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8 伯山不良

      “主公,京中又有贵人来访,停留庄外恳请入见。”

  赵贵听到部将的奏告,顿时感觉头疼不已,冷哼道:“不见,谁都不见!”

  庄园封锁已有数日,大行台前言再遣近者察辨却迟迟不至,赵贵的心情自是焦灼不已。

  大行台只是让他率军封锁庄园人事,但却没有授予他断案审判的权力,他也不敢擅自越权,便只能将这些人事都拘押庄园之中。

  可这件事本身已经搞得满城风雨,就连皇帝都被惊动。而且被拘押在庄园的还不只贺拔氏的家奴和那些伶人伎女,还有着几十名宾客。

  能到这里来消费的,自然不是寻常人家子弟,突然被霸府悍卒围堵在骊山庄园中,心情自然是焦灼惊恐。他们各自在京的家人,当然也担心会遭到什么牵连迫害,自然也是拼了命的想把子弟捞出来。

  赵贵这段时间看似蹲在骊山无甚动作,但已经是等同于站在了几乎所有朝臣的对立面,那滋味跟三伏天里捧着小火炉没啥两样,可谓度日如年,每天都要派人前往大行台奏告,希望能够早派使臣。

  终于这一天传来好消息,大行台总算是派遣宇文护西行前来处理此事。

  赵贵对此倒也未有生疑,他压根就不知宇文护于此间事情牵连极深,大行台早有交代能隐则隐,派宇文护这个亲信子侄前来处理此事也是合情合理。

  唯独有点不爽的,就是宇文护同李伯山私交甚笃,他来查问此事,事态未必会如赵贵所盼望的方向发展。

  但眼下他也顾不得这些了,几天时间下来,他已经被这焦灼情势烤的外焦里嫩,是真的迫切希望能够摆脱这一处境。

  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得动静不小,群众总也需要一个交代。

  贺拔家兄弟俩想要减轻罪责,攀诬李泰是最合理的一个选择,届时虚惊一场的京畿人家为了减轻子弟作风放荡的恶评,必然也会对一个始作俑者口诛笔伐。

  赵贵这么算计着,得知宇文护的行程之后便早早来到骊山山口等候,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宇文护并其随从们才策马出现在渭南山道上。

  赵贵也当道策马来到宇文护面前,脸上笑容浅露还未及开口,宇文护已经先一步鞭指其人说道:“护使命在身,不暇见礼。请赵骠骑且归驻处,勿阻行程!”

  眼见宇文护这么不客气的态度,赵贵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仍然未暇开口,宇文护已经率众策马驰行而过,只留下一路的烟尘。

  “竖子狂妄!”

  赵贵受此冷落,心情自然愤懑不已,向着宇文护离去的方向狠啐一口,但也只能引众重归山麓庄园。

  宇文护来到长安之后,先直趋皇城将前遣将士围堵骊山庄园的原因向皇帝解释一遍。

  元宝炬得知缘由后,自有些哭笑不得,仅仅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理由,整个长安城君王公卿便提心吊胆的煎熬数日。

  心情无奈之余也有愤懑,他也明白这是宇文泰给的一个下马威,但除了忍让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制之法。须知许多大臣们子嗣还被扣押在骊山,他们必然是希望事情能够尽快了结,不要再扩大事态。

  入宫报备只是例行公事,去安抚贺拔氏兄弟俩才是宇文护此行真正目的,离开皇城后他便直往贺拔家府邸而去。

  得知宇文护登门来访,贺拔家兄弟俩也是欣喜异常,就连贺拔经都不顾居丧礼节,离开帐幕亲至邸门后相迎。

  “这几日邪情滋扰,辛苦两位了。我日前出使河东,不在台府,得讯之后便火速返回,恐两位于此事中乏人关照,又向大行台请告自行一遭,此事止于此,两位不必再受烦扰!”

  入户之后,宇文护也对这两人温声和气的安慰,起码他们能守住秘密,至今没有向外泄露他也参与事中,未来也还需要他们继续保密,态度自然和蔼有加。

  “让萨保兄东西奔波,我兄弟也大感羞愧。原本事业所托,需要专心尽力,但不意痛失亲长,实在不便亲事。骤生扰乱,也只能困居邸中。近日因此居卧不安,幸在萨保兄不怨疏漏,仍然奔走照拂,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两人听到宇文护这么说,也都大松了一口气,贺拔经仍然有些心存侥幸,开口便问道:“既然是萨保兄你亲自来此问断事宜,那园中人事能否凭此保留一些?这事业营造实在不容易,一朝断送实在可惜……”

  听到贺拔经还在作这种不知轻重的妄想,宇文护便眉头暗皱起来,但还是保持着心平气和的语调说道:“此事虽然未经台府裁断,但也已经知者甚多,若再继续运持,难免是有挑衅良俗之嫌。

  况且两位正居礼中,户外事情想也难以分心兼顾,就此作罢也能退守人事清静。大行台也知营家立户不无艰难,特命太师在世时所奏还园业再作赐回,两位但能悉心经营,不患无所维持。”

  “这、这……大行台如此恩重,我兄弟唯是感激涕零!安守户里,绝不再生别计扰人!”

  听到这话,两人也都欣喜不已,连连向着行台所在方向叩拜谢恩。

  待到安抚完这兄弟俩,宇文护又讲了一下派兵驻守于此的安排。

  这自然也有居近监视、限制他们人情交际的意味,不过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兄弟俩都要居丧不出,一般的人情往来也是能免则免,再加上刚刚经历此事风波、心有余悸,对此安排倒也并不怎么抵触。

  最后,宇文护抬手屏退帐幕中的侍者们,望着两兄弟沉声道:“两位共赵骠骑子息亲近友善,骊山营业时想必也常往来,有没有事簿记录?”

  “萨保兄这么问,是要……”

  贺拔纬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一警。

  宇文护则冷笑道:“骊山事业毁于一旦,这口气我是忍不下来!赵贵他宣泄私愤,却不该累我受难。若不加以报复,人还道我软弱可欺!”

  “但、但赵骠骑本也不知此事有涉萨保兄,既然事情已经有了从善解决的余地,也实在不必再生枝节啊。”

  贺拔纬内心里还是不怎么愿意与赵贵直接对立和产生冲突,闻言后便一脸难色的说道。

  “我不会让你两位为难,只需要将相关事则告诉我,其他的你们就不必再理会。”

  见贺拔纬仍要推诿,宇文护便渐失耐心,眉头皱的更加明显。

  旁边贺拔经对骊山事本就颇感心痛,再得知大行台发还伯父旧业,心里对赵贵也更忿恨,于是便开口道:“赵大的确入园数遭,色艺赌博都有涉猎,还赊欠不少,事情详细都在园中事簿记载,萨保兄往阅即知。”

  贺拔纬见兄弟自作主张,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犹豫片刻才又望着宇文护说道:“我兄弟本乏立身的长计,唯在故长庇护之内才能无忧于世。恳请萨保兄体恤此情,事勿为尽……”

  “这么说,你们是觉得大行台尚且不能将你们庇护周全,仍需广结善缘?”

  宇文护听到这话,脸色顿时拉下来。

  “不敢、不敢,但赵骠骑有恩于我……”

  “原来我这奔波一程就是全无恩义?”

  宇文护闻言更恼,忿然起身,指着贺拔纬怒声道:“立身处世,可以全无智慧,你两位故荫深厚,是有这样的资格,但也只是谨慎自守而已。户外的人事,露丑不如藏拙。

  前事承情,我自会对你们不失关照,但若仍觉得我势弱于人,需作别处谋计,可以反目!人情诸类,倒也不是非友即仇,但共我仇敌友善者,绝不是我朋友!”

  宇文护面对叔父时,是有些拘泥放不开,但在面对外人的时候却非此态,眼神变得凌厉慑人。

  贺拔经见状,连忙入前打起圆场:“萨保兄你奔劳来庇,我兄弟感激不已。此事于我止于此时,事后也绝不会有什么余声传扬。热孝于身,守礼而已,又怎么会有闲情顾望世事?”

  宇文护听到这话后才冷哼一声,又狠狠瞪了贺拔纬一眼,这才转身行出,留下一部分军士驻守于此,自己则率领余众出城往骊山行去。

  “阿兄,你也不必过分担忧,赵贵对我兄弟本就故情全无、不存善意,宇文萨保既要出手报复他,咱们又何必替他忧愁?大行台赐还产业,可见故情仍深,咱们索性闭门自处,免于外扰。”

  毡帐中,贺拔经眼见兄长仍是脸色铁青的默然独坐,便入前小声劝告道。

  贺拔纬闻言后则白了他一眼,沉声说道:“你道大行台势力就牢不可摧?咱们阿耶、伯父,难道不是一时的雄杰?一时失算,便倾倒难救!

  阿耶留下的这些荫泽恩义,丧失一份、补回却难。宇文萨保要因园事向赵大发难,咱们兄弟于此具名,能辞其咎?他还有亲长的势力庇护,咱们还有什么?”

  “但宇文萨保他决意如此,这也不是我们能阻止的啊!”

  贺拔经又一脸为难的说道。

  “赵骠骑同宇文萨保本无旧仇,只因敌视李伯山才误会结怨,各种纷扰也都因此而起。李伯山实在是伯父昏聩、留给咱们的一个祸根,更该与他决裂以证清白,如此才不至于日后相见无言。”

  贺拔纬又沉声说道:“他势力无具,树敌却多,也实在不是一个可以长相善处的好人!往年门中自守,不失从容,与他相识后反而多事,也需要做出一个了结,彼此再无牵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