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93 披甲灭邪

      敲定了这桩交易后,李泰又顺势提出参观一下寺庙的要求。

  那老僧也并未拒绝,贴心的安排几名擅长言谈的僧徒作为向导并沿途讲解。

  这寺庙范围极大,大体可分为讲经宣法、供奉佛物、僧徒生活与仓储生产等几个区域。抛开一些不对外开放的私密区域,供奉佛物的殿堂最是宏大,几位僧徒也在极力向李泰推荐介绍他们的招牌产业展示区。

  “京中虽然不乏佛法高深的大德高僧,但若讲到对佛尊法相的供奉,寺中也自有独到之处。此间千佛堂所供法相之多,诸处多有不及!”

  李泰听着僧徒殷勤的介绍,迈步走入一座建造的高大宏伟的殿堂中。

  但从外边看去,这殿堂较之长安城中的皇宫大殿都不遑多让,内里则就更加的别有洞天。放眼望去,到处都摆设着大大小小的佛像,各自造型别致精美,用料也都不尽相同。

  李泰见到这一幕,也大生叹为观止之感,转又问向几名僧徒:“若于此间礼请法相,需作几分施给?”

  面对这难得的豪客,几名僧徒倒也不讳言之,直将各种佛像不同尺寸用料的价格都介绍一番。

  李泰在听完之后,大感这买卖真是做得,此间所供奉佛像未必有一千尊那么多,但若都按照僧徒们介绍的价格发卖出去的话,绝对是一笔令人垂涎惊叹的巨款。

  “寺中造像诸多,请问这些金铜物料需从何处取得?”

  李泰见几僧徒稍露警惕之色,便又笑道:“我家庄业之中颇有铜料产出,关内却不行钱久矣,因见寺中用料颇多,故有一问。”

  几僧徒听到这话神情稍缓,却也没有更作追问,明显对此兴趣不大。

  李泰见他们神情如此,便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入寺以来虽然还没有发现什么确凿证据,但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寺庙必然有涉罪案。

  这么大的寺庙,本该是信徒出入频繁的香火胜地。但李泰他们一路行来,却见不到多少信徒进拜,而且寺庙有种防备森严的感觉,似乎暗里绷着一根弦。

  既然以铸造佛像作为主业,但对原料来源却讳于言之、不肯深谈,李泰主动递上话柄,他们都不好奇追问,所需要的物料总不可能凭空产出。

  尽管也不排除李泰先入为主、推论牵强的缘故,但来都来了,有没有枣先打一杆子再说。

  李泰又在僧徒们的引领下游赏一番,傍晚时分,寺庙中响起了雄浑响亮的钟声,僧徒向李泰解释这钟声是在召集寺中僧人聚在一起晚课梵唱,并邀请李泰同往。

  李泰也想看看这寺中具体人员多少,于是便跟随前往寺庙大殿前的广场上。等他们来到的时候,此间已经聚集了许多的僧徒,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

  时下沙门倒是还不流行寸发不留的发型,倒是见不到一大片光亮脑壳的画面。

  李泰作为寺中贵客,被安排在讲经台旁边的一排坐席中。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些男女信众端坐在这里,瞧那模样应该是左近的大户豪强们。

  李泰坐定之后,察觉到当中有几人对他们一行颇为警惕,不断的审视打量。但他仍是一副目中无人的纨绔做派,学着李雅的桀骜模样,对此不予理会。

  晚课梵唱进行了半个时辰,李泰瞧着广场僧徒信众约莫有两千多人,单单壮年的沙弥僧兵就占了一半还要多。这还不包括工坊的匠奴与山下的僧祗户们,若全累加起来,单单这一座寺庙,怕是就得拥众大几千。

  看到这寺庙人势之状,李泰也不免暗叹一声,一座寺庙便已如此,可以推想整个关西沙门势力有多雄壮。最关键的是,他若直接引兵来攻的话,一时间可能还真的攻不下这座寺庙。

  怪不得西魏政府这么缺钱,都一直拖到北周武帝时期才开始向沙门下手。

  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力和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作为支撑,全面推行灭佛政策不说对世道造成多大动荡,单单寺庙本身就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啊。宇文泰虽然跟高欢斗的有声有色,但也只敢切香肠似的打打秋风。

  晚课结束后,李泰并诸随从又被引回客舍中。

  之前那名老僧随后走入进来,告诉他已经按照要求将那尊铜像移下山去,明天钱货交易完毕后,便可以即刻起运前往长安。

  老僧还一并送来许多酒肉食料,时下沙门并无严格的口腹戒律,饮食倒也颇为丰盛。

  李泰却还担心寺庙跟自己玩阴的,拉着老僧同席畅饮一番,对方吃过的饭菜他才肯入口。

  席中老僧也不无暗示希望现在就盘点一下李泰带来的那些物货,李泰自然不会遂其所愿,打着哈哈岔开话题,拖上一会儿之后干脆装醉撒起了欢。

  老僧见他已经醉的有些放浪形骸,自己也渐渐有些酒力不支,只能先行起身离去,但在院外还是留下了两百多名僧兵把守。

  等到老僧离开,李泰眼神顿时恢复清明,一边着令张石奴等各自入舍披甲,一边着员将院外僧兵唤入,金银滥洒院中,喝令这些僧兵们斗酒争抢。

  这样的娱乐活动没人能拒绝,更不要说这些僧兵本也不是什么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精兵,很快便加入进来,没有了酒便角抵竞技,整个院子里都洋溢着欢乐的笑声。

  瞧着气氛差不多了,李泰也借机起身离席,入内披挂甲胄,等再持刀行出时,风格较之前已经截然不同。

  有几名僧兵察觉异态,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正待喝问究竟,左近客舍门户一起打开,早已武装整齐的部曲们将诸僧兵围在当中。有人刚待呼喝示警,迎面便是一箭穿喉!

  旋即僧兵们便奔走呼喊起来、场面一时间乱作一团,但在外面听来,跟之前的嬉戏欢闹也没有太大区别。

  李泰刀劈数名挥杖来攻的僧兵,那血淋淋的画面让左近观者都噤若寒蝉。

  “佛陀慈悲、救济穷苦,今日故来借使一些物料。尔等若不想疾去往生,速速弃械入屋,否则今日并在刀下超度!”

  李泰挥刀一斩,又将一名僧兵断头,然后便大声喊话道。

  一些惶恐僧兵闻言后忙不迭丢弃手中器杖,直往那些客舍中跑去,但也不乏仍自斗志坚定、要以命护法者,那在面对全副武装的甲兵围攻下,自然只能是求仁得仁了。

  很快,院落中两百名僧兵或死或降,场面被控制下来。

  李泰先着张石奴率领三十甲员去攻占白天已经观望清楚的钟楼,自己则提刀拉出几名僧兵俘虏,刀置颈上喝问道:“旬日之前,尔等僧徒可曾往三原去?那些官兵物料今在何处?”

  几名俘虏闻言后顿时脸色大变,至此才明白李泰一行真正目的。

  “没有、没去……不知!”

  一名僧兵开口否认,但话一出口,头颅便滚落在地,胸腔中喷出的血水直打在旁边同伴头脸上,那人顿时吓得委顿成一滩烂泥,颤声道:“物料都在寺后、官兵埋在了东谷……”

  李泰听到这话,神情又是一凝,指令一名随从继续审问详细,自己则带领五十人冲出院落,已经可见许多僧徒在寺庙中惊慌奔走,凡所有见形成阵列的僧兵,即刻便率众冲杀上去,一连冲溃了几队,骚乱已经扩及到了整座寺庙。

  许多睡梦中被惊醒的僧徒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仓皇间下意识往讲经台广场冲去,一些高等级的僧人和尚也来到了这里,大声呼喊着约束群众。

  当李泰率众来到钟楼下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几百名的僧兵,正在挥舞着刀枪拼命的向上攻打,张石奴等人抵挡的也很是辛苦,身前脚下已经堆满了尸体。

  李泰正待率众杀上前去接应,两侧墙头上流矢洒落,上百名僧兵分在两侧引弓乱射,让人寸步难行,只能无奈撤出。

  “郎主且攻别处要害,仆等在此据守,贼声绝难发出!”

  火光中张石奴见李泰率众几次进攻都被打退,便大声呼喊道,手中大刀奋力亦砍,直将两名僧兵都劈成两段。

  李泰眼见后方又有手持刀枪的僧徒呼喊冲来,便也不再于此恋战,率众直接扎入散乱的僧徒人群中,挥刀劈凿出一条血路,循着白天的记忆又向寺中仓储地点杀去。

  “快上、快上,夺回钟楼!派人骑马去告乡里,让诸乡户速来救援!”

  几名平日里姿态雍容的老僧,这会儿也是一脸的惶恐惊容,发出各种应急的指令。

  此时的山道上,已是马蹄声雷动,柳敏一马当先,不断催促甲卒们加快脚步。道途中有见仓皇出逃或是报信的僧徒,直接引弓射杀,一路冲杀进了寺庙之中,并与潜伏在此的几员内应汇合,循着指引便往寺庙内杀去。

  这寺庙诚然是人多势众,但也鲜有遭遇如此惊变,并没有一个灵活有效的指挥调度,尽管各处不乏形胜建筑,却是不能有效布防。当这千数名强卒杀入寺庙中时,形势顿时变得更加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