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22 百业待兴

      最终,田园东面的界石被破野头保禄这个算数鬼才送到了东侧山脚栽埋下来,直接将两座山头都囊括进了庄园范围中,单单阔出的山地便不只十七顷。

  但郑满对此恍若未见,再造田册时,仍是十七顷的田庄。并且还隐晦提醒李泰,山地只要不植桑,便不算桑田,自然也就不会算在田亩数中。

  李泰听到这话,顿时觉得自己有点保守了,如果只在山脚坡地一溜植桑,那么五顷桑田怕是还能围出三五个山坡。

  这样公然瞒报盗窃国家财产自然不好,但想到西魏政权根本就不是汉人王朝,李泰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他这也算是为华夏之复兴而贪污占田啊!

  庄园范围四面厘定之后,郑满的任务便完成,眼下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快马加鞭的话仍可赶回华州城。李泰又派了两人护送郑满,顺便回城向高仲密报个平安。

  “大行台宣令劝耕,郡县也都有激励令式。凡所新受之土,俱可向官府赊租耕牛农具谷种,以下季秋收输租为抵。”

  临行前,郑满看了一眼被绑在马背上的两头羊羔,又对李泰说道,可谓是服务周到。

  李泰虽然大计满满,但看着这大片荒地也觉得全无头绪,听到还能节省这样一笔开支,自是欣喜不已,连忙又托付郑满帮忙办理此事。

  送走了郑满后,李泰站在这田园中,虽然农事百废待兴,但仍觉得心情舒畅,更生出几分扎根关中的归属感。再看向沟渠对面越聚越多的乡人,他心里的戾气也消散许多。

  你们挪动碑石,了不起占我两三顷土地,老子刚才两头小羊羔就多占了一座山头,懒得跟你们计较!

  天色渐晚,那些乡人们见李泰他们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便也陆续散去,只留下两个蹲在沟旁,看架势要整夜盯守,大概是担心李泰他们毁坏那些农苗。

  李泰自然不会这么下作无聊,但见到乡人们紧张不已的模样,也颇感报复快感,懒得解释。

  “阿郎,营帐已经设好,且先入帐休息吧。”

  李渚生上前禀告,李泰便转身往田园里行去。

  这座田园在山坡前原本应是有一座坞壁,但不知为何坍塌毁坏了,砖瓦梁木统统不见,只剩下半截土夯的底墙依稀可见旧日的格局。

  在这土墙里,原本还有一些之前开荒的官役所搭建的棚屋,但也破损失修,已经不能入住。在新的房屋营造起来之前,他们也只能暂时住在毡帐里。

  条件虽然简陋,但众部曲们也都习以为常,不只架好了帐幕,就连作炊的灶台都砌起了几座。

  李泰心情正自兴奋,并不觉得疲惫,坐在帐前草席上,召来几名部曲领队讨论该要怎么建设这座庄园。

  “武乡县衙可以赊贷谷种耕牛和农具,这第一季的耕作只要勤力即可。春耕良时虽然错过,但还可以抢种一季晚粟。离水渠近的那几顷地划作粟田,备作秋后口粮,一定要精耕细作。坡前地且先套种菽麻、胡麻各类杂谷,过夏后割苗五顷、翻耕晾地,备种冬麦……”

  李泰要种田,当然也不是一拍脑门的决定,私下里已经与部曲中几个擅长农耕的讨论一番,决定了今年要种下什么作物。

  时下已经到了四月,多数主要的谷物都已经播种完毕,而且这田园虽然说已经开垦出来,但仍然处于半荒的状态,第一年就不奢望能有多好的收成,还是以养地和糊口为主。

  几顷粟田播种下去,哪怕亩收三四石的低产,也能收粟一两千石。当然,这个石还是按西魏的小制计量,换算成承平大世,也只是亩收两石出头的水平。在商原这关中肥乡,已经是很保守的估计。

  如果能够保证这一部分收成,那么今年的主粮就不用太慌,哪怕还需要采购增补,也只是很小的份额。

  主要的土地里套种黄豆、芝麻等作物,既可以保墒养田,还能获得一些额外的收益,与冬麦的种植时令略有冲突,但也不算太严重。

  即便有一部分菽麻等不到收成便要割掉,收割的青苗也能晒干作为上等的草料或备存、或售卖。或许收获不多,关键是把地养熟,明年就可以开足马力正常耕收。

  “仆在田间行走一遭,发现田里杂生许多野菜,采割出来可以充当食料,吃不尽的也能作菹储存。但这地块太大,须得郎君使派几人帮手,才能在耕前收尽!”

  那个连马都骑不稳的刘三箸虽只二十多岁,但却是一个熟手老农,农事技艺都懂一些,这会儿也举手踊跃发言。

  “需要几人,三箸你自己挑选。程三他们几个,都有采收野蔬的经验。不管采多采少,要紧不能采到恶草!”

  李泰笑着打趣一声,很喜欢这种群策群力的氛围。

  另有一名胡卒叫姚重的也不甘示弱,举手说道:“肥田草壮,若只锄刈丢弃实在太可惜。可以多买一些猪仔羊羔饲养起来,今冬吃肉都不用外买,肥料还能沤田!”

  “有道理,明早姚重你带几人,往左近乡市收买仔牲。”

  李泰又点点头,讲到具体的农事经营,他还真不如这些土生土长的部曲们更有想法。

  那个凭着长腿大步已经得赏半架羊肉的破野头保禄也起身说道:“山上多生野木杂竹,砍伐出来料材归类,或用或卖,行情都是不差!”

  李泰对这个胡人部曲印象颇深,不只是因为这家伙别致的姓氏,也因为这家伙是众胡卒里少有的文化人,能简单识字和算术,早前在杜陵戍就担当记室。下午的表现也显示出眼色灵活,很有几分歪才。

  受此气氛感染,一个没有加入这座谈会的部曲壮丁也凑过来,举手说道:“仆在坡下见到许多黏土,制陶烧砖都足够使用……”

  “哦?你是、杨……杨黑梨?这件事要记下,你就不要参加耕劳,专在左近寻土,只要合用,一概圈定,不准滥挖。等到耕事稍闲,我就派人供你差使,造窑烧冶!”

  李泰闻言后顿时兴奋不已,他要种田当然不只是安心做一个农夫,历代穿越前辈们的成功经验证明,只有点开科技树才能实现弯道超车、快速崛起,冶炼绝对是最支柱的产业之一。

  另有一名比较大胆的妇人也加入了讨论,指着沟间坡上说道:“田野许多野麻,也能收割纺织……”

  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是每个人藏在心里最朴实的愿望。这些部曲士伍们虽然身处这个古代社会的最底层,但他们对生活同样也有美好的渴望。

  当话题讲开的时候,他们一个个也都表达着各自心里的想法,篝火映入眼中,恍若有光。这一片还未完全开垦出来的土地,已经承载了他们许多朴素的愿望。

  “你等男女追从于我,各有困境所迫。前事如何,不再多说,但自此以后,此方天地便是我等主仆谋生立足所在。但使田有所出,不叫一人饥寒!我虽然不是权势豪强,但也深知人命可贵、谋生不易。你等托命于我、不惜劳力,在此方圆之间,少不失教、老不失养,也是我该当尽到的本分!”

  李泰虽然借着古代的阶级观念约束管制这些部曲们,但内心里的确觉得自己并不比他们更高一等。

  付出与回报,他在心里拎得很清。这些人既然依附于自己,听从自己的号令,自己当然也有义务回报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他对着篝火讲出这番话来,预期中的掌声喝彩却没有响起,正当觉得自己煽情失败的时候,篝火旁却响起一些微弱的啜泣声。

  他转头望去,只见不少部曲已经眼眶红红,那破野头保禄更是一头栽在他脚边,捧着他的脚哽咽道:“郎君这样的仁善,仆今才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生人,有资格为主公报效忠义,不是那圈里鞭下的猪狗……”

  李泰猝不及防,险些被这家伙一把掀翻,好不容易抽回脚来,才又拍手说道:“今日入乡,该当庆贺!羊肉架上,谷米蒸起,饱餐一顿,明早用心耕种!”

  在场众部曲并非人人都像那破野头一样奔放外向,但在听到李泰这一番话后,再望向这位郎主时,眼睛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感情波动,不再只是麻木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