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22 如愿受困

      迎亲队伍抵达的时候,距离黄昏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当然也不能即刻接了新娘子便走,还是得完成一些礼程,催妆请行等程序是免不了的。

  堂中女家主持礼事的是宇文导,朝中也专遣司礼官员于此督导引正。但北镇婚俗毕竟还有别于汉礼,内外一片欢声笑语,虽不至于放浪形骸,对礼官的喊话约束也都不甚在意。

  人群中有一身影最是繁忙,那就是一身鲜亮锦袍的赵贵,在礼堂内外出出入入,神情严肃对着内外群众颐指气使,各种闲杂事情不断交待督促。瞧那忙碌不已的样子,搞不清楚状况的怕是要以为他才是某方主家。

  “堂中行礼还需短时,诸傧相郎君行来辛苦,且去别堂稍作休息。”

  大概实在找不到需要自己交代的事情,赵贵又将视线望向几名傧相,一脸殷勤热情的展臂招呼道,甚至都给了李泰一个笑脸,大有一种人逢喜事精神爽、百无禁忌的大度气态。

  其他几名傧相还在犹豫这么做是否合礼,但李泰看赵贵这做作姿态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老小子当然不是闲的有劲没处使,分明是在借此拼命向群众暗示、炫耀显摆下一个入此来迎亲的,就得是他家了。

  但李泰再怎么不爽也只是无能狂怒,人家确实是有这样的资格,懒得再看赵贵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又不比自己小人得志时更好看,索性直入别堂坐定下来。

  礼堂内,宇文泰同他大女婿太子元钦高坐上席,瞧着长子宇文毓下堂接待趋行来拜的新婿子于翼,忍不住便感慨道:“往年只当少壮勇行,今见庭中小物已经堪当户内接引之用,才知华年弃我、不复当初啊!”

  席中众人听到这话,连忙各自开口表示大行台仍然年轻,群众们都愿意追从大行台为王业大统继续奋斗上一百年。

  宇文泰揽杯细饮,瞧着那恭敬作礼、举止得体的新婿子也很是满意,当视线落向归席侍立的长子宇文毓,便又将视线转望向在席的独孤信,脸上笑容更浓。

  他一边指着席侧的儿子,一边对独孤信笑语道:“如愿兄,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家长娘子妙音应该也岁龄不短,旧年还曾居此户中,当年还叹何物小子能荣幸配之。

  趁此良辰,冒昧试问,兄观此物资质如何?若此物能得如愿兄青眼,此间礼成之后,兄也不必急去,两家端庄论事,兄助我将他管教成材,可否?”

  此间在席宾客不乏武川旧好,听到大行台主动向独孤信邀亲,一时间也都笑语附和、拍掌喝彩。

  但独孤信对此提议似乎有点猝不及防,眉头隐隐一蹙,一时间还没想好该作如何回应,但在席的太子元钦却已经先开口笑道:“独喜未为尽欢,大行台是想双喜临门啊!只可惜,此番计想怕是难成。

  河内公风采倾世、国朝翘楚,欲为亲愉者自然不止一人。去年归朝,陛下禁中召见,便访问此事,河内公因言幼时弃养、不舍早别,陛下亦感拙息未足称善、不忍损此伦情。

  转眼贺拔公痛别人间,河内公更感恩故义,舍女奉之,若我没记错的话,眼下尚在礼中?眼下论此,言之犹早啊!”

  随着太子发声,且所言颇有意指,堂中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当然,最尴尬的还是独孤信,他忙不迭从席中站起身来,向着堂中并作一席但却心思迥异的翁婿两人作礼说道:“小女何幸之有,竟得人间尊者频繁施问!实在羞于自夸,唯更谨慎教养,盼她勤修妇功、端庄德性,不负良朋顾问。太子殿下所言不虚,此女子仍居礼中,不便长言,见谅见谅……”

  宇文泰倒也不以为意,在席中端起酒杯来递给儿子,着其下堂呈献给独孤信,才又笑道:“是我失言,以此表意,如愿兄你不要介怀。与兄前缘深刻,后事更加悠长,是不必急于一时。太子殿下言论中肯,贪乐忘己,此物的确仍欠几分教育,更作教养之后,再呈人前。”

  随着宇文泰发声,这个话题便就此打住。赵贵一脸热情的起身祝酒,打破了尴尬的氛围,堂中再次恢复了欢声笑语。

  特别是之前突然成为焦点的独孤信,这会儿更是有些坐立不安、心乱如麻。

  大行台心思缜密、心怀沟壑,凡所言行必有深意,当然不会因为一时欢乐而忘形。且禁中广有霸府耳目,独孤信自知去年同皇帝陛下一番禁中奏对必然瞒不过大行台。

  之所以在这样一个场合突然讲起联姻事宜,显然也是对独孤信心存威逼。

  去年朝中一场风波,长孙家这种亲勋门户大受打击,霸府对朝廷的掌握变得更加强力。面对这样的好局面,大行台当然是想更进一步的扩大战果,由朝堂延伸到地方。

  陇右一直都是霸府势力影响的薄弱地区,独孤信也并不是需要对大行台命令言听计从的霸府属官,他的态度如何自然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陇右所趋。

  如果说之前类似的纷争还潜伏在事表之下,独孤信尚可在彼此各有隐忍让步的情况下、不失从容的镇守陇右,可现在话题就有点被挑明出来,他是需要表露出一些更加明确的态度,否则就未必还能偏居于陇右。

  今日宴席中珍馐美味不乏,但满腹心事的独孤信却是吃席吃的味同嚼蜡,并觉得这欢声笑语不断的礼堂中十分吵闹,索性便站起身来以发散酒气为由从礼堂中告退出来,站在廊下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他视线在堂前庭中一绕,旋即召来一名侍者询问道:“方才在此的诸傧相,怎么不见了?”

  “中山公怜诸少宾迎行辛苦,着员且引别堂休息。”

  侍者闻言后便是一慌,忙不迭入前回答道,心里却泛起了嘀咕,刚才被赵贵一通瞎指挥搞得他们已经有点不知所措,难道这独孤信也要犯毛病?

  独孤信倒是没有再问什么,略作点头后便往那别堂行去。刚刚来到别堂这里,却见到李泰正低头跟在侯莫陈崇身后从堂中行出,他心中略感奇怪,便迈步走上前去。

  李泰本在堂中闲坐饮浆,抬眼见到侯莫陈崇正对他招手示意,心中也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站起身来迎上前去。

  侯莫陈崇将李泰领到别堂一角,望着李泰笑语说道:“李郎你今年势位可是增进不浅啊,大行台都赞你治贼有术,是一个能驰行胡荒贼境的英雄少年!”

  “实在不敢当彭城公谬赞,若非公等宣威于前,伯山亦不敢轻涉胡荒险地。”

  李泰听到这话后便躬身说道。

  “不是谬赞,前人若能扫尽贼胡,哪还有少进立功扬名之处!知你今日礼职在身,我也不扰你太久,便长话短说,你若能做,便应我一声。”

  侯莫陈崇本就不擅交际,托人办事也是语气干脆:“雕阴境中有一部贼胡渠帅刘康,狡诈奸邪、让人生厌,其部属恰在李郎你防城锋矢之内。我今职事有属,不暇北去,李郎你可否替我讨灭之?”

  李泰听到这里,眉头便微微皱起,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我想请问彭城公,这胡酋刘康究竟是因何见恶彭城公、非得族灭身死……”

  “当中缘由,你也不必多问。你奉命守边,本就职在讨胡。指点一个去处,也是增你功绩。如果觉得所部人马不堪攻坚深剿,我可以遣使一名别将引兵助你!”

  侯莫陈崇摆手打断了李泰的问话,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李泰闻言后眉头皱得更深,我就算奉命职在,也不是奉了你的命、认了你的职,什么也不说就让我去出剿一大胡部,这话说的有点大了吧?

  且不说雕阴刘氏刚刚给洛川大寺捐输了那样庞大一笔资货,就算没有这一层关系,李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也有自己的盘算计划,好不容易聚结起来的甲兵没有必要去给别人当枪使。

  “北境防务新创,攻防需作谨慎。彭城公所言事情,请恕不能听从。”

  心情不爽,李泰便也懒得再作对话,抱拳对侯莫陈崇说道。

  侯莫陈崇听到这话,神情顿显不悦,抬手便向李泰肩膀拍来,却被李泰挥臂隔开,脸色更显阴沉:“去年也无防城,尚敢出击贼部。如今坐拥了势位人马,反而胆怯,你是收纳了那贼部贿礼罢……”

  他讲到这里,听到身后脚步声,转头看到独孤信向此行来,才又瞪了李泰一眼,只冷声道:“转过此日,我再寻你!”

  说完这话后,他便转身离开,行过独孤信身边时,微微欠身颔首。

  独孤信却未理会,径直来到李泰面前,皱眉沉声说道:“前赠宝刀,是为了让你于强人当面忍气吞声?不知如何使用,便归还回来!”

  李泰听到独孤信这不善语气,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瞧瞧自己这簇新袍服,哪有挂刀的地方?就算把刀带来,他就得在台府直劈了侯莫陈崇?你们这些镇兵都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