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4 亲疏远近

      赵贵离开台府后,便返回城外军营中,着令家将率领一千名部曲先往长安方向去,自己则率领一部分亲信返回洛水西岸的庄园中。

  他这里刚刚策马进入庄园,长子赵永国便闻讯迎出,一边上前牵马一边好奇道:“阿耶突然返家,是有什么急事?”

  “快让庄人收拾行装,听完嘱咐你就速往长安去见贺拔伯华两兄弟。”

  赵贵一边翻身下马,一边快速吩咐道:“骊山那庄业之事,我已经奏告大行台。大行台着我前往封禁,部曲已经在途。”

  “这么快?阿耶不是说还要再观望一段时间……”

  赵永国闻言后便一脸诧异,那庄园他也去过几次,老实说自己都还没玩够呢。

  “不快了,那李伯山实在是有些妖异邪才,今日入府,才知大行台已经辟他记室。若再纵容下去,恐怕更加难制!”

  赵贵讲到这里便有些懊恼,李泰的成长速度实在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前相见时还只是一个闲居乡里的降人少年,虽有贺拔胜的关照庇护,但也全无势位可观。

  却不想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这小子便被大行台辟入行台,且委任为记室。

  这样快速的升迁速度,让赵贵想到另一位行台重臣,那就是苏绰。但就算是苏绰,也是在行台任职一年多的时间后,才渐渐得到大行台的赏识提拔。

  原本一个自觉得可以随手料理的小角色,却在这么短时间便有了成为大行台近幸亲信的可能,赵贵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之前在台府奏告时,他也的确是有点慌不择言,只想快速收拾了李泰,这一路上的反思也让他意识到有点冒失了。

  但为了剪除这个仍在快速成长的威胁,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算因此将要承担一些忘恩负义的恶名,也比眼看着这根刺壮大到戳人肺管要好一些。

  “见到那两兄弟后,你也不必隐我声事,只告诉他们,我不满他们治业过奢、居丧逾礼,所以才奏告大行台请求训诫……”

  入堂坐定后,赵贵继续吩咐道:“大行台闻事震怒,但仍相信他们本质不坏。此事若想从轻发落,就必须将过错推诿旁人。

  只要他们一口咬定是那李伯山蛊惑引诱,并请诸乡党故长发声说情,大行台也不会对他们施以严惩。记住,一定要把过错扣在李伯山身上!”

  “我记下了,还有呢?大行台既然遣阿耶查问此事,骊山那园业能不能就此归于我家?”

  赵永国闻言后便点点头,继而又不无期待的发问道。

  “胡说!那算是什么美好事业?奢靡淫荡、藏污纳垢,岂可容之继续存世!”

  赵贵闻言后便翻个白眼,然后又说道:“一定要让他们指诟李伯山,他们现在结庐居丧、不便出入,你可以替他们求告故长,特别是李文彬!去罢,这是为你等少辈了祸,若今不能制之,你等来年或难免受制于此獠!”

  赵永国听到这话后,顿时也危机感爆棚,忙不迭点头应是,正好家奴也已经备好快马,于是便连忙策马冲出庄园,直往长安方向奔去。

  赵贵又在庄园里歇息片刻,草草吃了一些饭食,然后才又出门上马,同自家部曲们在行途汇合。

  长安与华州之间有着将近两日的路程,但赵永国得了父亲叮嘱,一路上快马加鞭、昼夜兼程,到了第二天午后便抵达了长安城中。

  贺拔胜去世之后,长安的太师官邸也退还朝廷,贺拔经纬兄弟仍在自家居丧。

  北镇风俗浸染汉风未深,他们虽然结庐居丧,但也并不是真的在贺拔胜墓旁结庐,而是在自家搭建了一个毡帐,饮食起居都在其中。

  当家奴禀告赵永国登门来访时,作为贺拔胜嗣子的贺拔经不便出迎,便由贺拔纬在中堂接见。

  “伯华兄,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

  赵永国谨记父亲的叮嘱,一路上已经把话拟定数遍,入堂之后便一脸仓皇的大呼小叫起来,先营造起一个恐慌的氛围,然后才把事情讲出。

  贺拔纬在听到这话后,一时间也震惊得脸色煞白,过了一会儿才颤声说道:“骊山那所别业,本是营来供京中相识人家子弟消暑避寒,赵大你也曾往,可知内里无非一些声色闲趣罢了,怎么会让中山公生出如此误解?”

  “阿耶也只是闲共大行台叙话,长辈们立事于艰难之际,尚俭厌奢,难免观事苛刻,但其实并无恶意,还是希望儿郎能够谨守淳朴!”

  听到贺拔纬明显有些责怪的语气,赵永国先是稍作辩解,然后才又说道:“但见大行台盛怒,阿耶才知失言,领命之后也忧愁不已,所以着我速来通知伯华兄,若当中果然有什么人事不可轻示于外,尽快打理干净!”

  “无非奢欲过甚,赵大你也有见,凡所往来宾客也都可以作证,除此之外,的确是无隐恶行。更何况,伯父辞世以来,我兄弟便深居简出,户内之事都一概不问,骊山那别业更是久不视察。”

  经过最初的震惊后,贺拔纬也渐渐恢复了平静,转又对赵永国说道:“治业奢侈,的确是有堕门风,但除此之外,我兄弟倒也俯仰无愧。总之,多谢赵大你奔驰告信。

  那园业既然惹得故长见疑生厌,可见十足恶事,我兄弟不敢暗揣侥幸,无论如何惩戒,唯在户恭待。丧中不吉,就不久留宾客了。”

  说话间,他便站起身来作送客状。

  见贺拔纬突然变得这么冷静,表现大悖于往常所知,赵永国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下意识抬腿走出几步才又醒悟过来,转过身一脸急切严肃的说道:“伯华兄你可千万不要将此等闲视之啊,大行台闻此震怒,直遣我耶典兵封锁,我担心不是两三句斥言可以了结……”

  “有罪则领,心中无愧!”

  贺拔纬这会儿心情也是烦躁得很,再加上得知这件事本就赵贵挑起,对赵永国便也没了好态度。

  事情闹大闹不大,他自己还不清楚吗?他们兄弟还只是台前小人物,真正的幕后大老板那可是宇文萨保!

  “伯华兄你心怀静气,我是佩服。但这件事……我索性跟你明说了吧,我耶也不是厌恶你们兄弟,而是要报复李伯山!此事宣扬起来,风波大小尚未可知,但你们只需要将李伯山这个奸计蛊惑者引指出来,无论后事风波大小,都与你们无关!”

  贺拔纬的反应出乎预料,赵永国略作思忖后,索性把话直接讲明。

  “原来如此!”

  贺拔纬听到这话,顿时流露怒态:“这么说,中山公是觉得我家伯父辞世后,户里已经无人担当家事,所以将我兄弟作棋子役用,做他私仇报复的工具?”

  “伯华兄你怎么会这么想?别者我不敢狂言,但若讲到两家的情义,当年我耶冒着杀身之祸,为故太傅……”

  赵永国眼见贺拔纬此态,连忙又说道。

  他这里话还没有讲完,贺拔纬已经泪流满面:“中山公旧恩,我兄弟永世不忘!也正因此,我才悲痛于恩公竟不知我!一方是恩重如山的故长,一方是户下托庇的闲员,亲疏远近,我能不明白?

  但给一言明识,我当然要助中山公除之,何必再引别事滋扰?”

  赵永国听到这话,也有些局促羞愧,只是低头道:“这李伯山,我家是一定要除之!因此骚扰到伯华兄你家宅不安,此事了结后,弟一定登门再作道歉!”

  “两家情深,不说外话。只要大行台遣使来问,我便据此以告,无谓为此闲员伤情。但也请赵大你归告中山公,我兄弟虽少弱不堪,可也需要当户面世,守我门风。”

  贺拔纬将赵永国送出家门后,才又脸色铁青的返回居丧的毡帐中,将事情简短向贺拔经述说一遍。

  “那骊山这园业,是保不住了?赵贵他目李伯山为仇,我兄弟也并不包庇,凭什么、凭什么要让咱们作刀?阿兄,这能忍?”

  贺拔经听完后,顿时也是火冒三丈,赵贵于他家有恩不假,但这些年他们兄弟也一直恭敬相待,未曾失礼,现在却被如此玩弄,还要付出惊人代价,这就不是恩义能容了!

  “李伯山他结怨强势,咱们没道理替他挡灾。赵贵他既然这么做,可见杀心甚坚,需要我们说什么,我们便说什么,但咱们也不可任由他摆布!”

  贺拔纬恨恨说道:“且将赵大言语具书告于宇文萨保,让他知道此事错不在我。再周告相识故长,请他们不要就此发声,事情越快了结,我门风受谤便越浅。”

  “李伯山那里,要不要知会一声?他同宇文萨保友善,伯父也待他恩重,本身又巧思善事……”

  贺拔经还是不想完全放弃李泰,便又开口说道。

  贺拔纬闻言后则摇摇头:“他触犯强势在先,有什么罪责也要自己承担,况且又不是我家名分即定的门客。趁着赵贵刁难之际,正好收回他所隐匿的伯父旧势旧业。即便没有赵贵此事,我也已经打算除服之后同他账事计清!”