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38 乱法必惩

      直堂里气味仍然不算好,不时有阵阵腥风穿堂而过,而这六名荐选的属员精神也不如之前饱满,或是因为行途疲惫,或是干脆就对都水衙署和李泰这个主官感到失望。

  李泰刚刚走入堂中坐定,还未及开口点评众人表现,那本就对他有些不服气的陆彦便先开口道:“请恕卑职愚昧,敢问从事,衙署新立此间,诸事待用,为何偏偏弄贾乡里、浮货扰众?

  台府所以授用,在于宣政治水、在于端正教令,威令未着,先以贱业现世,卑职实在不知从事因何计略,据此腥臭于堂!”

  在堂众人听到陆彦这么说,也都纷纷点头,并有两人发声附和道:“卑职愚昧,恳请赐教。”

  李泰对众人这样的态度,也并不感觉意外。

  谁家少年不轻狂,幻想着能做一番大事业,好不容易走后门谋到一个职事,结果是蹲在洛水旁做收鱼佬,这巨大的心理落差,如果不是他搞出来的,他自己都不能接受。

  但既然群众质疑,总要给个合理解释,否则队伍散了那是真不好带。

  “尔等愚昧是真,否则今日执此堂事者便不会是我。位有尊卑,职有清浊,事有剧闲,人有贤愚,事物运行才能井然有序。”

  他坐在堂上俯瞰几人说道:“你等并不知我,疑惑在所难免。但我居此堂首,唯忠于上、诚于事,并没有责任答疑你等。得力者留用,庸劣者逐出,这便是立事的规矩。若仍欲穷问,先去堂下领受鞭刑,归堂我自辨疑,还有谁要问?”

  众人听到这话,神情反应各不相同,左右张望一番,又自低头思量,还是那陆彦率先行出,沉声说道:“此间衙堂虽有主次,但人间公理也有是非!区区鞭刑,不足以阻人破邪匡道,某便自领,盼望从事能有正言答疑解惑!”

  说完这话后,他便昂首出堂,等候在外的李雁头早已心怀不忿,见其行出便扭押在一侧,喝令士卒挥鞭抽打。

  那陆彦瞧着有些文弱,骨子里却有几分强韧,接连数鞭抽打下来,只听到咬牙闷哼声,却并没有听到惨叫痛呼。

  结结实实的十鞭子抽完后,陆彦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走回堂中,仍是瞪着眼厉视着李泰。

  李泰并没有正眼瞧他,而是又望着在场其他人问道:“这位陆郎求知问道之心的确坚定炽热,你们几位呢?是受刑听教,还是吞声退出?”

  “我来!若此日不得满意答复,如何承受便如何报还!”

  又有一人迈步行出,望着李泰恨恨说道,然后便走出去接受鞭刑去了。

  有此两人作为表率,剩下那四个索性也将心一横,直出堂外受刑。

  李泰看到这一幕顿时一乐,他本来还不太看好几人,却没想到全都这么有骨气,居然没有一个被吓住。果然年少气盛,自己这个主官也乏甚官威。

  等到众人依次受刑完毕返回堂中,李泰也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身来,望向众人的眼神变得和蔼几分,先作叹息道:“参天巨木,萌生于土。金玉之坚,粹于尘埃。世间万物,莫不由小及大、由贱及贵。

  怀中小物口不能言,教养得当可成谋国之士。皇朝用政若不能覆及黎庶,又何以兴聚人物裨益社稷?

  你等志向高远、不惧威权,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国之储士。但你们又知否,大行台又为何着我立事于河滨?”

  “总不是为了搜刮臭鱼烂蟹、惑人贪货误农!”

  堂中一人冷哼道,不管之前心意如何,受完鞭刑后算是彻底跟李泰对立起来。

  李泰对此也不恼怒,竖起三根手指说道:“大行台所以授事,一者在于治水益耕,二者在于通渠兴工,三者在于广收惠国。那么我再问你等,可知洛水溉田几顷?可知沿河碓硙几区?可知聚资多少才可官民两便?”

  “某等受命而已,既非执案,岂知大概!”

  又有人开口顶撞,但语气明显有点发虚。

  “那你们可知洛水几月起讯、几月冰封?知否水田亩收、涝田亩收、旱田亩收、坡田亩收?知否均田户、佃租客丁者岁终盈缺?知否碓硙碾磨所盈所耗?知否男女之丁春秋衣几尺、食几石?知否男女耕、渔日收几何?知否……”

  李泰一连串的问题,越问在场众人神情便越不自然,待到最后,弯腰拍案道:“量取民力,征用于国,这算不算端正教令?下民易虐,苍天难欺,弄权施威,人皆可作。但若官逼民反,尔等亦必死无葬身之地!

  满堂腥臭?此中腥臭几浓,沿洛百姓几苦!如此贱业,人皆趋我。尔等满门享恩,只怨作业不大,丝缕之恩懒给,家国两丰无计!”

  “但、但这满园的鱼蟹,又能助国事多少?”

  听到这话,李泰又冷笑一声道:“收聚渔获,本就不是为了助国,而是为了量力,是为了自警。肉食者鄙,非其弱智,而在寡识。

  上危下困,需取中道兼顾,非仁且坚者,不足共事。坚而不仁者虐民,仁而不坚者误国。我不患人不知我,虽独行亦必长驱!”

  讲到这里,他又叹息一声:“前所施行,并非发乎私怨。乱我法者,则必有惩!言尽于此,诸位各自思量。离堂弃我者,重逢盼能笑对。留守共事者,宜需谨慎言行!”

  他这一番话讲完,堂中几人仍是沉默不言。

  过了好一会儿,本就是受众意裹挟的崔彦昇俯身垂首道:“卑职腹计浅薄,未悉从事谋略深意,斗胆犯上滋扰,受罚应当。受教知警,请从事勿逐丑劣、留堂共事。”

  李泰闻言后便点点头,抬手示意他起身入席坐定:“罪不两惩,既然仍肯捐才于此,我自有容人之量。”

  听到李泰这么说,其他几人也都各露挣扎之色,特别那几次挑头的陆彦,这会儿神情更是变幻不定,没有了刚才的踊跃。

  “请问从事,若某自忖志力不足使用艰难之事,从事肯否持笔给判?”

  又有一人上前一步,拱手发问道。

  年轻气盛一大特色就是头脑一热、做事不考虑后果,刚才怼上司是挺爽,可这会儿才想起来主官的评判对于接下来的选官授事也有极大的影响。

  如果主官犯了众怒被批斗倒台,这判语如何倒是影响不大,可李泰刚才一番慷慨陈辞已经说得他们心里发虚,想要团结群众将之斗倒看来是不可能了。

  “在事虽有章法,但为人也才性不同。不能共事者未必是仇,虽不能助我案事,但也必会有别处担当。”

  李泰听到这话后便又笑语说道,表示自己不会以给人穿小鞋为乐。

  “从事宏量,实在让卑职惭愧。或非仁坚之选,但仍有几分痴勇意气,愿与共事此堂,恳请从事不弃!”

  那人听到这话,便又低头深揖道。

  “仍愿留堂者,不必再问。公私分明是任事根本,前事虽有误会,只因彼此不知,从此以后盼能共事相知。”

  见剩下几个人都是一脸忸怩,李泰便也不再等着让他们各自发言,再作表态道。

  其他人听到这话,也都默不作声的作揖然后归席坐定下来。

  看到这一幕,李泰又是一乐,果然还是年轻人好拿捏,虽然自尊心强、面子看得很重,但也不失公义之心,只要获得了他们的认可,也肯于低头认错。

  原本他是不打算将这些人全都留下来的,但在平定了这一次下克上的人情骚乱后,却觉得放弃哪一个都有点可惜。

  他们连自己这个顶头上司都敢顶撞,留着收拾那些骄横难驯的乡里豪强最合适。稍加灌输鼓舞,就是合适的坚锐爪牙。

  “前所付事,陆世雄归来最早,所引士伍折员虽少,所事最优。”

  前事讲完,李泰才讲到正事。

  陆彦原本低头默坐席中,闻言后连忙站起身来拱手道:“卑职惭愧,所赴途程不远,往返只需三日。所引士伍六百七十三众,归来才只六百五十五人,复命未尽,实在愧当最优……”

  “署中论功,程式自具。自计如何,不必宣于公堂!”

  李泰抬手示意陆彦收声,又将众人各自表现点评一番,然后才说道:“优等三员,进补参军事,留堂执事。次等三员,出赴沿洛桥津之处,立木造板,以宣行署政令。令作三式,为月令、防令、禁令,凡此三令能明文诵读者,桥津行渡者免征其资。”

  既然要下沉乡土,那自然要搭建一个能与乡土群众直接进行沟通的桥梁,在桥津行人稠密处出板报写标语是性价比最高的方式,顺便还能收点扫盲效果。

  百姓们虽然不是人人饱读诗书,但如果跟自身利益切实挂钩,也会花点力气死记硬背下来。

  眼下行署还没有本钱直接开凿新渠,所以初期还是让群众感觉到衙署的存在为主,顺便广告群众,我们可不只是收鱼佬,职权范围还是很大的。

  “衙中新补三员参军,录写其人其职,为本月月令。”

  李泰想了想后又加了一句,罚人他是有鞭子,奖赏却没钱,只能先打打鸡血了。

  见那三人闻言后各自眉开眼笑,对此倒也挺享受。所以说啊,要做好领导还是得学会PUA,搞点精神内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