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11 神雕威猛

      眼见这刘长安一副顶礼膜拜、尚算恭谨的态度,李泰也并没有再继续就此逼问,转而叹息道:“人心之内、方寸之间,尚且有愚不自知者。我与你父缘悭一面、素不相识,所知皆循人口,难免误会杂生。所以传书表意,迟迟不肯来见,可见是并不珍惜这一份可共相知的机会!”

  “岂敢、岂敢……大都督书入部中时,家父不知几多欢欣,只道竟连大都督如此脱俗的才俊都知薄名、遣员交际,是我族势将要兴旺的征兆啊!只可惜将行之际却遭恶疾来扰,恐怕衰败的姿态冒犯贵人,卧帐休养多日,浅能问事,便急遣卑职入境趋拜大都督,表达怠慢愧疚之情。”

  那刘长安连忙又说道,一脸的真诚与惭愧。

  李泰闻言后便站起身来,微笑道:“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看来是我误会了你部。所以说人之相知,重在声言沟通。但能勇于表现,不患人不能知。”

  说话间,他抽出佩刀来挥刀向虎架斩落,直接斩断了一条猛虎后腿骨。

  刘长安眼见这一幕,眸光陡地一凝,然后便又连忙垂下头颅。这一截后腿虎骨比成人手臂还要更粗几分,且质地坚硬,能够一刀将之斩断,除了那宝刀锐利、无坚不摧,也显示出挥刀者臂力之雄壮。

  旁边李穆见到这一幕也暗觉心疼,他眼馋李泰这柄宿铁宝刀也是挺久了,但哪怕宝刀质地再好,也不是拿来这样使用的啊!

  李泰就案捡起那些腿骨,入前两步递给刘长安,又说道:“命之修短,天数有定。老来生疾,也多精血骨气衰退所致,虎骨精悍、以形补气。你父既遣子来见,我也应该有所回表,且以此赠,助他康健长年、颐养余数。”

  刘长安两手过顶的接过那虎骨,又是连连叩谢,待到李泰示意免礼,才小心翼翼的起身挪步到左近一空席坐定。

  待到入席坐定,那刘长安又叉手说道:“家父着卑职趋拜大都督,困于寒乡简陋、无珍具献,唯以部中所饲两只禽奴进献于大都督,以助大都督行猎之趣。”

  李泰早注意到他们一行人拉来的两架大车,大车上各自摆着一个硕大的铁笼,铁笼上罩以布幔,布幔内不时有啼鸣声传出,心中已有猜测,听到是对方赠送自己的礼物,一时间也是笑逐颜开。

  “早闻贵部素有巧工,极擅驯养猛禽。快快将物引入,让我与武安公一开眼界!”

  雕阴胡部因其地理之便,常以训雕为谋生本业,也因此而获利颇丰。刘氏乃雕阴大部,训雕的手段与规模在诸胡部中也是名列前茅,李泰对此也是神往已久,连忙让人将两架运雕的大车拖上来。

  刘长安又从席中站起,亲手撤下两架雕车上的布幔,车上坚固高大的铁笼顿时便显露全貌。

  李泰白天里还在感慨吴大帝的猎虎车,看到这两车造型便会心一笑。铁笼里装载的却不是孙权,而是两只高达一米的大雕。

  大概是一路关押颠簸的缘故,两只大雕精神有些欠佳。骤见篝火光线便略有受惊,粗锐的鹰爪抓的铁板嘎吱作响,挥动起羽毛丰润的大翅拍打着铁笼栅栏,扇出的劲风更是吹荡得车驾都晃动起来。

  “好神骏的猛禽!”

  李穆见状后便站起身来,绕着雕车游走欣赏,口中更是啧啧称奇。

  他麾下也饲养了几只雕鸟,并带来一同行猎,之前还频频向李泰炫耀。可是跟这雕笼里的两只大雕相比,他的那些雕禽顿时被衬比成了土鸡,无论是羽翼体量还是力量神采,全都相形见绌。

  刘长安闻言后只是谦虚一笑,口中发出几道富有节奏的啼呼声,那两只原本有些惊躁的大雕便慢慢的平静下来,旁观众人看在眼中,顿感不明觉厉。

  他又讨来一些生肉,割成长长的细条,先是缠绕在一根木杖上递入铁笼中,那大雕如金铁一般坚利的鸟喙轻轻一啄,便将肉条叼入口中,而木杖那一端却如遭重击,木屑纷飞的同时生生短了一截!

  “真是威猛啊!”

  李泰见状后也忍不住拍掌赞呼一声,对这份礼物的喜爱溢于言表。

  刘长安又直将肉条摆在了掌心中,回头向李泰颔首示意,然后竟直接将手掌探入笼中。

  在场众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敛息凝神、心里暗为其人捏了一把汗,他们刚才是亲眼见到这猛禽尖喙啄力是如何凶猛,这一啄下去若是收力不住,怕是手掌都要被洞穿。

  然而那大雕脑袋快速向前一探,刘长安手中的肉条便不见了踪迹,预想中血肉横飞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大雕甩着脑袋将肉条吞咽下去,然后发出一声短促欢快的啼鸣声。

  刘长安将手掌张开向四周展示,除了掌心处肉条残留的些许血丝,手掌皮肤却是丝毫没有被触伤划破。

  “好!”

  篝火周围又爆发出了一连串雷鸣般的喝彩声,深为这大雕凶猛又乖巧兼具而惊叹。

  就这样,刘长安用各种方式断断续续的喂给两只大雕各自数斤的生肉血食,饱腹之后两只大雕就变得精神抖擞,不断的用尖喙叩啄着栏杆,似是在感谢饲养者。哪怕周遭人声杂乱、欢呼不断,也并未再因此惊躁发狂。

  “这大雕夜中也可觅食吗?”

  李泰看到这里,已是心痒难耐,指着铁笼内的大雕对刘长安问道,哪个少年心里没有玩大鸟的梦想啊!

  “大都督若有闲趣,可以一试!”

  刘长安抱拳示意李泰暂退少许,自己则掏出一个骨哨含在口中,骨哨连吹发出节奏不同的尖锐哨音,两只大雕也都颇具人性化的细听良久。

  然后刘长安又亲自上前将雕笼打开,两头大雕挥动着羽翼飞出雕笼,待那翅羽完全舒展开来,体态顿时显得更加雄大。它们先在营地上空盘旋片刻,然后便陡地振翅直冲苍穹,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众人无不仰起脸来向半空张望,但是过了足足大半刻钟,视野中只是苍茫的夜空,完全不见那大雕踪迹。

  篝火旁开始响起了窃窃私语,众人各自揉着仰的有些酸痛的脖颈低声交谈,怀疑这两只猛禽或许不会飞回来了,毕竟天空旷野才是它们恣意翱翔的领地。

  刘长安却并不焦躁,只是嘴里叼着骨哨,不时的用力吹响一声。

  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夜空中又传来疾风声,这风声由远及近,很快一只大雕的身影穿透黑洞洞的夜幕,直向营地篝火处俯冲而来。

  经历了日间猎虎的教训,张石奴等早已经持刀张盾环立在李泰的周围。

  那大雕半空中猛地张翼挥扇,疾风劲荡的同时俯冲速度也是骤降下来,颇为平稳的降落在篝火旁的空地上,爪上赫然穿透了一只肥硕的灰兔。

  “好雕!”

  李泰见状后连连挥掌喝彩,刘长安上前从雕爪上取下猎物,并用哨声再将这猛禽召回雕笼中,然后才入前将那猎物进献于李泰面前,不无自豪道:“雕眼敏锐,捕猎精准。大都督势位隆重、英姿勃发,必然也明察秋毫、不枉不纵,一定会明断是非,查证我部清白!”

  这么高兴的时刻说这种话,要不是老子花钱使托将自己跟刘师佛硬扯起来,未必能得到这大雕,你们清白个鬼啊!老子要真是明察秋毫,就学这大雕抓死狐兔一样搞残了你们!

  李泰心中腹诽着,脸上笑容却仍灿烂,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另一只大雕也去而复返,却是抓回了一头体态略大的猪獾,周遭观众们又是一通喝彩。

  李穆也是眼馋坏了,他也算是玩雕的老手,但所饲几只却完全不如这两只大雕神俊且通人性,白天捡拾猎物、捕杀受伤的鼠兔尚可,但夜中放出独自行猎却是远远不能。

  “这样的雕禽,贵部是否还有?不知我能否得享这一份偏爱?”

  他凑上前来,满脸笑意的对刘长安笑语说道。

  那刘长安闻言后连忙躬身抱拳道:“禽鸟何幸,竟能得使君如此钟爱!只可惜此二雕是部中精饲数年,唯此二者献于大都督以表敬重。此情虽然同于对使君的仰慕,唯是禽奴有乏、困于表现,来年再有饲成,一定先献使君!”

  虽然说讲到势位官职,李穆比李泰还高了许多。但是他们雕阴刘氏部族本就不属于朝廷正管的编户,因此对朝廷所授的名爵势位也就谈不上有多敬重。

  李穆一家虽是高平大豪,但与雕阴之间山川阻远,对他们一族的威慑与威胁也谈不上深刻严重,自然是不舍得作此表现的。

  毕竟这两只大雕若能拿去夏州等地市卖,遇上对此钟爱又出手阔绰的豪客,也是任凭要价,千百头牛马都有可能换到。

  李泰的驻地距离雕阴只有一河之隔,而且因为洛川的师佛大寺而在诸胡部族中名声大壮,再加上刘氏部族也的确有点做贼心虚,故而才进献重礼、以求能融洽相处。

  “刘戍主远行劳累,此夜且先宿营中,明早随同行猎。猎罢同归洛川,我还有一些乡情事务要共你长论!”

  李泰瞧着李穆神情有点尴尬难看,便先着员将这刘长安引走,返回篝火旁安抚李穆羞恼的心情,总得同行游猎下去,否则怎么向他炫耀自己的威猛大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