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64 名动北州

      山谷中厮杀声告一段落,随着攻城的稽胡兵众退后休整,城头上守卒们也开始拖着疲惫的身体打扫战场、修补缺口,有人干脆在城头上席地坐卧,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这些胡卒怎么如此狠恶?把那姓崔的贼官下属押过来,我要问问他当中究竟有什么古怪!”

  守将扶墙向下望去,视野所及的城外土地上到处抛撒着稽胡尸首,眼神中已经不复之前的骄横轻敌。

  按照以往的交战经验,这些稽胡部伍斗志实在谈不上顽强,不要说攻打这扼守险要的归德城池,哪怕在野中遭遇,往往也是能逃则逃,绝不恋战。

  可是这一路来犯的稽胡人马,不只卒员众多、塞满山谷,战斗起来也都斗志满满,一个个咬牙切齿、悍不畏死的模样,实在让人怀疑这些敌人究竟还是不是稽胡?

  这些敌众并没有因为劳师远来便停下休整,抵达城外山谷后,即刻便向城池发起了进攻。守城士卒们虽然成功打退了敌军攻势,但也明显察觉到这些胡卒同之前所交战的大不相同。

  短短一个时辰里,稽胡人马便发动三轮攻势,投入的兵力逐次递增,到了第三次更是直接投入三千多名卒众,将归德城东面城墙围堵的水泄不通。

  尽管没有攻城器械的辅助,但这些悍不畏死的胡卒用人摞人的方式,都险些攀上了归德城城头。

  守军们虽然打退了这些胡卒们颇失章法的攻势,但守城的器械物料也消耗过半,箭矢、木石等等亟待补充。

  守将本来还颇自信,只觉得凭着城池地利、以逸待劳,就凭本部人马固守个十天半个月应该不成问题。

  可看如今这态势,若稽胡接下来还能保持如此高强度的攻城节奏,如果外无援军的话,再过个两三天只怕就得弃城而走。

  崔彦昇很快又被带上来,面对守将的质问,便作答道:“先攻者应是名为郝仁王的贼胡万骑渠帅,其部属万余、势力颇雄,被李使君率部攻破,焚其城堡、杀伤数千,是比其他贼部要更憎恨。将军已见贼势猖獗,宜早请援,起码要坚持到李使君引众杀回。”

  那守将听到这话后更是羞恼不已,怒喝道:“老子既非那贼官部曲,凭什么要为他舍命抗贼?如果不是你们将这些贼众引来,归德城也不必遭此兵祸!”

  “身在戎旅,杀贼即是本业!将军若以各自职守为限、置身事外,那么请问,我等行台官佐是有征讨贼胡的责任?陕北诸州,贼情猖獗、民不聊生,胡荒遍野、行止皆危,又是谁的过失?”

  崔彦昇闻言后便冷笑起来:“将军前所狂言,犹在耳畔。使君过境之客、兵止数百,因见贼胡行凶于野、忿而击杀,转击千里、杀贼无数。若当时有各循职守本分的计议,何必自投险处,直须归奏边士无能!

  使君曾言,相仇互攻,只会伤情累物、于事无补!边情自有忧苦,偶或力有不及,宜需体谅,纾困解忧才是在事的本计,不应该妄作指责。贼势散乱难追,聚而杀之乃是上策。

  将军目此为祸,那么筑城列甲于此,究竟是为何事!崔某不才,亦曾手刃数贼,侥幸未死于外,今既入城,生死唯将军以裁!”

  那守将听完这番话后,神情先是大怒,死死盯住崔彦昇,好一会儿才回望部下们大声道:“咱们边军寒苦暂且不说,但一腔壮志被人小觑,该要如何回应?”

  “杀敌!杀敌!”

  左近士卒们各自振臂呼喊道,望向崔彦昇的眼神自有几分羞恼,但眉眼间的忧虑也是消失无踪。

  “老子是瞧不起南州那些仗势弄权的厌物,但你家使君若真如所言壮志,来日有幸相见,我自向他告罪。我既将你们纳入庇护,城在命在,我死城无。若有余力,共此守城杀敌。”

  说完这话后,那守将又命人抛给崔彦昇一柄战刀,然后又下令道:“贼众来急,仓促应战。儿郎们却敌有功,我来犒劳,城内杀羊作餐,饱食之后才更有力!”

  士卒们听到这话,又纷纷呼喊喝彩起来,比接连打退几次敌军进攻还要更加高兴。他们虽然在守牧区,但因为给养不丰、食料需俭,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荤膳了。

  城中士气有所恢复,但在城外的稽胡人马则有有点无以为继了。

  郝仁王对李泰及其部曲的仇恨不必多说,刚才亲率族众进攻城池,用力太猛竟连配弓弓弦都给直接拉断,此刻退回稍作休整,遥望对面城头沉声道:“告令后路人马入前,我已经拿人命为他们打压了守军胆气,城中兵疲物缺,正是继续进攻的好机会!”

  “后路刘万骑使人传信,告是需要伐木造梯登城,明早才会进攻……”

  有部将入前垂首禀告道。

  郝仁王闻言后便是大怒:“蠢、愚蠢!我等跨境来攻,最重要就是以快制敌。沿途收获的那些杂卒,正该使用此处。一旦敌人缓和心定,再想攻乱并不容易!那前路贼军为何能杀掠逃窜至此?就是因为快!过万的人马困不能前,一旦逗留,必会人心败散!”

  想到被李泰一行迅速攻破的自家城堡,郝仁王又是心痛不已。

  连日来的追杀未果,也让他深刻认识到兵贵神速的道理。攻如疾风骤雨,逃则秋风掠野,战又不战、走又不走,只会贻误时机。

  游遁如风本该是他们稽胡人马的看家本领,却被那一支敌军发挥的淋漓尽致,人马都已经追到了这里,那些胡酋居然还想着保存实力,在他看来自是愚不可及。

  “他们不攻,我攻!告令人马,快快进食,入夜之前再攻一阵!”

  心中虽然愤懑不已,但郝仁王也号令不了别部人马,只能咬牙下令道。

  “可、可人马损耗已经过千……”

  部将听到这话,顿时一脸为难。

  “攻下此城,损失都能补回!”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郝仁王已经成了一个有进无退的红眼赌徒,只希望能够通过继续前进补偿之前受到的巨大亏损。

  他这种心理,其他胡酋们也有预见,当黄昏时其部再向城池发起进攻,后路几名胡酋便各自笑语道:“仁王这次真是癫狂,大失往年的稳重。诸部至此,怎么可能无功而返!

  但既然他要一味强攻,谁又会跟他争抢这一苦事?攻城拔坚本就不是我们的长处,此境除了这座城池也并非没有别的势力,他偏要向难处强求,咱们却不能犯蠢,抓紧时间搜查扫荡左近的牧群村邑!”

  郝仁王的计议或许是对的,但他的诉求却不能代表所有同行胡部的利益。

  这一次的诸部联合出兵,本质上就不是纲领明确、攻城略地的造反,无论最开始发起的名义是什么,可现在对诸胡部而言,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仗着人多势众而趁火打劫。

  现在有郝仁王在前面围困进攻城池,他们自然要抓住机会对周遭乡野细致扫荡,能够轻松抢掠获取的利益那才是真实不虚的。就算侥幸攻下城池,他们就能长期拥有、据地称雄?

  “贼胡目短视而性贪婪,好散怯聚,无荣辱之心、唯贪生之念,一触即溃、追逐艰难,因此难以根除。”

  夏州将士们策马南来,和宇文贵并驾齐驱的李泰听到对方对稽胡族群秉性的高度总结,也忍不住连连点头:“使君确是高见,我与贼胡虽然不长缠斗,但对此胡性也感触颇深。诱之群出的时候手段用尽,结怨可谓深刻,但此群胡仍然犹豫追否,险些失控。”

  “见解或高,但却技力用拙,一样无功于事!高平男的夸赞,我实在愧不敢当。在镇时间不短,却一直未能将诸贼胡聚而攻之,使之长为地表之患。今次若能痛歼贼胡,北州官民都要感怀你的义举啊!”

  宇文贵又叹息说道,望向李泰的眼神也满是欣赏。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器性不同所以才要分别使用。贼性狡诈谨慎,闻知使君威名便已惊惧游遁、不敢争强。我却寂寂无名,贼不知惊,所以才群贼鹊起、攻逐不舍。如果不是使君势力援助,也绝难囊括此功啊!”

  李泰这么说倒也不是拍马屁,能聚而不能杀也只是瞎忙,如果宇文贵也像别境驻军一样只是自保而不出兵,那他可能还要担上一个惊扰贼胡、扰乱边州的罪名。

  好话人人爱听,宇文贵闻言也大笑起来,一边策马疾行一边又说道:“高平男强要给我美誉,我也不再拒绝。但也需要战过之后,才能彼此夸奖不觉心虚。

  愿此役大杀贼胡,从此以后,高平男于此境中便也不谓无名。我倒是心中好奇,待你威名卓著后,若大行台恩用镇守此间,还有什么妙计能够惩治群胡?”

  听到宇文贵这么说,李泰心里也颇有期待,他是真希望能够获得一个坐镇方面的机会、从容发展自己的势力,之前一路逃窜的时候,心里便有了许多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