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73 设防白水

      寒冬时节,早起耍练一番武艺,归舍后再喝上一碗热气腾腾、软烂浓香的羊杂汤饼,李泰不由得感慨这才叫美好生活啊。

  他这里都吃完了早饭,下属们许多都还没有起床。窝在河边吹了几天的冷风,吃住都是煎熬,好不容易有了舒适的住所,一个个都睡到了日上三竿。

  李泰坐在庄园中堂里写了半天的计划书,睡的眼皮浮肿的下属们才陆续入堂。

  待人员到的差不多了,李泰才又问起这段时间以来的行署事务。

  行署创建未久,最近又只是围绕大阅事宜,倒也并不复杂。抛开大阅相关,唯一行署职内的事务就是白水县的池堰工程。

  李泰昨天入庄的时候,便注意到白水庄园一部分耕地已经割划出去、并且白水县也已经将一部分编户转移过来。

  最主要的人地矛盾解决了,白水县的池堰也开始动工。借助了渠盟的组织力,有两千多人于境用工,已经将池堰框架圈挖出来,但想要在明年春汛之前完工的话,人员投入还要加倍。

  不过眼下境域周边民力主要围绕大阅使用,得等到大阅结束之后才能继续增加投入。这池堰修成之后,预计可以惠及一千顷左右的土地,白水的中下游也能进行通航,可以将陂塬山岭间的煤炭和陶土更方便的运输出来。

  白水县境中增加的土地,李泰并不插手分享,但池堰的管理权则归都水行署。这就意味着白水这一河段的运力,都是归属李泰使用的。

  之前的白水河道既宽且浅,并不适宜架设碓硙,可现在有了池堰分担泄洪,便可以在白水注入洛水的河段架设一区碓硙。有了这些碓硙便可以加工矿石,再加上运来的煤炭,便可以在这里造炉冶炼。

  宇文泰之前给了李泰三防的编制,让他自己选择驻防地点,李泰便打算在白水设置一防。

  白水本来就是洛水中游与下游的交界线,于此设防,便等于李泰在关中平原的北部边缘掌握了一支武装力量,对于沿河中下游的震慑力那是十足的,并能看管好军工厂、修建一个物储中心。

  当然,他选择筑城于此也并非满满的私计,同样也有备胡防贼的考量在里面。

  白水对岸的澄城郡北方,就是大片的山岭地带,名为梁山、即就是后世的黄龙山。梁山隔河对岸的便是山西的吕梁山,夹于彼此之间的黄河河段,即就是黄河龙门。

  梁山与陕中一系列的山脉,又被统称为北山,地境之中同样分布着许多的稽胡,名为北山胡,是一股较之黑水胡势力还要更强的稽胡势力,甚至一度冲击西魏的华州河防。

  华州的军队主要是沿河设防,以抵抗对岸的东魏人马,调度起来并不方便。

  因此境域之中也需要一个乡团武装的集结地点,李泰设防于此可不是为的直捣华州老巢、顺便向洛水下游收保护费,而是为了震慑防备北山胡。

  等到白水防城建造起来,以洛水干流为支点,可以随着势力的发展、继续沿着支流的石堡川等修筑戍堡坞壁,使得关中平原北部更加安稳。

  至于其他两防,李泰准备安排在洛水的上游,眼下倒是还不必着急,毕竟洛水上游太荒了,就算先把人马组织起来,单单吃喝都是一个问题。

  宇文泰虽然听取了他官监盐引的建议,但想要推行起来,必然也需要一个过程。

  没有官盐盐引作为中介,开中法也无从实施,所以洛水上游的军事建设不必急于一时,先把洛水跟库利川河渠打通再说,正好有李穆蹲在那里给自己看工地。

  所以接下来的重点,还得是在洛水下游统合力量,先搞三千人的部曲武装再说。

  兵员的募取,李泰早有规划,趁着李渚生也在白水县督造池堰,便将之召来,着令他代表自己往左近郡县官衙进行沟通,大阅之后举行一场跨地域的治安扫荡,让郡县官员联络乡境豪强们、提供情报和一部分给养,清剿洛水两岸的水贼盗匪。

  于此同时,他又吩咐吴敬义即刻出发,自此往南走告洛水沿岸堰埭业主,着令他们在新年以前捐输粮帛以督治河渠,并将此前没有向都水行署交付足量河鲜的堰埭一概拆除!

  他最初的计划倒也并没有这样激进,是准备到了明年夏秋之交、水力正旺的时候再下手,但谁能想到去了一趟陕北突然就牛逼起来?

  那就不好意思了,谁要不遵都水署令,那你只能算是水贼了,清理出来赶紧招商!有我李大都督坐镇,当然要让流域之内群众利益雨露均沾。你说你不是水贼,可怎么乡里都举报你呢?

  他这里接连发布几条命令,下属群众们也都摩拳擦掌、准备要大干一场。随着李泰的权势增长,他们这些下属自然也都要水涨船高。

  就算之前还有人不太能体会到权势价值,可是大阅开始后被人安排喝了几天的冷风,再跟李泰这个长官返回后的际遇对比,也都感触极深,主观能动性十足。

  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正午,李泰正打算再去大阅会场溜达一圈,门下来告柳敏来访。

  柳敏既是台府同僚,还是李泰的债主,他连忙出堂相迎,柳敏也迎面走来,先是转达了大行台的口令:“前者李郎戎行劳累,大行台特许你乡居休养几日、不必再参大阅,大阅之后随从归台即可。”

  “我刚要行营入参听命,何劳柳郎中亲行一程。乡居简朴、素席铺陈,郎中若无繁事相催,请一定要留此让我聊表谢意!”

  李泰拉着柳敏的衣袖便往堂中引去,柳敏也并不推辞,与李泰并肩行入堂中。

  彼此坐定后,柳敏又歉然一笑道:“之前营制规划有失周详,都水属员受苦不浅,我替此中在事者向伯山你道歉。你也历事台府,应该知道事务繁忙,尤其大阅当时,难免忙中出错,恳请体谅啊。”

  李泰听到这话后叹息道:“我不知何员事此,但既然请柳郎中递言,可见在公虽然庸拙、在私却不失干练,让我无从迁怒。柳郎中既已发声,此事便算揭过,我若再据此发难,那就折损了与柳郎中之间的情面。”

  这话虽然说得有点狂,但也给足了柳敏面子。按照李泰如今的势头,倒也够资格这么说。

  回想今早大行台言及李泰时的表态,柳敏也不由得暗叹一声。严格说起来,李泰在台府中的履历尚且不满半年,但所拥有的恩宠与势位已经不逊于许多台府老人,甚至远远超过。

  老实说就连柳敏心中都暗存嫉妒,更不要说皇甫璠那种早在夏州时期就追随大行台的老资历。

  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确是才性出众,本身能力已经不俗,又能敏锐的抓住机会,没有机会更能主动创造机会,也不怪大行台对其青睐有加。

  就拿都水使者这个职位来说,早在大统初年,皇甫璠便曾经担任过此职,但在职位上碌碌无功,以至于在其任后、朝廷几年都没有再选任此职,实在是没有什么实际的价值。

  如今李泰领任其人故职,也就难怪这皇甫璠会持一种苛刻挑剔的态度,原本以为可以趁着大阅时都水行署的失职拿捏一番,却不想李泰在陕北载功而还、恩宠更甚从前,也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柳敏此行虽不是为皇甫璠做说客,但李泰既然这么说,也让他心里很舒服。

  彼此闲话几句,柳敏便又开口道:“伯山你受命督领乡团,军备上如果有什么困难,直言无妨。良器自当使于勇者,前者北州壮胜,也让我等助事者与有荣焉!”

  柳敏除了台府任职,还兼做军火商,河东的盐铁之利算是让这些豪强们玩出了花。

  “柳郎中即便不问,我也想择日拜访。之前支用的器械的确是让我受益匪浅,自当有所回报。请转告诸家,大阅之后遣员就乡,之前事尾了结一下。”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李泰准备拨出一部分俘虏生口和牛马牲畜把之前的欠款还上,顺便再订购千人左右的弓刀器械,作为扩军的第一笔投入。

  李泰这样的优质客户着实不多,内外军头豪强们要么自己就有军器工坊、自产自用,要么仗着势位人马而凶横无赖、赊欠不还。

  李泰需求极大,又能信守约定,与之交易让人放心,柳敏连忙表态一定尽快将器械供给,就算自己没有时间,也会派亲信督办此事。

  “莫非柳郎中将要外使?”

  李泰听他这么说,便随口问了一句。

  柳敏微笑颔首道:“承蒙主上赏识,选为祀使,巡使州郡纠察淫祀并禁绝邪法,不日便要起行。”

  李泰闻言后便有了然,心知宇文泰是要对佛寺下手了,大阅已经聚集了这么多人马,当然需要大量的物料才能维持。只可惜宇文泰不让自己参与此事,只能错过这一大捞一笔的机会。

  寺庙钱粮充盈,凡所经手自然也都能雨露均沾,柳敏也为自己这个新使职颇感高兴。

  但见他喜孜孜的模样,李泰又忍不住一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无非挨刀早晚,你们怕还不知大行台另一只黑手快要向你们河东盐池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