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13 天时兴汉

      李泰刚刚回到黑水防城,于此留守担任防主的朱猛便阔步迎了上来,手捧一份籍簿并面有喜色。

  “郎君,此月防中又募得乡勇三百余、皆可担当阵列之用,并新造两戍,请郎君检阅!”

  朱猛入前递上籍簿,李泰略作翻看便也满意的点点头。

  孤城不守,险峻如潼关那样的黄河天险,也要在关城周边设立戍堡分扼要害、相互援应。黑水城即便修建的再怎么牢固,也需要分戍周边,才能形成一道完整周密的防线,从而有效震慑周边一众贼胡不敢轻犯。

  此境郡县组织虽然荒废年久,但也并非全无人烟。诸如兵长吕川早年所隐居的那种小型坞壁聚居地仍然存量不少,若能加以有效整合,也是建立区域防守的重要基础。

  这些坞壁往往人员不多,所守处也都是荒凉隐蔽的所在,维生艰难,一旦被游荡的稽胡部伍发现就是灭顶之灾。

  去年李泰在此境中游荡多日,也从稽胡部族当中解救出许多的汉胡奴隶。当时实力所限并不能将这些人有效的统合起来,只能放诸荒野、由其各自谋生。

  今年李泰去而复返,要在此境建立防区屯田,之前被解救的那些乡人们便成为了良好的乡土人事基础,纷纷再来投靠,并带来许多其他的乡人。

  这些人能在恶劣的胡荒环境中挣扎求存,也都颇具勇力胆色,稍加统合集训、发给弓刀甲械,便是优秀的防戍乡兵。

  “饮食要足备、田亩要速给,务必要让筋骨有所犒养、人心有所寄托!防中人物若有不及,即向洛川求告!”

  李泰又叮嘱说道,人口兼并容易、人心凝聚却难,无信则不立,这些乡人响应号召应募此中,对于适乱年久、见惯动乱的他们而言也是殊为不易,信任成本之高动辄就要付上生命的代价,若是不能迅速将这人势巩固下来,再想从容立足那就难了。

  朱猛闻言后便点点头:“一切都依郎君筹划,入伍即给授田,入籍即给农具谷种,播种即给弓刀集训。勤于备战,以防秋冬。”

  李泰又在黑水防城停留两日,巡视一番此间屯田授田的耕垦情况。两种耕垦模式所辟出的耕地已有近千顷之多,尽管都是薄耕粗种,但胜在面积广阔,预估今秋收成尚算可观。

  这里又不得不说一下气候之与天下大势的关系,公元538年即就是西魏大统四年,沙苑之战后的第二年,东魏的河南地区发现了大象,因此东魏改元元象。

  河南地区发现了大象,这意味着从东汉末年便进入的小冰河期正式结束,农业生产再次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意味着农耕文明必将再次崛起。

  气象环境的改变,让农耕文明获得更加稳定充足的补充,效率远远甩开了游牧民族。

  西魏东魏虽然都是孕育自尔朱荣霸府的北镇军团,但他们也必须要不同程度的向掌握农耕技术的汉族让步,才能稳定其霸权,进而获得问鼎天下的资格。

  自五胡乱华以来便一直失序的民族话语权,也在这后三国时代以不同的方式发生着转变,无论是怎样的英雄人物,凡所逆此潮流而动的,轻则功败垂成、重则身死族灭。

  李泰虽然并不亲自的躬耕于野,但也能颇为具体的感受到气象转变给农业生产带来的变化。像是如今的洛水下游,今年岁时刚刚过半,各种丰收的迹象以及所带来的好处已经是显而易见。

  洛水上的碓硙等水力设施,经过一番整顿之后大半归于李泰掌控,随着汛期到来,各种加工得利也伴随着河水而水涨船高。

  他不怎么瞧得上眼的肥皂香精等日化饮食产业,今年的利润也是节节攀高,价格较之去年飞涨了一个等级。

  对于普通的均田户而言,已经可以勉强混上温饱,而那些颇有资产的乡土豪强们,随着收入的增加,也开始变得乐于消费。谷贱工贵,已经将要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

  须知就在大统三年,关中还遭遇了特大的饥荒,以至于宇文泰不得不率部抢食恒农粮仓,从而引发了沙苑之战。而到了如今的大统十一年,粮食已经不再是困扰关中局势的首要问题。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其实就算是没有大统九年邙山之战的大败亏输,宇文泰霸府也必须要重视乡资势力越来越壮大的关陇豪强们,进行有效的统合笼络。

  李泰也算是搭上了时代的顺风车,才得以在陕北这个胡荒已久的地境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否则单单长达一年乃至数年之久收不抵用的投资期,就足以将他拖垮。

  所谓时来天地皆助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天命所归,有时候玄虚浩渺的无从解释,但有时候也是显化具象的随处可见。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虽然眼下黑水防所垦荒面积尚且不足千顷,可李泰相信只要能够稳住今年秋冬不失,来年一定会呈现出指数性的爆发增长。

  当此方那些残存的汉胡乡人们意识到他们已经可以安心的在此乡水土中生活耕织,而不必担心随时会遭到贼胡侵扰寇掠,他们一定会群起蜂拥的向此聚拢而来!

  库利川的上游是一片修渠的工地,去年所俘获的数千稽胡壮卒于此劳作。北华州的是借使,至于夏州的俘虏,李泰则以今年帮助夏州输济十万石资粮,同宇文贵交换过来。

  这些资粮是霸府拨给和夏州自筹,李泰只是负责转运入境。即便如此,负担也是极大。所以为了弥补三防城的兵力不足,李泰又向夏州借使两千人马于境镇守监督。

  这两千人马并非宇文贵州府所统,而是李泰借李和家族的关系,自往夏州境内向诸豪酋借募而来。虽然是借使来的人马,李泰也好吃好喝的供养着,盼望着能够群众归心、收为自己的部属。

  于此监工的李到也远出营门之外前来迎接,并向李泰汇报一下河渠修筑的进度:“洛东的池沼勾连,已经围括成五百余顷的大池堰,勾连洛水的河渠也已经勾连畅通,预计年尾便可通达库利川。届时河川畅通,浇灌得利者万顷有余!”

  这工程进度可谓迅速,远远超过了断断续续修了一年的龙首渠。

  李泰闻言后也颇欣喜,但又想起一节,继而问道:“修渠的役力损失多少?”

  “自年前至今,损伤已有三千余众,秋后必然损耗更巨,想要如期完工,则就仍需增补。”

  听李到这么说,李泰也不由得一叹,河渠虽然修的挺快,但也是拿人命来换的。虽然这些贼性难驯的稽胡丁壮们死不足惜,但从动工到现在便死伤超过了三分之一,也是非常让人头疼。

  略作沉吟后,李泰才又说道:“工程照常进行,若损员剧增,秋冬就不要再赶急用工,今岁或是无补,明年必定多役,可以不误春耕。”

  此间虽然胡情猖獗,但也并不是捕杀不尽的杂草。去年到如今大规模的扫荡有点竭泽而渔,即便还有剩下的黑水胡部,也都远远遁走,不敢再入此间活动。

  李泰之前所围捕的那不足三千人的黑水胡部,已经是这段时间以来最大的收获了。

  不过那些遁走的胡部今年秋冬一定会再继续聚集来扰,毕竟眼下他们的活动空间已经被压缩至极,耕牧采猎的产出也将会非常有限,想要活命只能铤而走险。

  只要挺过今冬这一波,此境黑水胡必将不成气候,存在多年的一支地域胡人势力,可能真要在李泰的压迫下绝了种。即便还有残留,也会向别处流窜谋生。

  李泰对此自然谈不上有什么愧疚,你们但凡好人好样、知情识趣的举部来迎、奉我为主,我也不会把你们搞绝户。去年把我追的狗一样逃窜,搞成这副尴尬局面,真当老子没脾气?

  此间未来将会开垦出的土地,李泰并不打算归入防城屯田的范围内,而是作为推行开中法的一个基地。虽然这法规暂时还未实施,但并不妨碍李泰圈田囤地。

  给宇文泰打工实在是不容易,去年年尾这个臭黑獭打发自己过来的时候只是支给了两防城所需的半数物资,剩下的说是年后徐给,但转过年来、他已经去信催讨了半年却全无下文,看来这笔物资他怕是等到北周灭亡也领不到了。

  至于修筑河渠的花费,既不入霸府的度支事项,宇文泰也干脆提都不提。

  李泰算是已经深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索性也将这件事从奏告霸府的书文中抹去,你不提那就没有这件事!老子自己修渠自己耕种,不给老大添麻烦。

  眼下事则在隐,等到开中法正式实施,直接名正言顺的占有,让垂涎盐利的诸境豪强们给自己做佃户,坐地抽佣,做陕北最大的土豪!

  游行多日,李泰才返回洛川防,这里也是他承上启下、沟通地方的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