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09 塬上猎虎

      旷野中,骑士们策马疾驰,阵势看起来杂乱无章,细察下却是分布的疏密有致,一手挥舞着鞭杖,一手摇摆着鼙鼓,彼此间配合默契,将草野中藏匿的野兽通通惊扰驱赶到猎场中间区域。

  陂塬上李泰着一身玄色袴褶骑装、肩后素白披袍张扬飞舞,胯下一匹毛色纯白的骏马,一手擎弓,一手扶刀,在这片草地上奔驰起来、矫若游龙,四周百数名精壮部曲错落分布,真可谓一呼百诺、顾盼生辉。

  这一片陂塬常年的人迹罕至,每入盛夏便草木茂盛,常有虎狼熊罴等猛兽伺伏其间,捕食其他野兽又或同类。

  当然若有人畜误入此间的话,那些猛兽也不会忌食。因此左近不时便会有猛兽杀伤牧民与牲畜的事情发生,若不将这些野兽猎杀肃清,这一片陂塬纵使土壤肥沃、水草丰美,也是既不能耕,也不能牧。

  东夏州地广人稀,此类地境不在少数。因此每年时入春夏,便是人马游猎各方的旺季,既是通过狩猎弥补耕牧的产出不足,也是为了扩大人迹能够活动的空间。

  当然对李泰而言,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意义,那就是练兵。

  郊野中突然警鼓声大响,刚刚引弓射杀一头独狼的李泰循声望去,只见一头通体花斑条纹的猛虎从长满杂草的沟壑中跳跃出来,径直扑向一名距离最近的骑士坐骑。

  这猛虎出现的已是猝然,遭受扑击的那骑士倒是不失警觉,当即挥杖砸向猛虎。

  那跃在半空的猛虎虎尾曲弹挥甩得劈啪作响,扑势更迅猛几分,虽被杖稍铜环扫中虎胛,但仍去势不衰,彼此距离飞速拉近,那粗壮的前肢虎爪骤得一拍,骑士胯下坐骑腹部顿时出现一个硕大血洞,人马俱向侧方抛摔出去,腹泡血水喷溅丈余!

  浓烈的血腥气息更刺激了这猛兽凶性,待其落地之后便又作势欲扑,虎躯还未及跃起,左近两骑已经奔来搭救,两柄白水工坊锻造自产的长柄斩马大刀先后斩来。

  那猛虎也是眼疾手快,虎爪挥起直拍前刀刀身,一爪之下竟将这大刀刀身由中拍断,然而后刀却躲避不及,直被斩入虎胛骨缝之间。

  吼!

  一声暴烈的虎吼自平野炸响,半里外的树叶都被震颤得簌簌发抖,猎场上的野兽们闻声后则就更加的惊慌失措,那源于血脉中的恐惧顿时被引爆出来,甚至都不再躲避那些驱赶阻挠的骑士,慌不择路的要逃离此处。

  “收束阵势,不要让这凶兽走脱!”

  李泰眼见那受伤的猛虎飞遁数丈,当即便打马入前,勾出羽箭抬手射出,蓄满劲力的强矢破空而去,但却差之毫厘的直没猛虎身侧的土地中。

  左近另有数矢一并射出,或被激荡的虎风带偏,或被钢鞭一般的虎尾直接扫落。

  那猛虎眼见去路数骑奔来,骑士们各自挥舞着寒芒闪烁、刚刚将之砍伤的大刀,虎目中也是闪过一丝惊惧,偏头舔一口肩胛伤口,后肢发力刨出两个硕大土坑,竟然直直向李泰所在飞扑而来。

  “保护郎主……”

  张石奴眼见此幕,连忙高呼示警,同时策马径直入前,马背上俯身挥臂向下猛地一斩,然而那猛虎一顿一纵,直从其马腹下穿过,去势更加的迅猛。

  李泰马前数骑直接翻身下马,刀杖交挥要将这猛虎格挡在外,而那飞奔中的猛虎竟猛地飞跃丈余,直从诸部曲们头顶飞掠而过,俯冲的前方便是白袍白马、醒目至极的李泰。

  李泰这会儿也是颈后汗毛炸起,抽刀在手两眼死死盯住那猛虎扑来之势,口中惊雷一般大吼一声,两手持刀斜里斩去,在与虎身交错的瞬间,刀身上传来一股惊人的冲撞力道,但他只是死死握住刀柄咬牙前推。

  一蓬灼热的鲜血兜头洒下,那让独孤信都心疼不已的宿铁宝刀锋芒坚锐,在李泰巨力挥砍之下,竟然直接将那猛虎前爪斩断。

  李泰两手虎口一震,但却不暇细思,左臂撤手挥肘一甩,直捣虎腹,将这虎躯砸向侧处,而自己也被撞得跌落下马,未暇理会身上的疼痛,落地后翻滚跃起,手中宝刀刃转向下,直将那受伤不浅、趴卧在地的猛虎刺穿腹肋。

  他又顺势一仰,避开那垂死挥来的虎尾。猛虎一击不中,仍待挣扎,前肢一断一伤,后肢刨地腾跃,虎躯猛地跃起数尺,却不意虎尾被人攥住。

  李泰抓住虎尾两臂猛甩,直将这硕大虎躯甩飞半空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两手放开虎尾合身扑上,手如铁钳死死扼住虎喉,屈膝连连捣向虎腹,血沫不断从那虎吻中溢出喷在他的头脸上,腥臭的虎息很快变得微弱,到最后甚至还有脏器碎片从虎口喷出。

  诸部曲们也都飞扑上前,用身体将这虎躯死死压住,当李泰被从虎躯上扯离时,两手中还各自攥着一把虎毛。

  发生这样的情况,猎场上众人也都不暇再围猎其他猎物,纷纷入前察望郎主状态如何,待见如此一头猛虎竟被李泰手刃猎杀,而李泰仅仅只是虎口微裂并满身的虎血,一时间欢声雷动。

  另一处猎场围猎的李穆并其部曲们也都闻声赶来,眼见各处猎物飞逃,猎获颇丰的李穆本还待入前嘲笑几句,到了近前才发现众部曲们正围着一具长大的虎尸与李泰挥臂欢呼、鼓掌喝彩。

  “这巨凶莫非是伯山你亲手猎杀?”

  李穆翻身下马,挤进人群,入前细察那猛虎死状,只见虎喉都被生生扼碎,李泰又是两手虎毛,忍不住便惊问道。

  危机过后,李泰才觉得四肢僵直酸痛,要靠部曲搀扶才能站稳,但见李穆一脸惊疑之状,便淡淡笑道:“这恶畜着实可恶,竟然污了我一身大好袍服,若不亲手扼杀,实在难消忿气!”

  他来到这个世界装过很多逼,但感觉这次是最有力量的,当然若能压住激动之下的颤音,那就更完美了。

  李穆虽然也是一名猛将,但见李泰竟然亲手猎杀这样一头长大猛虎,一时间也是颇感钦佩,同时又不无羡慕道:“伯山这样的威勇壮迹,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啊,几不逊色杨揜于!”

  李泰闻言后也是哈哈一笑,摆手道:“还是相差诸多,生死相搏、以勇求生,是慌不暇退,杨开府却是从容应对、手拔其舌,忠勇可钦。”

  他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不敢因此就觉得自己比杨忠还猛。刚才真的是生死攸关之下的超常发挥,此时看到这长达丈余的虎尸,一时间也是心有余悸。

  这样的突发状况经历过一次就好,他可不想再做经历,并忍不住感慨怪不得吴大帝孙权打猎时要专门打造一个铁笼猎虎车把自己罩起来,真要意外遇到这种级别的猛兽,可不是守卫周全与否的问题。

  张石奴等也都一脸羞惭的入前请罪,不过李泰也是亲眼见到这猛虎游遁如风的姿态。他们一起行猎多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危急的情况,以后更加留心就是了,倒也不必深作追究。

  毕竟彼此间的配合默契,就是在许多正常的布置和突发的状况中培养出来。

  “此日已经力疲,也是尽兴,且先归营休整。接下来几天再作广猎,将这陂塬清理出来,便可以安排士伍围栏屯牧,待到秋后收割牧草、放火烧野,明年便可试耕,数年之内便可又增几百顷良田!”

  李泰活动了一下四肢手脚,感觉气力逐渐恢复,便又吩咐说道。

  他见到李穆一行拉载猎物的大车上已经堆得满满当当,各自马鞍上还挂着一些小型的猎获,便笑语道:“看来此日又是使君得胜,归后我部治炊,使君今日要试何味?”

  李穆听到这话便笑着摆手道:“伯山你就不要再发声羞我了,只凭你猎得此虎,我就要俯首认输。归营后你入帐安待,我亲自将此虎为你庖治一顿美餐!”

  于是两部人马合于一处,将猎物收捡一番,然后便一同归营。

  他们两路人马当然不是闲极无聊的沉迷游猎,东夏州胡荒深重,连带着兽踪猖獗,给屯田耕牧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所以从开春伊始,他们便沿着库利川一线,进行游猎肃清,以期扩大屯田范围。当然不只是围猎野兽,一些此境残留的黑水胡众也在肃清的范围之内。

  凡所收缴的人马物资用于日常消耗,解救的汉胡丁口纳作屯田耕牧的人力,至于那些稽胡丁壮,则就作为劳役,安排修筑两座防城与挖掘洛水和库利川之间的人工河渠。

  李泰归营后换下身上被虎血浸染的袴褶披袍,营卒本待收捡起来拿出清洗,他却不舍得将此威勇证据弄没。视线转向案上那柄犀皮宝刀,嘴角忍不住便勾起笑容。

  他先吩咐卒员将那剥下的虎皮稍作处理,共自己脏污的衣袍一起装进一个精致箱笼中,然后便提笔写信:“北州虽荒少人迹,然野趣亦足,提笔浅述几桩……”

  他这里还在斟酌书信用词,帐外却传来几声嘹亮的雕鸣,旋即一名护卫入告有客来访。但他这会儿正是文思泉涌,头也不抬只吩咐让来客营中等待,然后便继续伏案雕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