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01 食言而肥

      长安城中的人事纷扰,眼看着一时三刻的完不了,估计得拖到明年去,李泰也不能干等着。

  眼下这形势,继续出门剿匪是不用想了,正好若干惠帮忙将资货运了回来,李泰便打算趁着年前年后这点闲暇时间,将这批人事资货彻底消化下来。

  毕竟资货再多,如果不能带来真正的势力增长,那也是给别人攒的。宇文泰都是发财然后扩军,李泰当然也不能落后。

  李泰从两所寺庙搜刮到将近五百车的资货,靠着弘法寺中俘获收编的两千多名工匠并其家属们,再加上毛世坚于乡里动员的数百人,才将这批资货运输到了北华州。

  回到霸府的时候,大部分的物资都被宇文泰勒索走了。李泰心里本就不爽,当然是不管运输的,只是传信留在北华州的部曲们将资货分类,等待霸府遣人运输,他最终只剩下了一百多车,还包括那两千多名俘虏。

  宇文泰倒是没有怎么询问俘虏问题,毕竟他也不缺人,要来了还得费心安置养活。所以这一批人员李泰是完全保留下来了,宇文泰虽然不在意,但在他看来,这才是此行所收获最大一笔财富。

  寺庙也算是大庄园经济的一种,因为有宗教信仰所带来的思想控制,对这些寺奴僧祗户们的盘剥要更甚于那些作为大庄园主的地方豪强。

  如此就造成了这些寺奴们几乎都有一技之长,没有技能的寺奴几乎没有资格进入寺庙中居住,只能在庄园里做农奴。

  这两千多名俘虏,扣除了老弱妇孺,单单年轻力壮的工匠就有一千五百多个。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虔诚的信徒,深恨李泰灭寺之仇,途中还爆发过几次暴乱骚动。

  李泰对此也并不手软,直将带头煽动的几十人枭首示众,再加上一路饮食给足,恩威并施下才将群情控制下来。

  但想完全收复人心,成为自己的忠诚部曲,仍需长年之功。李泰对此也不着急,佛陀们虽然神通广大,但也只能庇佑信徒们来生,可只要服从于他,当下就能过上好日子,孰优孰劣,各自选择。

  这一千多名工匠,有两百多个精擅烧陶冶炼并锻造器具。弘法寺铸造佛像的盛名跟那些吃饱念经的和尚们关系不大,都是他们一手一脚辛勤工作换来的。其他匠人技艺虽然不算太精,但也都能保证合格。

  除了铸造佛像之外,他们当然也能铸造别的器物,恰好是李泰急缺的人才。有了这些人才到位,白水庄的冶铸工坊明年开春就能拥有不菲的产量,李泰也就不必再四处求购军械扩军了。

  物资方面,弘法寺所得以各种金属为主。作为北地最大的佛像铸造基地,弘法寺积储的金子就有三千多斤,李泰被勒索诸多,仍能剩下千余斤,另有白银四千多斤。

  至于铜锡之类,储量则就更夸张了。单单李泰入寺时订购的那尊弥勒法相就有数千斤重,僧徒们向他炫耀的那间千佛堂所供奉的几百尊佛像加起来就是十几万斤的重量,再加上各种储料,二十多万斤都有。

  铜锡之类便于铸造加工,除了礼佛耗用之外,日常生活中也用途广泛,铜炉铜盆铜铛铜镜以及车驾组件等等。但其最重要的用途,自然还是用来铸币。

  单单李泰所缴获的这些铜锡金属,如果能够铸造成钱、哪怕是不惜工料的足重五铢,都能铸成几千万枚钱币。如果再搞点减重,掺杂点其他材料,所得更是翻倍。

  推及整个关西,可想宇文泰这一波单单所收获的铜锡物料就极为惊人,是足以进行一下货币金融改革,让铜钱重新成为关西商贸交流的稳定货币。

  李泰也询问过宇文泰有没有这打算,但宇文泰指使摇头。霸府所面对的问题诸多,货币混乱的危害程度并不靠前。

  而且想要改革货币,并不只是铸造足够的货币投入市场那么简单,还需要政府进行立法和行政等各方面的配合,没有一个稳定的社会民生基础是很难做到的。

  稍有不慎就会演变成洗掠民众财产的恶政,宇文泰现在倒是不缺钱,也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去操作,对于这事便没有太大的热情。

  知道宇文泰没有改革货币的想法,李泰便也没有留存太多的铜料金属,只留下了四万多斤。毕竟不能跟着政策再发上一笔,留下太多也没用,还太显眼。

  除了这些金属物料,寺庙中比较大宗的储蓄就是香料和染料了。李泰留下了香料两百多石,颜料五百多石。这数字看起来虽然不大,但实际的价值却远远超过了金银铜锡的总和。

  胡椒在中古时代的贵重,是人都知道,颜料的价值也同样不容小觑。

  诸如青金石、松绿石等等颜色鲜艳的矿物,既可以作为宝石装饰品,又可以研磨调制为颜料。哪怕在后世矿业发达、物流方便,价格也是居高不下,一克就能达到数百乃至上千元,在时下的价值只高不低。

  李泰这里可不是论克的,而是论石,一石一百二十斤,几百石那就是几万斤。虽然颜料的品质和价值参差不齐,但总量如此庞大,也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其他诸如珍珠、玉石、水晶之类,也有着几十箱,李泰都懒得计算其价值多少,总之就是很贵。另有上等的绫锦两千多匹,兑换成用作买卖交易的帛,又是几万匹。

  这些就是李泰北地一行、被大行台勒索过后所剩下的所用收获了,粮帛之类所获虽然也多,但实在太占地方,刨除了这一行的消耗,剩下的李泰统统上缴给了霸府。

  反正宇文泰是保证来年两座防城的花费由霸府承担,李泰也就不必留存太多,全都输送霸府,还能将物资总量给撑起来,掩盖自己私囊大饱的事实。

  总之,在搞了这一波之后,李泰可不再是之前那个整日为了钱粮愁的发慌的穷小子。

  也就是关西没有搞什么个人资产的排名,真要有的话李泰这个排名那得跟火箭一样直往上蹿,起码在这个年龄二十岁以内的富豪榜中,是敢做一做保二争三的美梦。

  哪怕是长安城里那些元魏皇子宗室们,也未必能有他这么殷实的私财家底。

  当然,他的实际财富水平还是有很大水分的。各类物资价值虽然很庞大,但本身并不是可以直接用作流通的交易媒介,而且由于总量极大且用途狭窄,一旦大量的抛售变现,必然会打底行情。

  这里就得说一句,寺庙在古代真的是最有经济头脑的一个群体,许多先进的金融和市场操作都是发源于寺庙。

  李泰之所以能在弘法寺中抄没到这么多的高端奢侈品,就是因为寺庙要捂盘托市,并且创造宗教寻求。他们控制着大宗的物资,一点点的向信徒出售,长久的收割财富。

  稀缺性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市场的需求度则来自沙门大昌的宗教环境,所以这些物料的价格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要为信仰买单。

  李泰自己要对外出售的话,实际的所得是远远达不到理论上的价值,所以要作变现便也需要一个手段包装,以期缩短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要不然,搞所寺庙?”

  这也不是他偶然的念头,很早开始就有类似的想法。毕竟寺庙搞钱那是真的快,现在又有实际的销赃需求,李泰也就认真思索起来。

  首先这座寺庙是不能在关中搞的,关中的宗教势力也有各自的区域范围,不交保护费的话,是很难搞起来。花钱的事李泰当然不干,更何况他还要点逼脸,不想给人留下一个崇佛佞佛的形象。

  如果要避开关中,那眼下他的触手能够伸到的边远地区就是陕北了。要在陕北搞的话,那思路就可以更放开一下,陕北地广人稀,能够吸引到的信徒主要就是稽胡。

  那么,搞一个刘师佛大庙对稽胡就有天然的吸引力,既能在那些稽胡豪酋处搂钱,还能增加一个羁縻和管控手段。

  至于说朝廷将刘师佛划为淫祀伪信,也不是为了伤害你们的感情,而是要规正你们的信仰。我给你们建座大寺打个样,你们以后就来这里拜,不要自己瞎搞的乱七八糟的。

  反正借此搞的肃清行动、钱都已经收到手了,那也没有必要再继续维持下去。

  朝令夕改伤害的是朝廷的威严,跟霸府、跟我李大都督都没有关系,只要肯交钱,你们就可以继续拜,我这里连礼佛的物料都给你们提供。

  李泰倒不因为出尔反尔尴尬,毕竟食言而肥,只要能吃饱、还管那些,更何况大家也不知道之前的事是他挑头。他未来要在陕北立足发展,也得注意对稽胡势力的分化统合,所以这件事是真的有搞头。

  他这里盘算着等到长安城这场风波过去,就跟宇文泰提议在洛水中游的雕阴建一座刘师佛庙,并设置一座防城在附近。到时候一手佛经,一手钢刀,就问那些稽胡部落挑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