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84 军纪严明

      入冬渐深,荒野里草木凋零、人迹罕有。

  陂塬南侧分布着一片村庄,乡人屋舍零零散散的分布在背风向阳的沟谷间,约莫有两三百户的样子。

  山溪转流处分布的房屋最多,瞧着有四五十户。有妇人在篱墙内架起纺车,承着热力稀薄的阳光仔细纺麻,旁边有半大的孩童翻晾着夏秋时节收割的干草。

  有几家屋前还架着鸡舍,当鸡舍里传来母鸡咯咯叫声时,孩童们顿时竖起了耳朵,斜眼细瞟,若发现户里大人并不关注,便悄悄向鸡舍凑去,但往往手都还没探入其中,头顶已经出现一双虎视眈眈的大眼,刚刚产下表皮温热的鸡子交公不说,还要承受大人的几记抽打。

  哭哭啼啼的孩童抹泪出门,还要提着木楔子在干涸的河床周围摸挖埋在地里的草根,挑出一些尚算软嫩的草根喂给腹部鼓胀却瘦骨嶙峋的羊。

  村庄中央摆着石碾石臼等物,尚算力壮的庄人们在这里排队给谷物舂碾褪壳。石磨石碾全靠人力推拉,几头毛色黯淡的耕牛驽马则由人牵引着,来回踱步踩踏粪堆。

  在这村庄的小广场一角上聚集着最多的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一个火堆大灶,大灶上架着陶瓮,里面熬煮着味道辛烈刺鼻的黑色胶汁,但仍冲不散贪暖的人群。胶汁冷却后就会变得粘稠,涂抹在器物上可以防火防水。

  灶下的草木灰也不会浪费,细末晒取出来装在抹了黑漆的木匣里,留作日常洗衣濯发。其他的则同干粪拌在一起,储作来年开耕的肥料。

  人有三急,火堆旁取暖的群众不时有人站起身来,表情不自在的挤出人群往家跑去,一脸轻松的返回后却已经挤不进最近火堆的位置,只能无奈的蹲在外围,等着里面人忍不住腾出位置。

  “族老怎么还不回来?今年到底还要不要向山贼交供?九月杂调加重,今年再供可要艰难……”

  有庄人望着村口说道,顿时便引起人群里一片叹息。

  “不是说有外州的强兵入境,要铲除龙州的匪徒?要真除了大患,自然不用再供,被掳走的儿郎兴许也能救回……”

  “龙州匪要真能轻易剿定,至于为害几年?怕不又是哪部军汉没了过冬的食料,入乡来扮个样子,才好催缴粮货。这些贼兵,比匪徒还乏信义,哪怕救回了乡里儿郎,也得拿粮货几石去赎!手脚健全还好,若残了躯体,回来也是个拖累!”

  不怪乡人薄情,实在这世道苦难太多,哪怕老实本分的守在乡里,活上一天都让人有偷天窃命的侥幸。

  一驾晃晃悠悠的牛车出现在村口,一名须发灰白的老翁健步走在牛车前方,后方则跟了十几个提着棍棒的庄人随行。

  眼见庄人们围聚上来,老翁将手里木杖一横,大声道:“唤了名的,上前领物。黑狗,盐半斗……”

  庄人们依次上前领取物资,有人已经急不可耐喊话道:“族老,今年剿匪有了结果没有?”

  “龙州匪没了,马金龙并他几督将都被扒皮抽筋,挂在了城楼上!”

  一名随从外出的青年庄人一脸兴奋的喊叫道:“这次来剿匪的官军可真凶猛,据说是从苦桑岭一路拔寨硬攻,只用了不到两天就攻破了马堡老巢,那马金龙被抓时,听说还光溜溜的蒙头大睡呢!”

  庄人们听到这话,顿时笑逐颜开:“老天总算开眼,收了这群恶贼,今年咱们总算省了供奉!”

  但也有人不无忧愁道:“欢喜的太早……马匪众数几千,官军得多少人马打出大胜?不得足食,他们怎么会走?大户们可不会捐物养兵,还是得下民加调!”

  “这话可错了!这一路官军据说只有五百,是一位神勇大都督统率,整整五百个手脸都不外露的铁兽,莫说几千,几万贼众也能杀个干干净净!郡府还特意张榜,这路官军乃是义师,不会勒取乡人粮货,灭贼即走……”

  听到外出庄人如此呼喊,村民们却是一脸惊诧:“天下还有这样的仁义官军?”

  那族老抬手制止了众人议论声,又沉声道:“官府告令,今冬无征,领了物的各自归家!”

  见族老都这么说,庄人们才松了一口气,各自欢笑着领取了派发的物资然后便陆续散去。

  境内匪患被扫除,郡府又无作加征,免了这双层的盘剥,总是一件值得大大庆贺的好事。

  但还是有几个庄人敏锐察觉到族老面有忧色,便刻意留下来,待到村民们散去后才凑上来,有些忐忑的小声问道:“族老还有什么忧事?是不是石奴他们……”

  那族老听到这话,眼神陡变锐利,不让他们继续说下去,继而才又叹息道:“周主簿召我入衙,告是这路人马要从咱们张原离境,要我家供给草谷马料。”

  “这周主簿着实可恨,旧年争水虽然打死他族几人,但咱们也给了补偿。如果不是松龄公率子弟战死关东,这南白水有他家逞强之地?把咱们赶下塬来不只,这些年县里什么苦差都要派发我族!”

  有庄人听到这话,顿时恨恨说道。

  另有人则说道:“若仅仅只是草谷马料,虽然为难,但族人们紧聚一下,倒也能供得上。七郎不是说,那队官军只有五百人?”

  那族老闻言后冷哼道:“老子活了一甲子,见过由官做贼的,见过由贼做官的,但不管是官是贼,却没见过不舔血的!官军过境,总是一劫,又是一部剿匪大胜的骄兵,索求怎会简单?族里重货转藏起来,留十几口羊,他们若还不满,老子一条老命交上!只是切记,不要告诉石奴他们!”

  村庄内众人听从这族老吩咐,忙不迭动员村民藏匿庄中粮货储蓄。当得知将会有官军过境时,刚刚略有欢颜展露的村庄顿时便又笼罩在一片阴霾中,午后甚至飘起了一阵冰雨。

  第二天,天空仍然阴霾,砸落的冰粒子也便成了雪花,断断续续的飘落,给这村庄覆上了一层素白,人人都在提心吊胆的等待官军到来,甚至没有人家敢动火烟。

  上午时分,村庄外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十几名庄人簇拥着那族老站在村口,神情忐忑的翘首以待。终于,有二十多名身裹厚厚披袍的骑士们出现在视野中。

  待入近前,一名巾布裹脸的骑士向着庄人们喊话道:“某等乃入境剿匪李大都督部先驱,此处庄主可在?有没有收到县衙供物的命令?”

  “老朽便是庄主张鹤,昨日入衙听受命令,归后便着庄人筹备,草谷物料已经收聚庄中,请将军入庄查收!”

  那族老连忙走上前去叉手说道,骑士闻言后便点点头,翻身下马示意庄人引路,带着十人入庄查看。其他骑士则绕庄奔行一遭,将这村庄周边地形察视一番。

  看过堆放在庄舍中的草谷数量和质量尚可,已经担任队主的吕川满意的点点头,见庄人们有些紧张便微笑道:“李大都督治军严明,不准卒员扰民,你等乡士勿忧。草谷物料尚算周全,另有一事还要有劳庄主。”

  虽然他表现的很客气,但庄人们却不敢怠慢,那族老连忙上前垂首道:“将军还有什么吩咐?”

  “归途逢雪,本部行装却准备不足,仍需毡裘诸物御寒。庄中若是有储,需筹借百领,若无请别处转借。待本部停驻此间,再共庄主细算所费。”

  听到这话,庄人们先是松一口气,旋即却又提起心弦。若只是一百领毡裘倒也不难,他们村庄上千口人丁,勉强可以凑得出。可问题是,要求真的这么简单吗?

  他们也经历过,过境之兵尤甚于匪,大队人马还没有入庄便又提出新的要求,眼前这兵长看起来客气,但若是不能满足的话,必然就会翻脸无情。

  庄人们尚自沉吟该要如何回应,旁边屋舍中突然响起羊叫声,吕川闻言走过去一望,见这土坯空房里圈养十几只羊,便随口笑道:“此庄外观不甚起眼,内里倒也颇有储蓄啊。只是这些羊贴膘不多,还要细养才能过冬啊!”

  这话只是随口一说,但诸庄人闻言后却是神情大变,族老连忙上前顿首道:“这些生羊,是庄人倾家贡献慰劳将军等。物虽然不多,但已经是庄人竭力能给,恳请将军能……”

  吕川闻言后脸色陡地一沉,抬腿将这族老踢翻在地,旋即便怒喝道:“拿下这作威恶豪,大都督明令凡有借我军势勒取乡里者,有见必惩!将诸庄户聚此,公审此獠!”

  很快,左近庄人便都被驱赶到这院落附近,吕川扶刀抬腿跃上墙头,望着这些战战兢兢的乡人等大声道:“某等都水行署李大都督所部,受当郡官长所邀入境剿匪,草谷马料之外,不取乡民丝毫资货,郡府已有榜令。尔等乡人勿以为扰,乡贼已经收监,若有因此受勒损货者,入前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