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36 心腹爪牙

      华州城南贺拔胜府上,修葺平整的马埒上,一骑往复奔驰、左右张弓,矢中十之七八。

  “伯父观此壮士弓马技艺如何?”

  李泰指着仍在这小校场上策马奔驰的周长明,笑着问向坐在一旁的贺拔胜。

  “的确勇力不俗、神采可观,羡此壮年啊!”

  贺拔胜本身就是名满天下的勇将,眼界自然是高,但对周长明也给予不低的评价,观察片刻后又问道:“这就是你在乡里挑拣,要与乡豪竞夺势位的人选?”

  李泰点了点头:“大行台虽输赏取士、因资量才,但今国家并非承平无事,凡所选授也需考以材力。周长明本乡戍主,志气勇烈,我不忍见良材寂寂于野、庸材鹊然而上,所以便想助其输资发扬。”

  县中乡豪众口一声的认为自己不会争取乡团势位,李泰虽然心情郁闷,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关西乡情如此,他一个外乡人实在难以直接把持乡团,即便以亲信掌军,同样阻滞甚大。

  所以他便作此折中之选,帮助周长明这个相处友善的戍主争夺乡团势位,总之不能让那些与自己交恶的乡豪当选。

  “之前我在县中邀见乡人几户,说以此事。群众对此也多表示认可,周戍主才力既有,又拥乡望,伯父以为此事有几分可成?”

  县中可称大户者十几家,但并非家家都有争夺势力的实力和底气。之前因为有了李泰这个变数存在,乡情颇有沸腾,可当李泰明确表态支持周长明以后,这些大户们的热情也冷却下来,开始审时度势。

  周长明乡资不厚,之所以能够担任商阳戍主,一者在于本身勇武可观,二者在于仗义乡里、扶助贫弱。

  对于县内各家而言,彼此间并没有什么基于乡土资产的直接矛盾,相对于县中那几家财雄势大又咄咄逼人的大户而言,周长明的确是除了他们各自之外、最好的一个选择。

  再加上手握大量资货的李泰从中联络游说,县里几家稍逊一等的乡豪,也都各自表态愿意支持周长明出面竞争乡团势位。

  “你既然已经计定,又何必再来问我?若不充阵迎敌,我也只是一个闲人而已。”

  贺拔胜笑着摆摆手,他在西朝也的确资历深厚、地位崇高,但也因此不得不韬光养晦,除了列阵杀敌之外,其余凡所军政大事小情几乎不作过问。

  早年自荆州败逃南梁,贺拔胜不独痛失自己的基业,也错过了入掌关西大势的时机。

  刚从南梁返回时,贺拔胜也的确有召集旧部、再造事业的雄心,但在见到人事俱非、大行台已经将西朝军政打理的井井有条时,便也渐渐的甘于认命、不复雄图,倒也因此获得了一些无欲无求的豁达超然。

  李泰听到这话后便笑语道:“伯父不责怪我任性胡闹,于我已经是最大的指点。”

  他搞出这番小动作,心里也担心会不会触犯到大行台的禁忌底线,贺拔胜既然这么说,便也松了一口气。

  “我训责你,你会听从吗?原本还觉得你这一番器量是由叔虎教养出来,但经此一事,我倒觉得之前大行台对你的评价精准,你的胆量计谋的确不是叔虎能够收容的。”

  贺拔胜指着李泰笑骂一声:“皇业西迁数年之久,此朝所聚故朝名流、诸方豪强不在少数。关西乡情盘结,为此受气忍让者不乏。唯独你小子,所受触犯也不是什么生死存亡的大危难,却敢借势于上、搜货于下,居然还能让你做成!”

  “我只当伯父是在夸奖,东州新客、力弱资薄,若不借力打力,岂有立足之地?”

  李泰闻言后嘿嘿一笑,同贺拔胜日渐熟悉起来,言谈间便不再像之前那样谨慎。

  “我是在夸你?是在教你呢!非大凶险,勿运险策。父母养育此身并不容易,无谓将此身躯浪掷意气之斗中。这一次是你用计巧妙,没有触犯刑令,也能及时疏导乡怨。但若嗜此为甘、习以为常,蜜糖成鸩,也只是或早或晚!”

  贺拔胜板起脸来,对李泰正色说道。

  “伯父教诲,我一定谨记!乱世谋生,人人都要智力用极。我也不是超能人类,有几条性命可以试探人道禁区。经此事后,也算是薄有乡资,安心治业、等待令时嘉奖,不再与人穷斗意气。”

  李泰连忙低头表态道,这一次基于乡斗而衍生出来的一场纠纷还没有完全收尾,即便是彻底结束,他也需要认真消化战果,的确是暂时没有再主动挑衅他人的需求。

  略过此节,贺拔胜又讲道:“你家司徒公,秋后或进太尉公,并参秋后大阅。”

  李泰闻言后不免莞尔,半年整军也难见什么卓然成效,今秋大阅显然还是为了扫除邙山战败的颓气。把高仲密这个贺六浑的便宜二叔摆在台上,也能略收振奋士气之效。

  一想到自己兜兜转转居然跟高欢混了一个世交平辈,李泰顿时又觉得自己也是一个人物。

  “无论此番是否能够成事,周三都一定铭记郎君提携之恩!我区区一个乡里弱势下才,一身的筋肉骨骼也不抵庞大物料,若非郎君恩重抬举,此生都不敢奢望飞扬乡里……”

  离开华州城返回商原的路上,周长明一再向李泰表示谢意。

  “长明你再这么说,日后便不好相处!交情所以历久,恩不如义。人才物料各有长短,相扶共助才能义气圆满。

  我此番用计,也是在于乡豪恶我,如果你才具猥琐难争,我也不会用货惠你。你如果觉得我奸邪刁竖、难相共事,想也不会与我合谋。既然各取所需、各有所得,咱们日后论义而不论恩!”

  李泰板起脸来纠正周长明的说法,并不因为自己施舍重货而对其颐指气使。

  这是他来到西魏后第一次尝试营结朋党,干涉西魏的军事组织结构,事前已经经过充分的考量,对周长明的人品德性也信任得过,当然希望这一份关系能够维系长久。

  在他本身的势位不能名正言顺的压过周长明以前,单方面刻意强调恩惠,就不免会让这份交情逐渐变质、成为道德方面的一味索取。

  “言虽如此,但郎君若无我,仍能不失庇护,我若没有郎君,此生也只是一个乡里老兵的前程!”

  周长明又感慨说道:“此事若成,我荣幸能为郎君心腹。若是不成,也必定担当爪牙,绝不有负情义!”

  乡里人家已经各作通气,此番征询贺拔胜也了解此事不犯禁忌,归乡之后,李泰便开始整理家中库藏,以周长明的名义向官府捐输油膏。

  之前面对乡里大户时,李泰倒也没有说谎,他所收聚的芝麻油只有三百多斛。一则左近乡里存货限制,二则芝麻油价格太高。

  虽然有贺拔胜提供的资金支持,但贺拔胜家里也没有金山银山,李泰还要预留一部分布帛预定期货,物资的收购上当然要精细安排。

  芝麻油虽然数量不足,但其他油料李泰也在搭配收购。古代能够压油的作物籽料不少,芝麻只是出油率高、品质好而著称,其他蔓菁、芸苔、黄豆乃至于亚麻籽,也都是常见的压油作物。

  后世植物油主要有花生、黄豆、茶籽等等,但花生眼下尚未引入中国,后世的黄豆也是经过长年育种改良才成为主要的油料作物。

  时下的黄豆出油率才只不足十分之一,要远低于芝麻,主要还是作为食物而非油料。

  各种杂类油料,品质参差不齐,价格和用途也都有所差别。李泰搭配收购,各种油料已经有六百多斛,扣除输官的五百斛,还能剩下一百多斛。

  七月中旬,输赏格已经正式公布半个月,左近乡土诸竞争者基本也已经明朗。具体到商原乡里,便只有史家和商阳戍主周长明两个竞争者。

  此番输赏,武乡郡有三都督职在赏列之中,原则上是以当地乡望执掌乡团。这一点对诸乡豪的诱惑尤其大,势位与乡资相结合,无论是做官还是治业都有着极大的便利,也正因此乡豪们才踊跃竞争。

  都督、帅都督职衔早有,但往往作为州郡长官的加衔,给予他们统率乡团的权力。如今将此职衔特列出来加以输赏,自然也是大辟豪右、将之部曲正式纳为军队的步骤之一,进行更系统化的调度管理。

  竞争态势明显白热化后,史家便摆出咄咄逼人、势在必得的姿态,运输物料的车马自商原源源不断的输往华州,一些车队甚至还特意绕行李泰庄园外,摆明了是在示威。

  且不说李泰对此感想如何,大行台宇文泰必然是乐见乡豪们如此踊跃捐输:你们不卷起来,老子睡觉都不踏实!

  由于各处乡豪们踊跃捐输,一地之职便有数家竞争,大行台便也针对输赏格做出了一些调整:原则上仍是输满即授,但在选地上则给出了一定的活动空间,以乡望为判,优先以乡里首望当职本乡,其他则听授别处。

  至于怎样才算乡里首望,解释权自然归大行台所有。总之已经征输的物料是不退的,但却给你安排一个其他郡县职位,你要是不要?

  正当李泰还在感慨宇文黑獭心黑手黑、考虑要不要加输百斛油膏的时候,武乡县作为附郭要地,却先一步有了选授结果。

  “郎君,大事不好!史县尉选得当县都督,大行台令书已发!”

  郑满一脸的汗水,策马冲入庄园,开口就是这么一个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