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88 分一杯羹

      佛教之入中国,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但一直到魏晋之世,都没有受到大范围的推广传播。

  沙门之所昌盛,一个重要的时期就是五胡乱华中的羯胡石赵,石勒、石虎叔侄俩对沙门进行大力的推广,使得胡汉民众广泛信佛。

  特别是石虎这个五胡时期最凶残暴虐的暴君,对沙门的发展可谓是居功至伟。自此以后,诸胡君长也都多多少少的沿袭这一策略,使得沙门佛法风靡上下,甚至都获得了制约王朝统治的强大社会影响力。

  李泰之前向宇文泰提议,以刘师佛这个特殊人物为突破口向沙门下手。

  但宇文泰在实际的执行中,却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不独将刘师佛这个稽胡高僧作为打击目标,还将后赵与胡夏时期出现的一部分宗教形象一并囊括。

  如此一来,既扩大了对沙门的打击范围,又避免了阻力的增加。

  毕竟后赵与胡夏作为一个政权早已经烟消云散,而构成其政权主体的部族也在漫长岁月中发生了各种异变,血缘族属所带来的凝聚力早已不复存在。

  目标增多了之后,稽胡也就不会感受到太强烈的针对性。毕竟遭殃的并不只有他们的刘师佛,一个人倒霉起来真的会怨天尤人,可如果一批人倒霉,就成了理所当然了。

  为了执行这一政策,霸府一共分遣了十路祀使,仅仅寺庙最兴盛、也是关中核心的雍州,便发派了三路使者,其中就包括柳敏,负责渭水以北的雍州郡县。

  大行台对于此事自然是重视得很,不只关乎到重要的意识形态统合,还能创造切实可观的收益。柳敏却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出了岔子,情况的确是很严重。

  李泰并没有急着答应柳敏的请求,而是在稍作沉吟后才发问道:“这一批物料由哪部人马负责护送?货资多少?哪处遭掳?可知贼部去向?境中有无防戍布置?”

  他虽然没有立刻答应,但发问如此具体,也不是推诿敷衍的态度,柳敏这才恢复了几分镇定,将思绪稍作整理后才说道:“唉,也是我大意了。因见行使顺利,便贪快分一别部巡视咸阳北境几县,着其月尾于渭北冯翊郡治汇合、同归华州。

  入境等候却失期数日,使员寻找竟不见踪迹,大约是在三原与莲勺之间。此部使员大约六百人之间,百名骑兵配甲、弓刀亦足。即便仓促迎敌、力战不胜,也不至于全无招架之力,西北即是鸿宾栅,东去则栎阳防。失踪之前,还遣员呈其事簿……”

  说话间,柳敏便将一份计簿递到李泰面前。

  李泰接过这文书展开一览,一搭眼便有些挪不开视线,直叹这些沙门真他妈的有钱!

  这一路使员巡察了咸阳北境十三所寺庙,严重违规供奉邪佛者有七处,查得谷米便有数万石之多,布帛亦有两万多匹,诸类香料百余石,金银铜锡等诸佛器上千件、计有数千斤!

  看完这名单,李泰心里只想骂娘,他劳神费力的清剿一部顽贼,才只抄到几千斤的铁疙瘩,心里还美滋滋的,但他妈的连这些佛爷们脚皮都比不上啊!

  怪不得佛经里都讲五百强盗成佛,这特么干什么钱途更大,还不一眼分明!

  感慨过后,李泰的眉头也微微皱起,觉得事情有点难办。

  这么多的物料要作运输,也是挺困难的一件事。文书中也有言,是就境征用了三百余车并两千多名役夫,再加上六百名护卫,这就是三千多人马的大队伍,目标决不可谓小,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实在是太蹊跷。

  如果是在边境地带,重物诱人的情况下,遭到劫掠甚至毁尸灭迹,倒也挺正常。

  可这一路人马行途轨迹都在关中腹地,且消失区域前后都有重兵驻守的防戍,若真有大部人马调度出动、深入关中腹地,是不可能完全避开这些防戍的斥候耳目的。

  “这随行的六百名护卫……”

  略作沉吟后,李泰又发问道。

  柳敏知李泰言中所指,闻言后便连忙说道:“有五百名咸阳乡兵,另百骑则是我亲信乡徒,是决计不会监守自盗!唉,除了心忧失职,我也深为这些乡徒担忧,他们耶娘将子弟托付于我,如今却生死不知,若是不能把人救回,我实在没有面目归见乡亲……”

  见柳敏所言这样笃定,李泰便也不再细问下去,但心里还是觉得这件事监守自盗的可能最大。

  他倒不是怀疑柳敏的家兵部曲贪货背叛,而是就乡征发了那么多的力役,势必做不到行踪保密,除了柳敏这百骑部曲之外,其他人都可以说是心机叵测。

  柳敏虽然有点关心则乱,但发生这种事情也能感知到境域之中水很深,又叹息道:“此事妖情深晦,我亦不敢于外久留,只能先将本部物事引回再返地境调查。我今尚有部曲三百余众,实在是有些微弱怯涉,只能求告伯山……”

  李泰也能体会到柳敏眼下的困境,这件事若经公查办,会事涉雍州、北雍州两州诸郡,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柳敏办事不利的罪名是瓷实的。而且如果风波闹大,影响到毁佛政令整体,那柳敏的罪责更深。

  可要是私下查办,柳敏本身的势位和实力都不足。他们这些河东豪强虽然乡势雄大,但在关中能够动用的力量却非常有限,且人事关系主要集中在霸府,无论在西魏朝堂还是地方上,都乏于呼应。

  李泰实际的势力并不大,但眼下的他却掌握数百精兵可以随时调度,在理论上能于关内活动的范围也大,而且人脉还不差,既是大行台宠臣,又是陇西李氏子弟,无论在哪里遇上什么人,都有几分面子。

  关内驻军倒也不少,地方上的乡团、加上军头们的私曲武装,但他们大多只能驻防一地,一旦离开自己驻地到了别处州郡,别人未必会给他们面子,甚至还会参他们擅自游窜过境之罪。

  柳敏在事霸府数年,同许多将领也都交情不俗,但在暂不惊动大行台的前提之下,一时间能够想到的最合适人选也只有李泰了。

  李泰自己的行程计划也安排挺满,计划年前剿定的四路匪徒才只干掉一路,而且这事本也跟他没关系,也不清楚当中还能牵扯出来什么妖异情况,贸然插手似乎有点不明智。

  但他在稍作权衡后还是点头道:“前所受惠良多,柳郎中今日亲自登门诉困,于情于理我都应该仗义相助。职内尚有几事需要处理,柳郎中能否缓我两日?两日后咱们即刻出发!”

  柳敏听到这话后又是连连道谢:“冒昧来求,已经是失礼。伯山你事业新兴,必然繁忙,尚肯施手搭救,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

  彼此议定之后,柳敏便共其部曲暂居行署中,李泰则又快速处理起案头事务,分遣使员告诸郡县、剿匪事宜暂且押后,又着员往北州去将毛世坚召回、约定于三原县中汇合,再给长安城中的表哥卢柔去一信,让表哥补上一个遣使自己巡察郑国渠的书令,免得落人话柄。

  署中杂务虽多,倒也用不上两天来处理,但柳敏一来求告他就动身、总显得自己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而且这件事势必不可能是边远外州人马能入境做到的,作案者多半就潜伏在境域附近,他们连作案的第一现场都不能确定,追查起来势必更加困难。

  这么大一笔资货,无论分赃还是消化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可能还会警惕有加。可若时间拖长,内心就会松懈,露出更多破绽,比如梁山好汉劫了生辰纲之后去感谢宋押司。

  李泰之所以应下此事,固然是因为看中与柳敏之间的交情,对方开出的价码也不低。

  须知不久之前他还向河东人家订购了一千人次的弓刀器械,这些器械现今都已经进了自家仓库,又让李泰背了一笔债务。现今柳敏开口就要免除,他再剿上几路匪徒,恐怕也没有这么大收获,可见河东人家的确财大气粗。

  除此之外,那就是李泰自己也想分一杯羹了。之前大行台存意回护,不让李泰插手此事,李泰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他也只是抄了敷城郡乡里一座野庙,虽然收获可观,但心情也尚可控制。

  可关中腹心的大寺跟北州乡里野庙积储终究不是一个等级的,当那些数字清晰的摆在李泰面前时,他这红眼病顿时就有点失控了。

  仅仅只是咸阳一部分寺庙就已经收获如此惊人,这整个关西一口吃下去,宇文泰还不得上天啊?

  之前他是想插手也插不进去,可现在有了机会,若不狠攥两手油,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

  失物追回太早,留给作案者的销赃时间就太短,便不好中饱私囊。可若是在外边留上十天半个月乃至更长的时间,折损多少谁又能说清楚,老子能追回来点已经算是精明干练,就算一点也追不回来,那也错不在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