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96 深明大义

      北华州州治杏城外,外出迎接的若干惠部将远远见到李泰便抱拳笑道:“郎君来的正巧,主公前日刚刚归镇。”

  李泰闻言后也哈哈一笑,并诸随从与若干章一起入城。在刺史府中别堂共坐闲聊了好一会儿,若干惠才得暇前来相见。

  “小子脚程真快,你不来见,再过几日我也要南去。”

  彼此已经熟不拘礼,若干惠坐定下来之后,又指着他笑道:“听说你在南面剿匪正欢,怎么有闲来见我?是放心不下卧熊岭那支部曲?”

  “求见长者,心诚意切,可不是顺道偷闲。”

  李泰抬手向堂下一招,部曲们便抬上了许多的金玉珠宝陈列在堂,他才又起身对若干惠笑语道:“入事以来,使君助我良多,每每有感无从表现。因见达摩渐壮,想知不久之后便该有佳讯入户访问。使君待我如子侄,达摩视我为兄长,于情于理不可喑声,凭物表情,使君一定要笑纳!”

  若干惠看到这么多的珠宝财货,又听到李泰那借口,一时间也是愣了一愣,但片刻后陡地沉下脸来,有些不悦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说?那小子若真成家自立,你不扶助我也要入户扰你。可若是因卧熊岭人事,这番表现就是多余!你可以直赴彼处询问,我有没有刁难你部属?”

  “共作经事诸多,我难道还不知使君何人?卧熊岭人事,我放心托付,不须多问。今次来访,也不是为的此事。只因频频滋扰,愧疚难当,所以借此些许浮货,遮掩一点力疲势弱的丑态。”

  若干惠这人是真能处,李泰每每求助,心里都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

  若干惠听到这话后才神情稍缓,直望着李泰发问道:“你又做了什么事?这些礼货我先不收,得听听你事情是难是易!”

  人跟人交往,本就是一个不断了解加深的过程。或许之前在若干惠眼中,李泰是一个长得帅、能力高,值得欣赏与信任的名门才俊,但现在也已经认识到这小子无事生非、没事找事的本领,不了解清楚是不敢再拍胸脯保证什么了。

  “事情也并不困难,只是新在北地收缴到一批物料,属员正在运输此境的途中。人物繁多,须得接应,故来使君处求个方便助力……”

  李泰话还没讲完,若干惠便皱眉问道:“你不是在华州剿匪,怎么又去了北地?若只是人物输回,渭北道途平坦,为什么要取道北华州崎岖山路?你又惹了谁?”

  李泰听到这话后便干笑一声:“使君真是英明,见微知著……”

  “不是见微知著,只是经多见惯。老子执一军州,尚且不如你行道一程扰众深广。北地与你有什么人事利害的牵扯?彼处官吏们不阻你入境,那也是注定今冬必得多事!”

  若干惠又冷哼一声,虽然东夏州清剿贼胡斩获颇丰,但他过去这将近两个月也是忙的脚不沾地,连大阅都没参加上,不敢再小瞧这小子搞事的本领。

  李泰听到这话又是一乐,你很了解我吗?我去这一趟可不只是给北地官员们找事,连远在长安的人都给惹了。

  “台府柳郎中受使外出,但却在北地出了意外,故而求告于我……”

  他将自己帮助柳敏追讨物资的经过讲述一番,若干惠听完后才点点头,一脸早有预料的表情笑语道:“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你,你们扰完即走,却将乱局抛给当郡官吏。是担心渭北还有匪踪不靖,所以取道此处?

  后路已经行至哪处?三千人马前往接应够不够?但我这人马出行的费用须得你来承担,能让你这样谨慎求助,收获必然不少!”

  “倒也不尽然如此,还有另一桩隐情……”

  李泰倒也不是在若干惠面前耍花枪,只怕一口气全都说出来让他有点接受不了,稍做铺垫后才又把误打误撞抄了长孙家寺庙的事情讲出来。

  若干惠听完后果然瞪大眼,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是故意的吗?”

  李泰一脸无辜的摇摇头,并作叹息道:“就是这么巧,我能不知上党王家资望深厚?更何况两家彼此还有瓜葛故情,若知彼处详实,怎么敢轻作冒犯!”

  这话倒也不全是假的,李泰也是在抄完那寺庙财物、归途之中,才想起来他们家跟长孙家还有点亲戚。

  这事搞得,以后亲戚见面都有点没话说。按照常规逻辑来说,如果不是李泰这种仇富仇的有点心理扭曲还无法无天的人,普通人真不会这么干。

  若干惠先抬手吩咐若干章外出招聚人马,同李泰部曲们西去接应,然后才又说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既然是无意间的冒犯,也不是没有说和的余地,我共上党王族类几员也曾有共事故谊,你如果有心修好,且备厚礼,趁元月大朝时咱们共入京畿登门道歉……”

  长孙氏因于元魏皇室系出同源,所以其族属多担任禁卫将官。若干惠旧曾担任领军将军统率六坊禁军,与他们家有些交情也是正常。

  尽管如今元魏皇统已经暗弱不振,但总还没有彻底倒塌。对于长孙氏这一鲜卑名门贵族,若干惠也是高看一眼,下意识的便不希望李泰与其家彻底交恶。

  但李泰也压根就没有要息事宁人的意思,真要想的话,不愁没有递话的人,也不必再来麻烦若干惠。

  “虽然事起于误会,但却很难从善解决……”

  李泰又将那寺庙中抄获的物资种类跟若干惠稍作解释,若干惠当然也很快就领会到内中隐情,眉头便深皱起来,意识到这件事的复杂,显然不是赔个礼道个歉就能解决的。

  “物事若循渭北运返,途中但遇阻挠,则就难免张扬于众、再难遮隐。”

  李泰又长叹说道:“我虽然未以良善而称,但也深感匡道中兴之艰难。贼势雄大猖獗,忍见畏威而不畏德者不乏,若再将此事张扬于外、引生旧年万俟普父子投贼恶事,我罪责几深事小,朝廷体面将置何地?”

  两魏对峙这些年,彼此人员互相逃窜之事不乏。东魏有高仲密进献虎牢,西魏也有司空、秦州刺史万俟普父子投向东魏,这在当时让本就势弱的西魏形势一时间更加的雪上添霜。

  李泰讲到这里便觉得自己真是深明大义的表率啊,苦一苦我没关系,但却绝不能让咱们朝廷上层的裂痕暴露于人前。

  大行台这些年已经维持甚艰难,我如果再揭发长孙家竟然随时准备跑路,大行台的脸面又往哪里放?这些赃物我含泪吞下了,绝不能让外人看咱们笑话!

  若干惠听到这里也点点头:“伯山此言是稳重持计,此事的确不宜曝之人前。但上党王家那里……唉,他们若能大度忍让自然是好,但若真使气不忍、偏要将小事作大,道理曲直也不惧与之一辩!”

  李泰对此深有同感,旋即便又说道:“途中我已经着员去信京中故旧,京中如果有什么人事纷扰,不患无所援应。使君既已离开朝堂,大不必再回卷事中。”

  他之所以取道北华州,倒还真没有要把若干惠拉下水、共同对抗长孙家报复的意思。长孙家资望虽高,但影响力主要还是集中在长安朝廷内,但对霸府和地方的影响力则就非常有限。

  只要李泰不浪的去长安显摆,长孙家还真的没啥有效的报复手段。就算在朝中发难,李泰在朝中也不是没有喉舌援助,毕竟他们陇西李氏在北魏也不是白混的。

  入关的世族本就势弱,李泰如今的势位虽然不算翘楚显著,但也已经是锐气难藏的霸府新贵,年轻一代的头面担当,是有不小的包庇价值:他还是个孩子啊,你们跟他计较啥?

  到北华州这里来,他主要防的还是老大宇文泰。

  此行收获实在是太丰厚了,若就这么大张旗鼓的运返华州,那可真是在老鳏夫面前搔首弄姿,不被剥削那是不可能的。宇文泰虽然大发一笔横财,但谁会嫌钱多呢?

  所以这种事还是得宁让人知、莫让人见,入了自己口腹的那才叫饭菜,无谓到宇文泰眼皮子底下考验人性。

  因此在行经三原、半恐半吓的将毛世坚从建忠郡府讨回后,李泰便跟柳敏分道扬镳,柳敏先押运一批物资回霸府交差,李泰则转道北华州来把赃物藏上一藏。

  饶是若干惠已知李泰此番所获颇丰,可当物资人事真正进入其视野中时,他仍忍不住瞪大两眼感叹道:“这全都是你此行所获?北地沙门竟然如此富足?”

  李泰闻言后也是一乐,这当然不是常态了,关键还是他剿灭的那座弘法寺是北地最大的佛像加工基地,再加上长孙家预留后路的确下了血本,换了别的寺庙未必会有这么大的收益。

  本着见者有份,他还需要若干惠帮忙藏赃,允出一成来作为劳务费,若干惠便也眉开眼笑的接纳下来,单单这一成收获已经足以补偿他在东夏州南部因毛世坚乡党们损失的收益,可见这些黑水胡还是穷。

  李泰来到的第二天,宇文护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北华州城,一脸严肃的说道:“大行台知伯山访游长乐公处,着其速速归府,迟必重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