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27 债多不愁

      最终,李泰和武乡县衙达成的契约是:自即日始自秋收后,县衙要保证供给牛马二十、车十五架、壮年士伍男女一百人以上,并随季耕播的所有作物种子,并各类农具的替换填补。

  李泰则要在秋后保证补足大行台督令、县衙所缺额的粮食谷物,最少八千石、封顶一万两千石。

  这契约初看有些荒谬,堂堂县治官长竟要与治下民户作这样的台底交易,才能保证赋税足额。

  但事实上,李泰还是吃亏了。当下世道中,西魏这个霸府政权本就羸弱且乏威信,有人有粮就是大爷。县官为了保证治下安稳、钱粮足收,对诸乡里大户都要亲近有加、近乎阿谀。

  郑满如今算是彻底跟李泰坐在一条船上,也向他透露许多县事治理的细节。

  县衙租给李泰的这些车畜人丁,就算李泰不用,其实也会分发给县内其他大户使用。

  大户凡有婚丧嫁娶,县中都要给员无偿使用,县官也要到场表示。另有凿窟造像的礼佛事宜,虽是大户号召,县里也要出钱出力。

  这些礼遇表示,并不会明码标价,只为换取县中大户的友谊,一旦遇事需要征输物料,县官们还要低声下气的走访求告。

  如今县里对李泰还要明码标价的订立契约,主要还是因为他乏甚乡土基础,故而看轻。

  李泰对此倒并不觉得羞恼激愤,他势比人弱也是一个事实。

  之所以和县衙达成这样的交易,除了可以获得直接的助力扩大生产之外,也为了在乡土中获取一个靠山。

  合作达成后,县里这些大户们再想排斥打压他,就得考虑县衙态度如何。而县衙也要因为这万石粮食的寄望,给予李泰特殊关照。

  县令杜昀也是一个老滑头,之前见面时谈起交情滔滔不绝,似乎跟陇西李氏每一个族人都是八拜之交,谈起正事来则不留情面,通过郑满阴晦表示凭李泰自己还不够资格跟县里签约,最好是请一势位之选作保。

  言外之意,最好是李泰能够请动贺拔胜出面作保。

  但且不说李泰请不请得动贺拔胜,就算是能,他也不会这么干。之前客客气气,那是为了引人上钩,既然现在县令已经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李泰当然就不会再那么殷勤。

  就算合作不成,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县令却要再去诸大户门前当孙子。

  契约虽然送到县里,但因李泰态度消极,便又僵持几天。最终还是县令杜昀没能绷住,再作表示这庄园终究是属于高仲密的,最好高司徒能够出面一下,说到底还是不信任李泰这个白身少年。

  “这县令也是一个拙才,不是大器!区区万石薄粮,却还计议诸多!”

  让高仲密出面,李泰倒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来到庄园后,高仲密便一通抱怨,听得旁边郑满只是一脸干笑。

  “终究是我拙劣,不能自立治业,劳累阿叔奔走一程。”

  李泰陪着笑说道,高仲密闻言后又叹息一声,拍拍他肩膀说道:“此间这样贫荒,百事不兴。我不是怨人轻我,只是心疼阿磐你啊……往年一个父母疼爱的世族儿郎,如今却要为了生计同这县里下才计议得失。若实在难以为继,阿磐再随我回城罢,这狭窄庄园也算不得什么事业基础,索性佃租出去!”

  “关西物料简薄,还是生计自营才能安心。阿叔怜惜我,但我却不想做一个户里米虫,还是希望能努力一把,对得住自己,也对得住阿叔。”

  高仲密这个人说好听点叫不经世故、难听点就是志大才疏,但对自己的关怀之情不是作伪,也让李泰找到一点相依为命的感觉。

  眼下庄园建设仍是潦草,高仲密来到与县中官吏们见了一面后,便被李泰劝回了城中,只是又留下了一百名男女部曲,家里仅剩的那些金子也都交给李泰,更让李泰生出要作背水一战的决心。

  过去这几天,李泰和众部曲们也并没有闲着,再加上周长明带领乡兵们帮忙,尽管县里人物资助还没到位,但十几顷露田也已经翻耕近半,已经开始播种那五顷粟谷。

  李泰则在部曲和乡兵中挑选出十几名通晓木工作业的壮丁,在山林间挑选良材木料,用来继续打制曲辕犁和制作别的工具。

  高仲密露面的第二天,县里的车畜人力便送来了,牛马三十、十八架车和一百三十多名男女士伍,都比约定中的底线高了一些,大概也是为了表示县里的诚意。

  率队而来的,除了基本上已经常驻商原的郑满之外,还有一名县尉名叫史恭。

  这史恭正是之前煽动乡人滋扰的乡里史姓大户的家长,年纪四十多岁,是个长得膀大腰圆的胡人。姓史的胡人,基本上就是西域昭武九姓,关中扰乱数百年之久,多有杂胡窜入定居,倒也并不罕见。

  这位史县尉到来,倒也没有什么恶意流露,态度和蔼的客套几句,诸如欢迎李泰定居商原、县衙看重这次合作之类。

  李泰当然不会孩子气的质问之前乡斗事情,假笑着送走这位史县尉后,便把郑满拉到一边说道:“这河西贼胡笑里藏刀、不是好人,郑从事甘屈其下?”

  郑满闻言后苦笑一声:“史县尉乡里大户,本家又是京兆豪宗,得居此位,也是上下称允。我区区一个下僚,望地受命即可,怎么敢有……”

  “可以有!我不恨乡人贫困恶我,却厌极这些挟众欺上的宗贼豪奸。郑从事你躬走乡里、处事殷勤,我都看在眼里,却位次这奸胡之下,是朝廷赏士用士有失公允。今次之所以能与县衙合谋此事,也都是靠郑从事你奔走圆成。秋收之后,我不独要返输粮谷,也要将此勤功详情呈奏大行台!”

  相处数日,李泰也从郑满口中探听到许多县内人事详情,所以等到县里人员物资一到位,便开始下眼药。

  郑满听到这话,神情变得有些纠结,既有窃喜、也有忧虑,半晌后才叹息道:“恩用出于上,下员勤事本分。我多谢李郎扬我岁功,但史县尉乡望长年,并不是短年薄功能够争光的……”

  “事在人为,皇业尚需西狩,区区一个乡里贼胡,也算不得稳如磐石。此胡居县,让我不安,非我即彼,必走一人,不在今岁,则在明年!”

  李泰又笑着说道,见郑满眼神闪烁起来,便知他是动了心。那么接下来他再同那史县尉及其家族产生什么乡土纠纷,郑满也会大几率站在他这一边。起码史县尉如果想通过县衙对他施加刁难,李泰也不至于全无耳目知觉。

  戍主周长明带来三十多名乡兵壮丁助耕,李泰还有部曲男女两百人,再加上县里派来的一百三十名部曲。整个庄园里便聚集了将近四百人,顿时就变得热闹起来。

  这么多的人力自然不可能尽付耕种,李泰计划中的许多事项都可一起推进。

  首先要做的便是建造房屋,初夏时节虽然野宿不妨,但李泰终究不习惯长久住在帐篷里,有瓦遮头才觉得安心。

  眼下既已人力充足,他便安排一批人将此间原本的坞壁遗址清理出来,就着那土夯的底墙、先用篱笆扎起一圈围墙。

  这样的手工作业倒也不难,漫山遍野的竹木材料俯拾皆是,只用了大半天的工夫,一道纵横几百步的篱墙便在山坡下扎了起来,看起来虽然仍有些凌乱,但也总算是有了初步的内外格局。

  篱墙内,李泰本来是打算一步到位的建造青砖瓦房,甚至还让人在南坡建起两座砖窑。

  但部曲中懂得造坯烧砖的却不多,只有杨黑梨等寥寥几个而已,忙碌竟日也只搞出两三百块合格砖坯,再加上烧制,想要满足建造庄园的偌大需求,怕是要等到猴年马月。

  “商阳戍倒是还有砖万余方,都是乡兵农闲烧制备用。郎君如果急需,倒是可以先挪用过来,但要在秋前补足。”

  戍主周长明见状后,便热心的提议道。

  农家造房,倒是很少奢侈的使用砖瓦,但修缮戍堡城池则免不了要使用。

  西魏的统治核心华州与东魏的大本营晋阳实际距离虽然挺长,但彼此间只隔了一道黄河天险可称障碍,秋后修堡筑城也是西魏的基本任务,甚至入冬后还要派人去黄河边上凿冰,就怕不知不觉的被东魏偷家。

  李泰不敢擅借商阳戍的军储物资,但得知乡兵不乏精通陶冶者,便希望周长明能够借出几人供他部曲以熟带新。

  周长明对此自然不反对,李泰不作藏私的将曲辕犁打制技术传授乡人,在他心里好感已经刷的爆表,借调几个乡兵工匠自是小事。

  砖瓦产量有限,营造只能暂缓步伐,于是便先在篱墙内搭建一些棚屋作为过渡。

  傍晚时分,营地里便又响起羊叫声。虽然说周长明让乡兵自备餐饮,县里使役也伙食自理,但从早到晚繁忙的体力劳动,李泰也都看在眼里。

  虽然他现在家底不厚,但在跟县里谈妥合作后、成本暂时大部分都是借贷,倒也供得起每天两头肥羊。直接就乡采买,价格也实惠。劳累竟日,一碗香喷喷的羊汤入腹,倒也能够略慰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