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31 深情和睦

      台府中,李泰等待未久便获得了苏绰的接见。

  苏绰做事仍是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听完李泰自述来意后,便接过那份人事计划书浏览一番。

  看完后,他又抬起头来望向李泰皱眉问道:“都水、河渠,有必要使用这么多人员?”

  苏绰有此疑问也是正常,整个西魏朝廷从建立伊始、人员结构就非常粗糙简陋,霸府也同样如此。李泰前所供职的墨曹,也只二十多人而已,已经是台府要司的结构规模。

  李泰所提出的这个人事构想,单单都水台事员人数就翻了一倍,还不包括之后要随事而设的渠堰诸使等人员。真要完全构架起来,怕是得超过上百人的僚属规模。

  这显然是有别于行台之前的作风,故而苏绰有此一问。

  李泰对此早有准备,闻言后便连忙解释道:“是有这个必要的,水利本就是耕桑之本,前者诸曹、州郡兼管,但多人浮于事、不能专任。大统以来,偌大关西几无水利营建。

  渠事荒废、堰埭失修,所谓‘尽地利’之劝政,只是具文。豪强霸水,民众失耕,公私协调,正需群智。更有碓硙滥设,需要严审细察、为国补用。扫除积弊,开拓新事,也的确需要在事者众谋。”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但也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已经向大行台夸下海口、要诸事并进,单凭自己那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现今还有争取的余地,当然要尽力争取。

  苏绰当然也知大行台对此事颇为重视,听完李泰的解释后便点点头,但又说道:“现今台府闲员并不充足,且李郎你所事多新政术,恐怕不足以全员调使,需要你募士于野。”

  李泰对此早有计划准备,闻言后便又说道:“我资望浅薄,怕是不足招引群众来趋,人员募取方面,也希望苏尚书能掌眼协助。”

  “你观我案事还少?放心去做,但能守于持公的事心,也就无惧旁人闲言的是非。”

  苏绰听到这话后,便又笑语说道,并不打算插手李泰的人事问题来彰显自己的权威。

  “有尚书这番话,那我就放心多了。虽然人微言轻,但也一定尽力而为。”

  自己有计划是一方面,但向上司请示也是起码的尊重。苏绰本身既不是一个权欲极盛之人,眼下的霸府政治也容不得太多的勾心斗角,让人能够专注于事。

  瞧着苏绰微陷的眼窝,李泰又忍不住暗叹一声,可惜他的儿子苏威学不到父亲的为人作风,以至于虽然煊赫半生,最终却落得个老景凄凉。

  人事问题敲定下来后,李泰才又开口说道:“今日拜访,除了请尚书斧正遗漏疏忽之余,还想请问,新事乍立,台府能否草具资本,让在事者能够尽快创立事项?”

  “你等一等,我看一下!”

  苏绰听到这话,眉头下意识的一皱,倒不是对李泰的问题反感,而是对此类问题有种本能的烦躁。

  他今年新领台府度支,但台府的财政却是长久的不健康,苏绰在这位置上也实在是太多无能为力,以至于听到人讨要钱粮物资就感到头疼。

  他站起身来走到另一侧的文案前,将近期度支事项快速浏览一番,才又向着李泰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大行台既无相关判出手令,台府目下也的确无资可给。我这里实在为难,李郎你还是去告困大行台,若大行台特允行事,我这里才好做削补的调度。”

  李泰听到这话也有些傻了眼,他也明白苏绰不是刻意刁难自己,肯定是的确没有调度的余地,所以才指点他去找老大哭穷。

  于是他便也不再继续纠缠麻烦苏绰,起身告辞退出,又往台府直堂而去。且不说洛水渠事前期所需要的大笔投资,单单这么多属员的俸禄吃喝也是一个大问题。

  无论他自己有没有解决的方法,这需求总得跟领导提一提。领导授权他自己解决,那是他办事得力、领导信任。领导不提这事他却主动解决了,那是目无纲纪、结党营私。

  当他来到直堂请见时,却被告知大行台早早便离开了。尽管扑了个空,他还是从记室同僚那里讨来纸笔,就案将自己的诉求写了下来,并请放在案头显眼位置,希望大行台能尽快看到。

  没能见到宇文泰,眼见天色仍早,他便又在台府溜达起来,找几个相熟的台府属官聊聊天,顺便提一嘴他正招募属员的事情,希望这些同僚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可以举荐给他。

  他当然不是乏人使用、求才若渴,无非是表达自己并不吃独食、愿与大家和光同尘的态度,彼此进行一些政治资源的置换。

  进入行台不久,他已经被火速提拔为从事中郎,而且还获得主持专项事务的机会。不遭人妒那是不可能的,也需要加强与台府同僚的人情羁绊和利益纠葛,即便有背后射来的暗箭,也能有人遮挡分担。

  当李泰在台府与同僚联谊的时候,宇文泰也在霸府后院里摆开家宴,专门宴请老乡赵贵。

  宇文泰起居不尚奢华,厅堂陈设简单,堂中除了他之外,便只有赵贵和侧席作陪的宇文导。

  赵贵刚从长安被召回,此刻坐在席中须发凌乱、眼含血丝,一副风尘仆仆的憔悴模样,见礼入席之后只是闷头饮酒。

  宇文泰自然明白赵贵忧愁从何而来,但一时间也不知该要如何打开话题,只是示意侍者殷勤为赵贵斟酒。

  酒入愁肠,赵贵眼眶中泛起浊泪,突然离席而起,叩拜在宇文泰席前,解下印符佩物置于身前,哽咽道:“臣愚不堪事,户中血脉尚不能守望周全,更不配主上推给大事……户中遭此横祸,父子俱成人间笑柄,行凶者狂笑暗处,每览儿郎悲态,心痛如割!”

  宇文泰并没有直接回应赵贵的哭诉,只是就席指着宇文导说道:“你去一趟长安,自雍州刺史以降,逐一审问,若有一员包庇罪恶,查实即捕!若无,责令州郡严查境内匪踪,尽快查清何处罪恶行凶!”

  宇文导闻言后便起身应是,但也并没有急着离开。

  事情已经发生多日,第一手的线索证据早已经消失殆尽,哪怕承平世道,想要追查清楚也绝不容易。更何况京畿周边本就极多游食盗匪,哪怕不是这些人行凶,但他们居无定所的游荡,也能极大程度的混淆视线。

  而且赵贵家奴所提供的线索也都遮遮掩掩,有的地方甚至自相矛盾,再想将事情调查清楚,几乎已经不可能。

  所以无论宇文泰的吩咐,还是赵贵眼下这个模样,所要的无非是一个态度而已。早一刻、晚一刻,也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宇文泰起身下堂,行至赵贵面前,蹲下去捡起他那些印符佩物为之一一挂回,拍拍赵贵佝偻颤抖的肩膀叹息道:“我与元贵,岂止势位的上下分别?相识于寒素,相知于险途,相扶共生的旧事不止一桩,你怎能中道弃我?”

  赵贵听到这话,顿时哭声大作,连连叩首道:“臣、臣惭愧,当年身陷葛荣军中时,非洛生王包庇关照,几不能活……当时便暗作誓愿,一定要矢志追从、不负大恩!但今主上造业于关西,策使群雄、内外员众,任事已经不再非臣不可,臣……”

  “这是什么蠢话!难道我只是一个绝情薄义的权徒?即便如此,也需要真正的忠义心腹来分担事业!彼此间的情义深厚,难道比不上户里岁时有出的怀中小物?你爱子心切,轻易说出这种话来,我不怪你,但若仍是固执,则就让人伤心!”

  宇文泰给宇文导打个眼色,宇文导见状后便入后堂引出数名堂弟堂妹。

  宇文泰站起身来,勒令儿女们入前向赵贵见礼,赵贵见状后连忙也起身侧避开。

  “让这些拙物出拜,并不是向元贵你炫耀户中的人口,只是要告诉你,这些小物并不稀奇。”

  宇文泰拉着赵贵将他送回席中,并又指着几名怯生生的小女子说道:“之前便暗存计议,逢此失意伤心时刻,我明告元贵,此中有一女子是为你家养活。你若不嫌我家教简约,就此堂中拣取,待她模样初成,便请引走侍奉翁姑!”

  听到大行台这番话,赵贵又是一脸的激动,连忙避席而起,深拜于地道:“小儿何幸之有、贵何幸之有,竟得大行台如此深情以待!自此以后一定谨修门德、勇创功勋,恭待恩降!”

  宇文泰抬手屏退儿女们,自己也坐回席中,这才对赵贵说道:“此言才是我北镇豪杰该说的话,我家女子虽不珍贵,但也希望她能配得荣第、所遇优渥、门风可赏、深情和睦!”

  赵贵闻言后,自然连连点头应是。大行台许诺结亲,虽然让他心花怒放,但也不免暗自遗憾。他长子正适龄,但却成了残废,自然不可能迎娶大行台家女子。

  少子长成却还需要几年,这就意味着与大行台联姻还要推后几年。想到这里,赵贵除了心恨那些歹徒之外,也埋怨起长子赵永国,若非这个厌物谋身不慎,此际便可与大行台联姻了。

  见赵贵不再一脸颓丧伤心,宇文泰便又微笑道:“今日邀请元贵,除了论定家事之外,还有一桩公事希望你能忍让成全。你在洛水东岸那所园业,台府新立事项需要征用,你能否高义捐舍?”

  赵贵此际还沉浸在喜悦中,闻言后便不假思索的点头道:“台府大计为先,我怎么敢因私废公?即刻赴乡收拾,请台府使员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