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18 神清势壮

      虽然还没到婚礼正日,但于谨家门前已经是宾客满门,前来道贺的时流随从车马甚至将大街都拥堵的水泄不通,也足见如今的于谨真是当红,无论在霸府还是在朝廷都能混得开。

  李泰在于宽的带领下,从于家供家人出入的侧门走进宅中,入宅便是内院。

  他这里还没来得及张目四望,内宅一座廊厅里便传来莺莺燕燕笑语声。

  步帐围屏里有婢女听到外间传来行步声,便探头向外望来,旋即又快速的抽身回去,廊厅里嬉笑声顿时收敛许多。

  但很快,有一盛妆华服的妇人从布幔后行出,指着于宽皱眉说道:“二郎,你不加通告,怎好将外人生客引入内宅!”

  于宽先对李泰歉然一笑,然后转身趋行过去,垂首恭声道:“禀伯母,奉伯父命引陇西李郎李大都督入邸相见,前门人事繁杂,便从侧门行入。”

  妇人闻言后稍作错愕,旋即才神情一缓,远远瞧了李泰两眼,才又示意于宽更近几步来,小声问道:“这李大都督,就是主公常常在堂提及的那位陇西宣景公的嫡孙李伯山?瞧着岁龄不大,势位却已经这样隆重……”

  于宽闻言后便点点头,旋即妇人便又若有所思道:“你们户外的人事交际,我是不敢过问。但旧识人家的子弟,既已亲近到可在内庭行走,若不见上一面,恐非待客之道。这样罢,你将人引入过来。”

  “这、这,伯父已在中堂等候……”

  于宽听到这话,神情便有些为难,但见妇人眉头一皱,便也只能欠身应是。

  李泰站在不远处的墙下,自是非礼勿视的低着头,不敢四处打量,待到于宽归来再告,倒也没有多想,稍振衣袍,便跟在于宽的身后往廊厅处行去。

  待到步入廊厅,却见里面或坐或立、大大小小足有二三十名妇人全都向他望来,李泰顿感有些后悔,倒不至于局促到冷汗直流,但被人这样围观打量总不是一种让人愉快的经历。

  顺着于宽的导引,他缓步入前向于谨的夫人略作见礼,这位于氏主母倒也没有留他常作叙话,微笑着寒暄几句便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待到两人离开,那于夫人才转头对在席女宾们笑语道:“终究不是寻常门户教养出来的子弟,清光耀人呢,瞧着很是洗目。更难得不是仰仗户里余荫过活的俗气少年,神清势壮,一时间竟想不出关西还有别家儿郎可以比较!

  这郎君职任显要,寻常可不会有太多闲时游走诸家庭户,恰巧今日入户做客,便向诸位夫人引见,各家若有在闺待聘的女郎,眼见这等良人,大不必羞于图谋!”

  能入于谨家内邸厅堂的女宾们,自然也都是两城勋贵人家的主妇,听到于氏夫人这么说,各自神情也都流露意动,只有一位夫人叹息道:“家世好,人才更佳,只听说入朝来只是孤身一个,独丁怕是不能旺家啊……”

  这夫人话音刚落,别人还未及发声反驳,她自家在席侧坐的女郎便先不满了:“阿母这么说太刁钻,但得如意郎,眼里心里都是他,哪顾得户里别人是多是少!

  我自家又不是没有父母兄弟可以借力依仗,还少了敬奉翁姑的烦恼,转年添丁抱喜,就是一户美满旺气的人家!这样的家世人物还要挑剔,阿母是多厌弃女子,定要发配镇兵家……”

  那夫人闻言后自是羞恼,也是非常的彪悍泼辣,先向于氏夫人告罪一声,便就拖着自家女子大步行出了廊厅,立在角落便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你这小女子真是蠢得很,知不知真做挑剔才是买货人!

  那于家主母真是好心为诸人家引见良配?在席谁家瞧不出这郎君风采惹人、势力出众?她这是鼓噪那些不自量力的下户去叩人家门防底细呢,我这里挑错拿话架她,你这蠢女子怎么就见人生痴、大说狂话……”

  那女郎自无这些成熟妇人心机,听到母亲这般训斥,眼皮一眨便垂泪下来:“我、我哪知、知这些计量……那又该怎么办?话都说了……总不能、总不能这件事就因此落空罢?”

  “本就不曾望实,说什么落空!但凭这样的人物,也值得舍去矜持访问试探,成则门楣增光,不成也……”

  那夫人说到这里,便见其他几户女宾各自行出廊厅便传唤家奴离开,当即便指着自家女子说道:“擦掉这一脸涕泪,咱们入厅告辞。势不比人强,争早不争晚!”

  女郎闻言后便破涕为笑,抹去泪花,再望向之前还相坐嬉笑言欢、如今却随各自亲长匆匆离开的各家娘子们时,眸子里已经闪烁起几分火气。

  于宽将李泰引入中堂,自己先入内禀告,并将刚才事略述一番,于谨听完后略做沉默,片刻后则低斥一声:“胡闹!此子多谋善事,好动不安,相善或可得助,相亲恐是负累……”

  说话间,他抬手吩咐于宽将李泰引入,自己也从席中站起身来作迎接态,见李泰走入堂中来,便指着他颇为热情的笑语道:“多时不见,伯山你神采更锐啊!我遣户中子弟长迎,不可谓失礼,有事要付于你,你可不准推辞!”

  “能供大将军驱使效劳,是伯山荣幸,岂敢有辞!”

  李泰先向于谨长作一揖,才又笑语说道,转又换上一副愁容道:“但使员归府、未入遭截,尚未趋拜主上,先入权门讨还,恐有失节之咎,来日遭责,大将军可不能置我不顾啊!”

  “得你此言,我愿已了,来日请你担当儿郎迎亲傧相。”

  于谨走下堂来,拍拍李泰肩膀笑语说道,转又向堂外一指:“我自己还深求节义圆满,岂会由你少流轻损,咱们同去拜见主上!”

  说话间,他便拉着李泰走出了中堂,感情提前将他拦截下来,真的只是为了这样一桩小事。

  李泰对此也未多想,可能这时代就有这样的习俗,结婚的时候必须要挑大帅哥当伴郎。于谨这么有眼光,李泰还真的不能昧着良心跟他抬杠,只是不知道结婚的时候能不能闹伴娘?

  于谨家宅距离台府不远,转过半条街就到。

  几里路程,往常安步当车也就小半刻钟的路程,可于谨家门前已经被访客车马围堵的水泄不通,摆开仪仗清街半晌,两人才乘车来到台府门前。

  说是同行,可于谨进了台府后,便直被引入兵城夹道、沿着近道便进去了。李泰却没有这样的待遇,只能在台府谒者的导引下,行经诸曹衙署往台府直堂而去。

  尽管离开才只半年多的时间,霸府中却又增添了许多的新面孔,可见过去这段时间里,台府人事变化也是极大。

  这些新面孔也沿袭了台府旧日的行事风格,一个个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偶或打量李泰两眼,但彼此也不熟悉,便又匆匆走开,少有入前寒暄者。

  李泰就在台府虽然旷工成瘾,但也自诩是台府老人,瞧着这些新面孔对他挺生疏冷漠,就想问问他们今天打卡没有?

  一直走到台府直堂通廊待召之处,李泰才总算见到一个熟人,但也是一个不怎么想见到的人。

  刚刚从直堂奏事走出的长孙绍远见到李泰后也是愣了一愣,神情僵硬了片刻才又收回视线只作不见,但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却又停下来,转过头来挤出一个有点生硬的笑容,但李泰却连搭理都没搭理他,径直跟随谒者走向直堂。

  虽然只是片刻间的神情转换,但长孙绍远心里却是情绪翻转剧烈,不知经过了怎样的天人交战才黯然决定向现实稍作低头,却没想到还是被晾在一边。

  他又在原地默立片刻,脸上稍显僵硬的笑容先是有些尴尬,但很快又转为苦涩。

  虽然仅仅只是时隔半年,但彼此间情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由在朝中书令委身霸府担任属官,虽然也是右丞高位,但也只是一个上传下达的传声筒而已,台府凡涉机要都被排斥在外,具位之员、名不副实。

  可李泰诸亲属们却身在内外剧要,就连他自己也已经拥兵数千、坐镇三防。去年用上的、没用上的那些打击手段,已经再难伤其分毫,甚至可能还要担心对方会否打击报复。

  李泰自没闲情理会长孙绍远感触如何,一边在心里盘算着稍后找找台府里还有没有熟人、找机会给长孙绍远来上一闷棍,一边低头趋行走入直堂中。

  他这里刚刚走进直堂还没来得及作拜,堂上宇文泰已经拍案怒声道:“几月不见,小子胆气愈壮,究竟因何处觉得我待你不厚?”

  李泰闻言后自是一凛,旋即便有些无奈的暗叹一声,这一惊一乍的打招呼方式就是毛病,若不习惯的话说不定哪天真让他诈出来点真料。

  果然还没等到他开口答话,宇文泰便又笑了起来:“于氏亲翁在你处情面不浅啊,你不归府请问府中可有事付你,便先应下他家傧相之劳!”

  我来问你,你让我替于老二做新郎啊?

  李泰一边腹诽着,一边入前作拜道:“大将军言而无信,前说为臣遮掩主上责问声言,臣才窃喜应声。不意见责难免,臣也想自食前言,又恐见厌两处,礼成之日必盛情款待新妇亲宾、饮食厚奉,绝不为主家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