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80 商原募兵

      晨曦微露,霜气正浓,四野的乡人们或负重徒步、或拖拉着牛马车驾,要去塬上赶一个早市。

  可当来到塬下大道上时,乡人们才发现这里已经是车马云集、拥堵异常。

  “今天又不是望朔大市,怎么这么多人聚在这里?”

  有乡人爬上道左大树,见到队伍前方排的一眼望不到头,便满是疑惑道。

  旁边有人闻声便作笑语:“老兄想是近日不常出门,河渠板书和市中榜文可都通告了几天,塬上庄主李郎又荣迁大官,要在今天考校乡里儿郎们的技能,挑选能人追从入官呢!”

  “又升官了?这李郎已经是洛水的河伯,难不成竟有做了统率水陆的神将?”

  有乡人闻言后便打趣道,他们未必明白朝廷名爵官职的意义,作此戏声来表达自己的惊诧。

  “什么河伯神将!李郎新在北州猎杀了几万贼胡,长安城里皇帝陛下都到渭北迎接,贼胡人头堆积的京观连渭水都给截流,十几里外都能望见!这样威风的大功,能不赏赐?所以李郎便做了洛水的大都督,地上生口、河中虾蟹都要听从号令!”

  如此渲染夸大的乡里传言自然引起一些乡人的质疑反驳,只道哪有斩首几万那么多,渭水见涸也是时令缘故,怎么可能是被人头堵的!

  皇帝陛下还在宫殿里,几十个美丽宫女轮番喂食抹了蜂蜜的烤羊肉,也根本没有冒着严寒去渭北迎接李郎。

  那被反驳的言事者自然不肯服输,指着对方便冷笑道:“你这老汉又是什么公卿大官,知道多少朝廷大事?乡里那些大户不比你精明,他们都把子弟争送李郎门下,反倒你这自家三亩薄田侍弄不清的拙物嘲笑别人无能!”

  这话可真是说的有理有据,让人无从反驳,毕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里农夫,超过自己认知范围的事情,究竟比山大还是比天大,那真是谁声高谁有理。

  坡下群众们还在七嘴八舌的争论李郎的功勋势位究竟多大,坡上许多从昨晚便已经赶来的乡士们开始排队入庄。

  有人环顾塬上众多前来参加选募的乡人们,忍不住感慨道:“塬上见征者怕是得有三千多众吧?年中当郡冯太守家在南五泉选募乡勇备参大阅,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见征者才只两千几人,商原新征第一天便有了这么多人。冯太守家世代当郡大户,一年以前,谁又知商原李郎是谁啊!”

  “这能怪谁?乡人难道不知谁善谁恶?冯家多年的豪强,却只懂得自己风光,每年凿窟事佛,多少乡亲被征劳破家,也未见享受庇护!李郎入乡年余,盛造产业惠及乡亲,领修河渠泽被乡土,更有上位的高官提携赏用、还奏免了整县乡人杂征,人心不是土石,能不感知恩义?”

  也有人叹息道:“若真讲论乡里德义,李郎未必独冠,毕竟在乡年短。冯氏虽然德性刻薄,但旧年赤水蜀过河扰乱时,他们也是悍拒了多时,保全了不少乡人。终究还是人望高处,冯家寒素门户,征用只是下卒,李郎却是世家名族,追从效力前程更好!”

  这话题就比较现实、深刻了,乡人们未必人人操戈好斗,但今年大阅前州郡官府与乡里豪强上下配合、大有扫地为兵之势,有的地方为了凑足参阅人数,小户独丁都不能免。

  扩军的氛围已经形成,无从依仰的乡人们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既然避免不了,选择一个前程更好又能体恤下员的主公依从,也算是诸害相权取其轻。

  李泰相较于那些乡境豪强,还有一层出身世族名门的色彩,这是魏晋以来便形成并不断加强的世俗价值观,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乡人们的权衡取舍。

  更不要说他势位步步高升,俨然已是从乡里到霸府都脱颖而出的世道新锐。再加上都水行署与渠盟的两下配合宣传、广而告之,号召力自然便体现出来。

  校场上,几口大铁锅架在熊熊燃烧的灶台上,里面熬煮着整架的肥羊,油花浓厚、热气翻腾的奶白汤水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见征的乡勇,来此处列队,每人半斤羊肉、两枚笼饼,饱食登场!”

  庄上掌事敲打着铜锣维持秩序,一边拿秤分肉一边大声呼喊道:“香热的肉饼,我庄人尚且分享不足!主公关怀,怕你们饥饿不勇,稍后登场若辜负了美食,老子饶不了你们!”

  乡勇们在这食棚里排队领餐,吹着热气大口饮吃,吃饱喝足后便抹去嘴上油花,斗志满满的往那征选校场走去。

  李泰并没有第一时间来到校场,吃过早饭后便来到塬东等待,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有一队人马从华州城方向的山道上赶来。

  商原庄上这一次征募乡勇搞得如此声势浩大,闻风而动的当然不止左近的豪强乡户们,还有一些州郡官员们得知此事后也先后使员表示希望能列席参观。

  这些人自然也不是为了单纯的凑热闹,境域之中将要有一股新的武装势力产生,无论他们是否兼领军事,也都想探一探虚实,毕竟日后是免不了要打交道的。

  甚至在正式扩军之前,李泰便已经着令李渚生造访左近郡县官衙,提议联合剿匪。一些对此感兴趣的郡县官员,难免要派人过来看一看李泰究竟有没有这个实力。

  彼此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对面已经有一骑策马先行过来,马背上的郑满脸色兴奋得有些潮红,远远便呼喊道:“郎君,章武公宇文使君也在后队之中……”

  李泰听到这话也是一惊,实在没想到自己招募部曲居然惊动到宇文导。现今宇文泰还在巡视河防,宇文导则留镇霸府,居然还能拨冗来此,可是真给面子。

  他也不敢怠慢,忙不迭打马直迎上去,彼此还有一里多的距离,他便翻身下马、立于道左,等到宇文导入前,便抱拳道:“未意章武公大驾亲临,乡居简陋,未暇盛礼迎接,恳请见谅。”

  “不告来扰,份属厌客,李郎你今日必然事务繁忙,不必以我为意。”

  宇文导对李泰点头一笑,示意李泰上马,然后才一同往庄上行去。

  这一行看客们除了宇文导之外,还有多名郡县官员。当县的武乡县令杜昀带着县尉、主簿等主要属官都赶来捧场,别县也有派人前来,诸如左近的华阴、南五泉、白水、澄城等诸县,皆有属员到来。

  一行人入庄的时候,已经到了上午时分,校场外等待选募的乡勇已经聚集了两千多人,在校场外粗成列阵,队伍中交头接耳、人声杂乱,直至李泰等人进入校场,杂乱人声才稍有收敛。

  见到有这么多乡勇见征,那些参观者们也都不免大感惊讶,武乡县令杜昀更是直接感慨道:“李郎入乡以来,常有恤顾乡里的善行,往年情势散于乡野,如今号召聚众、验证此时啊!”

  “关西乡人慷慨仗义、知恩图报,我区区一个事中后进能积恩多少?无非是乡人们知我得大行台赏用,平日患于乡情不能上达,爱屋及乌、今日聚于我处捐身报效!”

  若在场都是寻常宾客,李泰倒是不会太客气,乐呵呵承认他就是这么一个擅长沽名钓誉之人,可现在有宇文导在场,那当然得低调做人,我只是一个仗着大行台普施恩义的小角色。

  宇文导闻言后便也笑语道:“行台执命,在职宣令者不乏,但能让群众周知广应者,可谓称职称允。众口铄金、群情不伪,李郎便是此类啊!”

  说话间,一行人登上校场的看台坐定,随着李泰举手发令,负责选募乡勇的部曲们才开始进行工作。

  校场外围设立着一道栅栏木门,木门前竖着一根木桩标柱,乡勇们依次行过木桩前丈量身高,有的被放入校场,有的则被在门外阻退。

  宇文导见到这一幕,便转头问向李泰:“此番征募,标高多少?”

  “五尺六寸。”

  李泰回答道,而听到这数字后,在场众人包括宇文导都神色一变,旋即便皱眉道:“太高了吧?”

  按照西魏的尺度,五尺六寸相当于后世的165厘米,这在后世倒也算不上多高,但在物质条件匮乏的如今,却足以将七成应征的乡勇给筛选出去。

  “彼类既然来见征,便是将性命寄我。征选或可将就,但赴阵则直分生死。若所选募不能得当,上辱国威,下害人命,我亦俯仰皆愧,情难自处。因此不敢贪一时之势众,唯望所选尽皆良材。”

  这当然是场面话,实际的情况是,在陕北同稽胡交战一番后,李泰越发有感兵贵精而不贵多,盲目扩编非但不能有效壮大势力,真要遇上什么艰难阵仗,反而有可能身受其害。

  而且眼下的他资本仍然未称深厚,能够聚养的甲兵有限,当然要从严挑选、宁缺毋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