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67 阅场献俘

      来时数百轻骑,回去的时候却是一支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李泰心里也不由得大为感慨,陕北此境真是他的福地啊,每一次过来都是收获满满。

  在若干惠和宇文贵的调和见证下,李泰算是跟常善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

  大行台之前传令拨给都水行署的一千匹战马,常善需在年前陆续给付。白于山中缴获的一部分战利品,则分给西安州,用以补偿之前李泰袭击乡豪雷氏给西安州带来的补给影响。

  至于李泰之前寄存在归德城中的人马,自然是要不作留难,完璧归赵。

  这样的解决方法,看起来李泰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其实不然。关键还是在于那一千匹战马,这本来是都水行署筹备作为大阅使用的,但是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及时给付到位。

  李泰虽然在东夏州稽胡部落中缴获到一千多匹马,但其中相当一部分都不可用为战马。如果他能够将这些马引回交差,起码在账目上就抹平了都水行署的这一责任。

  换言之,西安州后续给付的那一千匹战马,李泰完全拥有自主的处置权,用为官马也可,留给自家部曲也可。那可是足足一千匹驯养精良、可以投入作战的战马!

  李泰也不由得感慨,还是这些方镇军头们会玩、敢玩。他自己多圈占点土地、中饱私囊一下,就感觉刺激得很、好像占了多大便宜,可这些军头下起手来那是真黑,上千匹的战马直接私相授受!

  当然,他能不能吃得下还得看他在大行台面前面子究竟够不够大,而且答应了这一和解条件后,起码在白于山这一战不能公然揭常善的短,将常善迟迟没有参与作战的事情公之于众。

  李泰对此倒也不以为意,如果不能一把将对方搞死,他其实也不想到处结怨于人,从内心而言,还是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

  之前得罪赵贵,那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没有选择,如果赵贵肯跟他磕头认错的话,他也会原谅对方。

  常善之前的做法虽然憋得他挺恼火,但也毕竟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认错的态度还算诚恳。

  其人同北镇军头们之间并没有太深厚的乡党情义,背景比较单纯,如果能够找到共同的利益诉求,其实是可以进行一些合作的。而李泰之前脑海中所酝酿的一个计划,也恰恰需要西安州的盐业作为一个枢纽。

  尊严总是需要实力做背书,一个人如果真正强大,反而不需要时时刻刻横眉怒眼的标榜自我。

  李泰现在倒也不谓有多强,但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不好惹,这一次引的还是稽胡,谁他妈再敢惹我、我把东魏大军引过来你信不信?

  作为一支凯旋之师,总要有几分得胜归来的气势。

  所以在抵达洛水折角的石城县时,李泰便让信使露布先行,沿途宣扬大胜消息,顺便通知已经抵达白水、进行大阅的宇文泰,你把场地清理一下、该靠边靠边,否则我怕摆不开我带回来这些人马俘虏。

  报捷信使一日三遣,搞出的动静的确不小,不知道的怕还以为李泰这一次打得不是陕北稽胡、而是攻破晋阳城活捉贺六浑。

  但李泰却不觉得小题大做,他就是这么一个低级趣味的人。也就是若干惠、宇文贵各自还有事情忙碌,使派的护从不多,他自己的部曲又太少,否则一条长蛇阵敲锣打鼓的摆去白水。

  大行台都说失之邙山、得此伯山,他总得证明大行台的眼光是对的:我李伯山既然入关,你们关西人的好日子就来了!从今以后,邙山之战那种大败仗不会再有,天天都是好消息!

  他这里志得意满的往南行,半途中还有一个好消息在等着他。

  “从事大胜归国,实在可喜可贺!卑职闻此喜讯,匆匆来迎,好在没有错过!”

  行至洛川北境时,毛世坚率领几十随员匆匆迎接上来,却不是从洛水南岸赶上来,而是从斜后方追至,见到李泰翻身下马,纳头便拜。

  李泰抬手示意这小子免礼,转又笑语道:“大阅开始,诸事繁忙,你等在署助事即可,何必奔波来迎。”

  要来迎也得大行台派个开府、仪同啊,自己属官这样喜而忘形,反倒显得自己职内下属们没有见过世面。

  毛世坚听到这话后便略显迟疑,片刻后才有些尴尬的说道:“卑职并非从白水来,从事离署北上时,卑职恐此行有危,所以告假归乡、招募乡义北进,想要随护从事。但行程有差、追赶不及,陆参军归告讯息时道中相逢,才知从事东去……”

  讲到这里,毛世坚又变得神态激动起来:“卑职共乡徒们虽然没有追上从事,但沿途也多闻从事率众纵横杀胡的威猛事迹。自忖不能见怯壮志逐功的同僚,于是便共众乡党追慑于后,效于从事、屡破贼巢,收缴贼胡人物颇丰!”

  李泰听到这话,顿时一脸惊喜,未及开口仔细询问,毛世坚已经递上一份计簿,上面详细记录了他这段时间袭击贼部收缴所得。

  “好,好得很!世坚你不愧是名族传人,临事敢当、敏于战机啊!”

  李泰接过那计簿略作翻览,已是笑逐颜开,同时又不无吃味,怎么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助攻主角成长的老爷爷?

  他这里辛辛苦苦的搞事情,把境中稽胡壮卒都给引走,毛世坚他们则在后路愉快的捡便宜,单单收缴的牛羊之类便数以万计,其他人事物资同样数目可观。

  “卑职乡徒七百余众,自陆参军处得悉从事踪迹后便一路追赶,途中又遇到从事在卧熊岭所救出的彼境乡徒,因贼徒势大,未敢急追,待知从事攻破郝仁王所部城堡。

  群胡北进时,入据其堡,扫荡周边,解救沦陷乡人,现今彼处城堡尚有近两千众据守。度其势可自守,便又引徒奔赴肤施城,才知从事西进,于彼城中换置器杖,本待西行白于山接应,惊闻从事已破巨贼!”

  毛世坚讲到这里,崇拜之色已经溢于言表,又叩拜道:“从事待士仁义、杀贼勇猛,不只卑职,同行乡徒俱慕此壮,盼能入事麾下,但恐乡士卑鄙,故而共推卑职来禀,恳请从事收留!”

  李泰闻言自是大喜,弯腰拉起毛世坚,拍着他肩膀大笑道:“世道虽然艰难多事,但同志聚集则无所畏惧!这些乡义壮士,我收下了!前恐势位不达,患难济众,如今薄功可夸,便恨乡有贤遗。人间大义,莫过于荣辱相系,我于人间既可发声,便不容许亲信之众徒劳一场!”

  毛世坚一行人员并战果眼下多数集中在库利川北的郝仁王堡垒中,这是之前分配方案里若干惠部伍进行清剿的区域。

  这种事情可不讲究先到先得,在霸府不出面协调分配的情况下,谁更有势力那就谁拿的更多。毛世坚共其乡党捡了一个大便宜,可如果没有强力人物提供保护,分分钟能被若干惠当作贼胡余党给剿灭了。

  这就是乱世里的生存法则,你想跟人讲道理,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资格。李泰之前遭遇不少人事刁难,难道他真就是一个人见人厌的坏蛋?归根到底,没有平等对话的资格。

  这件事于情于理李泰都得管,也幸在是若干惠,彼此之间有商量。若换了别个,这种刁钻的局面还有的扯皮。

  因为还要南下报捷,李泰便先安排朱猛共毛世坚一起再返回拜访若干惠,将这件事交代一下,等他回去抽出时间来,再商量一个彼此可以接受的方案。

  安排好此事后,李泰便率众继续南行,行经洛水东岸支流石堡川后,便进入了白水县境内。台府安排迎接凯旋献俘之师的人员,也已经早在县境外等候多时。

  “李某何德何能,竟敢劳范阳公长驱来迎!”

  当谒者迎面告知前来迎接的竟然是豆卢宁时,李泰真是感觉有点受宠若惊,不敢怠慢,忙不迭策马趋前相见。

  他所谓来个开府、仪同迎接,也只是心中一点狂想,但没想到居然真的来了一个开府,而且还是开府之中排名前列的豆卢宁。

  “高平男此行劳苦,功勋且著,能够迎引功士,我也深感荣幸。”

  豆卢宁身材高大,不逊于若干惠,长得则必若干惠英俊许多,倒是很符合慕容家颜狗属性,对待李泰也颇礼貌。

  李泰闻言后又连忙说道:“范阳公威名早著,才是真正功勋卓著的国之功士,伯山后继行者,成事侥幸、且深仰前辈旧绩,实在不敢炫耀自夸。”

  他也是突然意识到,豆卢宁可是大统七年围剿刘平伏的大将之一,他现在如此夸耀擒杀刘平伏儿子的功劳,是不是有点打这些人的脸?虽然已经炫耀一路了,但当面还是得保持谦虚。

  大概是因为李泰态度谦恭有礼的缘故,豆卢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又说道:“高平男太谦虚了,贼胡狡诈、尽功极难,当年干戈大动、却仍遗余祸,幸在高平男你察觉拾补。

  捷报传入时,太子殿下与大行台都感欢喜,特使我在此相迎。太子殿下更着令大阅延时,专给一日阅场献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