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33 上下相得

      因为李穆没有再旧事重提,这一次见面倒是氛围愉快,一直到了夜色渐深,李泰才将两人送出门外。

  回来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感慨,就这么官官相护、权势共享,日子真是越来越有盼头。

  之前台府其他人对李泰的提议不甚热情,或是嫉妒作祟、或是利益无关。

  这个年代,想找一个清白廉洁、大公无私的纯臣那可太难了,仕途上的进步并不是官员的第一目标,甚至都不是主要目标。能将仕途与家族的发展协调配合起来,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西魏北周为了扩大其统治集团,常常会以作牧乡土来吸引关陇豪强的加入,也能借助这些豪强在乡土中的威望降低统治成本。立足于乡土发展,这些豪强自然势力激增。

  台府那些官员们在洛水流域的乡土利益诉求本就有限,李泰也没有据此创造出什么可观的事业,再加上到现在连基本的创业资本都无,也就无怪乎大家不肯陪他筚路蓝缕的从头开始。

  果然事情还是要一步步来,任何超出事程本身的设想,哪怕看起来再怎么完美合理,也都没有施展的空间。

  李和之所以主动来寻求合作,应该也是看重洛水中下游的补给能力。

  他们这些夏州豪强,或许更得大行台的信任亲近,但整体上的势力和威望仍要远逊于北镇豪强,大概融入关中腹心之地的过程也不顺利,不能与关中那些土豪们达成亲密合作,想要维持部伍的独立编制存在想必都非常困难。

  李泰既不属于传统的关陇豪强,也不是北镇军头,但却能够掌握整个洛水干流,对李和而言自然是一个极好的合作对象。

  李泰当然也需要军事上的支持,对境遇内豪强形成震慑,他设想中的洛水沿岸乡团势力还没有建立整合起来,北镇军头们对他而言又不好控制,李和这个夏州豪酋也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李穆说上次见面后归去反省,看来也不是一句客气的空话,应该也认真思考过该用怎样的方式来相处。这一次的互动就彼此都很愉快,毕竟只有互惠互利的关系才可以维持长久。

  第二天一早,李泰又直往台府而去。在台府中寻找合作伙伴,他已经不报指望了,但这起步的资金还是得催要。

  这一次大行台倒是没有旷工,这让李泰比较满意,做老大就得有做老大的样子,天天旷工还想不想好?

  没有了大行台特事特办的关照,他也只能在外廊排队等待召见。

  身为台府从事中郎的好处在这里就体现出来了,尽管他来到的时候,直堂外廊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但他还是被谒者引到了队伍的中前方。

  排在他前面的都是昨天就已经编好了的事程,后方新奏事务还未分闲剧,那就按照职事轻重来排列。李泰如今已经算是台府中上层的幕僚等级,自然就有了插队的特权。

  即便如此,他还是在外等候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轮到自己入堂拜见。

  在堂记室见他行入,便连忙起身将他昨日入告事情呈奏大行台。

  宇文泰闻言后便望着他说道:“方今国计维系艰难,内外俱无丰储,你既然奏请开支,自身可有预计?”

  李泰之所以乐意跟宇文泰聊天,除了方便拍马屁之外,也是想瞧瞧这老大当的多憋屈,张嘴便先诉苦告穷,凡事不敢大处计议。

  老大尚且如此,我遭受的这点刁难困扰又算什么?这样想让李泰感觉很快乐,心理上的失衡也能得到调整。

  他连忙掏出自己提前拟定的预算方案,让在堂谒者呈交上去。

  宇文泰在将这预算方案略作翻看后,回答的也很干脆:“不可能,拿不出。”

  拿不出那是一定的,但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多少总得给点。

  李泰正待开口讨价还价,宇文泰却不让他发言,直接又说道:“府中只能拨给公库廨田一区,自赴度支处领取。士伍役员,司农分配,卢子刚已经在长安履新,自往交涉。”

  卢柔成功担任司农少卿,这自然算是一喜。但台府却只肯给一片公田便打发了,李泰自然有点失望,但还没来得及继续争取,宇文泰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摆手道:“出去!”

  果然讲到钱,谁都没有面子啊。

  李泰见状也无可奈何,只能作礼告退出来,看来他这新事业,除了治水之外。注定还得兼职种田了。

  他垂头丧气的又来到苏绰处,心里盘算着还得让自家量地鬼才破野头上线。虽然公田不属于私人的,但总得给下属们多谋点福利。

  度支处同样非常繁忙,李泰又排了一会儿队,心情不好不免又吐槽这机关单位浓浓的官僚做派。这一天下来事情做得不怎么样,却是过足了排队的瘾。

  终于轮到他入堂,苏绰抬眼见到他,一边从案头翻找文书,一边对他笑语道:“大行台对此事业真是关照有加,李郎你可一定要用心做事啊!”

  李泰闻言后干笑一声,笑容充满了敷衍,想到还得开荒增产,把去年的奋斗再经历一遍,他是一点受关照的感觉都没有啊。

  赐田文书被递过来,李泰先是随便扫了一眼,旋即便察觉到不对,又认真看了一看,才有些疑惑的抬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文中所言园业,似乎毗邻赵骠骑家园?”

  “李郎的确深悉乡情,正是赵骠骑临靠洛水的那座园业,昨日奉还台府,今便拨给都水外廨使用。大行台对你的关照,可有感应?对此安排,满意吗?”

  苏绰自能瞧出李泰兴致有些不高,便望着他笑语问道。

  “满意、满意,不能再满意了!下官一定鞠躬尽瘁,不负恩用,年内必有见功!”

  李泰一脸笑容的连连点头,心里对大行台的抱怨顿时扫除一空。

  什么叫作花小钱办大事?这就是啊!

  就算宇文泰对李泰有求必应、完全满足他所提出的预算方案,也比不上这一手啊!

  赵贵那座庄园,起码在李泰已知的洛水范围之内,是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私人园业。哪怕整座庄园都给搬空,但那良田土地和水力设施却是现成的,只要能认真经营,很快就能见利,不患没有启动资金。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李泰想要彻底的整治洛水,势必就会与沿河那些既得利益者产生矛盾冲突。而赵贵就是这当中势力最大、也最棘手的一个。

  李泰之前的设想,将宇文护拉入印刷事业中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除了报答宇文护对他的帮助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意图,就是排挤、制衡赵贵在洛水畔的利益。

  他本以为彼此间还会发生新的碰撞冲突,却没想到宇文泰已经先一步帮他解决了,直接将赵贵庄园充公、并交付都水使用。

  这才是合格的老大该做的事情啊,之前是被动的给李泰擦屁股,现在都会抢擦了,直接避免了彼此再发生冲突的可能!

  凡事重视与否,说一万句空话不如做一件实事。宇文泰也通过这一点表示出他整顿洛水的决心,就连赵贵这种元从等夷的大将都要为此让路,其他你们所有人,谁敢觉得自己比赵贵还牛逼?

  想到刚才宇文泰还一脸不耐烦的驱赶自己,李泰顿时觉得这老大傲娇的有些可爱,原来背着自己已经做出这样妥善的安排,却还不肯当面告诉自己。

  怪不得宇文泰事业能够做大啊,该支棱的时候他是真能支棱起来。

  当然李泰是不知道宇文泰用什么方式从赵贵手里讨回这座庄园,否则心里又得吐槽不已。

  老子既然志做的卢,一大目标就是要挑拨你们这些北镇豪强彼此关系,你们之间裂痕越大,我的成长空间才越大啊!

  但无论如何,宇文泰这一表态给李泰的支持,要比单纯的提供钱粮意义更大,也让他接下来的操作空间更大,所以才敢跟苏绰保证今年以内就能见到成效。

  有感于此的不只李泰一人,同在台府之中办公,一些事情也没有秘密可言。

  李泰这里刚刚领到了台府赐给的赵贵园业,许多人便也同步得到了消息。当李泰离开苏绰直堂的时候,行出不远,迎面便走来行台尚书崔彦穆。

  “我正要寻伯山,恰好道途相见。伯山现在若无要事,咱们归署细话?”

  崔彦穆见到李泰后,便一脸热情的走上来笑语道。

  李泰向之晃了晃手中的书令卷轴,歉然说道:“刚刚领取事令,正待办理落实。崔尚书如果事不切急,能否容我归后来见?”

  崔彦穆拉着李泰的手腕并不放开,仍是一脸笑容道:“也不是什么要事,咱们边走边说。”

  说话间,他便与李泰并肩一同往台府外行去,沿途也有许多人闻讯而来,但见崔彦穆与李泰并行,只是打声招呼便欲言又止的走开。

  “昨日伯山你来告事情,傍晚归邸后我细问户中子弟一番,确有几员智力初成者希望能够追从伯山就事。”

  走出一段距离后,崔彦穆又微笑着对李泰说道:“伯山你若近日有暇,我便遣子弟入户访见。可用则用,若不可用,也希望伯山你能赐教鞭策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