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72 宜且避之

      傍晚时分,宇文导入奏今日大阅事宜,李泰才得以告辞退出行营大帐,在谒者的引领下往自家都水行署所划分的营地走去。

  今年的大阅规模较之去年更大,昨天因为心情焦灼,李泰还没怎么留意,今天漫步于诸营之间,便发现营垒设置的更加紧密,数量也更多,较之去年起码多了将近一半。

  过去这一年他也算是繁忙,但是因为并没有直接参与乡团的整编,也没有时间加以关注,倒是不清楚乡团整编的事程进度。

  但去年还有一些州郡没有乡团人马参加大阅,可今年就连一些名号比较陌生的州郡参阅的人员都数量不少。

  像是周长明所统率的武乡郡乡团,今年参戍河防,去年的兵卒数量才只一千六百多人,但在今年则扩整为三千人,增加的兵员主要是去年从陇右内迁华州的氐人部落。

  至于李泰表哥崔訦在治的京兆郡,去年参阅武装才只两千出头,今年则陡增到了将近七千人。

  虽然人马兵力上有了一个显著的提升,但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少。营垒之间颇显杂乱,不时还可以看见兵员出营游荡,营地间的防禁几近于无。

  这些新增的州郡乡团器械装备也都乱七八糟,去年好歹还能每人发上一块黑布统一标记,可是今年连这样的标志都没有了。

  那些乡团武装们多着时服,甚至都不是常见的袴褶戎服,各种服装模样都有,瞧着全无行伍气象,倒像是村落间闲聚的泼皮无赖。

  李泰还穿着宇文泰昨日赐给的锦衣旧袍,衣装尚算得体,但却乏甚扈从,营垒间行出一段距离,身后居然跟上了一小队不知来自何处的军卒。

  这些人眼露凶光、低声交谈,似乎是打算到个偏僻角落就给李泰来上一棍子,扒了他的袍服佩刀。一直等到谒者唤来一支巡营的甲士随从护送,那些人才逐渐散开。

  这可真是只注重数量、而不注重质量,李泰瞧见营中军容如此,都在担心可别大阅进行到一半先炸营了。

  怪不得宇文泰之前还说今年大阅之后不再安排田猎,也是因为步子迈得太大担心扯着蛋,就这样的军容军纪,大阅后能让这些人各自返乡、不发生什么骚乱,便算是万幸了,实在不敢再招摇游猎。

  今年大阅规模贸然扩大,虽然有点弄巧成拙,超出了霸府的承受程度,但也不可谓完全就是坏事。起码也是证明了民力可用,在遇到危急情况的时候可以进行这种大规模的征召,做到心里有谱。

  接下来,兵员的征召扩充倒是可以相对保守一些,但是军事上的组织管理需要加强。

  但这也不是李泰需要操心的事情,他接下来也会忙得很,既要统筹洛水到库利川的修渠事宜,还要选择防城位置着手建造,并选募兵员扩充部伍。

  老大这次是难得的豪气一把,将白于山一战的战利品都拨给他使用,但除此之外,应该不会再有更多的资助。

  造城、修渠都是需要大笔投入的事情,李泰要把这空头支票转变为实际的势力扩充,也是需要更加用心。

  好在起码劳力方面不需要再作别计,那几千名稽胡俘虏就是最好的消耗品。之前破坏地域民生挺欢乐,现在当然要用他们重新建设起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李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一边往前走,直至听见河流中的浮冰碰撞声,才蓦地发现已经快到了洛水岸边,便好奇道:“都水营地设在河畔?”

  那谒者闻言后便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嘴上解释道:“今秋参阅军伍众多,前所规制的营地不足,只能向外增扩……”

  李泰听到这解释,脸色顿时一沉,增扩就增扩,但你们把老子下属增扩出来,是几个意思?

  时下正值初冬,天气已经颇为寒冷,洛水尚未完全的冰封,河畔处加倍的湿寒,哪怕经过了一整个白天,陂塬背阴处都还残留着厚厚的霜层。

  都水行署的营地就被安排在河岸不远的洼地处,南面还有陂塬树木遮挡阳光,帐幕之类配给也少,几座营帐孤零零的备显寒酸。

  营地中众人也发现了李泰到来,吴敬义等留守众人纷纷迎上前来,一脸喜色的抱拳道:“从事总算回来了,某等都闻此行壮功……”

  李泰摆手制止了众人的拍马屁,指着那几座简陋营帐皱眉道:“你等难道不知天寒,还是库中没有帐幕备用?如此俭寒的宿营,能安心做事?”

  “大阅开始时,行署备马不足、判事为劣,不得随驾居近。库中备物也被一并征用,此间营宿诸物,还是就近借使……”

  见李泰神态有些不善,负责行署杂事的裴鸿连忙入前垂首说道。

  李泰听完这话还未及开口,旁边那谒者连忙入前小声道:“请李从事稍待片刻,卑职即刻便返行营中问是否还有闲地,尽快将诸事员移置于内。”

  “台府在事者作此安置,想是有其凭据,不劳谒者。”

  李泰心里有火,但也不向那谒者发作,摆手示意其人自去,走进营地里入帐打量一番,发现里面的铺卧也都很简陋,帐内帐外一样的阴寒,只一些刚刚砍伐的薪柴堆放在一角,大概只够作炊却不足取暖。

  “这几日,你们都是这么熬过来的?”

  走出营地后,李泰又望着在场三十多名都水属员们发问道。

  众人闻言后便点点头,吴敬义又上前叹息道:“郎主率部离开后不久,某等便押运一批物货抵达白水,先在塬上厩场旁扎营,并造起煅炉等。台府事员抵达后,因缺马见责,将某等逐下陂塬、守此听用,营帐、煤料等一并征用……”

  李泰听到这里后便冷哼一声,心知必然是台府中某些惯作趋炎附势之类拿着鸡毛当令箭,或是觉得他将要在台府失势,所以才这样刁难他的下属。

  没能提供足够的战马,他们都水行署的确是失职,再加上之前他在陕北也安危未定,下属们为免节外生枝,也只能忍气吞声。

  人情冷暖、苦乐自受,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现实。

  所以当自己得势时,李泰就得把威风重新抖回来。眼下大阅尚未结束,倒也不适合冲进行营里问责吵闹,略作沉吟后,李泰便吩咐道:“将这营帐拆除,此夜随我往白水庄入宿!”

  “可前有声令,不准我等擅自离营……”

  裴鸿闻言后,有些担心的小声说道。

  “谁敢据此问责,让他到我面前来说!”

  李泰又冷哼道,他在陕北出生入死,回来后又把大行台搞得那么欢快,难道就是为的蹲在河岸上吹冷风?

  有了李泰的撑腰,众人志气又回来了,很快就把这些营帐拆除。原本安置别处的部曲们也都赶来此处汇合,还有之前返回报信的陆彦等人,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往白水庄园而去。

  就在李泰一行离开后未久,又有台府官员引着几驾马车向此而来,马车上装载着不少营帐铺卧并饮食物资。可当他们来到的时候,这里只剩下一些扎营痕迹,人马却全都不见了。

  眼见这一幕,几名台府属官便有些心慌,一边安排人员沿着李泰等人留下的行路痕迹追赶上去,一边又匆匆返回行营报告。

  “不见了?这李伯山真是越来越骄狂,大阅期间竟敢不服禁令、擅自出游!”

  负责行营诸部安置的台府官员名为皇甫璠,三十多岁的年纪,当听到属员回报便一脸的怒色,旋即便冷哼道:“将诸用物归仓,他既不告而走,需受什么责罚由其自领,不必再问!”

  第二天一早,大阅继续进行,早饭时宇文泰吩咐道:“着令李伯山今日同参大阅。”

  做出这一吩咐后他便继续用餐,可等到用餐完毕将要出营时,却仍不见李泰赶来,传令谒者一脸惶恐入前奏告道:“禀大行台,李、李从事不见了……”

  “不见了?究竟怎么回事?”

  宇文泰闻言后便皱起眉头,一直在等待机会的属官皇甫璠见状连忙入前禀告道:“臣昨日使员往送营宿诸物,都水营地便已经空无一人。有见者道是昨日李从事入营后,因厌宿野,竟然率部擅出、往别处觅宿……”

  宇文泰听到这话,眉头皱得更深,冷哼道:“之前寡少之众,胜行寒荒之乡,破贼巨万,伯山岂是贪图安逸享受之类!大阅进行数日,营物尚未足给,在事者调度不周,宜加自省。”

  说完这话后,他便策马出营。而那皇甫璠却僵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冷风掠过、蓦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才发现周遭同僚们多用怪异的眼神望着他。

  “李伯山他少年锐气,如今行使在外,彼此职事不相牵连,皇甫兄又何必轻易触之?”

  一名平日与之还算友善的台府属官见皇甫璠尴尬独立,走上前来叹息道:“人皆有自立之道,此徒本就不以年齿而称,我等循资在事者,宜且避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