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44 有我无忧

      普善寺倒也不算什么北地名刹,仅仅只是洛川县境内一座普通的寺庙,因有周边县乡信众供养,过得同样很滋润。

  李泰之前见到的坡上建筑还仅仅只是这座寺庙的一部分,而在寺庙周围大片的山林土地,都属于这座寺庙的产业。

  当李泰再率众抵达这里的时候,山下驻扎围堵的乡团已经撤走,只有百十名郡兵在左近巡逻守望。

  “卑职使命未尽,还要劳烦从事率众搭救,实在惭愧!”

  山坡上寺庙门前,一脸憔悴的毛世坚带着几名属员出迎,见到李泰后便一脸惭愧的垂首说道。

  “人没事就好。”

  李泰随口回了一句,一边往寺庙内行去一边询问道:“此间情形究竟如何?”

  “因为僧徒遏阻浮桥退路,卑职无奈只能引众向此逃避。寺庙居险设立,又储物充盈,也暗存报复之想。入寺的时候因为僧徒抗拒,便杀伤十几员。安顿未久,又有僧徒越墙招引乡团、奴户来袭,夜战折损数员,卑职恼怒之下,便全都杀了……”

  毛世坚不敢隐瞒,又低头说道。

  “全都杀了?究竟杀了多少人?”

  李泰闻言后也是一惊,顿足瞪眼问道。

  “三十二员受戒的沙门,二十多个寺奴丁壮。加上其他零散,大约在七十多人……”

  毛世坚头低的更深,直将李泰引入一间窗户紧闭的佛堂,里面除了供奉的雕塑之外,便是一地尸首。

  李泰见状后也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毛世坚扑通一声跪在他的脚边,沉声说道:“卑职自知杀戮深重,但当时为了求活,也无暇细想。除此寺中邪祟之外,另有此间收监的许多信徒奴户,卑职便未作戕害。

  他们受此僧徒奴役,有的是因为赊欠寺物遭拘,有的是因技艺可用受役,并不是沙门信徒。寺中恶僧受死之后,他们非但无怨,反而还协同守卫。若非这些寺奴协守,卑职等也难守御至此,等到从事来救……”

  他见李泰仍然沉默不语,又掏出一卷文籍呈上:“此卷记录着这寺庙放贷、勒取乡里的事则,便是此间僧众虐民的证据。此间主持名广善和尚,曾在长安留居,与京中权贵家多有交际,甚至还曾参禁中法会,若不杀之,恐怕他会入京构陷,更扰都水署事。邪僧既死,又有罪证确凿,才能将后患压至最小。”

  李泰接过那文卷账簿略作翻看,眉梢又是暗挑。他早知沙门富足,但在见到账簿上所记录的物资出入数据后,也不由得感叹这些和尚们真是富的流油。

  之前他将雷氏庄园搜刮一番,对那收获还颇感满意,自觉得发了一笔横财。但跟这座寺庙产业物资的出入相比,之前那点收获顿时相形见绌。

  就这么一座名气不大的普通寺庙,粮帛的出入竟然数以千、万计,看着就让人惊诧眼红。

  寺庙所属的僧祇户见簿三百余家,这数字单看不大,但据之前杨绍所言,北境有的县治编户都达不到这个数量。一户五口计的话,这就是一千五百多名寺奴!

  寺庙自有田园产业,再加上周边贫富乡户信徒的无私奉给,千匹绢、万石谷的储蓄也实在是稀松平常。

  李泰低头看了一眼仍然跪在地上请罪的毛世坚说道:“七十多名僧徒寺奴,你胆量可真是不小!如此杀僧毁法,就不怕佛陀震怒降罪?”

  “卑职既非乡里愚蠢信徒,又亲眼见到这些恶僧如何掳掠乡士,即便没有生死危机,也绝不苟和此类恃法愚众的贼徒!佛陀若真有灵,应该降罪这些佛门积垢,而不应该惩罚人间正义!卑职既然做了,便无惧神佛谴责,因此滋生的人势扰患,卑职也一力承担,绝不牵连从事共都水同僚们。”

  毛世坚闻言后便又说道。

  “足足七十多条人命,当中还有闻名京邑的道德法师,你打算如何承担?”

  李泰闻言后又冷笑道。

  “卑职打算先请辞职事,携此罪证赴台讼告。我家虽非权门巨室,但也是关西殷实人家,请求乡义故交联合奏事……”

  李泰听到这里,便抬手打断了毛世坚的话,并不客气的说道:“杀僧毁寺,已经是一罪。若再串结乡徒宣扬沙门丑恶,则你必死无疑,还会连累宗属乡亲。

  此门中信众多少,你知道吗?难道这些尽是痴愚,唯你清白高智?持心守正是好,但若不自量力,比那些沙门愚众更蠢,只会害人害己!”

  毛世坚听到这话,脸色又是一黯,也正因为担心此节,他才不敢轻易离开寺庙让郡府接手。方才所言已经是他考虑诸多,自觉得尚算周全的方法,被李泰开口否定后,心情也不由得后怕彷徨起来。

  李泰见毛世坚一脸的惆怅彷徨,又指着他说道:“起来吧,记住当下的心情,以后临事需要三思!这世上不会有太多人纵容你的轻率冒失,我既然不幸担任了你的长官,后续纷扰还轮不到你来担忧!”

  “从事,我……卑职虽然不悔所为,但也自知此事想要遮掩下来实在不易,入署以来助事殊少,从事本已任艰,若能言计教我、便已感激不尽,实在不必揽事上身……”

  毛世坚仍然不肯起身,继续垂首说道。

  “助事殊少,当然是你的罪过。但行使途中遭此滋扰,我若不能保全,还有什么面目署中弄威?所任虽艰,但无人不可成事。你等但守职内,余者不必操心。”

  李泰又回答道,倒也不是为了刻意的收买人心,只是觉得这本来就是他的义务。当老大的如果连给属下擦屁股的担当和能力都没有,那还混个屁!

  虽然李泰也没说要怎么解决此事,但听到他这一表态,毛世坚心中也是惶恐大减,再作顿首道:“无论之后情势如何,但得从事此言,卑职感此恩义,一定为从事效犬马之劳!”

  李泰闻言后便点点头,旋即又问道:“此中寺奴还剩多少?见簿物资寺中存留多少?”

  “寺奴尚有一百三十余众,皆非僧祇户编,是从各处掳取的奴客。寺中布帛存有两千余匹,米面并诸杂谷吃食五千余石,余者皆散在周边寺产庄园中。另有金银铜器诸类……”

  听完毛世坚的介绍,李泰心情又是大好,望向毛世坚的眼神也变得亲切起来。

  对佛门表面恭敬、心中不屑的人,他是见过不少,但诸如此类说干就干的却不多见。哪怕李泰自己心里早有想法,但也还一直没来得及抽出时间去做,没想到被这小子抢了先。

  他嘴上虽然打着包票,但接下来该要怎么做,其实心里也有点没谱,于是便先吩咐下属们做该做的事情。将这些僧徒尸首焚烧处理,并将寺庙中的财产整理打包。

  瞧着部属们在寺庙中忙碌起来,李泰则坐在这寺庙大堂前思忖对计。

  他杀雷氏乡豪时虽不手软,但对寺庙却还不敢公然的劫掠屠戮。因为杀乡豪所考虑的无非利弊,但寺庙却牵涉到宗教信仰、意识形态等问题,并不是单纯的利弊权衡逻辑思维能够解决。

  这普善寺虽然不是什么名刹,但也终究属于关西沙门的一员,从主持到小沙弥被杀的一个不剩,也实在是有点惨烈。

  就算李泰能够提供一个逻辑缜密的罪证链条,但大众能不能接受、肯不肯接受又是一个问题。

  大众能够最快接受的,就是标签化、口号化的讯息,一个梗的受众度远远要比一篇逻辑缜密的论文受众度更高。

  这跟民智无关,只是我不需要了解的那么详细。那些僧徒罪恶几何与我无关,但你们杀僧毁庙,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心惊肉跳。

  不敬神佛,得是多么丧心病狂的人才能做得出?这样的人提出的证据可信?

  如果不能在舆情上获得体谅和认同,就算这件事他能说动宇文泰帮自己遮掩下来,对于他立足关西的深入发展也不利。难道真就安心做个孤臣、给宇文泰当搂钱小能手?

  李泰越想越觉得头疼,索性站起身来走进佛堂中,瞧瞧那些供奉的佛像造型开拓一下思路。略作端详后,他便发现其中一尊佛像造型有些特殊,于是便随口问道:“这佛像是什么名号?怎么与其他种类不同?”

  他属下中也不无沙门信徒,其中一人走上前略作辨认后便说道:“此名刘师佛,是百余年前一位大德高僧……”

  李泰走进过去,发现佛像前书写着这尊佛像的小传。原来这刘师佛名刘萨诃,本并州离石人士,是五胡乱华时期的一位高僧,其人并非汉种,而是南匈奴人,也就是稽胡人。

  刘萨诃于江南受戒,后来辗转返回北方传法,因此在其乡土并州和陕北诸州都有着不低的影响力。特别是其族属稽胡人,对其更加的顶礼膜拜。

  了解到这些后,李泰眼神顿时一亮:若说整体的毁庙灭佛,他敢说宇文泰也不敢听,可如果把其中特定的一个信仰标为异类,那阻力可就小得多。

  稽胡在北境寇掠为患,所害不只一方,你这刘师佛既然佛法宏深,怎么不教教你那些族类放下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