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62 祸水西引

      深秋时节,东夏州境遇内又变得躁乱起来,发生在库利川北的动荡飞快的向四周扩散,以至于境域内的乱象直追大统七年刘平伏举兵叛乱那时。

  这一波闹乱与刘平伏叛乱也关联颇深,但在南在北却有截然不同的两种传言说法喧嚣尘上。

  库利川附近的传言是,西朝派遣一部精兵入击斩杀了刘平伏之子、继任单于且被东朝封为领民酋长的刘镇羌,并在不久后便要大举扫荡境内群胡,号召稽胡诸部群起举兵为刘镇羌报仇,并以此联结东朝,请东朝出兵扶救他们。

  但在东夏州的北境,却是截然相反的说法:刘平伏之子刘镇羌自东朝返回,大杀境中群胡,以报当年群胡不能戮力共事、共同对抗西军之仇。

  说法虽然不同,但两处闹乱却一样的猛烈。南部群胡大量出动,向北扫荡追击那一路杀害刘镇羌的西军凶手,当然也有借此逃避西朝大军扫荡的意图。

  北境同样不安,据传已有十几个大小胡部遭到了刘镇羌部属的扫荡洗掠。此部人马手段残忍,凡所过处人畜不留,也令境域之内诸胡部人人自危。

  “真是胡说!老子有那么残忍?”

  当听到斥候抓回的舌头竟将自己污蔑为一个杀人狂魔,李泰心中自是不忿得很。那些牛羊妇孺,他可没有赶尽杀绝,只不过是驱赶进荒野里任由自生自灭。

  更何况他们扫荡的部族也并没有十几个那么多,最开始的时候倒是挺顺利的借刘镇羌身份扫荡了三个胡部。

  可这三个胡部规模也并不算大,势力和积储都马马虎虎,眼见着是过冬不易,所以在得知刘镇羌这大胡酋来招募作乱时才那么热情,想要跟着豪酋趁火打劫、掳掠一番。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稽胡逃命的天赋本就极高,他们也很难保证每次都能封锁消息,随着事情向四野传播,再想诱骗就有点困难了。

  最近两次,他们都是凭着正面的战斗击溃胡部。靠宇文泰不行,高欢的威望也马马虎虎,用了两次就不怎么好使了,果然只有自己才最靠得住。

  这几天下来,他们一行人已经从库利川北岸游荡到了清水附近。清水即就是后世的延河,也是陕北最主要的河流水系之一。

  沿途扫荡了六七个稽胡部族,部曲略有折损,除了各自坐骑之外,马群则成功扩大到了一千五百多匹,并且收抚了三百多名汉胡壮丁。

  因为队伍要保证足够的机动力,除了人马增长,其他的收获并不多。尽管如此,由于队伍目标扩大许多,机动性也大有降低,而且人马给养的问题也越来越严峻。

  有几次他们停下休整的时候,甚至被南面一些稽胡追兵摸到队伍宿营近畔,只能上马继续逃命。

  虽然大股的追兵还没有追至,但越来越频繁遭遇的胡卒斥候们也渐渐让他们行踪暴露在敌人耳目之内,不再像之前那样灵活。

  当然,稽胡人马虽然很多,但却没有一个统一有效的统率调度,彼此之间难成配合,他们暂时倒还不必担心被群胡围堵下来。

  但活动的空间被大大压缩,李泰也觉得有点浪够了,因此这两天虽然也有遭遇胡部,但多是避而不战,准备向南面转移。

  一条干涸的河谷中,外出往南察望道路情报的李到打马返回,神情有些凝重道:“郎主,肤施城守将告守军只有三百余,不敢贸然出城接应。左近道途也都胡踪密布,极难穿插行过。据传库利川左近黑水贼胡三名万骑长、五名千骑长全都动员其部,寻查我等行踪……”

  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饶是李泰惯会苦中作乐,这会儿也忍不住暗骂道:“这些黑水胡还真是贼性深刻,老子只不过杀了一个贺六浑封赐的伪官,值得他们倾巢出动报复?返回后我一定请告大行台归镇此境,杀光这些贼胡!”

  骂也骂过了,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现在的情况是,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转眼他妈的可能要回不去了。

  黑水胡群体都被惊动起来,广泛游走分布在东夏州南部区域,直接扼住了他们的归路。还有比较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如今南部州郡究竟有没有派兵北上征剿接应?

  眼下他们被隔绝在东夏州北境,南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完全就是不了解。但看这些黑水胡的活动情况,很大可能是华州方面没有出兵。

  他之所以派遣陆彦南归报信,就是希望能够借助陆彦兄长陆通在霸府的影响力出兵此境。现在看来,效果似乎不大。

  毕竟一层有一层的打算,在他这里是生死危亡的大问题,但在更上层的人眼中则未必。

  陕北地区本就是西魏势力的边缘地带、被半放弃状态,军事投入向来不大,否则稽胡势力不至于这么泛滥猖獗。

  而且眼下大阅将近,这才是宇文泰霸府修整武备、统御关中豪强势力的核心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调军北上,有点舍本逐末。

  李泰这一番折腾看似斩获颇丰,但主要还是占了出其不意和不少骚操作的便宜,并不意味着稽胡势力完全的不堪一击。而且这也是他的擅自主张,霸府既没有配合的准备,也没有义务。

  陈庆之都一路超神的打进了洛阳城,最终仍是不免功败垂成。

  李泰这里局面搞得挺好,问题是霸府方面不清楚具体情势,他们大概也不相信李泰只凭五六百名私曲就搅乱了整个东夏州,大概还在怀疑东魏已经派兵过河、要在此境开辟一个新战场呢。去年刚被揍得那么狠,眼下当然是要保守为主,不敢贪功。

  信息和视野上的盲区,并不是灵机一动就能补足的,用兵需慎,总不能事事都寄望于歪打正着。

  就算霸府不派兵来救,李泰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以前老大擦屁股那还止于私情人事,可这次实在不好擦,搞不好就得糊一手。

  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确定南归道路有点难走后,李泰又对颇有愁容的下属们笑语道:“既然南归不得,那咱们就继续上路,往西安州去,此行总需有始有终!”

  这段时间下来,他已经在部曲中树立起了绝对的权威,无论武力还是智力,部属们对他全无质疑。

  所以当听到他这么说后,众人眼神中的彷徨忧虑便荡然无存,抓紧时间用餐饲马,准备继续上路。

  李泰见众人各忙各的,都不问问为啥还去西安州,心里便有点不爽。就算你们洞悉了我祸水西引的想法,难道不该夸夸主公妙算?就算这是基操勿六,马屁谁不想多听两句?

  属下们懒得迪化,这队伍带的实在没意思!

  李泰也只能闷头啃了小半块干饼,等到众人整装完毕,然后便又率众向西转移。

  西安州地处五原,还在他们当下所处方位西北,沿着清水河道西行即可。一口气行出几十里,路途中居然前所未有的清静,完全没有见到不时便会露出头来的稽胡斥候。

  显然他们这一行突然转向,也超出了稽胡追兵们的预料,因为这两天李泰都在率部试图向南突围,所以稽胡人马眼线便主要集中在南部区域。突然转向西行,前方便不复有稽胡追兵眼线。

  “贼往西去了?不论去往何方,一路追杀到底!”

  当听到前路斥候归报敌军动向,郝仁王便瞪眼怒吼道,下令队伍起行,调整方向继续追赶。

  他对这一支敌军小队的恨意,那是深到了骨子里,数年苦心孤诣的积累营建被毁于一旦,若还被逃窜出去、不能全歼,那他日后在库利川也就不用混了,人人都知他是一个软蛋。

  郝仁王杀意仍坚,但其他胡部便没有这样的斗志。

  他们之所以参与追杀,一则自然是因为担心东朝或会因刘镇羌之死而迁怒,二则就是这一支敌军管杀不管埋,跟在后边捡了不小的便宜,也是一个难得的兼并小部落、壮大自我的机会。

  可现在要跨境追敌、离开自己熟悉的乡土,那些胡酋们心中便暗生迟疑,不愿冒险跨境。可很快的,郝仁王部属便送来一批沿途收缴的牛羊物资,请求他们继续追击下去。

  “这郝万骑也是仇恨遮眼,区区几百敌员,值得诸部围追?不过清水上游不乏西贼牧场,倒也值得追上一追!”

  一名胡酋在接受了郝仁王馈赠后,略作沉吟后便笑语道,便也决定继续追击下去。

  诸部各自为政,像今次这种大规模的行动并不多见,东夏州境内乡里都已经被扫荡的荒凉至极,趁此人多势众之际去别境扫荡一番也不错。

  继续上路追击时,众胡酋多是轻松心态,连日追踪,他们已经可以确定这一支人马就是孤军,并没有别部人马策应,威胁也不算大。

  可是在入夜宿营的时候,一条沟谷中突然山火蔓延,营卒们惊慌而起,旋即便发现坡岭上百十人影晃动,指着他们嘲笑辱骂。

  “冲!杀光这些汉奴狗贼!”

  郝仁王率领数百卒众绕过山火,冲向坡岭,可当他们到达时,那些敌卒早已经逃远,只在山坡上留下一座几百名稽胡头颅砌成的京观,挑衅意味十足。于是郝仁王的愤怒咆哮声,再次响彻此间夜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