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27 锋芒渐露

      离开李虎府邸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李泰先分遣等候在外的家人们通知几个表兄自己已经脱困,再请同行两人去高仲密城中官邸休息闲坐。

  苏绰难得归京,便摆手告辞先回家了,若干惠虽然在京也有官邸,但也懒得再去惊扰家人,便与李泰同归。

  “伯山,今次为你事我可豪使了好大情面,讨一餐酒食不过分吧?”

  他这里刚刚进门,迎面一道身影便阔步行来,正是离开贺拔家后先一步来到这里等待的宇文护。

  李泰早从若干惠口中得知宇文护主动将事情揽过去的事情,虽不知他找贺拔家兄弟俩说了什么,但显然是摆平了这两人。

  否则按照他对李虎的观察了解,就算有大行台出面力保他,李虎也不至于对此事绝口不提。

  “萨保兄这么说,可就让人伤心了!哪怕没有此事,兄既入户,我不该盛情款待?”

  李泰先笑语一声,然后又小退半步对宇文护深作一揖,正色说道:“这一次,真的要多谢萨保兄搭救!否则此夜我只怕还要留宿别人庭中。”

  见李泰如此郑重其事的表示感谢,宇文护一时间倒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的确是挺高兴,入前拍拍李泰肩膀笑道:“扫去一身邪情滋扰的晦气,此夜只是畅饮!”

  随着手头宽裕起来,高仲密家中储备也渐渐丰富,长安官邸虽然不常居住,但也不缺美酒。三人登堂畅饮一番,自是宾主尽兴。

  第二天一早,李泰起床锻炼一番,回房洗漱完毕,宇文护才晃着宿醉的脑袋走出卧室房门,吃早饭的时候,跟李泰简略讲了讲他处理此事的经过。

  当听到贺拔氏兄弟俩竟然豪言要价十万匹绢的时候,李泰也顿时眉头一皱,没想到这兄弟俩这么的敢想敢说。

  “贺拔仲华份内那六万匹绢,我替伯山你承担下来。但华州那位独孤家居丧小娘子的四万匹债务,就要伯山你自己处理了!”

  宇文护很为自己这处理方法自得,笑着对李泰说道。

  李泰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万匹草泥马奔腾,别说十万匹绢,就是四万匹,把他卖了也凑不出来啊!

  “伯山想不想知我如何勾销这笔巨债?我只是将骊山旧事重提……”

  宇文护又洋洋得意的将自己在贺拔家抖威风的过程讲述一番,末了又呵呵笑道:“一通盘算下来,只需给付贺拔仲华两千匹绢,此事便了结了。

  所以你也不必觉得欠我多少,之前赠你宝刀,结果却因狗贼扰事,连累你痛割所爱,借此机会补还给你,你可不准再说我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

  宇文护越是这么说,李泰当然就越要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在宇文护这里是实际付出两千匹绢,但那是宇文护自己的智谋本领,李泰这里仍然还要作六万匹绢的巨大人情来看待。

  于是李泰一边连连对宇文护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一边在心里对那俩货破口大骂,就是这贪得无厌又色厉内荏的兄弟俩,让他平白欠下宇文护这么大一个人情,想想都让人火冒三丈。

  宇文护的人情,是那么好欠的?

  这俩混蛋也真是愚蠢,白得了一个贪婪的恶名,结果一点实惠没得到,只在李泰人情账上记了一大笔,真是把损人不利己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这里心情已经很不爽,再想到宇文护留下的那个小尾巴,该分给独孤妙音这个贺拔胜养女四万匹绢的遗产,李泰顿时觉得更加头大。

  独孤信或许不会贪此,但有这么一件事就是一个由头,说不定哪天就得说道说道。

  想得越多就越头疼,索性不想,大不了事到临头时以身抵债,我不嫌你家软饭扎嘴,你也别觉得我不值。

  好话再多只是虚辞,别管李泰乐不乐意,宇文护既然帮了这么大一个忙,那总得有所表示。

  趁着若干惠也起床来到餐厅,李泰便讲起宇文护参股印刷事业的事情。

  若干惠对此自无不可,他对李泰的经营才能是极为相信,也不排斥宇文护的加入。

  宇文护在听到这印刷事业一年的利润便达数万匹绢之巨,一时间也有些瞠目结舌。骊山园业虽然暴利,但因经营日短,他实际到手的分红也不多。

  之前一口应承下贺拔家兄弟要价十万匹绢的补偿,那也是为了将人情做大,并且根本没打算实际给付。但这印刷事业正当清白,且对朝廷行政大有补益,自然不患被查抄封禁,是实打实的可期利益。

  “难怪伯山你勇于担当重任,有这种刷纸换绢的才能,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想到之前叔父提议让李泰辅佐自己整治洛水的事情,宇文护此时才觉得大有可行,不是虚妄的计议。

  可现在行台任命已经下达,他也不便再旧事重提,更何况李泰现在肯将如此长利财源分享,也让彼此交情更深,就更没有必要出尔反尔了。

  “我是这么想的,方今朝廷用政,一在州郡地方,一在朝廷台府……”

  虽然将宇文护引入共事,李泰也不打算直接将当下的产业规模共享分配,而是要开辟一个新的市场,那就是中枢部门的公文印刷。

  他之前同墨曹的两位同僚便讨论过行政程序简化改革的思路,就是在为此事进行铺垫。这段时间则形成了一个更加成熟的思路,但也并不打算由自己向行台建议试行,而是将这思路向宇文护和盘托出。

  宇文护对台府行政程序还是有些陌生,毕竟之前没有怎么深入接触过,但见李泰言之笃定,便也认真倾听。

  “此事涉及台府诸曹官署,事繁且要,非亲信强力的干才不能担当。萨保兄你是门中壮才,心腹之选,精明干练,若能入台府主持事宜,也可为大行台分担政务重任。”

  李泰虽不知他任命下达前,宇文泰那里还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的波折,但也不失居安思危的警惕,担心自己洛水事业稍有起色或就被宇文泰指使亲信摘桃子。

  所以他在心里也给宇文护这个潜在的竞争者安排了一个位置,就是让宇文护倡导并主持台府行政的简化改革,一旦宇文护精力被牵涉于此,也就没有闲暇去操心别的事情。

  虽然说眼下宇文泰主要是将宇文导栽培磨练,但若有让宇文护历练政务的机会,应该也不会拒绝。

  如此一来,宇文护既能掌握更大的权力,还能将手中权力和业务开拓紧密结合,这诱惑绝对是杠杠的。

  宇文护虽然还不太懂这当中具体的事项细节,但也被李泰一通前景勾划搞得热血沸腾。

  他虽然不喜案牍劳碌,但之前的谈话中宇文泰也表示暂不考虑让他独立掌军,那么在台府积攒威望和才能事功无疑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而且除了权力和声望的积攒之外,还能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回报,这就让他更加动心了。

  “伯山你计议精明,的确是让人叹服。可笑那两个拙人痴迷短视,居然要与你断绝情义!”

  听到宇文护这么说,李泰也只是呵呵一笑,老子哪有你精明,你这一通骚操作面子里子都有了,让我欠下这么大一个人情。

  若干惠对这两人谈论的话题既听不懂,也不感兴趣。他本就是拨冗而来,眼见李泰已经无事,吃过早饭后便告辞离开。

  接着,李泰几个表哥也都登门来问,当听到要用十万匹绢才能买断此事,也都忍不住感叹贺拔家这一代委实不行。

  之前李泰被李虎拘禁在家的时候,长安城中许多时流都出面声援过。虽然实际的效果不大,但这份情义李泰总不好无视。

  所以接下来几天,他也不急着离开长安,着员准备一些礼物,在表哥们的带领下逐一登门拜访道谢,这一来一往,也算有了交情。

  除此之外,他返回行台后便要受命履新,之前担任著作郎时要为周惠达写传的任务也得交割清楚。

  在李虎家中这几天,他已经写完了初稿,又交给表哥卢柔进行一番润色,一式三份的分别送给周惠达儿子、苏绰和朝廷史官阅读鉴赏,各自都表示满意后,这任务便算圆满完成。

  宇文护也没有离开,趁着几天共处的机会,不断跟李泰探讨行政改革的细节问题。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是接受和领悟能力极强,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生涩,但随着交流加深,便越来越从容,有的时候甚至能举一反三,对于权术的运用禀赋的确不俗。

  说到底,宇文护的底子本就极佳,从他此次帮助李泰就能看出他的手段精妙。就算有些生涩,也仅仅只是欠缺经验历练而已。

  如此一番人事忙碌,到了七月下旬的时候,李泰才终于结束了在长安的交际回访,便要急不可耐的返回华州接受他的新官职。

  宇文护自然与之同行,路上还不无神秘的对李泰嘿嘿笑道:“归程不必急促,若能时机赶巧的话,我引伯山去见一桩让人身心愉悦的好事!”

  瞧这家伙一脸的阴笑,虽然没有明说,李泰也能猜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