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02 潼关下囚

      潼关东塬居然已经出现东贼谍子,顿时让整个关城内外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许多已经招抚入营的西军军卒们纷纷离开营垒去张望打听。

  李泰一行三十多人,衣袍凌乱、鼻青脸肿的被两百多名西军军卒押上土塬。

  之所以队伍规模翻了一倍多,那是因为刚才在塬下时不巧有十几人同他们站的太近,也被当作同党一并抓捕起来。

  当然也是因为在关键时刻,李泰大喊一声:“活口功大,斩首不足分功!”

  他本意是怕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抽刀拔剑当场砍杀,这一喊也唤起了周遭西军败卒们将功补过的念头,使得场面一度混乱至极,他们一行虽然转眼成为阶下囚,但也好在都保住了小命。

  一名骑士用长矛挑着刚刚驴背上缴获的一领甲光闪闪的细铠策马招摇,并指着拘押队伍中的李泰大笑道:“这东贼小将竟有这般精甲,官品一定不低!”

  塬上围观众人见状,既是羡慕又不乏惊慌。

  西朝向来贫弱,哪怕是军中高级大将所被往往都是旧甲,也因此有许多将领战场遇险而被当作小兵错过而捡回一条命的事迹。

  因此在战功中也有一项内容就是缴获甲杖军械,如果品质够高,所得赏赐远胜于斩首之功。

  细铠是介乎鳞甲与扎甲之间的一种全身甲具,养护较之鳞甲方便,形式较之扎甲美观,本是南朝刘宋宿卫制甲,防护力强又轻便美观,后来北朝洛阳羽林禁卫许多中层将领也多配此甲。

  眼前这一具细铠,样式周正且还保持着极佳的金属光泽,在这些西军将士们眼中,自是第一流的精甲。单只缴获这么一领精甲,功劳就足以换取十名战俘士伍给使或半顷良田,自是让人羡慕有加。

  但反过来再一想,这东贼小将装备如此精甲,在东军必然不会位低,这种等级的将领都已经追至潼关,东贼大军还会远?

  “难道恒农王使君战没了?这不能吧……”

  “那小将,你年岁仍小,不知人间许多欢趣滋味,千万不要顽固求死!见到将主速把你军军情奏告,宇文大行台最是仁义,非但不会杀你,还会赏你田宅女眷安家关西!”

  我奏告你姥姥啊?

  李泰低头走在队伍里,听到周围传来议论声,一时间也有些欲哭无泪。

  他家祖上也做过北魏大将军,记忆中那领细铠是这前身家传,却不是东魏朝廷配给,因为离家仓促,和他老子只是高仲密私人招募的幕僚,都没在东魏朝廷挂上名号和官身。

  “阿郎不要怕,军汉贪功误会,见到他们上将说讲明白,误会自然解开……”

  家人李渚生凑上来低声安慰两句,旋即便被押送的军士喝骂扯开。

  李泰听到这话,心情却更苦涩,之前听到西军士卒喊叫高仲密被此方左军统帅赵贵抓捕,他便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邙山大战西魏算是输惨了,无论是迁怒、还是推诿罪责,高仲密这个直接引发两国大战的降人都是一个绝佳的对象,自己等人作为高仲密僚属,还能落到好处?

  乱世里,兵马地盘才是根本,有了这些你是豪杰,没有这些你是个啥!侯景凶悍不凶悍?一朝失了河南地,到了南朝也只是丧家之犬,被南梁萧衍作为跟东魏谈判的筹码。

  高仲密能力威名都远逊侯景,侯景到了南朝起码还一路折腾到建康,他可不记得历史上邙山大战后高仲密还有什么事迹!况且就算高仲密还能折腾,也解不了自己当下这危困局面。

  就算他能凭着历史先知的优势,见到对方主将告知高欢不会乘胜追击,对方相不相信自己还在两可,关键邙山之战的大失败已经成了定局。

  “请问这位军主,此间镇守是哪一位大将军?”

  生死攸关时刻,他努力压下心中惶恐情绪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眯着刚才不知被哪个混蛋封眼锤砸肿的一只眼,转头小声询问身边押运的一名西军军士。

  “怎么、到现在还想打听我军军机?告诉你又如何,此间将主是我主公若干领军!”

  那西军军卒没好气白他一眼,继而冷笑道。

  若干领军?这他妈到底是名词还是量词?你们西军小卒口风都这么紧吗,说了又好像没说!

  李泰不敢再多问,只是低头认真细想。

  他自己的知识储备并不支持这样精确的检索,而前身的记忆留下的资讯更少,有关西魏方面人事有印象的只有一个首赴虎牢接应的行台尚书、开府李远,还有就是曾并肩作战并将他们抛弃在恒农的开府于谨。

  不知这军士所答若干领军里包不包括李远和于谨,于谨那个不讲义气的老狐狸就不说了。

  前身记忆里对这个李远印象还不错,见面就热情的攀亲戚,只是老头子李晓对其比较冷淡,想来这个李远应该只是乱世出头的豪强冒认陇西李氏。

  但李泰对这个却不在乎,若李远恰好就在城里又能救下自己,那他一定会谨代表陇西李氏李泰分氏认下这个亲戚!

  还得认李虎,这可是个粗大腿!如果能跟李虎叙上昭穆,谁大谁小都是赚的,想想未来一窝李唐子孙都是自己晚辈,还挺带感!

  对了,他此身名叫李泰,还跟李世民他儿子重名。算了,还是且论当下,我喊李虎大哥,你们喊我祖宗。

  正遐想之际,潼关关城已经到了,李泰正打算抬头看一看这千古名关的风采,却被人按着不能抬头,就这样被押进关城里。

  关城里较之嘈杂的塬上气氛要压抑肃穆得多,几个被误抓、一路上大喊冤枉的西军军卒这会儿也不敢再发声喧哗,倒是有了几分军令森严的味道。

  关墙内有军官立定,见到他们一行进城便喝阻问话,了解到事情原委后,关内军官脸色也是一变,指了指李泰沉声道:“把这贼将独引入堂,其他杂属拘在侧栅分别审问!”

  说罢,便有关内两名劲卒提着更加坚韧的绳索再将李泰捆缚一番,然后用杖叉在他腋下便往关内衙堂拖行。

  “贼将望似年少,却还临危不乱,有几分胆色啊!只不过我军法刀锐利,任你如何强硬也是枉然!”

  那军官见李泰并不惊惧哀求,一时间也是略感诧异,旋即便冷笑着不无威胁道。

  李泰闻言后嘴角又是一颤,生死当前他怎么可能不害怕,只不过现在心里荒诞感居多,既因他的穿越,也因这些西军对他身份的误会。

  事关东贼追兵的军机,军官也不敢拖延怠慢,很快便带着李泰来到衙堂,并请衙堂两侧护卫亲兵入内通禀。

  “蠢物、几个拙笔蠢物!我言说不够明白?如何不能成书?”

  李泰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姿势被叉立在衙堂外侧,被捆缚得头颈都转移不便,强忍疼痛之余,还在思忖该要如何自救,衙堂里却传来一串暴怒的喝骂声,还夹杂着几个鲜卑俗语的字节。

  他前身是懂得鲜卑语的,毕竟北朝鲜卑统治年久,虽有孝文帝移风易俗,但乡野下层的鲜卑人也并未完全汉化。高欢等北镇军头们入主河北后,河北之地胡风更浓。

  高敖曹威名赫赫,别人包括高欢在他面前都不乱说胡话,但作为其小迷弟的前身显然还不具备这种威风震慑,日常也就难免要接触到鲜卑言语和风俗。

  所以李泰听是听得懂鲜卑话,只是不会说,前身既以华国衣冠自诩、从不口出胡声,至于他、言辞上那就更陌生了,就算听得懂,也要在脑海里绕上几道弯才能略可分辨。

  衙堂里那将主胡言汉话的喝骂声,李泰听得没头没尾、不甚明白,却也担心稍后这团怒火会不会迁怒发泄到自己身上来,可是接下来又响起一连串的喝骂,却陡地点燃了他心里的希望之火。

  “恒农兵少,王思政力弱难当,辜负大行台留后重用并不意外。关东、长安,哪处不能埋骨!纵使东贼追及,也不可怕!我只恨赵贵这个狗贼,弃军先走,累我右军功败垂成、孤军陷阵,还要抛洒儿郎热血,为他遮阻追兵!可恨、可恨!”

  亲兵入内通禀,堂内喝骂声更加暴烈,而廊外的李泰在听到这话后,眼神陡地一亮,想到堂内将主是谁。

  若干领军,原来真的是若干领军!

  西魏东魏邙山之战,过程曲折离奇,交战双方各有令人闻之扼腕、功败垂成之憾。也正因此,战争的过程及与战人员的表现也向来为人津津乐道、议论颇多。

  这若干领军若放在别处,李泰还真不知道,可若摆在邙山大战中,再听到对方的喝骂声,李泰顿时就想起来了,其人正是西魏右军督将若干惠!

  得知对方身份之后,李泰脑海中顿时灵光一闪,不暇仔细思索,当即便大声喊叫道:“同志为友,同仇为亲!某与将军并恨赵贵,请为书其丑劣、发扬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