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21 沙门富庶

      长安城郊,出现一支两百多人的骑士队伍,弓刀俱备,行止整齐。

  世道不靖,哪怕京畿周边都盗匪流窜,民众们为了自保,往往都要结伴出行。但如此规模的精壮队伍和武装水平,还是并不常见,引得道左行人纷纷侧目,猜测又是哪一位典兵大将奔赴京畿?

  队伍中,李泰策控着宇文泰赐给的那匹河西良驹,感受到左近行人那敬畏警惕的目光,心情颇感欢快。

  时至今日,他也总算是稍具出门耍威风的资本了,不至于再被人轻易的埋伏袭击、追撵的狗一样逃窜。

  这一支两百多人的随从卫队,还是以他家庄园中的部曲壮丁为主,并搭配了数名贺拔胜留下的精锐老卒担任队主兵长,日常训练勤勉、方法得当,气象已经颇为可观。

  至于队伍所携带的武装,则是近日从一些河东家族手中采买到了一批,弓刀铁甲都数量不少,起码不必再如之前那般拿寻常猎弓充数。

  能采买到这么一批军械,同僚裴汉和薛慎出力不小。大行台虽然不严禁民间发展武装,但成批量的购置军械武装,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就连贺拔胜的部曲们在主公去世、不再参与一线的河防军务后,前所配给的甲刀军械都要归还行台。

  李泰一次性的采购了五百张劲弓、五百柄佩刀,制式的马槊和两当铠各百,这都是他庄园现有的生产水平所达不到的。一般乡豪武装也都鲜少作此大规模的采购,价格同样不菲。

  也是得益于之前李穆前往墨曹官署威胁那一通,结果李泰在台府毫发无损的不受影响,让同僚们意识到大行台对他的赏识只怕还要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有了这样一个绝对的背景靠山,待遇自然不同。当李泰提出要购置一批军械的时候,裴汉、薛慎两人也都热情回应帮忙联络。

  这一批军械也都定价公允,没有溢高来卖,且品质不低,虽然搭配了一部分旧物,但也保养得宜、并不影响使用。

  但即便如此,李泰目下的储蓄也远不足以支付这一笔数量不小的资费。

  他庄园效益虽然不俗,但开支也大,龙首原上的庄业还要持续投入,又多了两千多名贺拔胜的部曲要供养,更不要说还有乡里渠盟那一摊事务,的确是没有太多的浮财储蓄。

  河东那些家族之所以肯赊贷给他,准许他分批付款,除了裴汉、薛慎两人作保游说之外,大概也在于他们挺看重李泰的潜力。

  总之,李泰手头刚刚宽松一些,转又背上了一笔虽不沉重、但也数量可观的债务,这负债运营的简直无缝衔接。

  部曲们武装起来,当然不是为的出门游逛耍威风,以战养战是通行古今的至理。

  单凭眼下种田运营的规模也实在不足以支撑更大规模的武装扩充,所以在背上新的债务后,李泰也是迫切的想找人干一架,杀人夺宝抢物资。

  这一次两百多名部曲跟随前往长安,也算是一场行军武装拉练,李泰还在幻想会不会有不长眼的京郊匪徒拦路滋扰、让他小试牛刀之余还能赚点外快。

  但可惜一路行至长安都没有遇到什么骚扰,只沿途狩猎搞到一点野味加餐,可见京郊那些盗匪还挺有眼力劲儿。

  入京之前,他先在城外龙首原上的庄园中留宿一晚,顺便观察下庄园的建设现状。

  龙首原庄的经营自不像商原庄那样豪迈,只是将郡府原先帮忙搭设的篱墙换成了土夯的围墙,庄园屋舍建造也不多,多数部曲还是住在毡帐中。

  庄园的土地倒是基本开荒完毕,且已经收割了一批生长周期不长的杂菽,因为土地久荒且乏水源灌溉,未来一两年里基本也只能保持轮耕养田的状态。

  而且由于这里收容了近千贺拔胜的部曲,且多老弱妇孺,正当壮年的劳动力占比不多,单凭庄园本身的微薄收入,并不足以维持收支平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还要进行持续的补贴。

  “龙首原钉子户不好当啊!”

  李泰将庄园计簿翻阅一遍,又听于此掌事的家人李孝勇详细讲解了一下庄园现状,心里便忍不住叹息一声。

  他见庄园里已经搭建起几座烧陶的土窑,且晾晒着不少的佛像造胚,便忍不住皱眉道:“诸种事业可选,为什么偏偏造此浊事?”

  李孝勇闻言后便苦笑一声:“地贫难以丰收,造工补贴的话,左近豪强权贵各家都有精巧工艺,外求实在不多。反倒是这些陶像,左近寺宇需求甚大,哪怕造艺粗劣,也能长作长有。”

  说话间,他又讲了讲京畿周边市场交易的需求现状。无论官方民间都崇佛风盛,许多寺庙本身产能都跟不上,需要在外采购这些陶制佛像再高价卖给信众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李泰了解这些后也颇感无奈,长安市场交易虽然繁荣,但商贸环境也基本稳定,如果没有特别的工艺和产品,也难在这市场上掀起什么风浪。

  他在长安的势力和影响都不大,也不打算近期就将商原庄的一些产业挪到这里经营,真要被人攻入庄园夺走工人工艺都无处追查报复。

  表哥崔訦虽然任职京兆尹,但长安最不缺的就是高官权贵,他顶多也只能提供有限的关照,做不到全方位的照顾周全。

  “若非阿郎厌极此类秽业,我都想在庄上捐造一座寺庙,礼请几位沙门居此主持,招揽信众。这些陶像现在卖出,十件也换不来一匹布,可若由寺庙传法布施,利差十倍都不止!”

  李孝勇又摇头叹息道,为不能经营这条财路感到遗憾。

  李泰听到这话,倒也略感意动,干不过就加入也是一种智慧,可一想到未来如果混大了,龙首原还得长住,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时的短利沾染晦气。

  他也不是看不起佛教,但今沙门的确是混乱污秽,连基本的教义传承都乏,哪怕后世一些佛理精深的道德之士也不敢说这一时期的沙门都是什么好玩意儿。

  世道混乱多年,王朝权威不高,民间伦理崩溃,这也是沙门能够大行于世的重要原因。

  五胡次第兴衰,各自底子潮的一裤裆稀屎,忠孝友悌那是一样没有,打了这么多年仗又想享受享受,不能天天持刀耍横恫吓,沙门就是塑造权威、维系统治的极好工具。

  需要宗教安慰的,要么是衣食无忧、想搞点精神追求,要么是衣食全无、只能搞点精神麻痹,社会的上层、下层都有这样的需求,沙门自然兴旺。

  李泰现在自没达到搞点意识斗争的层次,他要能毁神灭佛,废上三五个皇帝还不手拿把掐?就连江东的萧菩萨,都直接让他肉身成圣、铸成佛像,还花钱赎!

  但李孝勇这番话倒是给他提了个醒,那些沙门佛寺各自富得流油,不正好是一个极佳的养兵对象?

  他手中这点力量,填在东西对峙的大战场上塞牙缝都不够,但打劫几个佛寺还是挺轻松的,这也算是以战养战吧?

  一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蓝海大市场,李泰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不过这种事也终究不体面,一旦被察觉,那是分分钟要触犯上下众怒的。

  更何况,就连他自家部曲中都不乏沙门信徒,哪怕在外能掩人耳目,部曲中出一两个叛徒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想要把这事业发展起来,第一就是得认真踩点、精选目标,第二就是要加强队伍思想建设,咱们是劫佛济人的大义,可不是亵渎神佛的贼徒!

  于是李泰便也不再说不准烧制佛像的事情,反而吩咐李孝勇继续扩大生产,过几天他会从商原调运一批物资过来,争取把这陶像事业做大做强,跟长安周边的佛寺都搭上线,趁着送货的时候踩点打探虚实。

  至于队伍的思想建设,哪怕不搞这事业也得进行,倒是可以从容见功、不必急于一时。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在明确了这一条生财之路后,即便眼下还没有真正见利,李泰的心情顿时也变得开朗起来。

  在庄园中休息一夜后,第二天一早,李泰晨练一番后便稍作洗漱,带上几十名部曲往长安去。

  入城之后,他并没有直去拜访李虎,而是先去表哥卢柔府上,送上一些庄里产出的时货,包括整整两大罐的蜂蜜。这可把卢柔他闺女高兴坏了,一口一个表叔叫的甜丝丝。

  李泰顺便跟卢柔讲起之前李穆访他、并威胁他合籍论亲的事情,卢柔听完后便皱起眉头道:“人间不安,世风沉堕虽然已经是事实,但阿磐你能不屈强权、风骨自硬,这也是对的。若此骄悍再来扰你,你也不必同他当面冲突,传信来告,咱们诸家在朝者,虽然武功不比镇人,但也绝不会任由凌辱!”

  “时境变迁,需要灵活处事,若有强援的确诚心相助家声发扬,我也不会刻薄不礼,但也不会阿谀强势、曲结秽亲!”

  李泰倒也没把话说死,终究还是李穆给的钱不够,这家伙根本就没打算给钱!

  当他再讲到李虎邀请的时候,卢柔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李文彬北镇元老、资望等夷,虽然不知召问者何,但也不可等闲待之,咱们且去表叔府上共作参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