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24 乡人霸水

      “怎么回事?”

  李泰从山坡跑回庄园里,找到正在召集部伍的李渚生,指着那些围聚在界石西侧的乡人们问道。

  “刈草之后就要翻耕,翻耕之后就要引水浇田,我使派了几人到渠旁察望水势,便遭乡人追打。逃回了三个,还有两个被他们捉捕殴打。”

  听到李渚生这么说,李泰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见到界石外乡人聚集已有数百人之多,一个个挥舞着器杖不断叫骂,两个自家部曲被捆绑在人群中、连唾带打。

  “牵我马来!”

  李泰看到这一幕,已是怒火中烧,直接喝令说道,很快各处劳作的部曲壮丁们便都聚集起来。

  见到众部伍各持弓刀,李泰略作沉吟后才说道:“不要用利刃,分发棍杖。去疾、雁头、孝勇,上马,先夺回同伴!”

  李泰翻身上马,没有接取部曲递来的马槊,抄起一根长棍便直向对面人群冲去。李去疾等几人也策马追随,李渚生则在后方吼叫道:“冲打左阵!战阵拾命的好儿郎,岂容乡贼加害!”

  对面乡人们自恃人多势众,却没想到田园中群众这样刚烈,本来还在热闹叫骂,待见李泰策马持杖的冲来,顿时便有些慌。

  “乡亲们,拿出关西儿郎的血气,打杀这些侵我乡土的外乡贼!”

  一个带队的乡人壮丁举起锄头便向策马冲来的李泰砸去,李泰本待抖棍刺去,直至近前,棍稍一抖,直扫这人腋下。

  棍棒之力加上马势,这人直接便被扫飞出去。李泰手中长棍一横,前路十多名乡人便被扫倒一片。他胯下良驹冲势未衰,来不及躲避的乡人们纷纷被撞飞出去。

  后路诸众见他来势凶猛,也纷纷左右逃避,很快这乡人阵仗便被由中凿穿。李去疾等几人随后冲上,有意识的策马北转,虽只数骑,但却气势难当,很快这乡人阵仗便被割裂出宽达数丈的豁口。

  “弃杖者不追,持杖者追打!”

  李泰又从后路田间杀回,诸多田野奔逃的乡人们更加混乱,他手中棍杖灵蛇一般直挑那些仍在挥舞器杖的乡人。有那么四五个胆壮乡徒还待围堵,但还未近身便被他一一挥杖砸倒。

  “九叔腿被这外乡贼砸断!”

  混乱的乡人阵仗里响起一声悲呼,原本走散的乡徒们闻声后各露义愤填膺之态,纷纷又聚凑起来。

  这时候,李渚生也率领部伍壮丁们冲了上来,直从左路阵仗混乱处一路挥砸,刚刚聚起的乡人阵仗又被冲来。

  乡斗中虽无残肢断臂、血肉横飞的惨烈,但讲到战阵中的对冲,这些乌合之众的乡徒们又哪里是李泰部曲们的对手。

  这些人多是行伍老卒,生死见惯,但有声令指引、有战无退,员众虽然不多,但气势却非乡人能当。很快这数百人的乡人阵仗便被冲散的七零八落,虽父子至亲,在这混乱的场景中也做不到配合无间。

  很快便有乡人惊惧溃逃,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数百人的阵仗顷刻间便逃散一空。

  这会儿,部曲们也已经打出了真火,虽有一些乡徒叩告乞饶,但也免不了被拳脚相加。

  待见乡人们已经无复再有聚集的勇气,李泰这才勒马停住,喝令道:“打扫场地,收捡农具俘虏,有伤者押后,无伤者挖沟!分发弓矢,敢有再近者一概射逐,不拘死伤!”

  除了那些逃散的乡人,在场还遗留下五十多个,或是力竭胆破,或是有伤难行。

  七八个伤筋折骨的乡人被拖回田园营地,剩下四十多个尚能行动无碍的则就统统被逐到水渠边,在部伍们恐吓喝骂下,一个个惊吓的魂不附体,或是挥着锄头,或是手脚并用,将那水渠挖出一个大大的豁口。

  “从这里挖,一路挖到我田园中。想死的站出来,不想死用力挖!”

  李泰勒马立于田中,脸色铁青的怒吼道。

  他从心底里不想与乡人为敌,但并不意味着要事事忍让。

  时下已经到了春末初夏,乡人田亩早已经顺时耕作,可这些乡人们仍然聚集起来不准他家引渠用水,这已经不算是为了生计抢水,而是单纯的为难排斥他们这些外乡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左近聚集的乡人们暂时未有重新聚集的胆气,那些被俘虏的乡人在弓刀恫吓之下,也只能用力挖沟。

  但当时间过去将近一个时辰后,南面乡道上尘土飞扬,有一队近百名骑士穿过田野,正向此疾驰而来。

  李泰对此早有预计,那些乡人挖沟的泥土都被他勒令堆砌成一道沟堑,眼见那队骑士欺近,便又下令道:“沟后列阵,分发弓刀!”

  “你等外州恶徒,是将我昨日声言当作风声!”

  那一队骑士快速冲来,为首者正是昨日商阳戍所见的那名戍主周长明,此时却不再是裤腿沾泥的老农模样,身披半身铁甲,手持一柄长刀,马弓横在鞍前,腰悬胡禄箭矢,横刀立马沟前,戟指李泰怒吼道。

  “周戍主救我……”

  那些被胁迫挖沟的乡人们见到救兵来到,也都纷纷大声呼喊,并有人翻越沟渠逃亡。

  李泰这会儿也是手持马槊,并不理会那些逃散的俘虏,只迎着周长明愤怒目光冷笑道:“月前邙山一战,东贼十数万众不能阻我归义!大行台临阵宣赏,赐我士伍田亩、谋生关西。贼乡恶徒阻我引水耕种,不异断我生机!

  周某敢越此沟一线,今日必分生死!丈夫死则死矣,此乡若不血流成河,是我辜负苍天祖宗!来,战!”

  周长明听到李泰的喊话声,一时间脸色也变得颇为难看。他身为此乡戍主,当然以守卫乡土群众为先,但听到李泰的喊话,似乎还是乡人们挑衅在先。

  商原虽然位处乡里,但毕竟也地近华州城郊。听到李泰宣言大行台临阵宣赏云云,周长明也难免要投鼠忌器。

  此时也有数名乡人俘虏翻过沟渠逃来,恳求周长明搭救报复。

  周长明心念一转,沉声喝问道:“究竟为何打闹起来?”

  “是、是原西的赵党长,还有史县尉,他们使奴传告乡里,说这些外乡贼狂妄,要惩治乡人私挪界石的罪过,还、还要扩园到洛水旁……号召乡人不准他们用水,打压这些外客气焰……”

  几名乡人不敢隐瞒,便颤声将事情缘由讲出。

  周长明闻言后脸色更加铁青,怒声道:“你们田亩种罢,安心锄草就好,拥堵水渠作甚!田不能种,地无所出,与杀人何异?祖宗乡情就是教你们这般欺凌外客,废地杀人!”

  “我们、我们怎敢?只是乡里大户,他们、他们不喜外人在乡扎根……擅挪界石的几家,都是乡亲贫户,实在不忍心看他们官问送死啊。”

  “住口罢!速速归家,不要再惹事!”

  周长明又怒斥一声,逐走这几名乡人,然后才翻身下马,隔沟对李泰抱拳道:“这位郎君,今日闹乱,是我乡人无理。无论乡情善恶,地总无辜,民食为本,废耕便是造孽。此前公田撂荒,乡人贫户实在不忍,所以窃占……郎君如果眼中有我,那我冒昧做个仲裁,所侵田亩收得,半输补偿,三年为限,此事决于乡里,不必经公,郎君意下如何?”

  李泰肝火大动,根本也不是为的田园被乡人侵占,闻言后便说道:“我虽外乡来客,也知乡人维生艰难。受田尺短寸长,本就不放心上。但此诸乡徒护渠绝水,扰我生计,不能忍让!”

  周长明听到这话,心里对李泰不免略生好感,略作沉吟后便又说道:“我率乡兵至此,方知错在乡人。乡义尚直却不护恶,有错该认,便与乡兵助郎君修渠入园,不误耕事,以谢郎君高义施舍田土于我乡里贫户!”

  很多纠纷争斗,其实不唯武力解决一途。听到周长明这么说,李泰对这个昨日还觉得跋扈嚣张的戍主也略有改观。

  他将马槊递给部曲,自己也翻身下马,指着那沟渠说道:“此事确是乡徒有错在前,周戍主肯尚义相助,我便笑纳。不使乡兵枉作,渠入我园中时,自有谢仪相赠。至于乡人侵田与否,我入乡短时,不知亦不问。”

  周长明听到这话,小退一步,对着李泰深作一揖:“昨日初见,失礼冒犯!日后共此乡居,郎君但有所请,某绝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