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5 不扰神佛

      经历这一整天的事情,李泰也深刻意识到自己仍是弱小,偏偏又挺招人,谁都想过来戳上一把。

  但也好在如今的他已经进入行台霸府,宇文泰也已经看到了他的价值,只要专心做好老大交代的事情,暂时是没有人能实际的伤害到他。

  李穆那通威胁,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大家各有各的做,谁能阻止我为大行台效忠做事?

  当然,前提还是得能把事情做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大行台可是不养闲人的。如果不能创造新的价值,分分钟被抛弃没商量。

  碓硙尽收官有并不现实,宇文泰也是不清楚这当中具体详情、乍听李泰讲起此节才生出这样的想法。想法可以激进,但若要落实还是得参照实际的情况。

  北魏均田制之所以能够实施,在于朝廷掌握了大量的无主荒地。但水利碓硙却是一种稀缺资源,大多都掌握在豪强军头手里,想要虎口夺食,就得做好迎接反噬的准备。

  李泰是没有改革家那种殉道者的热情,就算有也不会释放在宇文家买卖上,所以一步步的手段当然要考虑清楚。

  这第一步显然不能直接将视线放在那些沿河碓硙上,而是要先提出一个对大众都普遍有利的方案,那就是疏浚河道。

  河流变得畅通,水量增大,这对沿河农耕和碓硙水利都能带来不小的好处,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这种共识达成以后,官府就可以沿河设置堰埭,一定程度上控制水流或丰或匮,有了这一基础,自然也就掌握了话语权。一三五停水,二四六间接性供水,可劲儿折腾就是了。

  这样的手段当然会给沿河农耕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但影响最大的还是那些沿河碓硙的拥有者们。断流一天,碓硙就要歇工一天,造成实实在在的损失。

  这种情况倒还达不到官逼民反的程度,官府则可以赶工为名,针对那些碓硙确立一个征捐名目,从那些拥有者身上榨取一部分利益,补充一份前期的消耗,也获得后续的资金。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官府的话语权就彻底确立起来,接下来的步骤就更好操作了。

  于新修的堰埭附近增设碓硙,面向社会整体进行投标,引入更多的豪强加入进来,让他们各自进行经营,官府则可以坐地抽佣。

  这样的好处是把水力资源进行重新分配,将官府与民间的对抗转化为人民内部的竞争,只有豪强们内部卷起来,官府才能拥有一个仲裁权,可以搞点狐狸分饼的操作。

  直接将水力碓硙收归官有,看似干净利落,但隐患也大。

  首先官府要新增一套经营管理的班底、并拟定一个管理流程,其次不能在民间争取一部分支持者,会让官民矛盾加剧,严重起来的话甚至都可能影响到对关陇豪强的整体收编与府兵建设。

  思路就是这么个思路,具体的步骤李泰也在认真思索,这并不是短期之内可以完成的改革,他也希望能够借由此事获取更大的权力。

  所以在拟写计划书的时候,他便选择了以洛水作为一个试点。洛水是渭水的重要支流,但也不算是关中农业的根本,其所流经区域除了华州境内这一段,其他地方大都不位于关中平原。

  这意味着政策推行就算遇到什么阻滞、进行的不顺利,对关中农耕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在可控范围之内。而且洛水流域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地方豪强,可以不必跟京兆韦杜那样的豪强大族产生直接正面的冲突。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李泰对自己势力发展的定位,眼下的他仍是弱小,需要继续经营发展。京兆周边强宗林立,政治敏感度也高,一旦踏入其中难免诸多掣肘,发展的空间实在有限。

  这件事如果能够立项实施,李泰当然要争取一下主导权,领导小秘虽然地位超然,但哪比得上方面干将威风八面。苏绰那中年早衰的样子他都看在眼中,内心里自是充满排斥。

  基本的思路确定之后,接下来的几天,李泰除了正常上班工作,就是完善计划细节,倒也忙碌充实。

  李穆在宇文泰面前的确面子不小,在其来访两天后,又轮到李泰当值记室时,宇文泰便主动讲起了这个话题。

  他并不方便直接干涉名族家事,只是旁敲侧击的暗示李泰工作之余不妨进行一些其他社交活动,诸如凿窟礼佛之类。

  李泰倒是不好直接不给宇文泰面子,只是叹息道:“臣荷恩既重,之前病休已经累事许多,焚膏继晷盼能尽快了结案中积事。在臣心中,大行台顶天立地、雄计造业,臣幸从事府中,名爵尽享、衣食毕至,实在没有什么虚妄念想扰告神佛!”

  宇文泰听到这回答,虽然知道是客套话,但也忍不住大笑起来:“伯山妙言洗耳,与你相谈也是一大乐事。谨慎知足,不只是为臣者的本分,也是御人者的幸运啊。你既然要专注于事,自不会让杂情扰你!”

  在宇文泰心目中,李泰这个小年轻自然不如李穆这个肱骨亲信重要。但他身为上位者,也不能对下属有求必应,胸怀之中自是有各自使用的度量。

  更何况,冒认名族本身就是一个颇为敏感的话题。关东对名族士流的聚拢本就强于关西,宇文泰作为霸府首领,也不好亲自下场操作。

  说到底,他的权威来自于对秩序的维护,而非对秩序的破坏。

  李泰敢于回怼李穆,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武夫当国,的确没有太多道理可讲,可当身份地位发生改变后,对人对事的态度自然也会相应的调整。

  尔朱荣凶不凶悍?河阴之变杀得人头滚滚,但在河阴之变发生时,他只是一个边臣入国,需要以杀立威。可当他成为霸府权臣后,同样就有了顾忌,乃至于被他所拥立的孝庄帝成功反杀。

  社会的良俗秩序破坏起来倒也简单,匹夫一怒尚且伏尸两人,可当想要营造持续稳定的权威时,就必须要对规矩做出让步。

  经过这番对话,李穆这件事算是揭过去了。

  李泰既没有被赶出行台,也懒得替他家站场。就算之后还会有什么余波,起码眼下有宇文泰的包庇,李泰不需要为此操心。

  这也不算什么原则性的利益冲突和矛盾,李泰倒也不排斥跟高平李氏兄弟几个认亲,但前提是你态度得端正。上来就端架子认大辈,你喊我声大叔挺亏吗?贺六浑那么牛逼,那也是我老大哥!

  李泰在台府忙碌工作的时候,府外人事也并没有就此停滞不前。

  数日前,一支全副武装的精兵队伍进入骊山,瞬间便打破了这近畿避暑胜地的祥和。

  须知骊山中可不只有贺拔家一户别业,许多京中权贵也都在此山麓中圈地治业。

  赵贵突然率军进入骊山,在此之前既为向朝廷报备,入山之后也都迟迟的没有通知,这就难免让人浮想联翩:是不是大行台有感去年邙山之败丧失权威,所以想通过什么行动将权威重新树立起来?

  朝廷与霸府,本就是西魏政权的两个中心,若彼此之间失于交流、产生什么冲突,所引发的后果也可大可小,让人不安。

  所以在赵贵率军入山的第二天,一直没有等到一个解释的西魏皇帝元宝炬便直遣使者来到骊山询问究竟。

  赵贵对此也很为难,之前大行台明确吩咐此间事情能隐则隐,不要闹到人尽皆知。哪怕面对皇帝使者的询问,他也不敢直言以告,只推说唯奉使命、余者不知,具体事机请征询大行台。

  这样的回答,自然不能让皇帝和朝廷满意,但赵贵也没有办法,去年战事不利他本来就要负很大的责任,若再连一个端正的态度都没有,他自己都找不到一个大行台继续包容重用他的理由。

  可是如此一来,他见恶于朝廷就在所难免了。毕竟何事不可诉于君上?他却偏偏不能说,更加坐实了倨见王室的大行台心腹身份。

  意识到这一点后,赵贵也不免怀疑之前自己言及此事时,大行台那震怒模样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或许心里早就已经打定主意,要通过一些行为对朝廷做出一定的震慑,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赵贵所奏告的这件事情,往小了说只是家风家教、生活作风的问题,只因涉事者乃贺拔岳的后人才显得有些特殊。

  在起始的阶段秘而不宣,能够给京畿人心带来极大的震慑,让人认清现实,如今的关西终究还是大行台说了算。收尾的时候也很简单,只需稍作解释,内外群众也都能体谅大行台为人隐恶、对贺拔岳后人关怀备至的苦心。

  从头到尾,坏人只有赵贵一个,是他小题大作、将京畿权贵们各家纨绔子弟的嬉戏玩闹上升到近乎谋逆兵变的程度。

  朝廷不会再信任拉拢他,而那些被拘谨别业中的宾客纨绔们各自家人在虚惊一场后,对赵贵只怕也会是怨念深重。

  “这一次,真是失算了……”

  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赵贵心中愤懑不已,这番怨气自然不敢指向大行台,唯对那个让他举止失措的李伯山恨意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