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23 李郎催妆

      几次接触下来,李泰倒不觉得独孤信是一个蛮横无理之人,今天突然暴躁的有点反常,也让李泰颇感奇怪。

  “请问独孤开府,是否有什么疑情萦怀?若我智力堪使,一定为开府分忧!”

  李泰略作沉吟后,便又抱拳说道。

  “你?你先想好怎么应付侯莫陈事吧,他少年雄壮时远胜于你,兄弟俱一时英杰,家门也是镇兵中屈指可数的壮户。得罪了他,可绝不会像赵元贵那样可以轻松勾销!”

  独孤信讲到这里,脸上躁情便收敛一些,大概是觉得李泰现在的处境较他更加为难而得所慰藉,转又呵呵笑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劝你啊,若其所言那名胡酋不干深计,最好还是听从尚乐指令,帮他剿除。”

  话题又转回自己身上,李泰略作思忖后便摇头微笑道:“怕要有违独孤开府指教了,人间道理不唯强权独可伸张。若不然,东朝贼势汹汹,天下岂有此关西群众立足之地!

  诚然我于人间未称雄杰,但若只是遇强则折,彭城公虽然豪强可畏,也未必有机会在我面前逞威!若彭城公所计能深益北境边防,我自当惭然告退,但若仍在此时位一日,彭城公意欲如何便不入此方寸之内。”

  话说白了,侯莫陈崇虽然挺牛逼,但放在整个天下又算老几?我要真怕跟强人干仗,早在关东就给高欢的小伙伴们跪了,轮得着你们武川豪强对我颐指气使?

  独孤信听到李泰这一回答,脸上那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微微收敛,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人心确如铜镜,常拭才可常新,杂尘积垢,总是难免埋没本心啊。懒与少徒论道,已经许久不闻警言直声了。

  你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能职守本分、兴治有术,也不必畏惧邪情夺势。彼类若能担当,不必因势胁我。大统难弥,各拥一天,谁又比谁更加雄大?但求能容于道,不求能容于人,如此才能保留一份率真本质。”

  李泰见独孤信刚才还愤懑浓厚,听他瞎扯几句后便开始自己脑补鸡汤,也隐隐猜到独孤信所面对的困扰应该不小,单纯凭其势位已经不好解决,还要增强自己的心理建设。

  能让独孤信忧愁到这种程度的事情当然不多,那就得是整个西魏最上层的权势倾轧了。

  道理自有千百种说法,但归根到底还是在自身,李泰懒得搭理侯莫陈崇对他职事的指手画脚,归根到底不还是因为侯莫陈崇不行?

  他自己都说了若能完全扫除北境贼患,哪还有李泰恃之立功的机会,现在李泰刚刚有点起色,便又凑过来充老大,的确是有点脸壮了。

  李泰这里还在思忖独孤信具体遇到了什么问题,独孤信已经又开口道:“去年别来,可曾走访故太师门户?”

  听到这个问题,李泰神情顿时有些尴尬,这显然不是在问他有没有去看过贺拔经纬兄弟俩,连忙认真作答道:“别来至今,诸事缠身,未暇长顾人情,唯佳节令时遣员走慰。”

  独孤信闻言后便点点头,脸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神情变化,只是又说道:“往年各行陌路、彼此不知,因太师而作结义,情可久处。但男儿风骨,在事在功。二者兼具,才可暇顾其他。”

  话讲到这里,别处有人呼喊诸于氏傧相们准备催妆请行,独孤信便摆手示意李泰自去,只在临别前又说道:“侯莫陈事不必系怀,任你心意行事即可。此间事了,有闲可以再来我处。”

  听到催促声急,李泰也无暇再多说什么,拱手致意之后,才连忙往别堂门口行去。

  催妆之礼古已有之,大意是女方表示矜持不舍,男方则要竭力表示诚意,意思跟后世伴娘堵门也差不多。自然界中动物求偶也会有类似的行为,毕竟是要获得交配权与繁衍后代的机会。

  唐代婚俗中的催妆还衍生出了催妆诗这一文学体裁,可谓风雅有趣。但在如今的西魏,一群北镇老兵们也实在玩不了这么风雅,但意思还是要做全,得满足女家提出的各种要求才能将这新妇成功接走。

  李泰返回的时候,迎亲队伍也都已经聚齐。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同行的鼓吹礼乐队吹奏起了催妆曲,但那通向后堂闺阁的大门却仍紧闭着。

  在众看客和迎亲傧相们的催促下,身穿吉服、紧张的略显木讷的于老二羞红着脸走上前去,拍手踏歌高唱着催妆曲,倒也不是什么高雅声辞,只是一首鲜卑俚曲,大意就是家里肉也炖了、床也铺了,小娘子还不快快跟我回家,吃完席再洞房、三年就抱俩。

  李泰等傧相们也都站在新郎身后,挥舞着彩杖同于老二高声唱和、壮其声势。李泰心里却陡生恶趣,盼望着一个临时加彩礼的戏码,于老二一生气、这婚咱不结了!

  两家俱是大户,当然不会发生这样不体面的事情。但一首催妆曲奏罢,大门仍是紧闭着,门那边则由女家继续唱起歌谣,大意是路途远、风沙大等等。

  女家每唱上一句,门外便要丢进去一物,无非毡帐、帷帽等等日常用物,自有李泰等傧相们代劳。物品虽不沉重,但这墙头却高,一通抛扔下来,李泰都甩的胳膊疼。

  双方唱应了小半个时辰,这大门才缓缓打开,但摆在眼前的却也不是一路坦途,而是一个高大起伏、形如山峦、铺设着厚厚毡布的木架,一些新妇妆物饰品就悬挂在木架的最上方,须得新郎御马攀行登高取下奉上,新妇妆容才算完美。

  于老二十多岁个半大孩子,当然搞不定这有些危险的花活儿,自有诸傧相们代劳。

  一匹扎束着彩帛的骏马被牵了上来,李泰这一路行来已经颇有喧宾夺主之嫌,是不想再出风头,便往队伍内里站了一站。

  此时内外看客诸多,后园内的楼上也多有女宾张望,各处张设的彩灯光影交叠,但却更增一份朦胧美感。

  率先请缨的便是广平王世子元谦,只见他不加扶助、稍作助跑,一个蹬跃便稳稳的落在马背上,身姿可谓矫健,听到旁边贺客的拍掌喝彩便更受鼓舞,一夹马腹便冲上木架丈余,旁边手持软稍竹杖的奴仆们才想起来挥杖阻拦。

  “准备这大马就是刁难少者啊……”

  若干凤本也一脸的跃跃欲试,只是瞧见骏马、脸色便是一垮,他虽然也练习骑射,但身高体量所限,还是很难驾驭这种高头大马。此时看到元谦大出风头,便是一脸的不忿,直接叛变到女家队伍里,给那些阻拦登高的奴仆们喝彩助威。

  元谦策马继续上行,忽然被一棍稍扫中软肋,只觉得半身酥麻隐痛,稍作松懈便滚落下马背来,直接摔落在覆盖在木架上的毡布上,虽然不甚疼痛,但却有点灰头土脸。

  “若不是这些家奴乱阻,我早取下妆笼了!”

  他退回队伍里,仍是一脸忿忿,视线不断望向木架下那些霸府家奴,似乎还想迁怒问责。于宽连忙对他稍作安抚,便又派出一名家将子弟。

  这家将本就精壮干练,上马后更是英气勃勃,全然不顾周遭阻挠,灵活的操控着胯下坐骑,眼望着节节攀高,只在距离高处悬挂的妆笼还有丈余时,两侧陡地鼓声大作,坐骑受惊人立,直将其人掀落马背。

  迎亲队伍中自是一片惋惜声,女家亲属们却是抚掌大笑起来,氛围一时间欢快至极。

  这家将应该是众傧相中骑术最高明者,见其落马,于宽一时间也犯了难。他自问并不比这家将更高明,即便上场多半也是献丑。

  虽然说就算这妆笼取不下,也不可能迎不到亲,但丢面子总是难免。这种无伤大雅的戏闹,女方家也乐得给宾客们添一笑料。

  “我来试一试吧,但也未必能成功。”

  接连两人失败,剩下的或不出声、或不合适,另一名傧相杨原便硬着头皮上前说道。

  他这里刚刚上前两步,内院阁楼上便响起一女声呼喊:“怎不让李伯山登场?”

  随着这喊声响起,诸处也都笑声大作。鲜卑女子率真热情,并不忸怩刻板,随着一人喊话,各处又有相应声响起:“李郎不出,妆笼不予!”

  那本来已经探手扶上马鞍的杨原听到这些阁楼上的女郎喊话,顿时也是尴尬不已,人群中搜索一番才望见李泰身影,苦笑道:“在下也未择婚,虽然有意代劳,但群情难触啊,伯山兄……”

  李泰都快钻进人堆里了,没想到还是被拎出来,只能干笑着走上前来。随着他靠近骏马,内院几座阁楼里欢呼声便此起彼伏,像极了为哥哥应援的伯山女孩。

  他这里翻身上马,冲上木架,英姿浅露,呼喊声便更欢快,木架下奴仆们方待挥杖阻拦,便又有喊话声传来:“不准阻我李郎!”

  奴仆们慌怯住手,没了这些阻碍,李泰信马由缰的登上木架顶端,顺利的取下了高悬的妆笼。

  “这、这算什么……若我如此,也可登高啊!”

  那广平王世子见到这一幕,顿感有点接受不了,连连跺脚叹声道。

  “阿兄威武!”

  若干凤正拍着手掌为李泰喝彩,听到这抱怨声便冷笑道:“人家目你如贼,视我阿兄为宾,却还不知输在哪里,不只技差,还蠢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