸权政府,皇帝一年也发不了几道诏令,所以职事也很清闲,才有时间到商原来见到李泰。

  “入关之后,太师自防严格,不准我等旧属随意登门访见,我也许久不见。难得他竟还记得阿叔旧谊,肯给阿磐你体贴关照,太师近来安否?”

  卢柔又言辞断断续续的问道,对贺拔胜也颇为想念,毕竟走南闯北、不离不弃的跟随多年,彼此间感情肯定是有的。

  李泰闻言后又是一叹,本来在异乡遇到亲戚是挺开心的一件事,但一想到西魏朝廷错综复杂的人事暗潮,他又高兴不起来。

  卢柔他们这些人作为贺拔胜旧属,本来就有点尴尬,如今又都在长安任职,那真是分分钟都有可能卷入到政治纷争中。

  宇文泰可从来都不是什么慈眉善目的好人,他对乡党大将留情是一方面,对元氏皇帝那可是说弄死就弄死。后来自家儿子死的那么惨,也不得不说是宇文护这个侄子言传身教下、深得真传。

  李泰见卢柔衣袍有些显旧,便说道:“此前疏于访问,是我的过失。表兄你日后在京城,可千万不要接受生人赠衣,特别是禁中出物,能辞则辞。弟居乡里,家人善织,春秋衣料一定管够!”

  “说的什么胡话?谁又会赠我……年初大行台倒是解衣赐给,只是不常穿戴。”

  卢柔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听不出李泰说的什么梗,闻言后便笑语说道。

  李泰听到这话后才松了一口气,他就怕衣带诏这种邪事才不敢到长安去,可别转头被这些亲戚们连累。

  但听到宇文泰居然送衣服给卢柔,他心里不免又生出几分八卦:“大行台赠衣,那衣袍衣带有没有仔细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