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21 傧相俊美

      城居几天,很快就到了婚礼正日。

  于氏大宅门外,仍是车水马龙,除了那些来访道贺的时流人家,城中过半的无赖闲汉怕也都凑了过来,闹哄哄的讨要赏物赠食。

  于家诚是权势熏人,但这些身无长物的无赖们也是无所畏惧,成群结伴聚集在此,若有豪奴提杖驱赶,索性躺在地上任由打骂,只是不肯离开,笃定于家是不敢在此大喜之时把家门前搞得乌烟瘴气、血流成河。为了避免这些无赖躁闹生事,于家甚至还在街上搭建了许多的食棚,凡所来贺者喊上两句恭维吉祥话,都可以在这里混个饱腹。若再有更加豪胆刁横的,甚至还能讨要一些衣衫旧袍。

  看到这乱糟糟的景象,李泰也不由得一乐,人间事果然环环相扣、互相制约,谁要觉得自己无比强大、百无禁忌,总有能收拾你的。

  于宽带着家奴们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把李泰两人请入宅中。

  前堂多有宾客,于谨的长子于寔在堂招待,当得知李泰入户时,于寔也忙不迭出迎。

  于谨子女众多,长子于寔是早在洛阳时便出生,如今已经是年近三十、正当壮年,在长安担任禁军宿卫督将。但自于翼以下诸子女则就都是在进入关中后才出生,年纪最大的于翼今年才十一岁。

  “今天户中人事繁忙,实在无暇久伴,请李大都督并若干小郎君先去别堂暂歇,自有家人接待。”

  于寔在外站了片刻,又有数名宾客被引入进来,便对李泰抱拳歉然一笑,便又转身急匆匆迎了上去。

  跨院别堂中,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马,编列稍后前往迎亲的队伍。

  于家这一次安排了六名傧相,除了李泰和若干凤之外,还有于宽并一名家将之子,剩下两个分别是尚书令、广平王元赞之子元谦,弘农杨氏杨暄之子杨原,也就是后来的楚公杨素的亲叔叔。

  从这傧相人员的安排,也可以看出于谨在关西人际交往很广阔、很是混得开。

  元魏宗室、关中世族、北镇军门,而李泰也算是能代表关东士族,或许未必有意为之,但整个关中统共这几波政治势力,都在于家的傧相队伍中体现出来。

  两人到来还算早的,其他两名傧相都还没有入宅,便先在别堂闲坐下来。过不多久,便有于氏家奴入堂送来傧相贺服,红色的袴褶、黑色的披袍,帽履佩饰等诸物一应俱全。

  前几日入宅讲论礼节的时候,李泰等几名傧相便由于氏家人量身置备并试穿,这会儿倒也不需要再作试改。

  “我这装扮难道不美吗?”

  若干凤有些不乐意,他今天可是精心打扮一番才入城,自不觉得于家临时准备的袍服能有多好看。但见李泰转眼望来,便也不敢多作絮叨。

  这时候,其他两名傧相也赶过来,年龄都跟李泰相差仿佛。杨暄的儿子杨原态度尚好,彼此认识后还闲聊几句,特别对李泰的都水行署很感兴趣。

  但那广平王世子元谦态度则就稍显倨傲了一些,对李泰还算笑脸以对,但对若干凤则就有点冷漠疏远。

  李泰也是个护短的,见这小子不是个好相处的,除了第一次相见时略给礼待,之后几次见面也懒得与之对话,怎么瞧自家小弟也比这小子顺眼。

  “这小子有点狂啊,阿兄瞧着吧,我已经跟李九要配合着收拾他一番!”

  若干凤自瞧得出广平王世子对他的不待见,心中积忿不小,暗指着元谦对李泰哼哼说道。

  于氏家人又给两名后到的傧相提供了袍服衣装,一直在后堂接受礼教的于翼也走入堂中来,向几位傧相见礼道谢。

  这于老二年纪不大,却是长得唇红齿白、很是俊气一个少年,今天又精心打扮了一番,小正太瞧着就更加亮眼。

  宇文泰自己长得不咋滴地,挑女婿的时候还对样貌要求挺高。若干凤这小子不比于老二小多少,结婚的时间却大大落后于他这连襟,除了父辈权势考量,大概也是颜值上不占优势吧。

  既然新郎官儿都准备好了,几个傧相也都各自起身转去侧室更换衣袍。

  李泰手脚利索,最先换完行出,舒展着手脚适应这身新袍,于宽也从别室行出,瞧见李泰后便忍不住感叹道:“大都督平日里英姿俊挺、神采飞扬,尚可狡辩是巧饰不及、故而见逊。但今服类相同,仍是高下立判,让人羞于共行啊!”

  几名傧相陆续换衣行出,可当站在李泰身边时,神情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自在。男儿于世自是勇健当先,但也并不是说勇健不能兼而俊美,谁又乐意去做旁人俊美无俦的背景板?

  “于家造此袍服,我瞧是在羞没我们、夸显阿兄!一样的物材,凸显出的自然只能是人材。早知道阿兄也要参与,我就不来献丑了……”

  若干凤拉扯着身上袍服、想要显得更挺拔几分,转头瞧瞧李泰,又是一脸丧气的小声说道。

  此时也已经过了午后好一会儿,一众人在于家浅食一顿加餐,等到家奴们于街上开辟出一条道路,然后便各自上马,簇拥着新郎官于老二行出门去。

  只是在傧相队列的时候又发生点小问题,于家原本安排的是主家于宽与身份最尊贵的广平王世子各自排头,但那元谦说什么不肯当先,更不乐与李泰同列,只得让李泰跟于宽各自领行队伍。

  迎亲的队伍一上街,街面上顿时喧闹起来,各种叫闹喝彩声不绝于耳。队伍两侧于氏家奴持杖夹道,街面上虽然热闹非凡,队伍前进倒也顺利。

  只街面上一些起哄叫闹声有些刺耳,不乏闲人凑趣,指着队伍中的李泰便大声喊叫:“这位傧相郎君好神采,可要当心去了女家被抢作新人拉配!”

  这样的胡话,李泰自不敢去瞎回应,只端正身姿、目不斜视、充耳不闻,第一次感觉颜值太高也是一种负担啊。

  今日乃是大行台家中大喜,整个台府也都放假一天,并给迎亲队伍开辟出一条专门的通道,以供直入大行台家居后园。

  女家负责导引的是宇文护,策马迎面行来,指着李泰便大笑道:“于大将军百密一疏,错在不该将伯山你安置此位。我在府中迎待,看客议论只言伯山、却不讲余者啊!”

  李泰听到这话后也有些尴尬,连连抱拳告饶,他虽然平时也挺爱出风头,但现在也实在不是合适的场合。

  台府中同样贺客众多,对这迎亲队伍夹道相迎。

  大行台宇文泰威望如何自不必多说,大将军于谨如今也可称得上是霸府之内一人之下,两家联姻自然是一桩大事。

  虽然台府所制备的礼格与年初太尉李弼家相等,但实际到场的贺客却比年初多了许多,就连独孤信这种镇边大将都亲自归来祝贺,太子元钦也代表皇帝早早便来到华州台府,给了联姻两家十足的面子。

  普通的贺客们于台府道路两侧夹道欢迎,朝廷与台府高官们则临高观礼,随着迎亲队伍行入进来,垂首望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傧相中排头而行、醒目至极的李泰。

  “风采以论,关西虽然少流不乏,但却无能出此少年右者!哪怕旧都人物荟萃,这李伯山也无愧洛下翘楚之誉!宣景公一脉,复兴于此啊……”

  广陵王元欣站在望楼上向下张望,指着队伍中的李泰便对旁边并立的高仲密笑语道:“司徒公你共此少年虽不同宗,但却是共居一户、情义深长的恩长。我听说近来频有时流入户采访,司徒公自为掌眼,可有人家能入识鉴?”

  高仲密听到这话后也是笑容灿烂,之前还因此慌张了一阵,过后随着时流各家正式登门造访、告明来意,才知道是虚惊一场。

  他自将李泰作子侄看待,眼见户中儿郎如此招人欣赏,当然也是乐不可支,听到广陵王这话,只摆手笑语道:“儿郎自有见识,不需别者指点。我终究不是他血缘至亲,也不敢逾越指配。只要他情怀愉悦,我这里只待捐物使力!”

  围聚在高仲密身边的权贵时流不在少数,听他这么说,便又不乏人凑近过来细问李泰心意趣味。

  也并不是时流不够矜持,养女恨嫁,实在是这人选太过优秀,无可挑剔。成或不成暂且两说,但若连试都不试,错过后再想起来总是一桩遗憾。

  望楼上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议论,好好一场台府权臣之间的联姻婚礼,一时间竟仿佛便成了陇西李氏的相亲咨询会。

  不只高仲密,就连站在望楼另一边的崔谦和卢柔身边,也都聚集了不少时流,让不想过于招摇、喧宾夺主的两人一时间也颇感局促不安,只在心里暗恼这个表弟实在太招人。

  伴随着欢快的鼓乐声,迎亲的队伍终于抵达了霸府后园的正堂前,各处观礼的宾客们也都纷纷向此聚集过来,受此欢乐氛围感染,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趁着于宽登堂念诵迎亲告书之际,李泰向队伍中略退两步,这迎亲一路走来,他虽然不是正主于老二,却也被看客议论声搞出一脑门子的细汗,那于老二瞧他的眼神都有点怪异,也实在不敢再上前去出什么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