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79 分地而治

      李穆离了好远便下马,阔步走向站在庄园门口迎接的李泰,两手抱拳、一脸喜色。

  “郎君你真是矫若游龙,踪影难觅啊!前赴行署,被告知已经归城,入城访问高太尉,才知正在乡居,辗转几处,总算追赶上来!”

  待入近前,李穆用吐槽的语气向李泰表达他这两天殷勤走访的态度。

  李泰闻言后便笑语道:“这几日的确是有些忙碌、行踪不定,武安公若要相见,使员走告即可,何必劳行啊!”

  “那就太失礼了,门仆身贱口拙,岂足表我谢意!”

  李穆连忙摇头说道,继而又向李泰深作一揖:“主上前事告我,惊喜之余也倍感羞惭。我所欣喜者,不只在于得授重职,也在于郎君视我为可相谋共事的良友知己!前以浅拙轻狂示以郎君,常自悔……”

  “武安公昂藏丈夫,若仍只是执著前事,那我也要懊悔所荐非人了!前言守望相助、共荣于世,我也常常于怀自警,故而主上垂问时,当即便想到了武安公,言理已经极深,临事也必能切实。”

  李泰见李穆还要旧事重提,便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转身将之请入庄中。

  “唉,是我量狭拘泥,不该再纠结前事。但谢意却是真的,空口无凭,此情必于后事之中有所表现!”

  李穆又连忙说道,对李泰的感谢溢于言表。

  也无怪他作此姿态,一州刺史位高权重、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李穆之于宇文泰虽有救命之情、是其绝对的心腹,但想要出镇方面,资历和能力上仍有一道坎,这一步何时能迈过去,则是不好说。

  一州刺史主掌军政、号为方伯,也是强臣大将的一个标志性履历。李穆就算享极恩宠,如果没有这样的履历,仕途上的进步空间也不会太大。

  他们家虽然一门三杰,长兄李贤坐镇原州老巢、次兄李远镇守豫西前线、李穆则为台府亲近武官,内外势位皆有可称,但在最近情况也发生了一些转变。

  不久前大行台将镇守东面的蔡祐召回、转授原州刺史,接替了李贤。这虽然也谈不上是针对李家的打压,但也在隐隐示意李家在原州的根基势力太过雄厚了,需要稍作均衡。

  李家总要对此稍作回应,最好的做法无疑是将一部分乡势人马转移出来,以示没有割据原州的想法。

  但李远坐镇的义州离乡太远,且豫州豪强们也都各有势力范围,没有大战发生的情况下贸然增加部曲驻兵,难免就会群众相疑。

  李穆在这时候被任命为东夏州刺史,这就让乡势部曲有了一个极佳的安置地点,既不必盘踞乡里引人侧目,也不必远投别处寄人篱下。

  东夏州胡荒严重、秩序几无,对别人来说或许还是一个险处,但李家本就是原州大豪强、部曲众多,其所世居的高平镇也是杂胡聚居的地方,同这些胡部打交道有着丰富的经验。

  而且东夏州本地的稽胡势力接连遭受重创,李穆担任东夏州刺史后,还可以将一部分原州胡部调迁彼处,在北州开辟新的势力和影响范围。

  再加上李穆出任东夏州,是李泰这个陇西李氏嫡系成员所举荐,示好意味满满,也就难怪李穆如此兴奋了。

  入庄之后,李穆便见到仍在同李泰庄人交接搬运军械的李屯等人,见到那么多的甲刀武器,李穆不免有些好奇,便发问道:“郎君庄上何以置备这么多甲刀?”

  李泰闻言后便笑语道:“之前白水大阅时,主上着我沿洛水修置三座防城,蓄兵防备贼乱。孤独开府知我势弱,故而赠给这些甲马器械以助经营。”

  李穆听到这话后,顿时也流露惊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那些精良的甲马武装,半是羡慕半是狐疑道:“此间物事,尽是独孤开府所赠?早闻独孤开府豪义之名,但却没想到、没想到竟与郎君如此情深……”

  “也是爱屋及乌,旧曾承蒙故贺拔太师偏爱提携,因此故情,独孤开府也对我恩义施舍。虽然受之有愧,但也的确用度拮据,便也厚颜恭受下来,心怀感恩、以图后报!”

  李泰又开口说道,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并不时给李穆一个飞眼,你瞧瞧人家独孤信多仁义厚道,给了我这么大的帮助。你也别嘴上说得好听,但却口惠而实不至,给啥我受啥,不挑!

  李穆闻言后又感慨两声,他久在台府六军掌兵,甲马器杖倒是见过不少,但那却都不是他的。

  当他见到李泰一次收礼便是数百人的精良武装,心中也是羡慕不已、眼馋得很,并也意识到自己两手空空的来登门道谢,的确是有点不好意思。

  但他于户中年龄最小,家资产业也少有过问、掌管不多,一时间倒也不敢轻言做出什么许诺,只将这件事暗暗记在心里。

  李泰原本还要留李屯等人酒食款待一番,但李屯见他有访客到来,便推说还要返回复命,便率部离开了。

  生受了如此一份重礼,李泰也不能无所表示,便又入库挑拣一番,搞了几车庄中自产的货品作为礼物,着员送去独孤信家里。

  等到忙完这些后,李泰才又返回中堂招待李穆。

  李穆自觉得有点丢面子,于堂中稍显坐立不安,待见李泰行入后便连忙站起身来,又没话找话的指着李泰案头堆积的那些文卷笑语道:“郎君可真是勤恳啊,哪怕怡然乡居都不忘审办事务,怪不得凡所在事都事绩优秀、领袖于同流!”

  “不负恩用是为下者的本分,不值得夸耀。”

  李泰闻言后便微笑道,示意李穆入座,自己也坐定下来,抬手收起那些文卷后又说道:“不过案头这些纸字,武安公倒是误会了,并不是什么事务相关。长乐公寄子我处,不敢负此托付,每日安排学业,今日趁闲就案过目几眼。”

  “原来是这样……”

  李穆闻言后便尴尬的微笑两声,但旋即便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又问道:“原来郎君庄上还兼给少辈讲学?名族显学,天下知名,长乐公寄子于此,可谓用心精明啊!”

  “学而益智知礼,但能达此二者,倒也无谓学之显微。我于事中也只是一个晚辈后进罢了,家学渊深、未得一二,不敢称为人师表,但有相善者循情托付,自当尽力从善教之。”

  李泰随口回答道,示意门仆收起若干凤的试卷,又望着李穆笑语道:“武安公既已得任,拟定几时赴镇?”

  李穆收起思绪,略作沉吟后便回答道:“我知东夏州胡荒不浅,既然受任,自然越早赴镇越好。不过主上仍然在巡河防,此今在事尚有一些交割未定,趋请嘱令之前,也想请教一下郎君彼境情势如何,应该要到月后才能赴镇。”

  李泰听到这话,更觉得自己没有选错搭档,起码李穆在就任之前会来问一问如何配合自己行事。若换了别的资望更深的北镇军头,他们未必会关心自己有什么想法。

  李泰便将他在陕北一番见闻讲述一番,并说了一下北华州和夏州两部人马仍在东夏州境内分头围剿稽胡。李穆晚到一段时间也好,不至于彼此发生什么争执。

  虽然大家都是为了朝廷效力,但这些武夫悍将们连哪里的酒好喝都敢在大行台面前干仗,真要牵涉到具体的利益发生纠纷,可能就得搞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

  李泰短期内的主要任务是扩充自己下属的乡团武装,顺便清剿一下洛水下游的盗匪,在把白水建造起来之前,都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东夏州方面。

  不过李穆既然来问,总得把彼此的职权范围划定一下,于是他便又讲了讲自己要在洛水和库利川之间修渠的计划。

  东夏州的军政大权自然归属李穆这个正牌的刺史,但这修渠的工程并不需要刺史府负责,相应的渠道管理和因此产生的利益回报,自然也要归属都水行署。

  李穆本身就乏主政一方的经验,对这个问题也不纠结,李泰提出来的时候他便点头答应下来。

  库利川本就是北华州与东夏州的界河,他如果要插手直接管理的话,职权上不免就会与北华州的若干惠产生摩擦冲突,有李泰在当中作为一个缓冲,对彼此也是一个好事。

  这方面敲定下来,其他倒也没有什么需要深作讨论的了。东夏州的统治基础实在太差,郡县多是侨置,籍民几乎不存。

  留在郝仁王堡垒中的毛世坚等人,李泰暂不打算接引回来,等到河渠修建完成后,他打算将另一个防城就安置彼处。

  借着库利川,他便可以将自己的影响力直接延伸到黄河附近,兴许还能跟河对岸的吕梁山势力来点友好切磋。甚至如果有机会的话,过河翻越吕梁山,到老大哥贺六浑的晋阳城下转一转,唱上一曲《敕勒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