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20 钱贱如土

      “情况不妙啊!”

  李泰站在城南邸前,望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心情五味杂陈。

  之前他在市里遇见的那招揽生意的看客名叫刘珙,服务的确热情周到,不只将他们需要采买的粮食杂货一次备齐,而且还主动带人送货上门,并约定旬月采买都按时送到,让他们不用再麻烦的往来市场。

  但这么热情周到的服务,价格也是不菲,这人统共送来一家人一个月的口粮和时鲜蔬菜之类,而李泰他们则花出去一百匹绢加一斤八两的金子。

  这个价格究竟是贵还是便宜,李泰也无从判断,因为关中根本就他妈没有一个标准的价格尺度!

  除了送货上门之外,这人也送了李泰一堂关中的经济课。

  自五胡乱华以来,天下分裂数百年之久,天下乱了多久,关中就乱了多久。频繁的政权更迭,不独极大的伤害民生,也让整个关中的钱币体系几度崩溃,信用力几乎已经消耗殆尽。

  刘珙告诉李泰,关中还在行钱的时候,便同时存在着汉五铢、魏五铢、后赵丰货钱、太和五铢、永平五铢等等各式钱币。除了官方铸造的这些钱币之外,诸州各境还存在着大量的私铸土钱。

  这些钱币大多粗劣不堪,减重严重,即便一时有好钱发行,也多会被牟利者消融重铸成减重恶钱。

  虽然说乱世之中人命很贱,但谁也不是傻子,愿意将自己劳动成果换成一堆恶钱。所以渐渐的,铜钱这种货币就退出了交易市场,大家宁肯将布帛撕成一条一条的进行交易,也不愿意去换根本花不出去的恶钱。

  几年前,西魏朝廷倒是铸了一批新钱,但同样成色很差,主要是为的盗版东魏的永安五铢去河东、河北等地扫货,顺便赏赐功臣,流入市场的份额很少。

  宇文泰赏赐给高仲密的,主要就是几年前新铸的盗版五铢,大概是因为东魏防范太紧、实在花不出去,一次就赏赐了五十万钱。

  那钱李泰也看了,真是打水漂的好东西,砸在水面十几个漂就是沉不下去,基本上可以说就是废钱。

  货币购买力骤降,这是东魏西魏、乃至于之前的北魏都要面对的问题。

  最近几十年间,购买力最高的还是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所铸造的太和五铢,一度达到两百钱一匹绢的程度,但太和五铢也只在洛阳地区流通。到了别的地方便盗铸严重,各地仍行私钱。

  当然,西魏也有用钱的场景,但主要是官方的强买,而且通胀非常严重,较之太和年间溢价十几乃至几十倍,钱价甚至比同等量的铜价还要低廉得多。

  这也实在是一大奇景,铸钱是为了赚钱,结果搭上人工冶料,最终成钱还不如原始的铜料值钱,可见北朝的货币政策已经被玩的多坏,群众都已经到了见钱色变的程度。

  宇文泰统共赏赐了五十万钱,账上花去两万多,李泰再翻计簿才发现,花出去的这些钱也不是用来买东西了,而是供佛了。可见佛门终究觉悟高,大家都不愿意要的恶钱烂钱,他们也一概笑纳。

  那个刘珙倒是表态他也可以收钱,但只能用来买卖牛马羊等牲畜和草料。

  他也没有隐瞒自己销钱的门路,那就是运到陕北诸州,那里杂胡成群且多城民,几乎没有耕织产品的产出,谷帛价格奇贵,城民们要生活只能用钱交易,所以各种牧产也只能用来卖钱。

  李泰倒是不知道北方几州物价高低,但刘珙开出的价格他却不能接受,一头小马驹就要三万多钱,羊价倒是低一点,但也要数千钱。

  四十多万钱听起来不少,但也只是几筐而已,李泰宁可丢在家里,也不想做这个摆明了的冤大头。钱花不出去,那他们这点家底能够动用的便只有金帛了。

  金子在关中虽然不是流通货币,但在河西那边颇多胡商,使用金银钱交易,只要买卖做的够大,倒也不愁花不出去。

  言谈中,李泰也盘问出这个刘珙的底细,其家乃是洛水西岸南白水县的大土豪,家有良田百数顷,送来邸中交易的基本都是他家自产,这更听得李泰心动不已。

  “华州居,大不易啊,果然种田才是未来!”

  李泰心里感慨着,转身归邸,前堂见到高百龄迎面走来:“十三郎,货类都已经入仓。但这样委实不是长久之计啊,那刘珙所言的买卖,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李泰闻言后便直接摇头道:“这些士伍我自有用计,绝对不作发卖!”

  之前刘珙入宅来,见到宅中站的满满当当的士伍人丁,便提议购买一些,用谷米支付,既裁减了养家压力,也多一份进项。

  但李泰却直接拒绝了,说他双标也好、假清高也罢,他能接受别人赠送士伍给自己,但却不想贩卖人口谋生获利。

  且不考虑是否尊重人权这一问题,那刘珙肯开出可观的价格购买士伍,可见这些人力也是大有可图,关中乡里劳动力仍有不足。

  西魏朝廷财政捉急,实在没有多少财货奖酬功士,所以赐给士伍一直都是一项重要的内容。因此贺拔胜、若干惠等大将们各自都拥有不菲的士伍人口,随手赠给李泰几十个也不心疼。

  但无论任何时候,人都是最宝贵的社会资源。

  那些大将征战在外,不暇仔细治业,所以感觉士伍臃肿、是个负担。可等到对外战争稍有停歇,他们有精力广置产业、利用人力的时候,未必就会这么大方了。

  高欢为什么能在河北成就霸业?就是因为接收了被尔朱家视为负担、头疼无比的六镇镇民,东魏的军事力量始终压过西魏一头,也正是因为大量的六镇镇民留在了河北。

  “长久城居无事,的确不是营家的善计。既然西朝已经授给田园,我打算明早就带领一批士伍出城、就食乡里。眼下已经到了四月初夏,农时入尾,错过这一季的农时,接下来维生势必更加艰难!”

  晚饭时,李泰跟高仲密讲起他心里的打算。

  “阿磐你既有这样的长计,我也不阻你。幸在所去也不是远乡,如果有什么困难,归邸来告即可。”

  高仲密虽然不问家事,但也见到一次采买就花了这么多的家底,也不再信心十足的说什么一年生计无忧,说完这话后只是捧着酒杯默默独饮。

  西魏官方虽然禁酒,也不向民间售卖酒曲,但能管到的顶多也只是城中市场里。

  如果不追求品质口味,私酿酒水的技术门槛也不算高,高仲密正饮的酒正是这次交易里刘珙当作添头赠送的。

  既然高仲密也不反对,事情就这么敲定下来。

  清晨时分,吃过早饭后李泰便再将部伍召集起来,挑选了八十名壮丁、二十个妇女,作为第一批随他前往城外庄园的随从。这些人要么忠诚可靠,要么劳作技能丰富、能够第一时间投入生产中。

  “二十柄刀、三十杆枪杖、十张弓,帐幕、毡具、火钻、砺石等杂类也已经备齐,车到就可装行。另有野宿所需的其他物类,名目细列,就乡采买,十三郎一定收好。”

  高百龄一遍一遍的检查着行装,李泰看着那些装备,便觉得此次出城像是打家劫舍而非入乡种田。不过考虑到关中民风的彪悍,带上这些武装也算有备无患吧。

  高仲密心情正值低落敏感,伤离厌别,虽然起的很早,但却不入前堂,只着员叮嘱李泰入乡后第一时间遣人归告。

  行装太多,家中车驾不足,需向城南领民都督府租赁,远程计日、近程计里,倒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不过也是同样的不收铜钱,以布帛支付。

  可见西魏朝廷的确是不讲究,破钱自己都不肯收。

  除此之外,领民都督府还提供另一项服务,那就是金银兑换。

  关中贵金属并不流通,李泰想在乡间采买物料工具,必然要准备布帛。

  高仲密提供了五斤金子作为种田基金,李泰在领民都督府兑换了三斤,却只得到五十匹帛、一百二十匹布和二十斤绵。这价格是高是低,自然无从计量,但想到西魏朝廷的穷困模样,显然是不会让利于民。

  上午时分,领民都督府租借的马车发配过来,并不是制式官车,而是征用入役的民夫和车具。李泰看到这一幕,又不免感慨无论什么时候还是官府好,这无本买卖做得舒服。

  装车停当,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出城,随行的还有一位武乡县县吏,负责与乡里接洽并丈量给赐的土地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