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00 大将归府

      西魏立国以来,军政大权便多归霸府,朝廷的存在感一直都不算太高。

  不过在临近年关的这段时间,朝廷里却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一些地方上的奏书汇入朝廷有司,让清闲惯了的官员们都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原本地方上的事务都是直接与霸府对接,朝廷中虽然也设置了相关的司署,但多数都不掌事。甚至有的主官都干脆就在霸府任职,留在朝中的只是一个空衙门。

  往常没有事情还好,大家得过且过,可现在事情突然找上门,顿时就让人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要如何处理。

  这些呈入朝中诸司的文书,多数都与一个名叫李伯山的官员有关。这个名字在朝中实在有些陌生,突然出现这么多表奏其罪状的情况,必然是其人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且不说朝中群众们无所适从,长孙绍远在跑去华州台府闹了一通后,却没有得到大行台的明确表态。

  他也没指望台府能够公正裁决,返回长安后便督促诸司官员尽快审断李泰的罪状、形成具文。

  随后返京的崔谦与卢柔已经在李泰那里得知底细,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面,只是递话相熟同僚,在诸程序之内稍作阻挠,便将这件事压在诸司,无以具文呈交台省。

  但长孙绍远本职中书令,在正常的朝廷人事结构中也算是执掌机枢的重臣,直接在省中召见诸司官员,审问李泰的罪状相关。

  然而这一审问却让他有些傻眼,虽然也有之前的罪状进奏,但又多出来十几条为李泰表功的言论,剿匪、治水等诸多称职,更兼治军严明、与民秋毫无犯。

  跟罪状相比,功表数量更多,而且论述翔实,一眼望去便知并非捕风捉影的道听途说。

  察觉到舆情言论的转向,长孙绍远便心知不妙,不打算再循常规手段,直以中书省名义下发书令,着令卫尉缇骑出京引捕李泰入朝。

  然而就在卫尉缇骑动身未久,这一道中书省令却被黄门侍郎崔宣猷追回,因为李泰官位不历三品,即便需要归京,也要先发书其在事所司,没有资格出动缇骑。

  中书省令被追回后,发出的缇骑旋即便在万年县境内被京兆尹劝阻追回,因其无令出使、冒蹿郡县而被收押。

  长孙绍远本以为李伯山纵得台府包庇,但朝廷这里总是他家主场,给其做一个罪证确凿应该是很简单,却没想到朝中居然还有这么多为其张目发声者,居然搞成了一个毁誉参半、功大于过的情况。

  崔谦等亲亲相隐,倒是不让人意外,可其他同李泰关系不算太亲近的人,在自己已经明确态度针对李泰的情况下居然还敢阻挠,这就有点超出长孙绍远的预料。

  略加思忖后,他便觉得该给这些不明利害之人一点震慑瞧一瞧。

  于是在某天朝会时,他便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太尉高仲密,责怪其久不入朝、公府荒废、窃禄贪闲,提议夺其太尉公位。

  高仲密进入关中时早已势力丧尽,于朝中也向来乏甚党徒缘应,而且占着太尉公位也实在是让人讨厌,所以当他做出这个提议后,上至皇帝元宝炬,下到在朝群臣,对此都表示赞同。

  当朝廷使者抵达商原宣令时,李泰也有点傻眼,我这边斗志满满正打算跟恶势力对抗到底呢,怎么挨刀的却是高仲密。

  但高仲密自己却是看得开,反而还乐呵呵的安慰李泰道:“名不符实,灾祸不远。之前我便觉得这是一桩苦事,只因大行台恩遇厚给,不敢轻率拒绝。如今因此遭夺,于我反是一幸。阿磐你也不必因此自责,公位于我何加?居此和善乡里,盛享荣养趣味,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李泰本来也觉得高仲密这个太尉公位做不了太久,但突然就没了,还是有些意外。

  虽然太尉等诸公早已经沦为荣衔,但毕竟地位还是摆在那里,许多人一生都难以企望。长孙绍远一言便废之,这威风可是抖得太大了。

  显然这件事是霸府默许的,否则单凭长孙绍远也做不到。可是宇文泰这么给长孙绍远添油加火,难道就不怕弄巧成拙、不好收拾?

  除非宇文泰有后手安排,本就打算在这个节点撤下高仲密、换上自己的人。

  但就算是这样,李泰还是有点不自在,臣等正欲死战,主上何故放水?你让长孙绍远抖得太猛,真把我磕碰着怎么办?

  他这里隐有忿忿,若干惠的来访倒是给了他一个答案。

  “你存放我处的资货,我给你运送回来了。恐你这里耳目杂多,便暂先收放在白水庄上,稍后你着员点收一下。”

  若干惠来到商原之后,先跟李泰交代一下事情,转又指着他笑道:“我真是佩服你小子,大行台如此注视之下,竟然还能收留这么多的私货!换了别个,即便有这份胆量,却也没有取悦主上不作追究的智慧啊!”

  李泰自觉得宇文泰心狠手黑、对自己诸多敲诈,但其实感受最深的,还得是他们这些北镇乡党们。

  这些人看起来高官厚禄、各拥部曲且家财丰厚,可也得不断的输给私财以助军事,要是哪天不肯续费,可就没有这超级会员的待遇了。

  李泰此行所得资货,分给了若干惠一成已经让他眉开眼笑,被宇文泰勒索走六成,也让其对李泰格外宽容。

  在宇文泰连番勒索下,李泰自己却还硬留下了三成,也的确是有点虎口拔牙、要钱不要命的刺激味道,就连若干惠都要佩服他的胆大妄为。

  但这件事说穿了其实也没什么,宇文泰缺钱不假,也爱勒索属下,但他还真就未必明察秋毫、锱铢必较。李泰也缺钱,但随着势力渐壮,也不会细致到连每一匹战马的饲料多少都要密切关注。

  这笔资货本就是计划外的收益,有则固然好,没有也不必惋惜。李泰只要保证自己截留的比上供台府的少,就算来日被人告到宇文泰面前也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我给你再捞更多。

  “临近年关,诸事繁忙,我此处也并不急用,使君本不必如此急促。”

  李泰这里还在邀望京中风波动态,一时间倒也没有精力分配这一批资货,便笑语说道。

  “尽早交还,图个安心。这笔资货实在太厚,留在我处难免心烦啊。”

  若干惠先是叹息一声,旋即又说道:“何况此番归来,明年我还未必重回北华州。”

  “使君在镇才只一年,怎么便要离任?这是又要高升?”

  李泰听到这话也颇感意外,若干惠这种级别的调动肯定不会太随意,既然这么说了,那情况必然是八九不离十。

  若干惠闻言后便点点头,脸上也难掩喜色:“这一次应该不会再转镇地方,应该要与你家太尉公同班了。邙山旧战,六军伤亡惨重,今年情势有缓,须得建制补回,需要知兵者在事提领。”

  李泰听到这话便有了然,宇文泰今年实实在在的发了一笔,当然是得尽快转化为具体的势力。邙山之战中六军几乎都被打残,当务之急自然是需要重新建立起来。

  这两年大阅虽然也招募了许多的豪强部曲,但具体的战斗力却参差不齐,特别今年的表现更是暴露出诸多弊端。所以重建组织与指挥系统相对更加完整周全的六军,也是当然之选。

  若干惠作为宇文泰的乡党大将,被召回霸府主持六军的补充扩建,倒也正合其宜。

  不过很快李泰眼神就变的有些古怪,我高二叔刚被撤了太尉你就回来,难道就是为了给你腾位置的?

  不过当他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若干惠却摇了摇头,又略显失落的干笑道:“顶替高太尉职者可不是我,李景和也要回朝入府,共掌军事。”

  李泰闻言后才知错怪了若干惠,原来真正要顶替高仲密官位的竟然是李弼。如果李弼担任太尉的话,那么这一次的霸府扩军就应该是以李弼为主、若干惠为辅了。

  这个人员配置,倒也将宇文泰的真实心意略作表露。

  虽然表面上与其武川乡党很亲密,但实际更信任的却另有其人,所选择的两个人,李弼不是武川出身,若干惠虽然出身武川,但却年资最短。

  六军作为霸府直领的核心武装力量,宇文泰还是不放心交给赵贵、李虎等几个柱国选手。李弼虽然也是柱国,但却是作为代地武装首领与其硬的不得了的军功为依仗,跟宇文泰之间构不成乡情资望的竞争。

  两员大将入府掌军,同时又计划加给公府之职,再联系宇文泰针对长孙家搞的算计,看来这大统十年的末尾,他是要在军政两个方面都更进一步啊。

  不过若干惠突然离开了北华州,还是给李泰带来不小影响。他本以为若干惠还得在北华州待上个一两年,自己正好背靠若干惠在陕北发展,等到若干惠离开时,也能营造起一个不薄的基础。

  如果继任者关系不好,甚至于敌视李泰的话,那他在陕北的发展也将会大受影响啊!看来还得给北华州找一个合适的人选继任。

  一念及此,李泰顿时觉得自己真是为霸府操碎了心,官位不大却什么都得想到,就连州刺史的人选都得他来拿主意。操心操力的,宇文泰却还总是勒索自己,这老大当的属实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