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32 相得益彰

      在台府中瞎逛了大半天,李泰发现他在台府中的人缘实在马马虎虎。

  他接连走访几人,虽然碍于情面,大家对他都是笑脸相迎。可当他讲到招募僚属时,众人便多数打起了哈哈,不肯言及实际,对此并不怎么上心。

  到最后,只有一个旧同事裴汉向李泰推荐了一个自己的堂弟,才让李泰不至于瞎忙一场。

  这个结果,自然让李泰有点不能接受,大家都这么高风亮节的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想着公权私授?

  怀着这种疑惑,李泰返回了城中高仲密宅,刚刚坐定下来,仆人便来报门外李穆来访。

  这老小子还不死心?

  因为上一次见面的不愉快,李泰对李穆的来访自然心生警惕,不过眼下正在家里,倒也没什么好怕的。

  略作沉吟后,他便让仆人将李穆请入进来,自己也站在堂外迎接。

  不旋踵,李穆便阔步走入庭中,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同行。这中年人体态比李穆还大了半号,身上的衣袍都被肌肉撑得绷在身上,一看就是一员勇将。

  “这一位是恩阳公、车骑大将军李仪同,知我今日来访郎君,故而同行。”

  再次见面,李穆倒不像之前那样气势凌人,彼此见礼后便微笑着将那名体貌威武的同行者向李泰进行介绍。

  “原来是恩阳公,恕我眼拙,失敬失敬!”

  李泰听闻对方的官爵之后,便连忙作揖致礼,心里则在思索此人的准确身份。

  “某与李郎,可不是第一次相见了。之前故太师丧礼,某亦在列,因见李郎挽歌悲伤动人。或许当时情伤神迷,李郎不曾见我。”

  那李仪同倒也并不倨傲,点头对李泰说道:“之前又听说李郎你厚待故太师所嗣,我们这些曾事故门者也都深感李郎高义。听说武安公与李郎有故,便厚颜请他代为引见。”

  贺拔经纬向李泰敲诈十万匹绢,虽然谈不上人尽皆知,但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大多数人所关注的只是那个耸人听闻的数字,但后续是如何解决的、究竟付没付,便很少有人感兴趣的细致打听。

  李泰听到这里,也终于想起来对方的身份。原来此人名叫李和,本是出身夏州的土豪大酋,曾被贺拔岳引为帐内都督,后来便追随宇文泰。

  在宇文泰的嫡系部属中,有一批人比较特殊,那就是他在贺拔岳麾下出任夏州刺史时、于夏州所招募的豪酋和幕僚们。

  北魏末年,尔朱荣被杀后,高欢崛起于河北,立孝武帝于洛阳。当时关西的贺拔岳为了制衡同境的侯莫陈悦和外部的高欢,于是便委派宇文泰担任夏州刺史扩充势力。

  夏州曾是赫连胡夏的领地,水草丰盛,是黄河以西重要的牧马地。北魏灭夏之后,为了防止死灰复燃,便将一部分东部鲜卑迁置于此,这其中便包括宇文部一些人众。

  北魏末年六镇起义,夏州也无可避免的遭到了波及。其时宇文部已经在夏州拥有不菲的势力,这其中的代表人物便是宇文贵。还有北周初期举报赵贵谋反的沃野镇人宇文盛,在这一时期也率部内迁来到夏州。

  宇文泰在贺拔岳众部将中能够脱颖而出担任夏州刺史,除了本身才能卓著之外,也跟这一部分历史渊源有关。他来到夏州不久,便收复了许多此境鲜卑余种、费也头等等游牧部族势力。

  出身夏州的宇文贵当时已经在北魏朝中担任官职,但在跟随孝武西迁后很快便选择依附宇文泰,足见宇文泰在这些夏州豪强当中所拥有的号召力。皇帝虽然尊贵,但大行台那是把他当同族亲戚来看待啊。

  夏州部众也成了宇文泰麾下一股重要的力量,为他击破侯莫陈悦、稳定关西局势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李和便属于夏州豪强,虽然最初受辟于贺拔岳,但在乡义号召下,如今也是夏州势力中的重要一员。夏州群体虽然不以势位著称,但也一直被宇文泰蓄作心腹爪牙。

  这李和说听说李泰这么讲义气所以要来见见他,李泰自然不相信这鬼话。但在看了一眼旁边的李穆后,便心有所悟,你们这是打算组团施压来认亲戚?

  他倒不是被迫害妄想症,觉得自家名望多金贵,是个姓李的就眼馋,人家李虎对此就根本不感兴趣。实在是眼前就有李穆这个先例,李和又与之同来,也难免下意识就想到这一点。

  心里这么嘀咕着,他脸上自然不会流露出来,将两人请入堂中,彼此分席坐定。

  这一次见面,李穆态度好得多,不再像前次那样咄咄逼人,落座后便笑语道:“郎君你升迁履新,大行台恩遇之厚实在是让人羡慕。”

  “晚进少愚,在两位国之干臣面前岂敢夸恩?战战兢兢、尽力而为,希望能不负恩用!”

  李泰也打着哈哈说道,他的升迁速度虽然挺惊人,但在这两人面前也的确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李穆则又笑道:“郎君过谦了,大行台着你专治洛水,世道庸人只道事繁任浊、不预清贵。但真正知事者,却明白是将耕牧心脉付予能臣啊!一水所带,深切国用,郎君于此立事建功,不逊于阵斩顽贼!”

  这话倒是真的,洛水在整个关西水脉网络中,无论是河流长度还是流经区域都名列前茅。

  其上游高原丘陵地带,乃是重要的放牧区,分布着许多的费也头部族,而费也头就是北魏鲜卑对牧民贱户的一个统称。随着时代的发展,费也头贱民当中也涌现出许多的豪酋势力。

  洛水的中下游便进入关中平原的范围,是渭水流域、泾水流域以外关西最重要的农耕地区。李穆称之为耕牧心脉,倒也不为过。

  李穆这一次来访,倒也不只是为了拍马屁。

  一番寒暄之后,他便又微笑说道:“履新任重,难免彷徨。听说郎君今日在台府中屡访贤良共事,忠事之心拳拳。选员若能合于事宜,自然事半功倍,否则,虽有奇谋妙断,也难免临事艰难。”

  “确是如此,武安公可有教我?”

  李泰闻言后便点点头,望着李穆虚心请教道。

  “郎君如果只是着意于下游耕垦,我也不敢妄作指点。但如果要全域善治,在席恰有一人可为郎君荐才解忧!”

  李穆说完这话,便微笑着望向坐在另一席的李和。

  李和这会儿也不再沉默,听到李穆的话后便摆手笑语道:“武安公言之过誉了,李郎的才识就连大行台都赞赏有加。我又有什么策略敢夸言解忧?无非部属人员恰好应于此事,听说李郎有困使员,便想冒昧荐员使用,采或不采,仍在李郎心意。”

  李泰闻言后连忙站起身来,向着李和长作一揖:“于公等事内先达者当面,岂有我自夸薄智之地!若得赐教迷津之徒,不胜感激!”

  眼见李泰这么有礼貌,李和笑的也更和蔼,便又开口说道:“洛水上游,襟带诸州,除了水草牧马的便利,更有西安州的盐池之利……”

  李泰之前对洛水流域的了解,主要还是集中在中下游的农耕地区,对于上游的黄土高原却所知不多。

  此时听到李和的讲解,他才明白洛水上游对关西政权而言同样重要。除了提供战马和各种牧产之外,洛水上游距离关西重要的产盐地也不远,是重要的产盐和运盐通道。

  西安州治所五原,境内就有许多盐池盐井,一度曾是比河东战区还要更加重要的产盐地。因为境内资源丰厚,所以也是斗争不断。

  宇文泰在大统初年将许多的夏州武装引入关中腹心,以至于北境守备力量不足,柔然时有入侵,活跃在境中的稽胡也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大统七年,宇文泰所任命的东夏州刺史稽胡首领刘平伏举兵叛乱,被于谨平定。之后朝廷又遣夏州豪酋宇文贵出任夏州刺史,希望凭其威望笼络羁縻彼处诸胡,但效果仍不算好。

  邙山之战后,西魏的财政和军力都不足以支持在夏州大量的驻军,所以若干惠所坐镇的北华州便成了震慑北境这些不稳定因素的第一线。

  去年朝廷又在洛水上游增设数座防城,派兵驻守,主要便是守卫连接西安州的盐道,这里的驻军便包括许多李和的夏州部曲。

  所以如果李泰只是归整洛水中下游的话,倒也不必过于理会李和。但如果要连洛水上游一起治理,那就必须要与这个夏州军头进行合作。

  李泰之所以看重洛水流域的潜力,就是在于洛水可耕可牧,当然不可能放弃上游区域。此时李和主动登门寻求合作,他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听到李和表态举荐子侄担任李泰的僚属,便直接应承下来。

  “前者相见,言有倨傲。归去自省,也是深感惭愧!相亲共义不是仓促能成之事,但能于事中守望相助,共荣于世,也是彼此得益的善行啊!”

  见李泰与李和相论愉快,李穆也在席中表态说道,态度要比之前诚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