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20 御用香泽

      宇文泰家里还在忙着筹备女子出嫁事宜,便也没留李泰吃顿晚饭。

  李泰述事完毕后便告辞离开了台府,眼见天色已经昏暗下来,明天还要去于谨家里商讨请期迎亲事宜,他便也没有再出城返回商原,直往城中宅居而去。

  当来到自家宅门外时,李泰便看到这里聚集了不少人,心中便有些好奇。去年高仲密被解职后便入乡居住,尽管再任司徒也并没有搬回,怎么门前还有这么多人徘徊流连?

  他也是戒备心重,并没有即刻入宅,先着随员们将那些形迹可疑的人从门前驱赶开,才策马直入家门中,望着门仆询问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来路?为何在门户外窥望?”

  门仆也是一脸茫然,摇头道:“之前都没有见过,午后才渐渐聚集过来。当中几个来叩门来问主公、郎君在不在家,但却没有名帖具给,仆等不敢泄露主人行踪,逐也不散……”

  李泰听到这话,眉头便微微皱起,自觉有些古怪,真要是好路数来拜访的,自不会这样藏头露尾。

  不过他这半年多不在华州,也没有机会得罪什么人,莫非是有什么旧怨纠缠?

  “再有来窥者若仍不肯道明来意,直接打逐驱走!”

  既然想不通,李泰也就不再多想,干脆吩咐道。想到他接下来还要在华州居住多日,便着员入乡通知一下高仲密等,顺便再招百十名部曲入城听用。

  交待完这些后,他简单吃了一些厨下匆忙整治的晚饭,然后便解衣登榻入眠。

  第二天一早,李泰还在后院里耍练着马槊,较之去年更显雍容富态的高仲密便匆匆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一些焦急忧虑:“阿磐,你在外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事纠纷?”

  李泰听到这话也是一脸诧异,立定身形收起马槊皱眉问道:“阿叔怎么这么问?我这数月都在北州,昨日入境后便共于大将军入拜大行台,更无闲暇与人对话。难道乡里遭到了什么骚扰?”

  “骚扰倒也谈不上,只是昨日午后到傍晚,塬上庄外多了许多生人行走,诸多访问乡人,多与阿磐你家情势位有关。我也是入夜才听庄人来告,今早吩咐庄人留意那些生人行踪,便来知会你一声提防小心。”

  高仲密也一脸疑色的说道:“如今的你可不同以往,人事铺张更广,行止牵动人心。或是无心得罪旁人,但也难免邪情妒害,在行在居都要谨慎留意。”

  李泰闻言后便点点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阿叔放心吧。我家如今也并非任人轻触之类,遭人窥望难免,但谁若有意加害,一旦察发、绝不轻恕!”

  高仲密记挂李泰,城门一开便入城来,早饭都还没来得及吃,李泰晨练完毕,两人便一起回房吃早餐,顺便交流一下内外家计。

  高仲密在居乡里,倒也并非无所事事,循着李泰之前制定的家计路线,一直在打理各类家事,讲到如今家事种种,也忍不住感叹道:“当年仓皇入此、万念俱灰,只道咱们叔侄将要相依为命、苦渡余生,实在想不到区区短年之内,阿磐你就在此乡里兴聚起如此庞大资业势力!

  东州旧户虽然也称豪乡土,但却是先人几代的辛苦经营,远不及阿磐你于此白手兴家的高明啊!我入乡以来凡所见识,大开眼界之余也是深受阿磐你的鼓舞,虽然比不上你的惊艳才性,但专心为你守望住这份资业还是可以做到的……”

  讲起近来家事,高仲密也并不止于虚辞愧叹,也将他近来的事业经营跟李泰略作讲述。比如说接着前长史念贤的关系,将一些庄园物产奇货销入长安城中诸权贵人家。

  这样的构想,李泰原本也有,只是忙起正事来却无暇兼顾。高仲密主动将此事经营起来,倒也让他免于分心。

  高仲密或许没有白手起家的胆魄能力,但在已有的人事基础上搞关系却还是擅长的。之所以被逼迫西投,除了表面上的香艳秽事之外,也在于高澄看不惯他太过招摇、结党营私。

  人到中年惨遭剧变后,高仲密性格中一些乖戾负面之处大为收敛,之前被夺势位转后又授,也让人意识到大行台并没有完全放弃他,地位反倒因此稳固一些。

  再加上李泰这个霸府新贵的缘故,高仲密如今在朝在野俨然已经具有不小的声势,一些李泰都没想到的事情居然都被他做成了。

  “之前广陵王请念长史引见,希望我家能特制一批玉皂、香泽专供御内。给价倒是不低,但我仍主动降价,只是恳请将诸用物列作御赐臣员的物料之中。不出所料,年中庆典之后,诸物风靡全城,访问者络绎不绝。广陵王再来催购,却已经不是故价了……”

  高仲密讲起他的营销之道,也是颇为自得,奇货自当卖与有钱人,京中高端市场一旦打开,那势头跟抢钱也差不多,利润远远超过了乡里销货。

  李泰闻言后也是一乐,如今长安朝廷虽然乏甚实权,但却并不意味着穷酸。

  旧年孝武西迁,为了报答和安抚这些主动给他送来法统的元魏宗室和洛阳权贵们,宇文泰可是赠送给了他们大笔的人地资产。

  就拿如今的西魏皇家来说,几乎大半个雍州的钱粮赋税都供给使用,还不算其他州郡心向元魏的方伯豪强们私下的输给捐献。

  虽然越来越沦为傀儡,但却绝对不穷。别管宇文泰台底下搞什么动作,但表面上也要对其尊崇有加,即便霸府财政再为难,也不主动的去打皇帝私库的主意。

  高仲密能这么快把家中产业做成皇商级别,可见这搞关系的本领的确不差。元魏宗室虽然荣华倍享,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招兵买马,大笔的资产眼瞅着花不出去,李泰也不介意替他们花一花。

  李泰还待跟高仲密讨论一下该要怎样扩大抽取皇家私库,门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若干凤跟李雅俩小子昂首行来。李雅腰上还悬着一个鹿皮筒套,里面装着他那柄戒尺,以备庄主随时捶打磨练他这块金铁。

  “昨晚还说共司徒公同行,今早起床,司徒公却已经先走了,幸好阿兄还未出户!”

  若干凤小嘴叭叭抱怨着,凑近来抓起笼蒸的牢丸就往嘴里塞,李雅在李泰面前却不敢这么随便,眼见李泰点头示意才坐下来,一边抓着饭食往嘴里送,一边咧嘴笑道:“庄主,我已经学成了《急就章》!”

  听这小子炫耀总算脱盲了,李泰也欣慰一笑,吩咐他接下来再学《论语》,学成后便交给他自己槊挑万军的绝技。

  “你们两个这样的妖艳装扮,是打算做什么?”

  瞧这两小子披红挂绿、一脸春情的模样,李泰又忍不住好奇道。

  “阿兄竟不知?是了,你刚刚归来,肯定不知。城里将要有喜事,我要去于大将军家里做傧相。阿兄知不知傧相是什么?是要专拣城里英气俊美的少年,帮他作礼的主人家彩衣游行、踏歌迎亲。”

  若干凤怕牢丸汤汁洒在衣服上,居然翘起了兰花指,又作一副顾影自怜状叹息道:“我都不常在城居住,也不知哪处无聊口舌背地宣扬我神采怎样,这就被善于识鉴的于大将军拣选了,我同他家儿郎并不友好,想推却恐伤了情面。”

  李泰瞧他这副炫耀的让人恶寒的嘴脸,顿时觉得给于家做傧相是一件挺丢脸的事情。

  旁边李雅呵呵笑道:“我同于家无亲,但要同我堂兄障车。已经跟达摩阿兄约好,让他从我处过,讨要来的礼物我们两人分享!”

  宇文泰如今已经嫁出了三个女儿,分别是皇帝元宝炬家的太子妃、李远的儿子李基、李弼的儿子李晖,这次的于家老二于翼已经是第四个了。

  元家太子妃是出于政治因素,成婚最早。李远则算得上是宇文泰的头号心腹爪牙,敢抽刀干独孤信的角色,所以彼此儿女尚小时便已经成婚。李弼则是在今年归府后,新年不久跟大行台成了亲家。

  这么一想,李泰心里倒也略有释然,就连若干凤这个花蝴蝶都得排在后边,别说他根本就是不是北镇老干部了。

  不过听到这两小子已经约定好,要趁着人家举行婚礼发笔横财,李泰脸色顿时一沉,皱眉道:“学舍教你们就是这些浮言邪计?主人家雅重赏识,才请你们参礼主持,谁敢在礼中显露不堪,归来必罚!”

  两人见李泰板起脸来说的严肃,忙不迭点头应是,若干凤还小声道:“阿兄你别恼,我们也只是私下的戏笑,怎么可能真的会贪人礼货、给主人家败兴……”

  “我也充当于家傧相,到时迎亲路钱由我统管,你等小子都来我处支取,不准滥给!”

  李泰听到这话后才神情稍缓,先教训了若干凤一句,转又对李雅正色说道:“女家亲属障车拦路,是寓意情深难舍,可不是为了让浪荡少年贪货刁难!到时候,略作表意即可,该当放行时不准强阻!”

  “明白明白,庄主做事才最周全!我跟阿兄全听庄主的,归来咱们三人……”

  李雅稍作咂摸,顿时眉开眼笑,话还没有讲完,便见李泰挑眉瞪来,于是很自觉的解下鹿皮套子抽出戒尺递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