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34 得道多助

      权势可真是动人啊!

  又送走一位访客后,李泰站在前庭,远远瞧了一眼仍然等在门外等待入见的时流,他心中便忍不住暗暗感慨。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短的时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待遇。最开始的时候还是挺享受的,毕竟谁又不渴望被关注、受重视呢?

  但很快他就感觉索然无味,甚至有些厌烦。这些来访者似乎真的将他之前的客气话当了真,觉得自己是来帮助李泰解决用人荒的,这就让他有点不爽。

  他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想着团结群众、分享权势,毕竟得道者多助,也能免于来自背后的暗箭黑枪。

  可他现在不需要了啊,有了大行台出面力挺,他只需要专注于事务就好,一般的闲言诽谤根本伤害不到他。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宇文泰是选择伤害北镇乡党的利益来保证事情的进行,如果最后半途而废,这对宇文泰本身的权威也是一大伤害。

  之前诚心拉你们一起搞事业,你们爱搭不理,现在看到一个明确的镀金混资历的机会又全都凑上来。那就不好意思了,得按照我的规矩来,就是这么的小人得志!

  现在想要加入他这个小团体,首先第一点能力要足够,如果连基本的办事能力都没有,我是不养闲人的。其次凡所举荐,必须要是各自嫡系子弟。

  如果仅仅只是要求能力的话,李泰大可以自己挑选培养。

  之所以要接受群众举荐,就是出于一种综合性的考虑,将家世背景、亲长的政治资源和乡土资源也列于考虑的范围之内。大族嫡近和远庶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虽然人不以血统论高低,但你们都已经要走后门了,老子又跟你们讲什么唯才是举的普世价值观?

  看重的就是你们自身的综合实力,就得是那种只要我不好,你们也别想安生的亲近关系,否则凭啥给你们开后门?

  如果哪天真要有人搞我,你们也得考虑自己会不会受牵连。就算是要大义灭亲,也得有种钻心的痛!

  这两个条件,还是筛除走了不少的拜访者。这些人要么本身就不符合李泰的要求,要么就是抱着一种凑热闹的心理,有枣没枣打三竿。

  邸中会客几日,李泰最终选定八个备选,除了最初表态的裴汉堂弟裴鸿与李和的一名族子之外,还有六人皆是行台辅臣的近裔亲属。

  这六个人他也不打算全都留下来,还是要看各自的才力与彼此的配合度,争取再淘汰几个。就算因此得罪对方而被上眼药,也没什么,顺便在宇文泰那里刷一刷自己做事公正无私、不偏不倚的孤臣直臣形象。

  确定了人选之后,李泰便分别给这几家去信,让他们各家子弟在八月上旬入乡汇合,然后便先一步离开华州,返回商原。

  离乡时还是盛夏,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初秋时节。乡里风貌变化不小,田间已经随处可见勤劳收割的乡人。

  也因为乡人们忙于收耕,李泰这次返乡虽然势位、权力比之前进步更大,但乡人们也都无暇摆出什么盛大的欢迎场面,让李泰没有享受到衣锦还乡的乐趣。

  入庄之后,李泰先将积存的家事记载翻看一遍,然后又在家人们一片恭贺声中,交代了一下自家人事的调整。

  他当然要带领一批家人事员参与到公事中去,但家事也不可就此荒废下来。

  李渚生作为西行家人最年长者,无论忠诚还是能力都是让李泰最放心的,李泰便着他留在家中专心处理家事。

  部曲少壮中最出色的三个,李去疾还在当郡乡团辅佐周长明、参戍河防未归。李孝勇则被安排去了龙首原,负责那里庄园开荒生产,顺便对诸佛寺进行踩点、收集情报。

  李雁头日常跟随李泰出入,担任他家部曲队主,并跟着贺拔胜旧部的朱猛学习一些兵法韬略。

  贺拔胜的旧部,因为主公新丧热孝,李泰虽然接手过来,但也没有进行系统性的整编,只挑选其中拥有一技之长的几员做事。

  现在贺拔经纬兄弟那里算是了结清楚了,李泰便也趁着这个机会将人事进行一下梳理。

  他最初接触贺拔胜部曲时,贺拔胜士伍尚有三千七百多人。

  但除了正常的伤病死亡之外,年初贺拔胜遭侄子软禁时,曾被驱逐了一部分,虽然之后有李泰的收容,但还是流散出一部分。

  贺拔胜在商原养病那段时间里,也有一些已经担任军官的部将脱离,以个人继续为朝廷效力,并带走了一部分士伍精卒。

  等到贺拔胜去世,殉主、守墓加上离散等等,到如今贺拔胜的部曲还只剩下将将两千余人,锐减近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李泰毕竟不是贺拔胜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彼此之间的交接也只能循于道义。肯留下来的这些人,李泰自然要负责他们的生活与前途,但离开的那些也无从指摘。

  这当中,贺拔羖的自杀是李泰最感心痛的,他敬重这份忠心,但却不认可这种行为。

  贺拔羖不只是贺拔胜的部将,还是他的养子,如果其人不死,无疑能更加稳固的统率这些旧部,贺拔经纬兄弟们也不敢那般威逼李泰。

  但人都已经去世了,再说什么也已经于事无补。好在还有朱猛这个长期担任贺拔胜亲兵都督的部将仍在,如今也是贺拔胜遗留部伍的首领。

  整治洛水不只是单纯的民政行为,少不了要与地方豪强发生摩擦,还有上游的牧区也要做好爆发军事冲突的准备。

  尽管大行台没有提及,但李泰也要确保自己手中能有一支可战之军。规模不必太大,起码也得有着五六百人的兵力。

  他已经从高仲密那里讨来一个名叫高鹤的家将,再加上朱猛,正好可以做这支队伍的督将。

  当他将自己的心意向朱猛透露时,这仍然丧服守礼的猛将顿时点头答应下来。

  他们这些贺拔胜的部将,是矢志要为贺拔胜报杀子之仇。但贺拔经纬兄弟明显的不足指望,想要达成这一夙愿,只能建立在李泰权势进步上面。

  见朱猛答应的干脆,李泰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他如今还只是带五品将军号的四品行台从事,但朱猛跟随贺拔胜征战有功,却有着三品的龙骧将军号,一般情况下是绝不会屈事自己麾下,率领区区五六百人、还没有正式编制的队伍。

  贺拔胜麾下还不乏朱子勇之类随他从南朝返回关西的部下,这些人未必以武勇著称,但江南虽然士庶分明,文教还是浅胜北方,哪怕寒庶出身,但能有志于学,也能积累下一定的文化水平。

  李泰又从其中挑选几员,搭配自家经过培训的一些家人们,进入都水官署担任令史、书令史等,将基本的行政基础先搭建起来。

  将家中人事调整一番后,李泰便又着令通知渠盟在事人员,让他们到商原庄来相见。

  “恭喜郎君、贺喜郎君,荣迁河使,乡土生辉啊!”

  商原赵党长等人第一时间赶来庄上,见到李泰后便是一连串的恭维道贺声。

  李泰闻言后便笑语道:“大行台之所以再授新事,也在于乡亲诸位的确治水修渠卓有成效,我今窃据众功,心中也自感忐忑惭愧。邀见诸位,便是立足前事、放眼未来,希望能将吾乡乡德更向上下推广,也需要诸位继续助我,如此事业才能大有可望!”

  “郎君谦虚了,乡里故态如何,我等各自清楚。若非郎君入乡,仗义号召、首倡渠事,岂有今日水土祥和之态!无论台府乡野,凡是就此议论的群众,谁能否认郎君首功?”

  吴敬义站起身来,一脸正色的说道。

  他本来还担任乡团都督官职,按照规定是应该参戍河防的,但却担心耽误了渠盟事务,主动表示负责留守,已经将渠盟事务看得比乡团事情还要重要。

  李泰一人得道,当然也要照顾渠盟这些共事乡豪们,但在此之前,他还是问了一下渠盟事务发展如何。

  “之前乡里得到郎君继续扩大渠盟人事的指令,某便入周边诸乡逐一采访,别境乡户也都深羡此乡事业,又为渠盟引进愿与共事者上百人家!”

  负责外联事宜的吴敬义连忙起身说道,并将一份洛水流域地图呈交上来,里面清晰标注了这段时间加入渠盟的乡户所居位置。

  要治水,首先便需要确保民意基础。而在这方面,李泰所组建的渠盟要比霸府和州郡的统计能力更强,渠盟的扩张就意味着乡土人心的聚拢。

  “做得好,洛水干流悠长,治水也需要先后权衡。疏浚河渠、增设堰埭,无论朝廷还是台府,都需要从乡情急迫之处着手。渠盟所感召的乡情声音,便是都水立事的优先准则!”

  李泰接过那地图看了一眼,旋即便给渠盟加上一层乡情干政的意义,接着又望着吴敬义笑语道:“都水衙署新设,亟待干员参事。只可惜吴都督你尚有乡团事繁,否则我倒希望能将你引入衙署共事。”

  吴敬义听到这话,顿时一脸激动的起身表示道:“郎君如此垂青重视,某怎敢傲慢拒绝!乡团少勇不乏,能代替我者亦有,录事李去疾便可足当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