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32 乡豪贪婪

      洛水是渭北最大的河流,其所流经的区域也多膏腴。

  商原因为常年受到洛水并其支流沟渠的冲刷,地貌多呈东西走向的台塬,塬上塬下,多是良田。

  “郎君真要去史氏坞?之前城里去访史县尉,请见不得,他正是以傲态凌人,试探郎君你心愿是否急切。方遭拒见,今又就乡访之,这实在是有些……”

  尘土飞扬的乡间道路上,郑满一边策马与李泰共行,一边发声劝告道:“即便购得那些生麻,只剩这区区三个月的时间,也不足尽纺成布。即便尽纺成布,也不足以买粮万石啊!”

  “史某存心不善,我当然明白。但既然与县衙作此约定,自当尽力做到,也不能让郑从事遭受连累。”

  听到郑满这样劝告自己,李泰便笑语说道:“这些大户挟货自重,即便不为麻料,别样也要受制。早晚都要造访,就急不如就缓,越是就急,越是受制。”

  县尉史恭阻止县衙支取生麻物料给自己,也不只是单纯的逼迫李泰去他家购买并趁机抬价。毕竟生麻本就是贱料,不是什么稀缺品,在外人眼中,李泰也没有必然要买的道理。

  那史县尉之所以还要枉作坏人,无非是要告诫李泰做事需分庄闲主客。他同县衙达成的这一笔交易,打破了县里大户与县衙的相处模式,给县衙提供了绕过这些土豪大户筹措物资的新方法。

  这无疑是触犯了那些土豪大户们的逆鳞,史县尉这一次的阻挠只是小露臂膀,如果李泰还不能醒悟低头,更严重的打击还在后面。

  比如说到了秋后时,他就算有了充足的资财,在县境内也购买不到足够的粮食,不能完成与县衙的交易约定。

  归根到底,这些掌握大量土地和人口的土豪大户们才是此方乡土真正的主人。哪怕是贺拔胜这种位高权重的大将,也要因为不可干扰地方政治而稍作避嫌,不敢直接借李泰之手向县衙输给粮食。

  上万石的粮食,如果不能就地采买,单单运输的成本又是一笔庞大的消耗,而且还未必能够买到且及时运回。

  李泰的种田大计就面临着这样刁钻的处境,如果不与县衙合作,在周边大户们的排挤煽动下,可能连正常生产都做不到。与县衙合作之后,乡土大户们不敢再公然抵触,但在别的地方则钳制更深。

  在即定的乡土规则之内,就连那些军头勋贵都要诸多受制,李泰这个无权无势的东州降人所面临的制约必然更深。

  这种老树盘根的乡情虬结,哪怕他有西魏上层势力的支持,也是不好破局,更不要说贺拔胜也不会对他全无底线、毫无保留的支持。

  但逆来顺受不是李泰的性格,权衡一番后,还是决定主动出击。

  乡豪史家的坞壁,位于两处台塬之间,左右塬上耕地,尽是他家田亩,一直延伸到洛水东岸的石滩。

  这座坞壁也修建得非常气派,规模较之商阳戍还要大了一圈,李泰一行距离坞壁还有将近一里的路程,便被把守在外的庄丁喝阻叫停。

  郑满入前投帖通名,又经过一番往复传报,李泰一行进入坞壁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多钟。

  “早知乡中入住名族衣冠,农事催忙,无暇走访,不意郎君今日竟来,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坞壁内,一名中年胡人在诸豪奴簇拥下阔步行来,远远便指着李泰笑语道:“果然名族风采,不同俗流啊!”

  中年人名叫史敬,是县尉史恭的弟弟,兄弟两人一个在外当官、一个在家治业,也是时下豪强大族比较常见的搭配。

  “晚辈新入乡居,理当拜访乡贤长老。同样困于耕桑事忙,至今才来请见,还望史侯勿罪。”

  这史敬白身居乡,并无名爵,李泰这样称呼也只是一个尊称而已。

  “哈哈,名门俊才履此,让我蓬门生辉。”

  史敬虽然是个胡人,但却身材瘦小,比李泰矮了一头不只,他站在丈外指着李泰对左右笑道:“你等下人都来瞧一瞧,这一位可是陇西李氏高足子弟,向来都是权门势族的座上宾客,咱们乡里人家寻常哪能得见?”

  众家奴闻言后也都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李泰,态度很是不客气。

  李泰抬手制止了将待发声的郑满,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伯山也不是世上罕见的人物,唯门风教养、懂得以礼待人。史侯治家庄谨,虽只素户、亦自生辉,入此贤门,我亦寻常,倒也不值得观望景仰。”

  史敬听到这话,脸上稍有放肆的笑容才略微收敛,摆手屏退众家奴,不想在外人面前显得没有家教。

  “贵客登门,理当款待。只是家事繁忙,不暇待客,郎君若有事言,不妨在此直说。”

  史敬并不请李泰入堂,直接站在原地说道。

  “今日来访,确有一事相求。”

  李泰仍然保持着客气的笑容,还微微欠身,不让自己的目光显得过于居高临下:“入乡新居,百事待作,但却物料欠缺,士伍只作闲养。前知尊府库藏有盈,故而冒昧来访,请为史侯消解积扰。”

  “不是只买麻么?”

  史敬听到这话,便略显诧异的问了一句,旋即语顿,又看了李泰一眼才说道:“我家也要谋生,物料各有使用,不可随意出卖!”

  “这是当然,当然!客因主便,不敢有扰主人生计。”

  李泰又笑着表示道,他就算要哄骗对方入局,眼下主动权也不在他手里,当然要客气一些。

  他恭敬客气的态度,让史敬大感满意,便也不再废话,直接将他们引到坞壁内一处仓库前,让人打开仓门并说道:“这里储麻万斤,我家乡里良户,以耕养家,本也不是沽货自肥的商贾。李郎既然来求,也不便拒绝,便以时价惠赠郎君,郎君要不要入仓查验一下?”

  这话说的还算客气,但李泰只是搭眼看了一看,便发现库中过半的陈麻,显然不是一时的存储。

  麻布虽然也是关乎生民穿衣的基本物资,但价格较之绢帛却低廉得多,纺织起来则用工略等。

  因此这些乡里大户即便是纺麻织布,也只是适量生产,收益完全不如绢帛可观,每年都会剩下许多的生麻料。积攒几年,便有了这样的规模,存放越久,价值越低,既占空间,还要防火防潮,实在是鸡肋。

  史敬嘴上说作时价,意思是要用新麻的价格把这些陈麻卖给李泰,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乡土济困,唯以信义。史侯既然惠我,我又怎么会作小人计议?转日便着家人送来布帛,车马往来,有扰清静,还请史侯见谅。”

  李泰大气一笑,摆手说道。

  史敬听到这话,对李泰这个冤大头顿时好感倍生。这仓库中的麻料不过八千多斤,他直接谎报了将近两千斤,而且其中半数都是存放超过三年的陈麻,根本已经不能用来纺织。

  史家家业庞大,倒也不怎么把这笔交易看在眼中,但白捡的收益,谁又不喜欢?

  乡里谋生,谁家不是精打细算?李泰这种不知物力维艰的冤大头,实在是难得。

  一时间,史敬都不舍得就这么放过他,于是便又说道:“李郎如此豪爽,我也不是悭吝之人。前说别的物料也有告急,若我家中储余丰富,我也乐意帮忙。”

  “的确还有别样物料需要采购,请问史侯,户内胡麻并麻油储粮多否?”

  见这家伙如此上道,李泰便又笑语说道。

  “胡麻、麻油……这实在是不多。”

  史敬闻言后便有些失望的摇头道,他本想抓住这个肥羊倾销一些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的库存垃圾,但胡麻种植本就不多、麻油也有各种用途,即便入市售卖也不愁销量,便不想做这笔买卖。

  “我以时价浮出一成买此二料,如果能过百斛,可以浮高两成,多多益善!”

  李泰又连忙说道,鱼儿好不容易咬钩,当然不能放过。

  “两成?”

  史敬听到李泰提出的加码,顿时又变得心动起来,胡麻伤地、压油费工,两者本就都价格不菲,在时价上加高两成,溢价便颇为可观了。

  “我先让家奴点验一番,请李郎先入堂稍等。”

  史敬心里快速盘算一番,神情顿时变得热情起来。

  李泰一行入堂坐定,史敬又殷勤的着员准备饮品餐食,又过了一会儿,便有家奴入堂耳语通报,史敬闻言后脸色就微微一变,对李泰说道:“户内所存胡麻只三十六斛,麻油则只七斛有余,要让李郎失望了。”

  一斛就是一石、一百二十斤,老实说这个存量已经不少。李泰来访史家之前,便已经先在乡间走访,民间纵有储存,也只以升斗计,史家却收存数千斤之多,足见其家乡土势力之壮大。

  “我这里还有一个折中之计,现今多少存货,我高时价两成尽收。但到今秋胡麻收割,史侯需补足百斛之数。”

  “那秋后交割,一样浮高两成?”史敬连忙又问一句。

  李泰则笑着摇摇头:“只能依照今时时价,但我可以先给订两成帛资。因为交割延时,需要立约为证!”

  “可以!”

  史敬稍作犹豫,便点头说道,彼此便在堂中计议一番,将此约定落于纸上。

  待将李泰一行送走,史敬返回堂中看着那份契约,乐的拍案大笑:“这些世族膏梁,自以为精明,原来也只是腹内空空的蠢物。胡麻夏种秋收,种时价高,收时价低,他比今日时价预定秋后收成,如此治业,岂有不破败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