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6 警钟长鸣

      人的悲喜并不相通,不同于赵贵焦灼为难的心情,李泰只觉得在大行台的包庇下、有种如鱼得水的自在从容。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留宿于台府,担心离开后或会被有点狗急跳墙的赵贵给堵了。

  大行台对他欣赏包庇的前提,是在于他能继续创造价值。可如果他自己谋身不谨慎、被人搞死了,是还达不到跟赵贵以命换命的重要程度。

  有关洛水水利加强管制的计划,他一直在补充细节。当然也少不了满满的私货,具体的步骤有详有略,看起来切实可行的同时,还要保留下一定的人为变量。

  总之,既要让宇文泰见到并认可这份计划的价值,又要让他意识到不同的人去操作、结果会大不相同。为了确保计划的最好效果,李泰这个定策者自然就是最好的执行者。

  这对文案功底的要求就挺高,但也算是李泰的本职业务。别的本领他或许马马虎虎,可讲到对榜一大哥的讨好,这也是所有UP主的基本能力。

  除了继续完善这一个洛水计划,墨曹内部的行政流程改革李泰也有参与。

  只不过这方面进行的并不顺利,除了仓储制度的完善让工作量有所降低之外,其他方面的事务改变不大。

  毕竟行政流程的精简改变本来就属于考成法配套改革的一部分,许多霸府事务都需要流转诸曹协同办公,墨曹这里再怎么单独折腾,效果都是非常有限的。

  不过短时间内李泰也不打算再作上书,他近来在宇文泰面前出的风头已经够多了,真要各个方面都作表现,反而没了重点,也对他谋求外事的想法不利。

  这一天中午,他刚刚结束了盘库出纳的工作,正打算回到堂中翻阅一下别曹调取过来的洛水水文资料,行至堂前时便见一身戎装的宇文护正脸色阴郁的走入官署。

  “那事情,伯山你也知道了?”

  宇文护走上前来,开口便低声说道。

  李泰闻言后便点点头,将宇文护引至自己署中居室坐定,打算先把自己摘清楚:“日前赵骠骑入府告事,突然要别室奏告,我便暗觉不妥,正打算……”

  “这狗贼着实可恨!他自己囤积聚敛,有失大臣体格,却厌见别员作业牟利。只可惜我之前出使河东,没能在府面争,归来后才知大事不妙!”

  宇文护的确是气得不轻,不待李泰把话讲完,便恨恨说道。

  原来你这几天都不在华州啊!

  李泰闻言后也是一乐,这几天他对事态动向也不失关注,但赵贵抵达骊山后便没有别的声讯传出,长安的贺拔经纬兄弟俩也只是闭门谢客,除了京畿有些人心骚乱外,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事态发展。

  他这里也在好奇宇文护真能沉得住气,但因没有提前报信而心存理亏,也没有刻意打听宇文护的动向,原来这家伙之前都不在关西,那也省了解释他没有报信的理由。

  “这件事也的确有悖于情理的地方,之前我共萨保兄你同往游观的时候,所见奢靡过甚、情欲恣意,心中便暗觉不妥。但见宾主两欢,骊山又隔离尘世,心中也略藏侥幸,只道不扰于外便仍可有整改余地。之后诸事缠身,无暇共萨保兄细论,却不想已经被邪目窥望、要断人财源……”

  他又一脸沉痛的说道,语气中还有满满的自责。

  宇文护听到这话,又是一脸的愤懑:“是啊,骊山本就避世绝俗,纵有什么事情出格,也无误世风教化。人心欲盛,我能疏之,又扰何人?赵贵他为将不勇、为臣不贤,已经是人所不齿的败类,有什么资格道德自诩、毁人事业!”

  如果能作怒气槽显示的话,宇文护这会儿想必已经爆棚了,提及赵贵便咬牙切齿。

  “事已至此,总需面对。赵贵已经典兵将那骊山别业封锁,萨保兄你可想好该要如何应对?”

  李泰就喜欢宇文护这幅气盛模样,见状后便又沉声发问道。

  “唉,还能怎么办?大行台既已下令,彼处事业也已经难以为继,只盼那两人能够知情识趣、自作自受,不要随意攀诬别人!”

  宇文护听到这问题,又是一脸的愁容,已经打算接受这一结果。

  李泰听到这话便是一愣,感情你撂了半天狠话,就这点气性胆量?这特么都被人蹬鼻子上脸、回手掏裆了,还打算息事宁人?

  不过宇文护有这样的态度倒也并不意外,哪怕他未来能做到屠龙小能手,也还得十几年的成长过程,加上事实所迫。

  现在的宇文护虽然也已经年过而立,但在心理上仍然也有可见的稚嫩之处。

  整个家族有叔叔宇文泰主持大局,自家户里还有才能远胜于他的兄长宇文导,绝大多数事情都不需要他来独当一面,明显的历练未足。甚至就连贺兰祥等表兄弟们,都比宇文护要更显成熟一些。

  诸如当下这件事情,宇文护哪怕心里愤懑不已,却只想着赶紧了结过去,不要把自己牵引出来。这像极了在外做了坏事、闯祸的小朋友,想方设法瞒住家长,担心回家挨训的样子。

  “萨保兄你如果这么想,那可就真的错了!”

  李泰当然不能让宇文护做个缩头乌龟,于是便开始苦口婆心的劝告道:“人间事迹,行既有痕,岂有绝密?人心杂计转瞬千念,虽至圣之人尚且不能所思尽善。但使有力可用,主动补过总好于事系旁人口舌!

  纵然户内亲长训责凶猛,也是希望儿郎能周全缜密,不要露怯人前。有的事情若能户中妥善处理,那就不必宣扬于外、由人臧否。”

  “伯山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唉,大行台执掌内外、维系艰难,我实在不忍将自己轻率行径滋扰于他。如果自己能够处理妥当那自然最好,可现在赵贵这狗贼已经引军而出,事情难隐。我若再贸然插手,只会招惹更多非议于身……”

  宇文护脸上仍是愁容不减,对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打心底里犯怵。

  “我近来对此也思虑良多,此事本不该是萨保兄你的烦恼,也是因我轻率招引,才让萨保兄你有当下的为难。萨保兄如果觉得难于启齿,我愿与你共趋大行台当面坦白隐情。眼下事情已经扬出,但仍不失大事化小的余地。若大行台因为不知隐情而处置失当,届时再想修补将更为难啊!”

  李泰真为这个大宝宝感到无奈,继续正色说道。

  宇文护听到这话,神情才流露出几丝松动,点头说道:“伯山你肯为我助言,那自然是好!我自有职事操劳,内外勤走,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关注琐事,所托非人、所信非人,悔不当初啊!”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眼见当下的宇文护对宇文泰敬畏有加,再联想其人之后做出的事情,李泰也不由得感慨人真是复杂的。

  或者宇文护真没有谋国篡位的野心,对堂弟们越心狠手辣,可能越体现出他对叔父所创下这份基业的维护和热爱。

  既然宇文护没有主动承认错误的勇气,李泰便抄起那柄他之前送给自己的那柄宝刀,起身与他同往拜见大行台。

  既然要认错当然也得拿出认错的态度,这不当得利的收获自然也得交公,反正李泰早觉得这把刀留在他这里就是个烫手山芋,就算是拿着上阵杀敌也容易被人当靶子集火。

  得知两人一起来见,宇文泰也有些好奇,在直堂别室召见了他们。

  宇文护入房之后便直拜下来,垂首不语,李泰见状后便索性将宝刀两手奉上,然后再跪拜下来将事情隐情讲述一番。

  听到这话后,宇文泰也有些傻眼,他对这件事怀有的目的当然不单纯,但也没想到这把火居然烧到了自己家里。

  “儿郎置业谋生,这也无可厚非。但若执迷物利而无顾风化,这是你该做的事情?事前不作告知,事后还心存侥幸,你说,我家风是苛刻严厉还是松弛失防?”

  宇文泰垂首怒视着宇文护,宇文护只是将头垂得更低,旁边李泰见状便向开口,却被宇文泰严厉视线一转堵了回去。

  如此又过片刻,宇文护才缓缓抬起头来,已经是泪流满面道:“阿叔,我错了……但若有得选,我还是要这么做,不因自己欲壮,只是深感家用不丰。门外大事自有父兄担当,但户内的家计用度,我情不能辞……

  我自己劳计几分,少幼们可以免于忧愁。凡所牟利,除了赠送李郎这柄宝刀,余者丝缕我都没有浪使自身……”

  漂亮!

  李泰跪在一旁,听到宇文护这番情真意切的自辩,也在心里暗暗给他点了个赞。总之就咬紧牙关这钱我一分没敢花,你老小子管生不管养,我搞点副业补贴家用怎么了?

  “我家既非富贵累世的名门膏腴,今日所享已经远胜先人所遗,还有什么家计忧愁让亲属不安?既然知错,又为何狡辩!”

  宇文泰听到这话,先是拍案怒喝一声,转又怒视着李泰道:“李伯山,知你事才卓越,但休要以你浮华之性损我朴素家风!”

  李泰听到这话,顿时不爽起来,你骂侄子就好好骂,拉我垫背干啥?

  “大行台如此言计,恕臣不能认同!或奢或俭,虽因教化,但趋乐避忧,也是人性使然!臣虽家世不俗,但也是生于忧患。水池公盼能家计优裕,臣不觉有错。安贫诚可守道,富贵难道就尽是奸邪?

  骊山此业运营未久便已经获利颇丰,京畿贵人悖德趋此,岂是政令所催?若非水池公造此事业,大行台能知世风已经轻堕至此?”

  李泰讲到这里,已经是一脸的正气凛然:“讳疾忌医,并不可取。一紧一弛,乃是教化张合之道。时艰则物困,民丰则国饶。家运国运,休戚相关。

  极奢自不可取,但至俭也是有悖俗常。大行台为天下守财,亦需深察民风所趋。荒年重谷,丰年重货,但若风气过犹不及,宜需聚众诫之。

  骊山之业的确不合时宜,鸣此警钟,使人警醒,臣窃以为水池公功大于过。臣爱巧思、喜浮华,诚非至善,但大行台若因俭塞言,亦是一失。斗胆谏议,恭待听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