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16 华州喜帖

      李泰心里是暗自觉得这个价格有点夸张,虽然说雕阴胡算是稽胡族群中的异类,各自积储颇丰,雕阴刘氏作为其境最大势力、想必财力更加雄厚,但要让他们掏出五十万匹绢的资货,应该也有点困难。

  像是之前那十几个胡酋供奉主,因为地皮杀得有点狠,最近都有点犯怵、用工不太积极,以至于工期颇受拖延。不过初期投入已经这么大,他们也不舍得半途而废,各自财力告急后便开始积极拉拢其他合伙人进来。

  不过专业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既然弘义和尚都这么信心满满,李泰便点头笑语道:“那就依你所计,这件事做成后,一定给你酬赏!”

  “老僧方外之士,人间物料不需用多。前者执迷邪道,幸在主公恩佑才免于历劫,更抬举老僧执掌大寺。于身已经更无所求,唯一点俗情扰怀,恳请主公能够恩给。”

  这老和尚近来装上瘾了,说话套路俨然一副已经看破红尘、无欲无求的样子,但提出的奖赏请求又让李泰有点哭笑不得:“门中几息俱沙门秽物,恐不容于俗尘方外。恳请主公容纳户内,为奴婢使。心中唯此缺漏,主公若能施恩补全,则俗愿尽了,余生永为主公宣法喉舌!”

  这话说的,关起门来爽的时候挺快乐,提上裤子搞出人命却成了沙门秽物。但也不得不说,这弘义和尚提出的请求也让之后的相处能变得更融洽。

  眼下寺庙还未修成,钱货动项已经非常巨大,日后规模只会更大。若非心腹肱骨,李泰也不放心长久的使用,彼此有了这一份情义羁绊,那就不是问题。

  李泰点头笑语道:“法师放心吧,得闲归后我便将你子息收作门生,共我一族,来年进事婚配,俱为门中家事,让你不必再受俗情杂扰!”

  弘义和尚闻言后自是喜出望外,连连叩首表达自己的忠心与谢意。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李泰也不再过问此事,只是埋头处理防城中积攒的军政杂事。

  等到弘义和尚再次到来时,便带来一个喜讯,刘氏父子在参观诸场佛礼后,终于决定答应下来这一价码,并且表示月内便会将先期十万匹帛的资货送入寺中,以加快寺庙修建的工期。

  李泰闻言后自是大喜,也暗自检讨自己也是没见过世面、勉强只能吃上四个菜的档次,土豪都送上门来任由自己放血,他居然还担心下刀太狠。

  也是他骨子里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思维模式,小觑了宗教对人心的诱惑与号召。

  刘氏父子身为夹缝中生存的稽胡酋首,能够聚拢起这么丰厚的家业,显然也不是人傻钱多,既然肯这样痛掷血本,必然也是觉得当中蕴藏着巨大的价值与机会。

  本着痛定思痛、有过则改的原则,李泰在检讨一番后,转又提出了另一个要求:“告诉他们,如此大笔物料核计繁杂,稍有疏忽便盈缺极大。多纳则给佛增加贪婪恶名,少供损此礼佛诚心。所以捐输只纳谷帛,彼此最为公道。”

  雕阴胡半耕半牧,即便是有些耕织作业,规模也远不及关中豪强们的大庄园产出那么大,如此巨额的谷帛显然是拿不出来的。那要怎么办?当然是买卖交换了!

  如今整个关中,资产巨亿者也有,但家室豪富同时又掌握与北州稽胡进行大宗交易的渠道与能力者,只有李泰和他背后的渠盟。

  凡所买卖,必有盈亏折损,这么大宗的物料交易,李泰哪怕节制再节制,赚个两成不算多,毕竟从关中输送谷帛至此本身就是一笔不小的运输开支。

  今年关中又是大稔之年,谷贱的趋势已经昭然可见。大纺车所带来的效率提升与规模化的纺织,也让渠盟乡户拥有了众多的布帛。

  因此将这些粮帛环置成更有价值的商品,也是李泰这个渠盟领头人的责任。如果雕阴刘氏按照此乡时价提供价值五十万匹绢的牧区物料,等到返销关中,利润将更加惊人!

  这对雕阴刘氏而言,也不算更增负担,毕竟他们本来就已经打算捐输折价五十万匹绢的物料,要凭着雄厚的财力后来居上、获得一定的佛寺主导权,只不过是增加了一些货类交换的人事成本,但跟那海量的投资相比,这点成本增加也是微不可计。

  果然,当弘义和尚将李泰的意思向留守此间负责接洽的刘长安传达时,其人倒也没有加以反对,只是表示如此大笔的换购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

  李泰这么善解人意,当然不会令其为难,即刻传信留守白水庄的刘珙北行,代表渠盟与刘长安洽谈业务。

  在双方都是诚意满满、各取所需的前提下,一笔交易很快就达成下来。

  渠盟负责提供五万匹帛与等价的粮物,雕阴刘氏则提供等价的牧区物产,约定月底之前完成这笔交易,检验结果成效如何,再进行下一笔资货交易的商讨。

  这一批粮帛,甚至都不需要另作筹措,因为本来就是要在秋前运赴北州,以供防城人马耗用。现在注入洛川大寺,也在李泰的掌握之中,不误调用。

  眼见交易的意向达成的这么顺利,李泰也是心怀大悦、投桃报李,于自己职权之内将刘长安加职防城统军,着其率领一部乡兵守于洛川大寺附近,以免宵小贼徒窥望劫掠。

  刘长安得此任命后,也是喜出望外,大觉得李大都督真是做事公道、处断分明,刚刚做出了贡献,即刻便能做出回报。当得知防城人马不足驭使的时候,更是拍着胸口表示可引五百部族丁勇为用。

  李泰当然就更高兴了,巨货是你们捐输的,然后你们还得负责替我看守,末了还要对我感恩戴德。

  须知这五十万匹绢的资货若是在大统九年邙山之战结束不久、霸府颁行输赏格的时候,若能输济霸府的话,当时穷困交迫的宇文泰可能连一个仪同、大都督都舍得颁给,甚至一个刺史左官都未尝不可啊!

  可这机会只要错过,再想追回就难了,宇文泰今年眼皮子也变得极高。

  除了两座防城的物料拨给,李泰在三防城区域内养兵近万,没有给霸府增加丝毫负担,若是在去年没发那笔横财的话,宇文泰还不得把他这个小宝贝夸上天。

  可是今年连一个嘉奖书都没有,虽然也有做贼心虚、担心李泰顺势要账的缘故,但起码也说明宇文泰今年真的是飘了。

  有了雕阴刘氏的加入和巨款捐输,修建起洛川大寺的物料可谓绰绰有余,甚至李泰两座防城的建设都可大受带挈、大大缩短投资见效的周期。

  至于说寺庙修成的话语权分配,李泰也有一个底线,那就是绝不能让稽胡完全掌握。

  首先是得继续扩军,让表哥崔訦再于境裁汰掉一批乡团武装,继续扩增洛川防城的守卫力量,起码得达到五千人马,可以确保洛川大寺始终位于防城的兵锋震慑之下。

  至于寺庙之内的佛事管理和信仰地位,雕阴刘氏虽然独享一龛,李泰也会给予他们相应的话语权回报,给个副住持不亏。

  但谁也没说寺务就决于二三人之间,特别是各种管事僧长的挑选,是不是得委任一个长老团共同推举?让大家都能为寺庙的发展提出自己的看法、贡献自己的力量,用贤黜庸。

  这个长老团的资格那就得另卖一份钱,李大都督做事讲究公平公正、但是不公开。

  他已经着令白水庄工匠们用诸铜锡物料,造一座更大的刘师佛大像,等到佛堂大殿落成以后摆在殿中,两侧的龛位也可以继续卖。

  但这尊大佛像却要诸部筹钱奉请过来,初步预定十家占据长老之位,洛川防占一席、敷城郡占一席、李泰自己也占一席,给雕阴刘氏给一席,剩下的则由诸胡部竞价标得,管事僧需由长老提名,群众评选,票不过半、主持决定。

  这一套规则当然还很粗疏,需待执行之后再做完善,那就是后话了。

  寺庙的建筑资金突然变得异常充足,李泰也觉得自己得做更大的贡献。

  于是他又传信商原乡里,着令自家的建筑队北上指点这些稽胡群众该要怎么建房子,他商原庄营建频频,当然也是培养出了一批经验丰富的土木老哥,来这里赚点闲钱顾问费贴补家用。

  有的人真是不经念叨,李泰还在这里腹诽宇文泰今年有点冷漠,连一封表扬信都舍不得发,不想转天便有大行台的书信发入防城中。

  这封书信却不是什么表扬信,也无涉公务,而是一份着他回华州喝喜酒的请帖!

  宇文泰的闺女跟于谨的儿子要在本月结婚了,大行台知他在北州任事辛苦,如果想家的话可以回去走一趟,顺便喝顿喜酒。

  李泰看完后却有点想骂娘,你不给我口软饭没什么、老子自力更生,把我打发来北州喝西北风也没什么、我度量大,可嫁闺女随份子的时候咋想起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